2020 年 11 月 17 日

「啊!拉斐爾大人!」守護天使的傳奇啊,胖天使一下子認出來了,扯著同伴行禮。 拉斐爾大人可是守護天使中傳奇的人物,當初他從一介小小的守護天使坐到守護天使長。現在都已經是中級天使的首領了,怎麼今天突然來這兒了?

胖天使戳了戳同伴:「問你話呢,你是從哪兒聽來的。」

「啊?哦哦哦,」同伴看起來有些暈暈乎乎,「是從一個剛上界的守護天使哪兒聽得,據說他是從帕迪口中得知。」

拉斐爾眯起眼,帕迪······米迦勒······看來米迦勒對自己也同樣有防範之心,不過帕迪可不是順手的兵器,說不定會傷到主人。

見拉斐爾每個回應的走開,胖天使舒了口氣。同伴不解的說:「他就是拉斐爾大人啊,長得可真好看。」

「看來帕迪要倒霉了,」胖天使自言自語。

「帕迪只是說了這個,也不會受什麼懲罰吧?而且,天使隊長之間不是不能插手對方的人員嗎?」

胖天使啪的敲了下同伴,「你不會真的不知道吧?拉斐爾大人以前是守護天使長,中級天使第二隊的隊長。後來第一隊隊長,也就是那個人墮天之後才挪到如今的位置。可現如今的加百列大人是拉斐爾大人提拔的,很是聽從拉斐爾大人的話。那帕迪居然傳上級天使的消息,假的還好,真的話,就是有問題了。」

「說假話才有問題吧?」

「砰!」

「哎呀,你幹嘛又打我!」同伴摸摸腦袋吼過去。

「真話就代表帕迪居然會知道這麼個消息,這就有問題了。如果他是遵從加百列大人的命令散播這件事,那麼加百列大人不會不將這件事告訴拉斐爾大人。也就是有別的天使越過隊長對旗下的隊員動了手,這可是大忌!」

這的確是大忌,即便他們壓低了聲音,但拉斐爾依然聽得見。只有米迦勒才不會將這條規定放在眼裡,畢竟這是路西法在的時候眾天使默認的習慣,可米迦勒大約迫切的想打亂路西法遺留下來的規定。

看來他和米迦勒,互不相信,彼此合作也是各有目的。

那那些人幫助莉莉絲,又是想從中得到什麼好處呢?

自從莫名其妙融合了一個靈魂之後,瓦沙克必須花出更加的精力來控制自己,尤其是那個人但凡看見王后就無比激動。

花園內,王與王后在一個名為鞦韆的椅子上說話,瓦沙克依靠在門外閉目養神,實則······

「你就和她說幾句話不行嗎?」

這幾天被吵得頭疼的瓦沙克狠狠道:「閉嘴!」

后城簡直想掐死這個頑固不化的石頭,他從二十一世紀好不容易來到這個有蘇伊人存在的地方,卻跑到這個人的身上。尤其他還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不會是祖先吧?

想到這兒,后城一陣惡寒。

「你可別忘了我們看見的那個景象,在哪裡,你的王被伊莎害死了,當然,你也估計是死了。你還不趕緊把你看到的告訴伊人,磨磨蹭蹭想什麼呢!」后城勢力弱小,壓根無法奪得身體的主控權。 瓦沙克皺眉道:「你安靜點,如果再起波動,我也便不會控制靈魂不去吞噬你了。一個身體怎麼可能存在兩個靈魂,你以為你活到現在是幸運嗎?」

「喂喂喂,你以為我願意呆在這麼一個小空間,我就是想弄明白那個伊莎和蘇伊人是什麼關係。你看看,她們之間有很多共同點。」后城說。

「但是我看見了很多的不一樣,難道你覺得王后是天使界派來的探子?」瓦沙克反問。

后城反駁:「肯定不是,她怎麼可能和什麼天使界有牽扯,她在這邊連認識的人都沒有······」

「閉嘴!拉斐爾來了!」

瓦沙克睜開眼,眼見拉斐爾漸漸走來:「您有何事?」

拉斐爾取下斗篷道:「見一見你們的王,」而後銳利的說:「你的靈魂看起來波動很大。」

瓦沙克說:「我的來歷您很是清楚,所以也應該清楚自然界對我的限制,不過沒多大關係。我去稟明王一聲,請您靜候。」

而後走回院子里,路上后城忍不住冒出聲音:「那就是天使?看起來很平常,也看不見翅膀啊?」

憑藉拉斐爾居然都看不出他身體里有兩個靈魂,這個外來者到底是什麼身份?

聽瓦沙克說拉斐爾過來了,蘇伊人有些驚訝。根據亞特塵希的推測,拉斐爾應該是幫助米迦勒的人,只不過一個想救,一個想殺而已。

亞特塵希收回水紋鏡,笑道:「看來今天大家有點無趣,不然那怎麼會有人來到我這都快被遺忘的地方?」

「我來找你有事,」拉斐爾看了下蘇伊人,「就在此地。」

蘇伊人頓時心領神會,伸伸懶腰說:「我正好出去轉轉,這院子呆得也有些悶。」

亞特塵希吩咐:「瓦沙克,跟著她。」

自然界相比靈魂界安靜許多,蘇伊人氣息純凈,若不是身邊瓦沙克的阻攔,不知道有多少小天使要蹭過去了。

若是放在平時,蘇伊人可很喜歡那些胖乎乎像極了壁畫上的天使,但現在腦子裡都是拉斐爾說的話。

「有事,到底會是什麼事?」

「屬下不知。」

咦?原來她在不知不覺當中說出來了,蘇伊人佯怒道:「不是說了別一口一個屬下的嗎?你說的不累我聽得都累了。我們又不是沒有名字,再不濟你你我我也行。」

瓦沙克心底一動,聲音緩和了幾分:「王后······」

「停!」蘇伊人糾正道:「稱呼絕對不能馬虎。」

「身為屬下,是不能直呼主人的名字,不然只有死的下場。」

還真是頭可斷血可流,非得是王后不可,蘇伊人嘴角抽搐,也放棄了這個想法「算了算了,王后就王后吧,我的天,那傢伙是怎麼把你們教導成這麼個性子。」

還好流迦不會這麼叫她,不過姐姐那個稱呼蘇伊人擔著有些心虛,流迦至少好幾百歲了······

瓦沙克踟躕了會兒,看蘇伊人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忍不住說:「其實王后不必擔心,拉斐爾這次過來,絕對不會是壞事。」 瓦沙克看著蘇伊人疑惑的樣子,補充道:「米迦勒想殺路西法,拉斐爾想救路西法。但是沉睡在衛爾特斯身體內的路西法不是那容易醒過來,也就是首先便需要將路西法喚醒。這唯一的途徑就是莉莉絲了,只有她或許有這個能力。」

「可莉莉絲在哪兒只有我們知道,」蘇伊人靈光一閃,「雖然烏列爾發揮刑罰天使的作用在追捕莉莉絲,可即便得手,莉莉絲也不會心甘情願的聽從他們喚醒路西法。莉莉絲不傻,怎麼會想不到路西法醒過來后肯定會被抹殺,只有在我們面前醒過來,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王后真聰明,」瓦沙克溫和的笑道。

蘇伊人說:「看不出來啊,你的想法感覺都像是真的一樣了。不過我們能想到的,他也一定知道,又怎麼會好好的與拉斐爾談下去。」

我們······這個詞還真是······任性啊······

「王的心思,屬下便揣摩不到了,」瓦沙克說。

蘇伊人喃喃道:「也對啊,誰能揣摩到他的心思呢?」

總是聽聞烏列爾刑罰天使的名號,但蘇伊人從未見過而此番閑逛便看見了烏列爾。

站在高處的是加百列與烏列爾,下方是一個低著頭頹廢的二翼天使,翅膀收到後背。看來出事的是守護天使了,那加百列在便能很好的解釋。

守護天使由人類死亡后的靈魂轉化而成,本身與人類非常接近。在人間呆得久了時常會自我生長出感情,從而染上人間的疾病。

「阿萊,你怎麼能犯下這個錯誤,這可是大忌啊。」加百列有些痛心的說,人間有無數的守護天使,有的會被人類背叛出賣而消失。有的會犯下罪過而逃亡,也有會被刑罰天使發現強行帶回天使界。

那個叫阿萊的天使,是個很普通的男人,此刻不言不語,默認了加百列的話。圍觀的天使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聲音越來越大。

烏列爾冰冷的巡視一圈,聲音漸漸小下來,他冷冷的說:「阿萊,多次擅自修改人類壽命,並在守護者面前顯現。判定:收回記憶,發落靈魂界。」

天使界中最大的刑罰是直接抹殺,但收回記憶,發落靈魂界這個懲罰,對守護天使而言已是非常嚴重了。人類的靈魂不知道要過多少年,在不消散的前提下獲得轉化資格,然後九死一生的成為守護天使。期間無比艱辛,處處險境,稍有不慎就會被放棄。

在人間的守護天使,可以有愛,但那是一種殘忍的愛。人類的壽命有限,在守護者死亡的時候會微笑著平靜對待,說:歡迎回來。然後作為他們的引導者將他們接引到靈魂界。如此循環、生生不息。

可總有意外發生,忍受不了守護者死亡的天使們,會修改人類的壽命。一旦這樣,人類便會失去他的天使,而他的眼睛,也會看見自己的守護天使。

那個獲罪的天使阿萊,便是這種情況。 「人類太恐怖了,阿萊那麼好的性格,怎麼也被引誘得擅自修改人類壽命?」

「聽說,他也染上了疾病,那個被人類稱為『愛』的疾病太可怕了。」

「還好我不是守護天使,不用去人間,我可不想染上病,然後被清洗記憶。」

蘇伊人仗著與天使無二的氣息,擠到人群里才聽見他們說的話,原來在天使界中,愛情是一種疾病。

加百列走到阿萊面前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阿萊回答道:「因為那個孩子,和我有緣,我從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他長得和那位可真像。可惜那個孩子太瘦小了,沒有我他很快就會病死。」

「死亡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你可以在他生前是他的守護天使,在他死亡后是他的引導者,帶領他回到靈魂界。」加百列說,她的神情溫柔而悲憫。

阿萊搖頭拒絕了,「我走過這一條路,太難了,我不想他也和我一樣這樣。加百列大人,謝謝您讓我回到他的身邊,那孩子長得和他真像,這讓我覺得我他再度回到我的身邊。。」

加百列轉過身走回去,「如果早知道,我不會讓你去的。」

烏列爾的手放在阿萊的頭頂上晃了晃,然後他的手漸漸透明,伸進阿萊的頭部。阿萊閉上眼,像是睡著了一般不痛不喊。

烏列爾猛地拉住了什麼,手臂一下子劃出一個弧度,只見無數的影像如同膠片一樣圍繞著阿萊。裡面的人物鮮活,還看得見在哭,在笑。

蘇伊人捂住了嘴,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一個天使的記憶,那裡面多的是人間的樣子,看來阿萊從未忘記人間。

烏列爾很快找到屬於阿萊在人間的記憶,他抓住那段想要溜回主人身體里的記憶,直接割斷!而阿萊則是痛苦的掙扎了下,豆大的汗水從額頭冒出,但是這種反應很快的隨著記憶被割斷而消失。

阿萊的記憶大部分記載著那個孩子的日常,孩子犯病時候的記憶尤為突出,但這些,都不復存在。

「好慘······」蘇伊人忍不住說。

旁邊的天使接話道:「一看你就是沒見過刑罰天使的手段,你以為清除記憶就很慘了?」

蘇伊人看著像個木頭人一樣的阿萊,反問道:「沒有了記憶,等同於什麼也沒有了,難道還會有什麼嗎?」

另一旁的天使說:「他會被削除羽翼,放逐到靈魂界,重新來過。」

削除羽翼?羽翼可是天使力量的來源,從身體上剝落的感覺大約等同於雙臂斬斷的痛苦。蘇伊人眼見烏列爾從手臂里抽出一把劍,高高揚起,狠狠落下!

然後,是一片黑暗······

「王后,這不適合您觀看。」

瓦沙克捂住了她的眼睛,但是依舊聽得到阿萊的慘叫聲,周圍的天使們也被嚇著了,完全沒有發現身邊多了個人類。

「為什麼?」蘇伊人也沒有拉下瓦沙克的手,就那麼問,但也不知道在問誰。

瓦沙克的手有些顫抖,但是他的聲音依舊平靜,「請不要問為什麼,這是他們既定的法則,錯了自然會得到懲罰,我們無權干預。」 法則,強者制定的法則,除非是比他更強大的人才能打破。

但是觸碰了法則的天使又該怎麼樣呢?蘇伊人拉下瓦沙克的手,只見阿萊倒在一邊昏迷不醒,他的身邊散落著一對雪白的羽翼,上面染著大量的鮮血,無比刺眼。

而執法者——烏列爾則如同看不見一樣,對加百列說:「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是你的屬下,至於怎麼做,就和一樣一樣吧。」

加百列拿下發間的嫩樹枝,輕輕一揮,那被硬生生撕裂的羽翼很快的消失。

加百列說:「將阿萊送到靈魂界,只有當他再度成為守護天使的時候才是你們的同伴,在此之前需要你們一概禁口。」

「還有,如果你們當中有人答應了阿萊照顧他在人間的親人的話,我可以當你們沒有答應過。」這句話猶如石子投入水面一樣起了波瀾,蘇伊人明顯看見在圍觀的天使當中有幾個臉上出現猶豫閃爍的神色,看來他們便是答應了阿萊請求的人。

趁著他們把阿萊帶走,有些騷動的時候,蘇伊人問一邊的天使說:「在人間的那個人已經沒有了守護天使,為什麼不讓別的天使照顧一下他?」

「被自己的守護天使延長性命,超越生死,就代表靈魂已經沒有了資格進入天使界。那麼天使界就沒有必要多劃拉出一個守護天使去照顧他,我說你是不是天使,怎麼這個都不······」被問話的天使說著說著有些感覺不對勁,側過身一看。

「你,你不是天使,還有他,怎麼是人類!」那天使一副見鬼的樣子,以蘇伊人瓦沙克為中心,周圍頓時出現真空地帶。

「我從沒說過我是天使啊,」蘇伊人聳聳肩。

這也引起了加百列與烏列爾的注意。

加百列玉足輕抬,步步而來,純白色的長袍幾乎與雪白的肌膚融為一色。「居然是所羅門的王后,還有護衛,卻不知你們的王在哪兒呢?」

天使們生怕自己沾染上人間的濁氣,加百列這下挑明了說,讓眾天使連忙作鳥獸驚飛。蘇伊人有些哭笑不得,這還是她頭一次被當作病菌一樣的對待。

瓦沙克向前一步,將蘇伊人護在身後,起了提防道:「王自有王的去處,我們只是閑逛,不知這方是不允許外人觀看,驚擾了。」

「你的主人還沒有說話,你急什麼?」加百列明明看著離蘇伊人還有幾步遠,往前邁了一步周圍景色就倒退不少,「尊敬的王后,你怎麼單獨跑出來了,這靈魂界還有個莉莉絲呢,萬一她再把你劫持了,那可就不好辦了。」

蘇伊人制止了瓦沙克把她護在身後的動作,說:「我聽王說是你開啟了生命之樹醫治我,謝謝你。不過現在不是有你在,有刑罰天使在,如果莉莉絲還敢出來不就是傻子了?」

加百列輕輕一笑,「我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你了,你要不考慮考慮跟在我身邊吧。我還沒有選出接任者,只要你願意,這未來的能天使,掌管人間守護天使便是你。」 先前蘇伊人沉睡,所以不知道莉莉絲透過生命之樹得知她是難得一見的純凈之體,這類人對天使是莫大的誘惑力。只要她願意,所獲得的位置絕對不低於一個區區的中級隊長。

但是蘇伊人不知道,她只知道現在加百列居然當著所羅門的人拉攏她,背後起了一陣陣冷汗,難不成她也知道自己預言的事了?

蘇伊人強壓下心中疑惑,雙手緊張得感覺都要發抖,觸及到手指上的紫金尾戒方才略略好了些。客氣道:「我本是所羅門的人,也是所羅門的王后,自然不會永久停留在天使界。天使界雖好,但我更加喜歡的是人間的熱鬧。」

加百列得體的笑了笑,對烏列爾說:「我同這位王後走走,至於散播留言的帕迪,需要你多加留意追查了。」

蘇伊人低著頭胡思亂想,想拒絕加百列,但是不知道用什麼理由。然後忽聽見加百列說:「你那忠心的護衛,難道不放心我,還需要跟隨在身後嗎?」

蘇伊人回過頭,瓦沙克的確不遠不近的走在後面,見此狀,蘇伊人忽然放下心來。有個人似的人,也總是好的。然後裝作不在意的樣子說:「這是王的命令,不可違背。」

加百列也只是提了下,繼續說道:「在所羅門,王的命令高於王后嗎?」

「對,」她只是一個凡人,說出的話怎麼可能會和亞特塵希一樣有分量?

「聽說所羅門是一個比這兒還要安靜的地方,你既然喜歡人間的熱鬧,又怎麼會想要留在所羅門?」加百列問。

為什麼想要留在所羅門?蘇伊人反問了一下自己,並不是她非要留在此地,而是除了所羅門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好歹日後的所羅門會有個機會能讓她回去······

但是所羅門也有所羅門的好啊,比如說可愛的費羅,總是見縫插針的把所有事情記錄在葉子上。再比如說愛臉紅明明幾百歲還叫她姐姐的流迦,還有那片有迷香功能卻在夜晚像星星一樣閃耀的藤蔓,還有······

加百列看了眼默默不知道想什麼的蘇伊人,打趣道:「瞧你,笑得這麼開心,是想到什麼了嗎?」

蘇伊人恍然驚醒,默默自己的臉說:「我在想我為什麼會留在所羅門。」

她為什麼會留在所羅門?女孩的聲音傳到男子的耳中,讓他不由得頓下敲打桌面的動作,飛速運轉的各種計劃得失都暫停,只為想聽見女孩的回答。

果然,沒讓他失望,加百列的聲音也細細的被收錄進來傳入他耳中「看你笑得這麼高興,能說出來嗎?」

「是······」女孩遲疑了一下「為了一個人······」

「一個人?我能知道是誰嗎?」

女孩說:「不能。」

加百列被逗笑了,「哈哈哈,果然是小孩心啊,就不知道是誰那麼幸運了。」

「不過人類女孩,都像你這樣的嗎?」加百列問。

她指的人類,可是現在的人間,可蘇伊人只在二十一世紀呆過,這個問題還真沒辦法解答。蘇伊人愛莫能助的一攤手說:「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別人是什麼樣子的這可就不知道了。」 加百列凝住了神情,幽幽的說:「你是我所見過的第二個女孩,你的性格和她還真不一樣。」

「第二個?」蘇伊人驚訝。

「對啊,你想想自從你進到天使界,除了我還見過其他的女性天使嗎?」加百列笑著反問。

這個······想想還真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