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啪!」「啪!」兩道身影,狼狽不堪的出現。

一個灰衣青年,一個身著土黃色鎧甲,正是靳棘和斐彥。

兩人臉上帶著一分如釋重負的表情,胸口急劇起伏,面色微顯難看。

儘管不需要再擊殺那頭特殊妖獸,直接穿透金色光門便可進入,但他們並不具有像林風這般詭異的身法和對『域』的掌控。能穿透重重妖獸包圍圈。毫髮無傷的進入這裡,已經相當不俗。

就算是林風,倘若不使用嵐雲步,恐怕也難完成。

靳棘和斐彥正是靠著相互配合,才勉為其難過了這一關。

「沒人。」斐彥聲音深然,眉頭一沉。

「他們恐怕已先行一步。」靳棘雙目炯然,打量周圍環境。

「如今已入古遺迹腹地,處處都是機遇。」斐彥老謀深算。經驗極為豐富,「以剛才那妖獸陣為例。按古遺迹的『規矩』,但凡遇到這種極具難度的關卡,定會獲得相應獎勵,而這裡……」

斐彥抿了抿唇,眼中露出分可惜。

眼前,一覽無遺!

很顯然。獎勵已是消失。

此時,這裡的金碧輝煌已是完全不見,只剩下一條漆黑漫長的通道。

微微一嘆,兩人暗道可惜。

「讓他們先拔頭籌。」靳棘目光閃耀。

「我們走!」斐彥沉聲一喝。

靳棘點點頭,並未多言。更毋須明言。

眼下這種時刻,縱使兩人彼此為競爭關係,但不得不暫時組成小聯盟,互利互助。林風和釋芷心關係的關係已是很明了,倘若他們兩人各自為戰,如散兵游勇,恐怕競爭力太弱!

局勢,逼迫他們聯合。



朱雀境。

此刻,一片軒然大波!

「看,快看!」

「林風大師的得分飆升了!」

「太牛了,一下子就升了近萬點,林風大師終於發力!」

……

眾人驚喜萬分。

一個多月來,林風的得分一直排行最末。

0分!

保持著這『神奇』的記錄,眾人從朱雀挑戰賽最開始的期待,到失落,再到鬱悶,無奈,最後已然麻木。不是一天兩天,是足足一個多月過去,林風的得分從未有半分變化。

好整以暇,穩穩噹噹列在『第一名』。

感覺,好似在乘涼一般。

那些在博彩處買了林風的武者,一個個捶胸頓足,欲哭無淚。

這一刻,終於爆發!

從谷底反彈,一次獲得近萬點的得分,林風的排名直接躥升到中游水準,躍升速度和幅度簡直駭人聽聞。卻也是託了古遺迹『土蚌』的福,畢竟是古遺迹中數得上號的存在,哪怕只是第一道關卡,卻也有不菲評價。

不過,也僅僅只是中游。

畢竟其它參賽者亦非等閑,林風更是遲了足足一個多月,在古遺迹外哪怕擊殺再多妖獸,都是沒有任何得分。排行榜上的得分,途徑有且只有三個,古遺迹、試煉殿,以及——

遠古禁地。

「不過近萬分而已,開心什麼。」

「就是,誰沒有運氣好的時候,和斐彥、陰三娘他們比差遠了。」

「距離第十位的『靳棘』都差幾十倍,更不用說如今排在第一位的超新星『千戀皇』。」

……

排行榜上,『千戀皇』這個名字高高在上。

總得分,一百八十萬!

…(未完待續。。) 林風顯然不知自己的得分已是飆升。

手腕上的『古盅』已是許久未曾注意,事實上,林風對能在朱雀挑戰賽取得什麼名次根本未在意。

眼下,所有的期望,都只是遇到一頭『土系神獸』。

但,很難!

經歷了第一道關卡,領得獎勵,林風進入第二道關卡。這一次,並沒有釋芷心協助,必須以一己之力面對。難度更大,區域更小,然妖獸卻更多,實力更恐怖!

倘若第一道關卡的難度是一分,那麼眼下——

就是十分!

「最弱的妖獸,都是星域級九階!」

「有三分之一更已是擁有星域級巔峰實力。」

「和第一道關卡很相似。」

林風雙眸閃動,此時正極限的閃避著。

在比第一道關卡更『狹小』的空間中,卻要面對足足十萬頭妖獸的攻擊,何其之難!尤其是這些妖獸,無不以靈活攻擊為長,體形嬌小,大多都是狸貓類,鼠類乃至蝙蝠類,鳥類妖獸。

重攻輕守!

數量,實在太恐怖。

「這裡定有出路和解決辦法,但……」

「到底是什麼?」

林風眼眸灼然,施展著嵐雲步不斷躲避。

雙瞳的閃耀凝聚璀璨光芒,然此次卻沒有任何類似第一道關卡『妖獸統領』的存在。

清一色以攻擊見長的妖獸!

自己只能儘可能遊盪在外圍,一旦深入妖獸群中,不僅危險更是加劇,而且一旦找不到出路,對自己來說更將是懸崖峭壁!在沒把握前,冒進是很衝動的決定。

「一定有辦法!」林風輕道。心念堅定。

林風,陷入困境之中。

未找到辦法,所能做的唯有不斷閃避,嵐雲步奧妙雖強,但狹小空間單單閃避卻躲不過無窮無盡的攻擊,好在還有重生之火能夠守御。雙管齊下暫時卻也無憂。

但若想不到解決辦法,終歸將功虧一簣。

此時通道中,一灰一黃兩道身影正咬緊牙關,全速疾馳。

「咻!」「咻!」宛如兩道利箭,靳棘和斐彥誰也不肯落後,兩雙虎目精光灼灼,拼盡全力。他們已是輸了第一把,自然不想連第二把,第三把都輸。身為土系武者,這座『古遺迹』絕對是他們所能進入最強也是最好的一個。

機遇,就在於此。

「前面!」靳棘雙眸一亮。

漫長的通道,終於迎來終點,前方光芒閃爍正是出口!

斐彥土黃色的鎧甲完全閃亮,對著靳棘點點頭,眼神的交流瞬間兩人便是有了默契。此刻,他們組成的『暫時同盟』。必須保持互相信賴,決不能讓林風與釋芷心獨享。

「啪!」「啪!~」兩人眼前一片光芒四射。霎時進入新的空間層面。

但……

面色頓變。

「什麼!!」「不會?」靳棘和斐彥呆若木雞,瞪大眼睛完全發懵。

眼前,一片黑茫茫密密麻麻的妖獸,如潮水般洶湧而來,瞬間將他們包圍。卻是根本無差別攻擊,但凡有人出現在這裡。對這些妖獸而言便是敵人。兩人根本沒任何準備,事實上也不需要準備,面對這般局面,只有一件事能做——

戰!

不得不戰。

因為,他們沒有退路。

不戰。死路一條。

「嗯?」林風倏地一怔。

不斷閃避的身體,倏然間感到壓力一輕。

心中輕咦,林風眼眸如星光般璀璨中,腦海中一片星空的存在,多了兩道氣息。

人類強者的氣息。

「原來是他們。」

「倒真來得及時。」

嘴角微划,林風頗感幾分意外心喜。

有人替自己分擔壓力負擔,自是再好不過,就算重生之火耗之不盡,但嵐雲步的施展卻要消耗星力。同樣,星蒼瞳和星穹瞳的結合,自我狀態的維持,一樣需要『耗費』。

如今壓力陡輕,自己將有更大機會尋找破綻。

尋找出路!

最慘,莫過於靳棘和斐彥。

兩人實力本就在第一關卡時消耗不少,為趕上林風和釋芷心,根本來不及恢復。如今局面更是糟糕,斐彥面色一片冰冷,身體外土黃色的鎧甲已是形成厚實星罩,發揮出地階先天星寶的真正力量。

相比起他,靳棘無疑顯的麻煩許多。

論防禦,他不及斐彥,論閃避,他更不及林風。

天蠍座,最強的是攻擊!

但……

這裡的妖獸,根本殺之不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