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喂,這個煎蛋是我的啦!」

「再來一碗。」

「不要站在椅子上面,快點坐下來。」

家裡邊那群小鬼好像也是剛起床的樣子,這時候正吵吵嚷嚷的一起吃著早餐呢!

但是,平時肯定也在場的東方遙倒是不見了。

「嗚哇!」

兩隻耳朵在嗡嗡作響,大腦彷彿是受到了鎚子的打擊一般,痛苦得幾乎要吐血。魔理沙唯有用力捂住了雙耳,才沒有讓自己失去意識。

暗剛好端著早點進來了,看見餐廳內鬧哄哄的一片,不由得皺了皺眉。

名門第一千金 「都給我安靜一點。」

她不徐不疾的說道,沒有任何起伏的語調,就像是潑下了一盆冷水,令到所有的雜音一瞬間就統統消失了。

「是,對不起。」

女孩們慌忙乖乖地閉上了嘴巴,個個目不斜視,坐得端端正正的。

「早上好啊!魔理沙小姐。」

轉頭對向魔理沙的時候,暗的臉上已經掛上了淡淡的笑容。

「啊……嗯,早。」

少女愣了一下,才點點頭,在自己專用的椅子坐了下來。

女僕長將準備好的早點分了一份給她,然後雙手抓著托盆站到了一邊去。

喝了兩口白粥,味道挺不錯的,然而不知道為何,魔理沙總覺得沒有什麼胃口。

「對了,東方人呢?」

她放下湯勺,捏了幾下鼻樑問道。

頭暈的癥狀好像越發嚴重了。

「去叫那隻觸手怪起床了……好疼!」

琪露諾猛地扭轉頭,怒視著坐在她旁邊的音無千葉。

「可惡,你幹嘛打我呀?」

「不許叫wo醬觸手怪。」

小丫頭叉著腰,也毫不客氣地瞪了回來。

最近她和wo醬的關係是越來越好了,當然不能容忍別人那樣子稱呼對方了啊!

「沒錯,那樣子太失禮了。」

米斯蒂婭也板起了臉來,雖說她還是不怎麼敢靠近那個奇怪的女孩子,但不管怎麼說對方也是師父大人帶回來的,就應該把對方也當做是家裡的一份子。

「嗚,本來就沒有說錯嘛!」

見到兩人都反對自己,冰之妖精也忍不住嘟起了小嘴來。

會使用觸手攻擊別人的傢伙,不是觸手怪又是什麼。

「觸手怪,觸手怪。」

露米婭握著叉子,十分開心的不停捶打著餐桌。

「露米婭你給我閉嘴。」

米斯蒂婭把嚴厲的目光轉向了她,女孩縮了縮脖子,沒敢繼續喊下去。

認真起來的夜雀小姐,可是很不好對付的。

「嘛嘛嘛,既然他不在那就算了。」

魔理沙也不過是隨口問了一句,沒想到反而引起了大家的紛爭,頓時讓她的頭疼得愈發厲害了。

看著做得十分精緻的幾樣早點,少女卻完全沒有將它們吃下去的**。更糟糕的是,頭暈眼花的狀態沒有半點消退的跡象,反而越來越嚴重了。

算了,反正也吃不下去的,不如快點回房間休息吧!

「我吃飽了。」

魔理沙合掌念道,然後站了起身。

「哎,這不都什麼還沒有吃嗎?」

基本上一點也沒有動過啊!平時明明可以輕鬆吃完的。

「沒有胃口嗎?」

「還是說,身體哪裡不舒服?」

女孩子們嘰嘰喳喳地問道,充滿關切的目光,讓魔理沙頓感身體也好像輕鬆了許多。

「沒事的,沒事的,只是昨天不小心喝多了。」

她擺了擺手,示意眾人不需要那麼擔心。

「哦……」

原來是宿醉的原因啊!

大家臉上的緊張消失了,換上了歡樂的表情。

「說起來,魔理沙你昨天醉得還真夠厲害的呢!最後都準備要脫衣服了。」

想起當時她跟神玉兩個傢伙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琪露諾幾人就忍不住想要發笑。

「哇啊啊啊啊啊!」

少女不禁大驚失色,沒想到自己昨天喝醉了以後,居然做出了如此失態的事情,簡直太可怕了。

「那後來呢?後來怎麼樣啦?」

不會是真的脫掉了吧?

「那還用說,當然是被靈夢和師父阻止了呀!」

大冷天的,脫光衣服可是很容易會生病的哦!

「呼……是嗎?太好了。」

聽到她們這麼說,魔理沙方才安下心來,拍了拍胸口。

幸好沒有發生,否則她今後還有臉出去見人嗎?

「最後你喝到不省人事,是哥哥辛辛苦苦把你背回來的喲!」

音無千葉沒好氣的說道,她本來是打算讓哥哥背她回來的耶!結果卻被對方把機會搶走了,當然不會覺得高興了的。

「原來如此。」

真是失敗,又欠了那傢伙一個人情了呢!

總是給人家增添那麼多的麻煩,即便魔理沙神經再怎麼大條,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下次見到他的時候好好的道謝一番吧!

不過,目前還是先養好精神再說。

「頭好暈,你們慢慢吃,我回去房間休息咯!」

「哦哦,那吃午飯的時候我們再去叫你。」

「不用了,如果肚子餓了的話我自然會醒過來的。」

魔理沙擺擺手,準備離開餐廳了。

才走了沒兩步,她的身體就一個踉蹌。

「奇怪,怎麼感覺這房子在搖晃的啊?」

難道是地震嗎?

「噗通!」

聽到聲響,女孩們抬頭望去,卻發現魔理沙已經倒在了地上,身體還猶如痙攣一般不停的抽搐著。

「喂,你怎麼了?」

「沒事吧?」

大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匆忙從座椅上跳下來,跑過去圍住了她。

「身體……使不出力氣來了。」

少女喘息著回答道,她的雙頰染上了一層不正常的艷紅,呼吸異常急促,眼神也有點散亂了。

「讓我來看一下好嗎?」

暗擠開人群,在魔理沙的身前蹲下來,把手放到她的額頭上探了下。

「好燙!」

手掌接觸到的不像是人類的肌膚,更像是一塊烙鐵。

女僕長的表情立即變得嚴肅起來了。

「她似乎是發燒了,快去把master叫來。」

「原來是生病了啊!」

少女總算明白,為什麼今早醒來自己會感覺這麼難受了。

不對,生病了的話,豈不是比宿醉更加糟糕了嗎?

眼前的人影在不停晃動,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了。魔理沙的意識也像是受到了什麼東西的吸引,逐漸飄向了遠方……

「42攝氏度。」

望了眼體溫計,我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還真是不容樂觀的狀況呢!

說到底,她終究只是個人類,並沒有成為真正的魔法使。自然的,生老病死對於她而言也屬於很正常的事情。

「這可確實不妙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