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嗯?」

程燃抬眼,一隻手繞著她的青絲,纏在指尖,麻麻痒痒的。

漆黑的眸子如水一般澄澈透明,如此清潤。

不要喜歡我,你把真心交付,我只會把他踩在腳底。

狠心的話突然說不出了。

「你個小傻子呀!」

帶著無奈,帶著寵溺。

程燃身體微微前傾,盯著江念看了片刻后,小心翼翼的低頭,唇瓣在她額前輕微劃過。

柔軟無比。

「嗯,只做你一個人的小傻子,所以,念念,不要趕我走。」

「好,不趕你了。」江念罕見的笑露了齒,整個房間霎時間春暖花開般,明媚無比。

程燃揚唇,笑的像個小孩子。

輕緩悠揚的聲音響起,江念拿起手機,來電是衛岑。

她眯了眯眼,頓了半晌,放下手機沒有接。

可是,那邊的人頗有一種你不接,就打到天荒地老的架勢。

江念拿起手機站在了窗邊,目光落向窗外,聲音不冷不淡。

「有事。」

冷漠,疏離。

比一個陌生人還不如。

「你是不是去參加新星偶像了。」衛岑氣急敗壞的吼。

「我讓你把沈少哄好了,不是讓你去參加這勞什子的玩意。」

江念倚著窗檯,覺得這樣的話題甚是無聊。

「所以。」

「你,你是要氣死你爸我嗎?」

說著話,手機里就傳來男人劇烈咳嗽的聲音。

江念眉頭微動,握著手機的手越收越緊,唇瓣緊緊的抿著,沒有開口。

她從中東回來,不就是因為沈林圖用他威脅她嗎?

可是,人心易變。

「為什麼當年死的不是你。」

手機那邊,瞬間就寂靜了下來。

沒有一點聲音。

「你……」

「我怎樣,我捫心自問,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江念只覺得心裡一片悲涼。

「可是,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偏偏……是我媽媽,是我的孩子。」

她聲音低沉,帶著徹骨的寒意,透過屏幕,準確無誤的傳到到了衛岑的心裡。

遍體生寒,眼角抽搐,嘴張著,大口的呼著氣。

「他是孽子,孽子,不該存於世上。」

「衛輕語不是私生女嗎?衛輕塵不是私生子嗎?你不一樣把他們當寶?」

「要我說,你在於心生下他們的時候,就應該掐死!」

「江念,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江念反唇相譏:「被你吃了。」

「你,你這個逆女……」

「爸,爸……你怎麼了,來人,快叫救護車。」

「衛岑……」

手機那邊,亂成一團。

江念正準備掛電話,又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姐姐,他到底是咱們的爸爸,你怎麼能這麼狠心氣他?」

「衛輕語……」江念語氣涼涼的,「你先招惹我的。」

說完,她根本不給衛輕語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沈林圖就坐在衛家別墅客廳的沙發上,目光隨意且鄙夷。

這一出鬧劇,他從頭看到尾。

亂作一團的客廳在醫生來的時候終於漸漸趨於安靜。

衛輕語走到他跟前,微微頷首,不驕不躁的開口:「對不起,林圖哥哥,讓你看到不好的一幕了。」

「姐姐她性格比較倔,您不要在意。」

說著,便是拿過茶壺,替沈林圖重新斟了杯茶。

彎腰時,低胸的上衣,一抹傲人呼之欲出。

白花花的一片。

氪金女仙 嫡女為凰 她將茶送到了沈林圖的身邊,艷紅的唇微微勾起,目光灼灼的看著沈林圖,要多勾人有多勾人。

「林圖哥哥,後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要什麼?」

沈林圖靠在沙發上,搭著手,輕輕一撈,嬌軀入懷。

濃烈的香味,刺鼻。

他不耐的蹙眉,眼底依舊沒有情緒,伸手,挑起衛輕語的臉,細細的觀賞著。

「知道你和江念差在哪裡嗎?」

「林圖哥哥認為呢?」

「身材不夠,美貌不足,氣質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麼說吧,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明白了嗎?」

沈林圖眸底的溫度漸冷,映射在衛輕語的眼底,一層層的寒意在心裡蔓延開。

但是沈林圖依舊將她箍在懷裡,沒有放開。

另一隻手拿起那杯滾燙的茶,朝著衛輕語的頭一點一點的倒了下去。

「你叫一聲,試試!」

陰狠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忍著臉上的燙意,身體劇顫。

不敢動,不敢掙扎。

此刻的客廳,她把所有人都遣了出去,只有她和沈林圖。

沈林圖放下茶杯,拿起了手機。

江念接起沈林圖的電話。

「後天我生日,準備好禮物。」

江念:「……沈少的生日,和我無關。」

「你是我的未婚妻。」

江念冷笑:「解除婚約。」

沈林圖覓了眼身旁的衛輕語,指尖不輕不重的揉捏著她的唇,唇上的口紅,把他的指尖也弄的通紅一片。

他眯眸,撬開了衛輕語的嘴。

「江念,我想你搞錯了,我只是在通知你,如果後天我在銀座沒有看到你……新星偶像,你就可以出局了。」

「哦,對了,你也不要妄想時錦會幫到你什麼,畢竟,我才是最大的後台,我,隨時也可以把她踢出局!」

「你威脅我!」

「呵,讓我的未婚妻替我過生日還要用威脅這種招數,我這未婚夫做的挺失敗啊!」

江念呵呵冷笑:「下面不疼了是吧!」

「……」

媽的,真操蛋!

沈林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舔了舔后槽牙,一字一句的開口:「江念,你敢不來,我覺得不會放過你!」

「嘟嘟嘟……」

「……」

江念扔了手機,坐在沙發上,揉了揉微痛的眉心。

相比於衛家來說,沈林圖才是最大的難題。

亦正亦邪,又不按套路出牌。

他接手天星娛樂時,天星娛樂還是一團亂,可是,短短兩年的時間,它已經是國內娛樂行業三大巨頭之一了,可見其人的能力,心機深沉!

沈林圖從沙發上站起身,覓了一眼有些崩潰的衛輕語,言語輕蔑:「第一名媛不過如此,以後,注意你的分寸!」

話落,轉身離開客廳去了衛生間。

身體軟在沙發上,不住的顫抖,眼底的淚珠終於崩潰的落下。

她何時,被如此羞辱過,嘴麻的不行,舌頭都是僵硬了,動一下都很疼。 更多的,兩個凌雲宗弟子就沒說了,幾位煉藥師大人叮囑過了,不要下芙念瑤的面子。

在他們看來,今天這事,對芙念瑤來說,可以說是無妄之災,人家小姑娘不就分數考得高了點,卻被誣陷作弊。

他們不知道的是,芙念瑤是搬石砸腳,想坑夜千羽,結果坑了自己。

那些得了眼紅病的考生開始唉聲嘆氣,竟然沒取消兩人的成績,真是太可惜了。

夜芷柔的臉也掛了下來,還以為兩個人的成績都會被取消,結果一個都沒取消。

兩個凌雲宗弟子分開人群:「大家讓讓,我們要張貼最後的結果了。」

剛才因為夜千羽和芙念瑤的成績存在異議,他們就沒急著張貼最後的結果。

夜芷柔的臉色這才稍緩,夜千羽只是來考藥師助手的,考滿分也是白搭,又進不了複試。

芙念瑤也是同樣的想法,考得比她高又如何?又成不了煉藥師。

她已經打定主意了,等她進了凌雲宗,一定要把夜千羽當狗一樣使喚!

兩個凌雲宗弟子貼出最後的結果,眾考生一擁而上。

夜芷柔看的是,通過考試藥師助手的名單。

結果從頭看到尾,都沒看到夜千羽的名字。

什麼情況?不是說夜千羽的成績有效嗎,怎麼沒有她的名字?

興風之花雨 芙念瑤同樣懵逼。

她看的是進入複試的名單,本以為這回她該佔據第一名的位置了,結果在第一名的位置看到的又不是她的名字。

芙念瑤差點沒氣死。

夜千羽竟然也是木火雙系?可惡,非但害得她丟臉,還把本該屬於她的風頭全搶走了!

有考生念了念進入複試的名單:「夜千羽,芙念瑤,她們兩個都進複試了,你們說最後會是誰勝出?」

二嫁:豪門棄夫 參加這次收徒大會的考生來自全大陸各個國家,不過初試成績最出眾的就屬夜千羽和芙念瑤,不管是考藥師助手,還是進複試,都是九十分過關,其他幾個進複試的,成績就沒有超過九十五分的。

因而在眾人看來,兩人是最後勝出的大熱門。

夜芷柔聽見了,感覺就跟吃了蒼蠅似的,夜千羽竟然進複試了?

也就是說,夜千羽竟然有木火雙系?

不對,夜千羽已經有一個風系了,夜千羽竟然是木火風三系同修?

這怎麼可能呢,她和夜千羽都是夜家人,她只有一個火系,夜千羽卻是三系同修,差距不可能這麼大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