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 日

「嗷嗚——」外面忽然傳來狼的叫聲,似乎還不止一匹。

宮玉一驚,側耳聆聽,鄭重其事道:「不好,這山林里有狼。」

狼是食肉動物,莫不成是嗅到了人氣,才往這邊趕來的嗎?

宮玉穿上靴子,輕輕摸索到山洞口,然後透過遮擋洞口的木架子,朝外張望。

盞茶之後,夏文樺和夏文軒也是起來了。

宮玉瞥了瞥二人,「你們兩人不會都沒睡吧?」

「睡不著。」夏文樺像她一樣往外看。

夏文軒拿著一根棍子作保護狀,「外面那狼,眼睛綠幽幽的,它不會衝進來吧?」

宮玉道:「應該還不至於衝進來,那匹狼像是來探路的,剛才它發出叫聲,遠處就有狼跟著叫,估計它是在通知它的同伴。」

狼一般是群居動物,遇到他們所謂的「獵物」,很少有單獨行動的。

夏文軒唏噓道:「那怎麼辦?一匹狼還好對付,要是來一群的話,咱們豈不是就只有被它們撕咬的份了嗎?」

「噓!」宮玉示意他小聲一點,「不要引起它的注意。」

外面有多少狼沒人清楚,四人就這麼呆在洞里,確實挺危險的。

宮玉美眸轉了轉,一個大膽的想法便冒了出來,「我出去把那匹狼引開。」

「什麼?」夏文軒和夏文樺都嚇了一跳,她一個女孩子家,膽子能不能不要那麼大?嚇不死她,可是能嚇著他們呀!

夏文樺不解道:「你為何想要把那匹狼引開?」

宮玉望著外面,眸中都是智慧的神采,「那匹狼站在前面,明顯已經發現了這個山洞。若是讓它一直站在那裡,那它的同伴來了以後,也會發現我們的。」

夏文樺恍然大悟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把它引開之後,它的同伴來了,也會跟著跑到別處去嗎?」

「大概會跑到別處去,但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夏文樺眸色堅定地看了看外面,輕輕移動木架子,「那我去。」

宮玉抓住他的手臂,「你去豈不是危險?」

夏文樺反問道:「那你去就不危險了嗎?」

宮玉看自己無法左右他的思想,意念取出空間的弓弩,「那你帶上這個,小心一點。」

。 在海明威的前世,古書中記載所謂的幽冥,其實就是指陰曹地府,亡者所去的地方。而海明威的幽冥白虎武魂吸收了十萬年魂環之後,便覺醒了攝魂役鬼之能!

在幽冥白虎武魂吸收了第一個魂環之後,海明威能夠發現自己的意識連接着這個神奇的空間,從今往後所有被他殺死的生靈,靈魂都會被拘禁在這個空間之中。為他所用!

海明威總覺得這地方就像是一個陰間地府的雛形,所以能夠囚禁靈魂。自己則是這個地府的主宰!

看着那在幽冥空間中無能狂怒憤怒的咆哮了一會兒后,方才逐漸安靜下來的泰坦巨猿,海鳴威知道這就是他的靈魂了。被自己殺死後,靈魂被這個幽冥空間捕捉到,拘禁在幽冥空間里,永世不得超生。

而他自己隨時可以將泰坦巨猿轉換成倀鬼召喚出來,對敵作戰!

當然了,被轉化成倀鬼之後,泰坦巨猿到底還能夠擁有生前多少實力就不好說了,但哪怕只有一半,甚至十分之一,百分之一。海明威覺得也是完全足夠了。畢竟這本就是無本的買賣,意外之喜。

海明威睜開眼睛,意識從幽冥空間中退出,重新望向那一枚屬於泰坦巨猿的血紅色魂環,也不遲疑,直接走上去。就這樣盤膝坐在海面上,開始吸收起了魂環……

「吼!」

伴隨着一聲驚天虎吼。

幽冥白虎武魂出現在他背後,與此同時周身一道血紅色的光環閃現,正是來自邪魔虎鯨王的十萬年魂環。

毫無疑問,泰坦巨猿這一枚魂環是屬於幽冥白虎武魂的,也不知道吸收了魂環後會不會有新技能誕生,又或者是會和美人魚一樣從頭到尾只有一個魂技?

血紅色魂環剛一入體,霸道的力量便瘋狂的侵蝕他的身體。好在海明威的身體經過千錘百鍊,如今面對區區十萬年魂環自然是不在話下。更何況泰坦巨猿的靈魂都被他收入了幽冥空間中,怨念自然也就沒有了。

所以吸收起這個十萬年魂環,海明威顯得異常輕鬆,僅僅花了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將這枚魂環的力量完美的吸收掉。周身懸浮的血色光環中,又多出了一道十萬年魂環!

在穩定好體內的魂力后,海明威緩緩的睜開眼睛,打量著遠處泰坦巨猿團成一團的屍體,念頭一動。頓時周圍的海水將其吞沒,然後大海凈化分解的能力開到最大!

片刻后,泰坦巨猿巨大的身體就已經被大海溶解一空。

這時候,在泰坦巨猿屍體消失的地方,有一塊兒鮮紅的魂骨出現在海明威眼中,他心念一動,頓時海水便推著那塊魂骨來到了他的身邊,他伸手拿起。發現這是一塊左臂骨,應該和原著里是一樣的,還真是湊巧了。

海明威也沒有遲疑,直接就將這左臂骨往自己左手上按去。鮮紅的魂骨瞬間融入,當泰坦巨猿的魂骨與他的左臂融合的一瞬間,海明威只覺得全身都確出一種充滿了爆炸性力量的感覺,左臂表面看去雖然沒有任何變化,但他卻感覺到自己的左臂似乎在無限的膨脹,強有力的感覺充滿手臂,皮膚下的一條條經脈不斷蠕動,顯然臂力大增!

同時,這塊來自泰坦巨猿這種力量型魂獸的十萬年魂骨,作用的地方,並不只是手臂而已。對他全身都擁有強化!

海明威全身骨骼一陣劈啪作響,不論是魂環還是魂骨,都會令吸收者身體的屬性增加,而十萬年魂環和十萬年魂骨無疑是其中翹楚。

如今先是吸收了十萬年魂環,再來吸收這十萬年魂骨!哪怕海明威先後經過神力洗鍊以及吸收過多個十萬年魂環,而且自己身體還經過冰火兩儀眼的錘鍊,在先天屬性上已是相當強悍,超越了普通的封號斗羅。

但此時,再加入這強勢的魂環與魂骨,也令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在顯著的強化。以力量為主的各種屬性瘋狂攀升,他的皮膚表面也隨之變成了血紅色,體內經脈暴跳,血液流轉的速度提升到了以往的一倍以上,就連精神力都在飛速的律動着。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海明威感覺自己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而且此時他的魂力也是暴增了好幾級,如今他的魂力是七十六級,沒想到區區一個泰坦巨猿,對他的提升竟然有這麼大。

要知道他的魂力可不比普通人的魂力,在質量上本身就比其他人高,再加上丹田中日月雙輪的不停洗鍊,魂力更是時時刻刻都在純化……就這樣,吸收一個泰坦巨猿的十萬年魂環,再加上魂骨,竟然也能讓他提升好幾級。又如何能讓他不驚訝呢。

不過可惜,幽冥白虎吸收了第二個魂環后並沒有新魂技誕生,顯然這個武魂和美人魚武魂一樣,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魂技。倒是十萬年魂骨帶給他兩個魂骨技,讓他的心中有了一絲的安慰。

這個泰坦巨猿的左臂骨帶給他的兩個魂骨技,分別為泰坦蒼穹破與重力泥沼。

泰坦蒼穹破,有着類似致命一擊的暴擊效果,能夠將渾身的力量集聚於一點,最終擊向對方。

這個魂技和海明威的六王槍作用類似,對他而言純屬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而重力泥沼,倒是挺不錯的,這個能力顯然是來自泰坦巨猿的重力領域,一經發動,能夠令周圍重力發生增強或減弱,實現為隊友增幅,或者限制對手行動的作用。

這兩個魂技,怎麼說呢,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了有勝無吧。

畢竟海明威對敵的手段有很多,他可不像其他魂師一樣,這輩子就死盯着九個魂技,連自創個魂技開發一點其他的戰鬥方式都不會。九個魂技放完,直接就沒招了。

這在海明威看來,簡直是拉垮的不得了。

「既然吸收了魂環,那麼也該是時候出去了。」海明威念頭一動,整個人就從這冥冥虛空中的無邊海域回到了斗羅世界。

。 「原來是劉少?」張虎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詫的神色來,這可是盛京圈子裡大名鼎鼎的劉景業,在他這裡向來是沒道理講的。

如果是以前,張虎是絕對招惹不起這樣的人,但是現在他心裡可是有底氣的。

「沒錯,是我,我看你人不錯,我身邊也缺幾條聽話的狗,要不你來?」劉景業饒有興趣地看著張虎。

「恐怕要讓劉少失望了,我這家會所,可是有黃少和江氏的江少共同持股的。」張虎淡淡地說。

「他們兩個?」劉景業有些意外地看了張虎一眼:「我調查過你,你就是一個從鄉下來的鄉巴佬兒,你會認識他們兩個?」

「劉少不信,就去求證吧。」張虎說:「我騙你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

劉景業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隨即他冷笑道:「就算是有他們兩個持股又怎麼樣?我劉景業難不成還會怕他們?今天我話放這裡了,要麼你同意轉讓這個經營權,要麼,我讓你今天走不出這個大廳。」

「這不是劉少嗎?身上的傷這麼快就好了?現在又能像是一條狗一樣的出去亂咬人了?」隨著一聲冷笑傳來,陳宇進入了室內。

「又是你?」劉景業和陳宇已經有了數次衝突了,現在看到陳宇,他的臉色肯定不會好看,他盯著陳宇道:「你和他又是什麼關係?」

「這是我表哥,會所也是我投資的,怎麼劉景業,你是想強搶?」陳宇淡淡地說。

「怎麼那都有你?陳宇我之前是沒抽出時間來收拾你,既然今天你來了,那行,我們兩個的恩怨就在這裡解決吧。」劉景業目露凶光,他起身道:「今天不把你弄死,我就不姓劉。」

「劉少,這小子交給我吧。」劉景業背後一名大漢走上前,這名大漢生的五大三粗,他的太陽穴高高的隆起,顯然是位武道高手。

「武哥,這小子有點手段,而且也很邪門,你當心點。」劉景業推開來。

「小子,你是自己認輸,自斷雙臂,還是我把你打到半死逼著你認輸?」武姓大漢冷笑一聲,雙手環抱,站在陳宇的跟前,他的表情十分自負。

「武真境?」陳宇瞥了一眼這名大漢,一眼就看出來了他的境界。

「小崽子眼光不錯嘛,呵呵,一眼就看出來我的境界。」大漢哈哈大笑,他一臉猙獰地說:「如果人現在認,還來得及。」

「你這年紀能夠擁有武真境的實力,也確實厲害。」陳宇微微的點點頭:「不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是武學家族的人吧,讓你家族中的長輩來和我打,或許他能撐半分鐘,你不行。」

「狂妄至極,你知道我是誰嗎?」大漢不由得大怒,他上前一步,咔嚓一聲,腳下的地板裂開。

「看你的力道,偏剛猛一途,應該是盛京四大武學世家中的武氏一族,族長武長德十年前晉陞武宗境高手,另有一位蟄伏在九靈山莊修行的長老早在數十年前突破武宗,現在正在加緊修行,意圖突破武宗之境,一躍成為修法者,我說得對嗎?」陳宇淡淡的一笑道。

「小子,你既然這麼清楚我的來歷,還敢如此囂張?就憑你也配能讓我族長出面?」大漢獰笑道:「今天我就好好地教訓教訓你,看你以後還知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確定?」陳宇瞥了大漢一眼,然後又看了一眼他身後的數人,這幾人應該都是武氏弟子,然後他笑道:「你叫什麼名字?你身後的人都是你們武家的人?」

「我叫武興國。」大漢傲然道:「後面的全是我師弟,今天我讓你死得明白一點。」

「你和你的師弟們,一起上吧。」陳宇招招手道:「免得太麻煩了,我一次性解決了。」

「你找死。」武興國大怒,他三十多歲突破武真,雖然有武家傾盡資源培養他的原因,但這麼年輕的武真境還真的少見。

他右拳一握,整隻手臂如同爆豆一般的響起,然後他暴喝一聲,猛地向前急行,一拳向陳宇襲了過來。

他腳下的地板隨著他雙足所到之地,盡數碎裂而開,而且修行剛猛並濟外功的武興國,拳頭居然隱約有變大一圈的趨勢,他這一拳下去,絕對能把一個武師高手給打得吐血。

「武師兄,這一拳打得好,剛猛並濟。」身後的武氏弟子都齊齊地喝了一聲彩。

但可惜的是,這傢伙看起來威猛的一拳,到了陳宇的跟前,卻身形一頓,撲通一聲跌飛了出去。

這一聲喝彩戛然而止,只見武興國一口鮮血從嘴裡噴了出來,撲通一聲跌了出去,他一嘴牙齒都被陳宇打碎。

「我說了,你不行。」陳宇咧嘴一笑,他的右手還保持著扇耳光的姿勢,武真境的武興國,被他一巴掌給抽得飛不起來。

「武師兄你沒事吧,這小子偷襲,上。」武興國的一幫師弟們大怒,他們也不顧什麼江湖規矩了,齊齊上前,向陳宇沖了過來。

陳宇身形微微一動,沒見他怎麼施展什麼招式,但凡近他身的武氏弟子要麼飛了出去,要麼吐血倒地,片刻不到,一群自詡為武道高手的人居然倒了一地。

「你他媽…」武興國震怒了,他還從來沒有在自己的師弟們跟前這麼丟臉,他好歹也是武真境的高手,一巴掌被人扇飛了,肯定不服氣。

可是他這一句罵還沒有罵完,突然人影一閃,緊接著他的小腹就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腳,這一腳就好像是他被高速飛行的轎車撞中了一般,他撲通一聲跌飛了出去,然後重重地跌在一群裝修材料裡面,再也爬不起來了。

陳宇身形一閃,再次上前,冷冷地看著像是死狗一樣趴在一堆材料中的武興國:「武家傾盡所有的力量,用無數天才地寶為你洗伐奇經八脈,這種拔苗助長的行為,只能培養出來你這麼一個廢物嗎?」

武興國掙扎著,試圖爬起來,但是試了數次最終還是無奈地倒在地上,他不甘心也沒有辦法,畢竟陳宇的實力在這裡擺著。

。 「陶知意姑娘我們今天也不想為難你,只是這個靈果的確是有這樣的功效的,所以我們現在只想要問問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東西的用處到底是什麼?」

陶知意眼珠一轉看了一眼,站在角落裏的蕭平瑟。

而接收到陶知意視線的蕭平瑟攤了攤手。

「姑娘不必如此看我,以姑娘現在的實力,這個果子也用不了,而這個果子也的確是有解開魔族封印的功效,那魔族本就與我們是敵人,所以我們想要問一問姑娘對這果子的用途應該也實屬正常吧?」

「再說了,我們本就是想要去找浮沉塔,請人過來做個見證的,誰知道姑娘竟然這麼神通廣大,連浮沉塔的人都認識,所以我們也不得不小心問問姑娘是否還認識魔族的人。」

這不就是往人把絕路上逼嗎?

這個阿陳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陶知意看看蕭平瑟,蕭平瑟搖了搖頭。

只知道這個男子一直都跟着他們。

至於什麼時候出現的,根本就不得而知。

陶知意心大。畢竟之前也得罪了不少人,現在有人過來惡意揣測,那也是正常的。

「今天若是這位先生不說這個果子還有解開魔戒封印的能力,我說不定還真的不知道,我一直都不怎麼關注魔界的事情的,不知道公子為何就這麼關注了呢?」

聽到這話阿陳臉色一垮。

死丫頭反應的倒是夠快。

他倒是忘了,沒有一個準確的事實,這個死丫頭死的都能說成活的。

「我不過也只是看書看的多了,在看到這個果子的形狀的時候,突然就把那些事情全都給想起來了,所以問一問姑娘你。姑娘應該不介意吧?」

陶知意走上前邊走邊搖頭。

「我可沒有公子想的這麼大度!這要是只是一個偶然也就算了,但是公子似乎篤定,我用這東西就不是來增長自己的實力的。可是我的確是不需要,但是我的孩子需要啊!」

話音剛落滿,寶就從裏面走了出來,而後耀武揚威地看向眾人。

「對啊,娘親的確是不需要這個果子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可是我需要呀,我年紀還小,並且我的修為也不怎麼高,用這個果子來提升自己的實力也不算太過分的事情吧?」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早就知道陶知意還有孩子,在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那三個人一直都在一起,後面還跟着兩個穿着跟奴僕式的人。

這一下算是毀了,原本是想過來將那些果子從陶知意的手裏給拿回來的,卻沒想到阿陳這麼一句話,直接把自己的身份給交代了。

所有人立馬就反應過來,蕭平瑟也跟着反應過來,扭頭看向阿陳。

「如果不是一直關注魔族事情的人,如何能夠知道這個果子就是解除魔界封印的關鍵之物之一!?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陶知意從遭遇的這些事情來看,應該是有人故意在背後謀划,只是這個人一直都未曾現身,所以陶知意自己一個人也無法從中將人給抓住。

如今這個人好像是自己找上門來了。

眼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扭過頭來看向自己,阿陳又扭過頭去看向陶知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