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多謝銀大帥幫忙,晚輩真是欠了你太多,也欠軍方太多,他日必定會為軍方效力,南征北戰,不在話下。」范浪信誓旦旦的做出保證。

銀大帥點點頭,惜字如金,並未多說。

最後就只剩下了六道天王了,他捋了捋白鬍子,苦笑道:「一個是小的,一個是老的,你們師徒兩人的面子,我哪個能不給?什麼求不求的,就別說了,直接說正事吧。范浪你把能說的都說出來,再說說讓我們怎麼幫你。」

「多謝院長成全。我的那個敵人,身上必然擁有一種強大的特殊能力,至於這個能力是什麼,我完全不知道,將來若是與他戰鬥,我本人以及各位,都要有所提防,萬萬不能大意。我能確定他是否在我的附近,這個探查範圍在十光里,無論是他踏足這個範圍,或者是超出這個範圍,我都能感應到。這些都是對付他的關鍵。至於具體的方案……」

范浪侃侃而談,將自己的引蛇出洞計劃說了一遍。

其實很簡單,他只是讓金玉真人以及六道天王在星舟上布置傳送陣,確保在他遇到危險的時候,兩人能夠第一時間趕過來幫忙。

生死關頭,一秒鐘都耽擱不得。

范浪要的是隨叫隨到,必須達到這種效果才行。

當然,無論是這次會面,以及布置傳送陣,都必須秘密進行,不能讓外人知道,否則就沒意義了。

木葉神武 金玉真人表示不需要傳送陣,他直接在范浪身上那塊金玉牌上動了手腳,布置了傳送陣。利用這個傳送陣,哪怕他身在天道位面,也能在一瞬間就趕過來。

六道天王施展不同的手段,在范浪的六道金輪上開了一條通道,保證自己可以及時趕到。

至於銀大帥就不用這些了,他會跟在范浪的身邊,真出了事,肯定是他第一個知道,能夠就近出手。

有了這三位強者聯手幫忙,讓范浪安心了很多。

就算是轉世同胞之一,身懷強大的金手指,也註定有一個極限。一位謫仙,外加兩名上位神中的佼佼者,這個陣容足夠了。

范浪沒了後顧之憂,可以安心的當誘餌了。

他放出消息,對外宣稱即將離開極光學院,開船飛往一處軍方的駐地,在那裡正式參軍入伍。

這個消息是說給那個轉世同胞聽的,好讓他這條大魚咬鉤。

計劃要是成功了,就意味著范浪將得到另外一個堪比系統的金手指!

這個收穫簡直難以衡量,比之前的群星之體、太極聖體還要好!

……

到了與青龍天驕那一戰後的第三天,暘七指老老實實的登門拜訪,憋著一臉苦笑,奉上了如約的五千萬宇宙幣。只有他自己知道,掏出這筆錢有多麼困難。

如果換成別人,暘七指或許會考慮賴賬,但對方是堂堂的人中之龍,身為金玉真人的高徒,背靠武官派系,還備受極光神帝的器重,這樣的關係網,能量實在太大了。

一句話。

惹不起,惹不起。

范浪收了錢,把玩著手上的貨幣卡,露出讓人不可琢磨的思慮之色,似乎是在想著什麼。

暘七指察言觀色,在一旁老老實實呆著,也不敢貿然離開。

這種沉默持續一段時間,范浪忽然開口道:「你可聽說過星雲盟?」

「當然聽說過,星雲盟是范導師一手創建的勢力,據說已經羽翼漸豐,連許多學院中的人都在搶著加入。」暘七指道。

「還沒有你說的那麼火熱,但也算是小有規模了,我替你抹去了五千萬宇宙幣,算是個不大不小的人情,有意邀請你加入星雲盟。放心,我不會讓你辭退現在的職務,只是讓你在星雲盟內掛一份差事。以後你繼續在極光學院裡面當管事,只需在我有需要的時候,出手幫我做事即可。」

「原本我就放過話,有什麼吩咐儘管說,既然范導師看得起我,我當然不會推辭,願意加入星雲盟,為星雲盟效力。」

「好,那麼從現在起,你就是星雲盟的一份子了,這是一張身份令牌,你拿著吧。」

范浪反手將一塊令牌拋了過去,暘七指將其接在了手中,收了起來。

「既然你加入了星雲盟,那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以後有什麼事,可以通知星雲盟,獲得星雲盟的幫助。」范浪道。

「是是是,那真是再好不過。」暘七指附和道。

「再過一陣子,我可能會需要你幫忙引見一個人,暫時倒是不需要你做什麼,你先下去吧。」

「那我就先告辭了。」暘七指轉身就要離開。

「慢著!」范浪忽然道。

「還有什麼貴幹么?」暘七指急忙留步轉身。

「叫聲盟主聽聽。」范浪微笑道。

「對對對,我把這個忘了,盟主在上,恕屬下失禮。」暘七指深施一禮道。

「恩。」

這下范浪滿意了,撣了撣手,示意對方退下。

暘七指再次轉身邁步,心裡輕嘆一聲,他堂堂的上位神,再加上極光學院雜務管事的身份,竟然要在一名下位神小輩面前低三下四,真是種悲劇。

……

處理完了各種事情之後,范浪做好了離開的準備,打算啟程離開極光學院,用自己來當誘餌,吸引那個藏在暗處的轉世同胞現身,也不知道這個計劃能不能行得通。 處理好一切,范浪正式出發。

嗖!

一道流光破空而去,離開了極光學院,投入了星辰大海的懷抱。

這艘船正是蝕日號,范浪的專屬座駕之一。

船剛開出去沒多久,忽然響起了警報聲,引起了范浪的警覺,船上自帶的光靈,標示出了察覺有異的位置,表示那裡出了問題,似乎出現了一個來歷不明的登船者。

難道「大魚」這麼快就上鉤了?

范浪心中一動,直接閃身消失,出現在了問題所在區域,穩住之後,定睛一看,看到了一個人。

此人穿著的衣服打扮不修邊幅,手上拎著一個大酒罈子,竟然是酒不離手的醉平生。

醉平生是副院長之一,同時也是金玉真人的至交好友。

范浪頓時泄氣,來的不是大魚,而是一個酒鬼。他悶悶道:「參見副院長,你怎麼跑到我的船上了?」

「呃……」醉平生先是打了個酒嗝,一身酒氣熏染開來,他喝的酒非同一般,這些酒氣如同迷香,凡人聞到一口就會醉暈在地,不睡上三天三夜別想起來,「是院長派我來的,他說不放心你,讓我來你的船上混幾天日子。我這個人有酒喝就行了,在哪呆都一樣。原本我是想光明正大的過來,可院長讓我悄悄的來,不要讓外人看到,搞的神神秘秘的,真是莫名其妙。」

「院長費心了,竟然把副院長都派了過來,真是讓我誠惶誠恐。」

「打住,打住,客套話就免了吧。趕緊給我安排個地方,再送點好酒好菜。有事就叫我,沒事的話,我就以酒為伴,喝個痛快。」

「好,小事一樁,我這就去安排。別的不敢保證,美酒佳釀包你滿意。」

「嘿嘿,算你小子上道。」醉平生咧嘴一笑。

看來是六道天王不放心范浪,所以把醉平生派了過來當保鏢,這樣一來,事情就更穩妥了。醉平生的實力毋庸置疑,只比六道天王略遜一籌而已,真動起手來,絕對能幫上大忙。

范浪做了相應的安排,把醉平生安頓到了一間密室之內,並沒有公開這個消息,還從系統中兌換了各種美酒佳釀,許多都是外面萬金難求的那種稀世珍品。

醉平生收到這些美酒,簡直樂開了花,抱著酒罈子一通親,比見了美人還高興。

君子一諾 這位擅自登船的新乘客,並未帶來太多影響,蝕日號繼續上路,在星海之中馳騁。

以這艘船的速度,就算不用空間傳送,也是很快的。

不過數個時辰,星舟就遠離了極光學院,超出了三十光里的範圍。

范浪看了看系統的感應功能,發現感應還在,意味著那名轉世同胞仍然在他身邊至少十光里以內!

都已經飛出了這麼遠,對方還在這個範圍內,意味著一直在跟蹤范浪。

「很好,這條大魚跟上來了,倒要看看他什麼時候咬鉤!」

范浪心中凜然。

光這樣乾等著大魚上鉤,當然是不行的。

為了揪出蟄伏在暗處的轉世同胞,范浪取出了一頂特殊的頭盔,外觀樣式崢嶸霸氣,表面雕刻著精美的花紋,雙耳處有著形似羽翼狀的裝飾。

這頂頭盔名為「心意神盔」,是三十六星級的寶物,擁有強化元神意念的效果,只有身懷元神的人才能使用,否則戴在頭上就會被強大的意念衝擊所擊潰。

范浪在突破到出竅境的時候,得到了一波獎勵,是用那波獎勵修改出的這頂「心意神盔」。

他戴上「心意神盔」,只覺一個激靈,如同冰水澆頭,元神猛然爆發。

他的意念擴散了出去,延伸到了方圓十光里左右,捕捉著這片區域之內的風吹草動。

星舟內外都要多加留意,轉世同胞有可能就在星舟內部,也可能藏在外面。

范浪的元神收集著海量的信息,感受著周圍的環境,大到星辰,小到個人,紛紛映入他的識海當中。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的元神意念完美的隱藏了起來,連上位神都難以察覺。

感知了一段時間,卻沒有什麼收穫。

范浪沒有關閉感知,而是打算一直維持下去,直到找出轉世同胞為止。

現在的他,就好比是一個人形雷達,始終保持著對周圍的探查。

這種探查狀態下,註定會讓他分心,但還是能保持住相當部分的意念去思考別的事情。

航行途中,他琢磨起了子系統,打算給子系統升升級。

子系統對他的幫助非同小可,對那些子系統擁有者的幫助更大。

像是侯光祖、李雲燕、魔逍遙等等,實力的提升都要比別人快很多。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尤其是李雲燕,始終緊跟著范浪的步伐,境界已經到了萬古境,只比范浪差一個大境界而已。

如果她在某一天追上了范浪的境界,完全沒什麼好奇怪的。

范浪每天要忙的事情有很多,並不是全天候都在戰鬥升級,而李雲燕就不同了,她每天的時間,幾乎都用在了戰鬥上,簡直就是個戰鬥狂人。

在這方面,李雲燕要比范浪更加努力,屬於全身心的投入。

想要提升子系統的能力,有很多方面可以著手,比如增加子系統的數量、增加學習功能、增加強行植入功能等等。

范浪將一部分心思用在了這上面,埋頭進行研究。

……

蝕日號一路飛行,在此期間,范浪一直在用元神探查四周,對子系統方面的研究也從未落下。

這一路上風平浪靜,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那個「大魚」遲遲沒有咬鉤,甚至連一點漣漪都沒有掀起來。

這次的航行,目的地是一個叫做「殃雲詭域」的地方,那裡的環境非常特殊,充斥著能量星雲,會對各種信號造成影響,難以進行監督管理。因為這種特性,被一些不法分子盯上,成為了一個很好的藏身之處,各路牛鬼蛇神,都喜歡往這跑,甚至是把這裡當成老巢。

為了鎮壓「殃雲詭域」,極光神國派了一支重兵在此鎮守,保證這裡不會出什麼大亂子。

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很適合搞暗殺。

范浪故意來到這種地方,好給那位轉世同胞創造一個出手的機會。

經過一番長途跋涉,殃雲詭域終於出現在了蝕日號的視野當中,當真是一幕宇宙奇景。 有些奇景是語言難以描述的,殃雲詭域就屬於這種。

殃雲詭域的主體是由星雲構成,而星雲的構成就更複雜了,其中包括各種星體、各種能量、各種射線、各種塵埃、各種物質。

根據成分的不同,星雲會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夢幻色彩。

殃雲詭域所呈現出來的是一種紅紫色,放眼望去如同棉絮,形狀並不規則,佔據了相當大的一片範圍,其中蘊含著一些形似電芒的強光,整體看上去如同夢境中的幻象,給人一種不真實的美感。

范浪一手成立了星雲盟,而眼前是貨真價實的星雲。

星雲並不是宇宙中規模最大的地理劃分,但絕對是最美麗的星體統合。

在這美麗的外表之下,隱藏著未知的風險。

蝕日號激起各種防禦手段,表面被層層光罩所包裹,毅然決然的扎進了殃雲詭域當中。

殃雲詭域有著天然的信號干擾,剛剛進入這裡,星舟就受到了影響,甚至連范浪的元神都有所波及,探查範圍大大縮水,探查效果也降低了。

范浪這是在故意給敵人創造下手的機會!

對方潛伏在極光學院那麼久都沒有動手,可見有所忌憚,現在范浪離開了極光學院,還陷入了殃雲詭域當中,與外界「失去」了聯繫,簡直是天賜良機。

「機會已經給你了,看你能不能忍得住!你我之間,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范浪目露凶光,從現在開始,就做好了戰鬥準備。

任何星舟來到了殃雲詭域這種地方,都不得不放慢速度,蝕日號更是如此,速度比之前慢了很多,在浩瀚星雲的懷抱中慢悠悠的航行。

從殃雲詭域的內部進行觀看,又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官,身處於奇景之中,各種光輝近在眼前,一顆顆星體彷彿唾手可得。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遲遲不見大魚上鉤。

航行過程中,除了一些殃雲詭域之內正常範圍內的一些小麻煩之外,就再也沒遇到過值得一提的風波。

「這傢伙還真沉得住氣啊。難道他的實力很弱,所以忌憚我?不應該,既然他敢蟄伏在我身邊,就一定有著自己的信心,否則完全可以躲得遠遠的,等實力提升上來了再找我的麻煩。」

范浪苦苦等待,巴不得對方現在就動手。

要是直接動上手,不管對方有多強,至少放在了檯面上,省得天天寢食難安。

「喂,范浪,你給我的酒都喝完了,送點酒過來,正好我有點別的事情要跟你說。」

賴在船上的大酒鬼醉平生忽然發來了消息。

范浪收到消息,稍感鬱悶,花了點小錢錢,從系統中兌換了一些美酒佳釀,打包一起帶往了醉平生所在的密室。

醉平生相當於一個隱藏的保鏢,至今沒有對外公開,船上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范浪來到密室,把一大箱子美酒擺在桌上,客氣道:「副院長,你點的酒來了。」

醉平生提鼻子嗅了嗅,笑的春光燦爛:「也不見你小子怎麼喝酒,卻收集了這麼多美酒,喝的多了,我都想辭掉副院長的職務跟你混了,至少天天有好酒喝。」

「玩笑歸玩笑,要是副院長真的辭職了,我真敢收你當座上賓,天天酒管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