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大計劃?」蕭蘭馨和郁南熙彼此驚訝地對望了一眼,郁南熙拂過額前的青絲,說道:「烈火門和我們爭鬥了許多年,如果真有大計劃,說不定是想要對青木閣下手了!」

「沒錯。」蕭蘭馨也表示贊同,「這件事情我們得跟閣主說一聲,讓他注意一些。」

「你們感覺怎麼樣,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現在就離開這吧,我們得想辦法前往核心區域才行。」 昭華散 江楓提議道。

「你也想爭奪地級武技?」蕭蘭馨輕笑一聲,看著江楓。

江楓搖搖頭,說道:「那不可能,憑我這點修為,地級武技根本不會屬於我。雖然拿不到手,但去見識一下總是好的。」

「這樣也好,不過往哪裡走才是核心區域我也不知道,就算是閣主他們也一樣,我想這一切都要看龍門密地吧。」蕭蘭馨撇了撇嘴。

「對了江楓,你晉陞到靈動境之後,為什麼靈力如此浩瀚。如果把我們的靈力比較小池塘,那你的就是大海了。」郁南熙驚訝地說道。

江楓微微皺眉,說道:「我也不知道,難道我的靈力很多麼?」

蕭蘭馨白了江楓一眼,說:「你這不是廢話么,靈動一重天的修鍊者,他們體內的靈力只能施展三次黃級下品武技。像那個烈火門的老大,達到了靈動二重天,能施展五次黃級下品武技。至於那人施展的黃級中品武技,所需要的靈力,相當於使用三次黃級下品武技。」

江楓點了點頭,那烈火門的老大總共施展了三次武技,第一次和最後一次都是使用了黃級下品的武技,至於第二次則是使用了黃級中品武技。

「如果按你這麼說的話,那我的靈力的確不少。估計接下來,我還可以繼續使用四五次碎石掌吧!」江楓緩緩說道。

「還可以使用四五次?」蕭蘭馨和郁南熙瞪大了雙眼,一副要吃人的樣子,「你的靈力儲存完全可以和靈動三重天的修鍊者相媲美了!而且你的戰力看起來也非同一般,真想看清楚你到底是什麼做的。」

江楓露出一絲壞笑,說道:「你們想看啊,那我現在就把衣服脫了吧!」說著,他做出了要脫衣服的動作,兩女連忙轉過身去。

「流氓,我們快點出去吧,如果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找到其他的石門,獲得別的珍寶呢。」兩女快步走了出去。

江楓輕笑一聲,便跟在了後面。

重新回到了龍門密地的黑暗空間里,他們不得不再次拿出辟邪燈籠。但密地里實在是太黑暗了,燈籠頂多能照亮腳下,想要找到另外的石門,著實太難。

「救命!」

一聲驚叫,江楓三人立刻提起了精神。

他們提著燈籠,四處照了過去,沒有發現任何的人影,但腳步聲卻越來越近。

江楓順著腳步聲搜尋過去,結果迎面跑來一人,直接撞了個滿懷。

「江楓,快救我!」 江楓推開自己懷中的那個人,定睛一看,竟然是韓雅菲!

「快點跑,後面有兩隻殭屍!」韓雅菲拉著江楓的胳膊,就要繼續向前跑。蕭蘭馨和郁南熙表情頗為怪異地看著他倆,並沒有任何動作。

「兩隻殭屍?」江楓回頭瞅了一眼,還真有兩隻殭屍,瞪著赤紅的眼睛,張牙舞爪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還真看不出來,你這麼受歡迎啊,他們倆都變成了殭屍,還死追著你不放,足以證明他們有多愛你啊。」

江楓開著玩笑地說道。

「別貧嘴了,我們快走,這兩隻殭屍刀槍不入,我的黃級上品靈器根本就拿他們沒辦法!」殭屍近在咫尺,江楓還胡亂開著玩笑,這讓韓雅菲快要抓狂。

「不要擔心!」

江楓晉陞到了靈動境,他也想找個難啃的對手好好打上一場。

「吼!」一隻殭屍兇猛的撲了過來,江楓一把推開了韓雅菲,再次全力一腳踹了上去,在雷電的轟鳴聲當中,只見那隻殭屍的胸口完全的癟了進去。

「你!」韓雅菲驚訝地張大了小嘴,足夠裝進去一顆雞蛋。她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就算是用黃級商品靈器都無可奈何的殭屍,竟然江楓一腳就把胸口給踹了進去。

江楓並沒有理會韓雅菲的驚訝,因為在這個時候,另一隻殭屍來到了他的眼前。

「碎石掌!」江楓大喝一聲,一掌拍在了殭屍的胸口上,猛地爆炸隨即掀了起來。這隻殭屍胸口被江楓給轟出了一個大洞!

「茲啦!」

一道電流從殭屍的身體上竄了過去,由於天雷三藏的關係,雷電之力還有部分殘餘在殭屍的體內,讓他的身體動彈不得。

「嘭!」又是一掌,那殭屍的腦袋被江楓拍個粉碎,徹底的死了。這一次,他連寒鋒劍都沒必要動用,憑藉自己的身體力量,就完全可以搞定。

剩下的一隻殭屍,似乎沒有因為胸口癟進去而有任何的不適,他們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痛楚,他站了起來,依舊向江楓撲了過去。

這一次,江楓不打算繼續跟他玩下去了,抬手一掌,也送他去見了閻王。兩道邪靈從屍體里飄了出來,迅速躲藏進了黑暗當中。

「江楓,你怎麼變得這麼強了,我們上次見面,你才不過是煉體九重天吧?」韓雅菲見兩隻殭屍死了,鬆了一口氣,臉上也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我在這裡得到了一枚靈動丹,所以就突破了。」江楓簡單地說道。

「一枚靈動丹?你運氣不錯,不過我的運氣也很好,在龍門密地里也發現了一枚,現在和你一樣都是靈動境的修鍊者了!」韓雅菲在江楓面得意地說道。

聽到韓雅菲說的,江楓這才注意到這個小丫頭的修為也晉陞到了靈動境。

「江楓,她是誰?」蕭蘭馨走到了江楓面前,略顯警惕地看了一眼韓雅菲,直接挽住了江楓的胳膊。

郁南熙則是看著蕭蘭馨的動作,臉上微微一紅,自語了幾句話,誰也沒聽清她到底說了些什麼。

韓雅菲見江楓與蕭蘭馨如此親昵,表情也有些不快,她冷冷說道:「我以前是江楓的未婚妻,請問你是哪位?」

「未婚妻?」蕭蘭馨一愣,看了江楓一眼,說道:「看不出來,你這小壞蛋還挺有女人緣嘛。」

江楓嘴角艱難地扯動兩下,並沒有說話。正所謂三個女人一台戲,現在正好湊了三個人,接下來的事情他還是不參與為妙。

蕭蘭馨見江楓不說話,她暗中狠狠地掐了江楓的肚子一下,隨後露出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笑容。

「剛才你說是他以前的未婚妻,那麼現在你們就沒有關係嘍?」

韓雅菲想反駁什麼,可卻發現無話可說,最後就只能點了點頭。

「那我跟你說,江楓可是說好了以後要娶我們兩個的,你就不要再纏著他了。」蕭蘭馨的胸部緊貼著江楓的胳膊,雖然幾個女人在針鋒相對讓他頗為難受,但這樣的感覺,還是讓他感覺很爽快!

「娶你們?」韓雅菲睜大了眼睛,指了指蕭蘭馨和郁南熙,隨後她狠狠地瞪向了江楓。

「好啊,沒想到你到了青木閣真是混得風生水起,本來我還想有機會可以跟你重新定下婚約的!」韓雅菲緊緊盯著江楓的眼睛。

「那正好,你現在就不用想那麼多了。」蕭蘭馨冷嘲熱諷著。

韓雅菲則是瞥了她一眼,單手掐著腰,說道:「不可能,你不就是胸大了點么,我倒要看看,江楓他最後會選擇誰。想讓我退出,沒門!」

說完,韓雅菲也從另一側挽住了江楓。兩女莫名其妙的爭風吃醋,倒是讓江楓有些竊喜,畢竟這兩人的姿色那是國色天香,只可惜此處沒有其他人,不能讓自己好好炫耀一番。

「表妹,你還在那傻站著幹什麼,沒看見有人跟你搶男人么!閣主可是說了,想把你許配給江楓呢!」蕭蘭馨沒想到韓雅菲也是個狠茬子,連忙呼喚幫手。

郁南熙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她想走到江楓那邊,可又沒法邁出腳步,她扭捏地說道:「可是,已經沒有我的位置了啊。」

蕭蘭馨露出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說道:「那你直接就從前面抱住他,我就不信了,憑咱們倆,還鬥不過一個小丫頭!」

享受著被兩個美女爭搶的快感,江楓早就飄飄然閉上了雙眼。郁南熙看著他臉上那猥瑣的笑容,真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腳。

但不知道因為什麼,她的大腦里也沖了血,向前走了兩步,就要從前面抱住江楓。可他還沒走過去,整個龍門密地突然產生了劇烈的震蕩!

「轟隆隆!」大地不僅僅在震動,還伴隨著巨物移動的聲響,周圍的黑暗此時開始緩緩褪去,一道道璀璨的光芒照射進來。

江楓四人連忙穩住身體,沒有因為突然襲來的地震而倒在地上。他們看著黑暗消失,龍門密地真正的模樣終於要顯露出來。

「這就是龍門密地的本來面目么?」震動漸漸平穩下來,江楓他們驚訝地看著黑暗退去后的景象,臉上帶著一抹驚訝。

龍門密地里的黑暗沒有了,那些邪靈的本體完全顯現出來。一個又一個灰白色的邪靈,披散著頭髮,露出了一雙猩紅的雙眼。

它們沒有了黑暗的庇護,慌亂的逃向了龍門密地的最深處,這裡已經沒有繼續打著辟邪燈籠的必要。

而密地里並沒有稀奇古怪的東西,這裡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山洞,不過在這座山洞裡,分散著許許多多的黑色石門。但這些黑色石門,在江楓的嘗試之下,卻無法打開,似乎被永久的關閉了。

「這很像龍門密地即將要關閉,讓修鍊者們離開的時候。」蕭蘭馨疑惑地打量著這處巨大無比,甚至像沙漠一樣寬廣的山洞。

「當初龍門密地即將關閉的時候,就會突然綻放出光明,為修鍊者指引離開的道路。不過那些邪靈並不會逃走,而是待在原地不動。」

蕭蘭馨也搞不清楚,眼下的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

江楓四處看了看,發現地面上躺著不少屍體。那些邪靈逃散之後,被附身的人也無法醒過來,因為他們在被附身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死的人可真不少。」韓雅菲也和蕭蘭馨停止了爭鬥,包括郁南熙,這三名美女看見滿地的死人,都有些害怕。

她們下意識向江楓靠了過去,似乎覺得這唯一的男人,能給她們帶來安全。

「沒錯。」江楓皺著眉頭,「我們一起進來的千百人,已經死去了七八成,剩下的怕是只有一兩百人了。」

龍門密地就是這樣高風險高回報的地方,如果被邪靈入侵那就是十死無生。但有不少人並不是被邪靈殺死,而是被其他的修鍊者殺害。

在這裡,殺人奪寶的事情,不會被人追究,所以許多奸惡之徒都趁著這個機會,發現一名修鍊者就下毒手,然後拿走他們身上的寶物。

「嗡!」

一道奇怪的聲音,頓時把江楓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聲音傳來的方向,正是那些邪靈逃跑的地方。

「唰唰唰!」忽然,幾道身影迅速地向龍門密地的深處狂奔過去,江楓勉強捕捉到其中一人的相貌,正是青木閣的閣主,郁恆!

「看來地級武技就要出世了,剛才我們三方勢力的掌門人都向密地深處趕過去了。」江楓看了看郁南熙等人,尋求他們的意見。

現在擺在四人面前有兩條路,一是直接離開,二則是繼續深入,去看看地級武技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這一次我和表妹來龍門密地什麼都沒有得到,既然地級武技要出世了,那我們必須要去見識一下。小丫頭,如果你害怕了,就老老實實的回家吧。」蕭蘭馨雙手環抱在胸前,似乎是特意地自己傲人的胸部更加的突出。

韓雅菲瞪了蕭蘭馨一眼,不自覺得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有些沒底氣地說道:「誰說我害怕了,地級武技我也很想親眼看看!」

江楓見兩女終於斗完嘴,也鬆了一口氣。

「我們走,去密地核心區域瞧瞧!」 眼下已經沒了邪靈,江楓他們行動起來也方便了許多,但龍門密地實在是不小,想要趕到核心區域也需要一點時間。

「你們說那些邪靈都跑到哪去了,會不會再出現?」蕭蘭馨左右看了看,並沒有發現邪靈的蹤影,整個密地都已經被陽光所覆蓋。

「不知道,或許他們會在核心區域吧,我們到時候也得小心點。」江楓囑咐道。

要去見識地級武技的人,也不止他們四個,還有不少修鍊者也在向核心區域前進。不過死的人的確是很多,江楓這一路上就看到了不少青木閣的弟子。

「到了。」

郁南熙指了指前方一道黑洞洞的大門,這座大門十分殘破,兩邊的柱子都已經癱倒,看上去是有年頭了。

三位宗主的背影,毫不猶豫地閃了進去。他們知道,現在已經容不得思考,慢一點地級武技就可能落入到別人的手裡。

緊接著,一些距離大門近的修鍊者也紛紛跟了進去,江楓他們並沒有聽到什麼慘叫聲,說明裡面應該沒有危險。

「都小心點,不要貪心,如果地級武技落在你們的手裡,也不要起貪心。憑我們的實力,還沒辦法保護好這麼強大的武技。」江楓再次囑咐一聲,帶著三女進入到了大門之內。

穿梭過一條冗長的隧道,一間石室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這座石室總共有六個角,牆上掛著火把,這些火把則是燃燒著藍色的火焰,將整個石室映照得非常陰森。

情緣 在石室的中間,有一個圓台,凡是進來的修鍊者都圍在了圓台之外。而在圓台的上方,懸浮了一團黑影,在黑影的正中央,則是有一部類似竹簡的東西懸在空中。

「那應該就是地級武技了。」蕭蘭馨小聲說道。他們來的算早,距離這部地級武技也非常的近,同時那團黑影散發出來的氣息,有些讓人恐懼。

後來的修鍊者越來越多,偶爾也會因為爭奪地盤而發生爭吵。來這的人,都想要見識地級武技,越往前自然是看的越清楚。

江楓這邊總共有四個人,都達到了靈動境,有些人想要搶佔他們的位置,可察覺到江楓他們的修為,也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地級武技已經出現,為什麼他們不動手去搶?」韓雅菲疑惑地看著三位宗主,不明白這個時候他們還在觀察什麼。

江楓皺著眉頭,猜測說道:「我想那團黑影應該有些不同尋常吧,而且非常的危險,就連三位宗主也不敢輕易觸碰。」

「那些邪靈么,他們應該都來到了這間石室里才對,怎麼沒有看到他們。」蕭蘭馨迷茫四顧,這座石室只有一個出入口,那些邪靈應該無法繼續逃竄才對。

「或許那團黑影,就是所有邪靈的集合。」江楓語氣有些凝重,他在這團黑影當中,感受到了那些邪靈的氣息。

不過這黑影所散發出來的死氣和怨氣,要比那些邪靈龐大的多,他相信,只要稍微觸碰一下,就會被侵蝕。至於後果到底是怎樣,江楓也無法判斷。

「難道我們這次就只能看一眼地級武技,卻沒有人能得到它么?」郁南熙看了一眼正眉頭緊鎖的父親,又看了看那團黑影,有些失望地說道。

「我想應該不會。」江楓搖了搖頭,「來這裡的,不光只有我們三個宗派的人,還有許多其他勢力的修鍊者。他們可能會沉不住氣,率先出手,閣主他們只是想要藉助這些人來觀察黑影的威力罷了。」

能當上一派之主的人,都不是傻子,就連看似豪爽的郁恆,那也是老謀深算。面對未知的危險,肯定是要找幾隻羔羊去試探一下的。

「郁恆,在外面的時候,你不是很有自信么,我就做個好人,讓你出手怎麼樣?」杜狼陰險地看著郁恆,冷聲說道。

郁恆連看他都沒有看,回應道:「杜狼,你什麼變得這麼大方了。不過我也不是貪心的人,你想要,我也可以讓你先出手,保證不會阻攔。」

郁恆跟杜狼兩人也鬥起嘴來,他們都想激怒對方,讓他們先動手,試探一下。可兩人心中也清楚,誰都不會吃這樣的激將法。

「我看這黑影有些古怪,咱們還是等黑影消散了,再出手吧。」慈祥的老人,觀心道人開口了。

「等黑影消散?」杜狼嗤笑一聲,「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龍門密地只開啟一天,萬一黑影永遠都不消散呢,我們豈不是要等死?老傢伙,既然你這麼為大家著想,就先出手吧!如果你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

「你說什麼!」站在觀心道人身後的流雲宗弟子們立刻就有人站了出來,烈火門那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兩方人馬很快就站成了兩個長隊,似乎要動手。

「江楓,我先走了。」

韓雅菲見自己的同門可能要與烈火門的人發生衝突,她也不好繼續留在江楓身邊,打了個招呼之後,也回歸了流雲宗的隊伍里。

「好了,都安靜點。」觀心道人撫了撫自己的鬍鬚,「現在動手,只有死路一條,切莫讓旁人坐收漁利。」

江楓回頭看了一眼,他們三方宗派的人馬加起來,差不多有一百人左右,剩下的一百人,則全部都是其他勢力的修鍊者。

如果他們先內訌,絕對可能這些人趁虛而入,到時候可就損失大了。

「老東西,你以後就管好自己的事,如果再多說一句廢話,就別怪我不客氣!」烈火門的門主杜狼心狠手辣,當面威脅觀心道人。

觀心道人也沒有受到影響,他只是呵呵的笑了笑,便繼續抬起頭研究圓台上方的黑影。如果黑影不消散,他們或許也不會出手爭奪竹簡。

時間在緩緩的流失,依舊沒有任何人出手觸碰那黑影。三方宗派的弟子倒還好說,有閣主在場,能夠壓製得住。但那些其他勢力的人,早就抱怨起來。

「你們青木閣的人都是孬種么,地級武技就在眼前,也不敢去搶?那邊漂亮的小娘們,過來陪陪大爺我,一直在那乾等著,也無聊了吧。」

「烈火門不是自詡最強的青銅勢力么,怎麼到了這個時候,一個個也都成了女人了。如果你們不想要這地級武技,就趁早離開,省得在這礙眼。」

這些其他勢力的人,也算是散修,天生散漫,口無遮攔,把在場的三方弟子都給羞辱了一遍。

偶爾也有弟子還口,但都被制止,畢竟現在也不是爆發衝突的時候。在這些散修里,也不乏好手,萬一有些和三名宗主實力相當的人隱藏其中,那可是很危險的。

「你,給我去把竹簡拿下來!」這個時候,忽然從人群里走出來一名光頭男子。這人相貌兇狠,身材非常的強壯,說話瓮聲瓮氣。

他直接來到了江楓的身後,一副命令的口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