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好奇怪的小子,竟然能在胎中吸收靈氣,與他父親一般!」

眾人一聽頓時大喜,扁鵲走出來問道:「敢問女媧娘娘,當年聽說您曾在項羽身邊,他可是有什麼了不得的神通,所以能進步神速?」

女媧娘娘沉默良久,美目之中流轉著一絲哀愁之緒,隨後幽幽一嘆,點頭道:「他已不在了,我便告訴你們吧。」

「項羽確實是前無古人之人,他能直接吸收王者水晶等能源體提升修為,所以在短短時期,便能凌駕於眾人之上。」

「果然如此!」聞言,眾人頓時驚喜萬分。

「一定要王者水晶嗎?」哪吒皺著眉頭,道:「這東西並不多,我們神界還有一些神力水晶,但要讓他的孩子破入至尊,恐怕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靈氣充裕之地,項羽的進步速度便非常之快,而且他從不修鍊,能在睡眠之中進階。」女媧又道出了一個驚天秘辛,將眾人差點給嚇死。

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逆天的人……

「若是我們傾盡權力去收集靈丹寶葯和王者水晶,那便一定能將他推入至尊境界了?」莊周一揮手,將雪峰也落在了一座懸浮的空島之上,那邊道門眾人迅速歸位。

「道門之主。」女媧沖著他點了點頭:「若是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天賦,必然是可以的,只要黑暗至尊不出,我們在此地守上二三十年,再以我神族各種藥物催生,或許能讓他沖入人道巔峰境界。但要破入至尊,還缺了些能量,不過到了那時,他自己也應有辦法才是。」

「黑暗至尊已死了四位,其他想必不會再出了吧。」女帝收斂悲痛心神,說道。

「不,之前出手阻攔我們的幾位,或許就要坐不住了。」老夫子搖了搖頭,也將儒教之塔搬到一座懸浮島上,回頭問女媧娘娘:「諸葛亮還未曾出關么?」

「我封閉了神關,讓他們潛心在當中修鍊,也免除外界干擾。」女媧點頭道。

「神關於人有巨大提升作用,我等從神關之中出來之後都有巨大進步,要不諸位都進去吧,反正眼下也回不去大陸。」楊戩提議道。

「這也是我的打算,神關之中,即便是黑暗至尊親自來了,那也打不進去,除非不止一位。」女媧一揮手,一團柔和長光大道就出現了。

「已至如此境界,再入神關無益。」佛祖搖頭,盤坐於靈山之上。

「不錯,我們三便在此地緩緩恢復,留著老身,等對方找上門來吧。」老夫子也道。

若是三教之主能夠完全修復傷勢,再回巔峰,若是至尊不出,其他人再來恐怕已經難有成效了。 血海之上,一人跪在了陸地向海一面,低著頭禱告著。

「啟稟血皇血祖,三教之主出手,救走了項羽之子。」

「別說廢話!」血皇的聲音帶著怒氣,讓跪著人身形一顫。

「項羽之子……據說繼承了項羽的天賦,能夠吸收天地間的能量直接提升修為……巫后說……若是此子不出,不用多少年便能成為在世至尊。」

「在世至尊,哼!」血祖頓時怒哼了一聲,道:「若是他成至尊,我兩將要如何?」

「如今出去,怕是項玄未死,若是項玄不再了,等上幾十年,那小子又成了至尊,你我豈不是要憋死在這?」

「說的不錯!那日東皇自爆,威力響動宇宙,即便是項玄也活不下來!若他活著,也必然會伸手搭救才是。」

血皇沉默了一陣,道:「如此,讓他們率人出擊,在大陸之上屠殺七日,若是項玄依舊不出,你我便出關去,將神界踏平!」

「然也!」 福運相公養不起 血祖應了一聲。

天地顫動,血海之下翻騰而起,而其他幾大黑暗勢力也紛紛出手,在巨大的王者大陸之上殺戮起來。

為了印證項玄是否活著,他們用盡殘忍手段殺害蒼生。

剝皮,下鍋,用繩子掛起來活活晒成人干。

但所幸至尊自己也需要大量的血食,所以對下面的人有所禁制,並未准許他們大殺四方,導致大陸絕種之相出現。

但即便如此,七日時間,大陸也是損傷慘重,死者眾多,人民哀嚎遍野。

一處霧蒙蒙的巨峰之下,聽著外界的痛哭之聲,唐僧手中抓著的念珠啪的一聲斷了,他睜開了眼睛,悲嘆一聲。

「你既有如此神通,便應當出去救世。」

「我要是能夠出去,早就出去了!」

在他面前,高峰之下,一個猴頭不斷的搖晃著,滿臉鬱悶之色。

「你為何被封印在此,是誰有這等神通?」唐僧好奇的問道。

猴子臉色微微有些尷尬,將頭別到了一邊,哼了一聲道:「是我自己。」

「你自己?」唐僧嘴角一抽,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你為什麼要壓住你自己?」

「我心智出現了問題,如果不壓住自己,用不著那些黑暗至尊出手,大陸就會讓我屠殺了個乾淨!」猴子嘆息。

「可是你自己設置的封印,你自己不能打開嗎?」

「當然不能,要是我能夠隨便打開,那要這封印有何用?」

「那你便永遠出不來了?」

可愛小嬌妻 「也不是,我在這神山之下刻下了鎮壓我自身的玄牝之經,只要等天風將這經文吹去,我就能破山而出了。」猴子說道。

唐僧抬起了頭,高高的山峰之巔,雲層繚繞,霧氣如龍一般騰飛之間,隱隱有金光閃現,想必就是那所謂的玄牝之經了。

「天風有多厲害?」

「吹在你臉上的就是了。」

唐僧嘴角再度一抽,隨後嘆息一聲:「那沒有幾百年歲月,怕是沒法抹除了。」

「或許百年,或許千年,我想刮來一夜大風,明天就給吹沒了呢。」猴子大叫了一聲,隨後迅速壓下了聲音。

「你既然可以控制那個棒子,也能出去救人啊?」

「你不知道,只有那些至尊心神不在的時候我才敢出手,不然暴露了我所在之處,他們跑過來再施加幾層封印,我沒有幾萬年就別想出去了!」猴子說道。

猴子雖然能夠自由控制金箍棒,但他必須抓住至尊在做其他事情的時候,覆蓋在大陸上的神識出現了漏洞,無法尋找到這個地方,他才能突然出手。

不然的話,依著他的性子,早就控制自己的金箍棒出去一頓亂打了。

「原來如此。」唐僧點了點頭。

「哎和尚,我倒是有個主意。」猴子唰的轉過頭來,眼睛里冒起了金色的光芒。

「怎麼?」唐僧好奇的問道。

「你上去將玄牝之經擦去了,我就能衝出去!」猴子興奮的說道。

「我肉體凡胎,上去都困難。」

「無妨,我用金箍棒送你上去。」

「那你為什麼不用金箍棒將那經文抹除?」

「我的金箍棒碰不得那經文。」

「那我用什麼去擦?」

「用你的雙手。」

「雙手!?」唐僧忍不住渾身一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

這雙手碰過經書萬卷,但沒有做過任何粗活,細嫩的就像是姑娘家的手,去刨那山體的石頭,哪裡刨的動?

「孩子,你們放了我的孩子,我求求你們了!」

「娘親!別殺我,別殺我,我要娘親,我不想死!」

就在此時,外界的哭聲傳入了唐僧耳中。

「和尚,就算你力氣再小,也終歸有點作用,能讓我提前出山,外面也可以少死一些人。」猴子說道。

「送我上去吧。」

唐僧站起身來,將自己的袈裟脫了下來,隨意的丟在了地上。

「好!」

猴子一點頭,雙眼射出一道金光,從他耳朵里飛出來一根金色的棒子,瞬間放大,來到了唐僧面前。

「抓住金箍棒就行了。」猴子道。

「這個……」唐僧看了一眼金箍棒,又瞅了瞅猴子毛茸茸的耳朵,試探性的問道:「你這棒子,沒有沾上耳屎吧……」

「又是殺戮。」

星空之中的雙眼,神光漸漸凝聚起來,已經沒有起初那般虛弱了。

他的身體內部竟然出現了一張張的星空圖文,一顆顆行星彼此溝通聯絡起來,支撐起一個強大無比的肉身。

他躺在那,自己就像是一片宇宙。

他的血液在沸騰,裡面蘊含著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即將噴發而出。

呼吸輕微,卻有星光暗流而入,身上的軀體之傷漸漸恢復,蒼白而又枯去的頭髮重新出現了活力,逐漸轉為了漆黑之色。

他在宇宙之中轉了一個身,悲憫的眸子盯著大陸之上的慘劇,殺氣的火焰在他雙眼之中燃燒著。

「等我,等我……」

而距離他極其遙遠的地方,仙路旁邊一處宇宙混沌氣息之中,那股強大破壞氣機正在逐漸增大。

當中一個散發著各種光澤的結晶體乍隱乍現,一股微弱的生命之息,從中透露出來。

他像是一顆花兒的種子,還需要漫長的歲月,才能結果…… 十天過去,整個大陸除了屠殺,還是屠殺。

「不能讓他們再殺下去,不然我兩都吃不飽了。」

「屏障已開,這倒是不必擔心,不過這麼多的日子過去項玄也沒有動靜,肯定是死了。」

「不錯,你我二人隱忍如此之久,可以出世了!」

兩人大笑起來,衝天氣勢,由此而出!

整個王者大陸的海域都翻騰了起來,而在血海之下,直接衝出來兩道紅色光芒,沖入了鬥牛天府之中,天空震撼搖晃!

追夫守則 無比的威能,此刻覺醒過來!

「出世了嗎,看來我必須要抓緊了!」項玄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焦急之色,猛地一張嘴,鯨吞起來。

「這股氣息。」女媧猛然睜開了眼睛,同樣,三教之主也是一臉驚色,隨後都嘆息了一聲。

「來的太快了!」

是啊,來的實在是太快了。

才十天的功夫,他們只能緩口氣,從哪裡去修復傷勢和戰力。

而且大陸眾生遭到屠戮殺害,信仰之力空缺厲害,他們無法發揮完全戰力,如何抵擋兩位黑暗至尊?

「天地有窮,血祖不滅!長生輪迴,我永不死!」

血祖哈哈大笑,在半空中化作了一個血衣老者,手中拿著一把長戟,略微一晃,紅色的戟光掃動殺氣,收割了一座城池的生命精氣。

這些城池是昔日血族打下的城池,他們除了殺戮和將之轉變為血族之外,便是封鎖在城裡,等著至尊出世,直接吞噬。

無窮的血氣從這種城池之中飛起,讓他張口一吞,吸入當中。

血祖的臉上立馬出現一股享受的表情,眯著眼睛搖了搖頭,一副沉醉的樣子。

「久違的味道,讓人著迷啊。」

血皇是一個中年男子的形象,身上披著血紅色的龍袍,手中拿著一柄血色巨劍,也不甘落後,揮劍斷城。

哭聲遍地,黑暗至尊再出,給人們帶來無窮的危機之感,人人自危起來。

而就在此時,北漠的地獄之中也飛出來一道漆黑的濃光。

他立在天空當中,讓整個北漠的天都黑了下去,暗沉沉的一片。

此人穿著一身漆黑的鎧甲,手中拿著一柄巨大的鐮刀,雙眼之中噴吐著紅光,身材巨大,如同一座山峰一般。

「是冥帝!」血祖眼神一縮,隨後大笑起來:「你不是還能睡上好久么?」

地獄於他們不同,據說地獄相當神秘,可以直接將活人或者是靈魂帶入當中,給至尊永久不停的吞噬下去。

「大亂之後,項玄又死,還有比這太平的時間嗎?」冥帝笑了笑,又道:「他們大戰崩毀了屏障,也讓我等所在之地鬆動了,恐怕以後要常常出來了,其他躲著的人恐怕也扛不住多久。」

「你說的不錯,波動實在太大,讓我們原先所處在的世界已經不穩定了。」血皇點了點頭,隨後又笑了起來,道:「不過還好,沒有了屏障,我們可以去整個宇宙之中獵食,不僅僅至於王者大陸一處。」

「恩。」冥帝點頭。

「兩位不要再多說了,我們先去神界一趟如何?」血祖陰深的笑了起來。

「那個孩子我也非常感興趣,若是能奪了他的道果,煉化他的軀體,或許可以覬覦長生啊。」冥帝說道。

「長生恐是渺茫,但是一昧大補之藥物,我是絕對相信的。」血皇笑道。

三人共同出發,往神界而去,一路之上,也順手收割著下方的生靈。

「天啊,三位黑暗至尊!」

「真的是天要滅世么,這些黑暗至尊便殺之不盡嗎?」

「古來數百萬年的歲月,出現了多少至尊?恐怕捨得死去的人並不多啊,哎!」

人們痛哭嘆氣,紛紛逃竄,不少修為可以的,都飛到了天外之中,進行規避這場大劫難,期待奇迹再度出現。

而神界之中,氣氛也變得緊張到了極點。

留守在外的人,只有女媧和三教之主,以及楊戩等人。

「楊戩,你們退入神關當中,這一戰你們無法參與。」女媧說道。

「不行!」楊戩還沒開口,哪吒就站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