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好小子,幹得漂亮!」

羅嵐少尉與艾狄升的戰鬥吸引了許多海軍的注意,看到他佔據了絕對的上風,頓時海軍方面士氣大盛。

羅嵐持劍指著艾狄升:「太囂張的傢伙往往都會像你這樣死得太快。」

艾狄升由於失血過多,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他不再想著怎麼殺掉這個海軍,而是考慮著如何從海軍的重重包圍之中跑出去。

但是嘗試了數次之後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羅嵐的速度比他快上許多,想要逃跑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小鬼,給老子讓開!」

艾狄升發出不幹的低吼,他僅有的右臂重重的揮出一拳,同時隱藏於內的爆炸物炸開,爆發出了不下與炸彈的攻擊力!

「黑暗之躍!」

羅嵐跳起來,再度躲開了這沉重的一擊,他同時朝下一劍斬出,劈在了艾狄升的鐵臂之上。

巨大的力量讓三米地面都裂開出細密的裂縫,艾狄升被這股反震力擊飛,頓時失去平衡。

等候多時的羅嵐一劍劈出與艾狄升交錯而過,覆蓋在劍身表面的猩紅血光迸發出一道劍氣隨之爆發!

艾狄升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一道巨大的傷口從他的右臂一直延伸到左邊鎖骨,鮮血噴發,安裝在他手上的機械臂也隨之四分五裂!

羅嵐收劍,艾狄升則是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死亡,險些被劈成兩半。

「士兵們,拿起你們手中的武器!要知道,你們比這些渣滓更強,在戰爭中,猶豫即是死亡!拋開所有恐懼,衝鋒!真正的戰士當生於鮮血之中!」

羅嵐開始鼓舞全軍,他的話語就好像是有一種神奇的魔力,海軍們一個個彷彿打了雞血,嗷嗷叫著沖了上去,不畏生死!

戰局很快就朝著一邊倒的局面發展,海軍在這一刻爆發出來的戰鬥力把海賊成功分割出去了幾塊,然後全部殲滅。

「讓羅嵐做一個小小的少尉是不是太屈才了一點?」亞爾弗列德嘀咕道。

……

羅嵐:這麼點點擊和推薦票是不是也少了點QAQ 這場針對火力海賊團的圍剿行動最終以對方全滅而告終,兩個幹部包括海賊團船長全被擊殺,代價是三十多個海軍鮮活的生命,不過戰爭哪有不死人?這都在可接受範圍內,基本可以說是一場大勝。

而羅嵐在上路單殺了敵方鱷魚,帶著兵線及時參團,成功gank了海賊頭子,可以說是居功至偉。

人質全都被解救了下來,在人民群眾的感謝中,海軍們乘著軍艦帶上繳獲的海賊船返回羅林鎮。

船艙內。

除了戰死的海軍士兵,所有受傷的都被安置在了這裡,等待船醫的治療。

中校亞爾弗列德也躺在病床上,全身綁著繃帶,那十八顆子彈全都卡在了他的肌肉里,並未傷及到臟腑,所以受傷並不嚴重,全是皮外傷,好生修養幾日就好。

但是他的兒子安德魯森就沒那麼好運氣了,他全身被火焰高度燒傷,還被艾狄升一腳從樓上踹下,臟腑受損,肋骨斷裂,受了不小的內傷,儘管有軍醫的及時治療,但是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脫離危險邊緣。

羅嵐來到了這裡,他已經從別的海軍士兵口中聽到了安德魯森是如何魯莽自負受傷的,甚至說如果不是他,亞爾弗列德中校也不會為了保護他,被艾狄升偷襲得逞險些喪命。

這個自大的傢伙,差點葬送了無數海軍士兵的生命!

與他的老子相比,處處都是缺點!

羅嵐本不想救他,現在海軍里需要他治療的士兵多了去了,但還是選擇來到了這裡,只是不想看到亞爾弗列德中校白髮人送黑髮人罷了。

安德魯森此時正躺在床上,他全身塗滿了藥膏,眉頭緊鎖,看得出來他就算是昏迷中也忍受著莫大的痛苦。

「提示:確定對目標【安德魯森】使用治療術嗎?註:治療術不可讓死人復活,無法治療疾病!」

「確定,立即使用!」

一道晶瑩的綠光從羅嵐的掌心釋放了出來,將安德魯森的軀體籠罩,從這道綠光里,羅嵐能夠感受到濃厚的生命氣息。

安德魯森肌體受損的部位,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著。

治療的時間一共持續了60秒,直到最後一抹綠光滲透進安德魯森的身體,治療術的作用才完全結束。

羅嵐也是在這時候體會到了治療術的醫治效果:

安德魯森被高度燒傷的身體,竟然好了個七七八八,一些臨床反應譬如發燒之流也在治療術之後消退。

用最簡單的句子來描述他現在的情況就是已經脫離了危險邊緣。

安德魯森緊皺的每頭也漸漸舒展了開來,雖然還沒蘇醒,但是也能間接看出,他的痛苦確實消弭了不少。

「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羅嵐少尉你是怎麼做到的,安德魯森中士居然好了這麼多!」軍醫小姐姐顯得一臉不可思議。

還有幾個少尉也在這裡,他們看著羅嵐眼中露出希冀的光芒。

「羅嵐少尉,你這種治療能力,還能夠再次使用嗎?」

毫無疑問,若是這種治療能力能夠反覆使用的話,海軍的傷亡無疑會大大降低!

羅嵐苦笑著搖搖頭:「不可以了,下次使用只能在三天之後。」

聞言,其餘人全都大失所望。

數小時后,軍艦返回了基地,再次期間,安德魯森醒過來一次,得知是他一直認為的對手羅嵐救了他一命之後,眼神十分複雜。

羅嵐在這次行動中大放異彩,再一次拿到了MVP,報告中寫到,如果不是他及時趕赴戰場,後果恐怕將會不堪設想。

羅嵐積累軍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從新兵轉正還不到一個星期,就連續毀滅了兩個海賊團,皆是獲得了頭功!

最後在所有校級軍官的一致同意下,再次給他陞官成為中尉。而安德魯森則是因為犯下了大錯,連貶兩級,成為了一個伍長。

……

羅林鎮,支部基地,上校辦公室。

「羅嵐,你先別走,這兒還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

他接過上校遞給他的文件,開始閱讀起來。

「索馬利亞島,在3月前便是頻發老鼠咬人事件,兩月前的一次鼠潮更是在晚上奪去了島上大量人的生命。後來,人們逐漸發現,這些老鼠的行動,擁有高度的紀律性,鼠災在島上肆虐,一種瘟疫疾病也在島上傳播開來……」

「危險程度C級。」

羅嵐合上文件,考慮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為什麼不讓附近的海軍前往圍剿。」

甲程上校嘆息一聲:「海軍該做的都做了,但是只要有海軍到來,那些該死的老鼠都會隱藏起來,所以……」

「所以,您懷疑有人在背後操作是嗎?」羅嵐說道。

「這不是沒有可能,有的惡魔果實能力者就能夠和那些野**流,所以我才希望你能親自前往一趟。」

羅嵐眉頭緊鎖,老鼠,瘟疫,有組織,有紀律,他倒是想到了那隻活在下水道會隱身的老鼠。

如果真是他的話,這個世界就變得更加複雜了,男槍的問題還沒有解決,老鼠又來了。

看到羅嵐走神,上校反覆叫了他幾聲,他才回過神來。

他看著上校回答道:「好的,沒問題。」

「這屬於個人任務,那些老鼠很狡猾,看到軍艦和海軍士兵就會隱藏起來,所以並沒有軍艦和你一同前往,當然,你可以在海軍中挑幾個和你搭檔。」

「等你完成之後回來給你放次假。」甲程上校笑道。

羅嵐點頭,老實說放不放假他都覺得無所謂。

「誒,等會兒,我還有事情要問你,你就這麼不想多留一會兒?」甲程上校有些惱火。

羅嵐嘴角狠狠抽了抽,他正在考慮老鼠的事情,哪有心情多留一會兒。

「其實我很早就想問了,但是每次找你的時候都會忘記。你在汗桑姆島死而復生的事兒,你不是跟我講了你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嗎?為什麼還能夠下海游泳?還有你在這次行動中所展現出來的治癒能力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羅嵐臉色十分古怪,他就知道這些瞞不過去,於是攤手表現出很無奈道樣子:「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惡魔果實,因為吃下之後,對於我的身體並沒有多大變化,但是卻讓我的恢復能力大大提高了,受傷之後,要不了多久就能夠痊癒。至於下海的話……我也不清楚,反正不像其他惡魔果實能力者那樣懼怕海水。」

甲程上校思索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惡魔果實本就是這個世界最神奇的一種果實,能夠賦予生命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能力,或許就有那麼一兩顆不怕海水的妖艷賤貨。

「去吧去吧,索馬利亞島上的情況似乎已經變得越來越糟糕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

OvO

所以這隻老鼠,真是那隻老鼠嗎?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 索馬利亞島,這是南海索馬利亞海域的一個小島,附近海賊勢力猖獗,島上黑幫眾多,勢力盤根錯節。混亂是島嶼的代名詞,經常都會有流血事件的發生,這座島嶼民匪結合,所以海軍也無法有效的管理這裡。

曾經有一個海軍支部派遣了一艘軍艦抓捕逃到這裡的一名罪犯,結果惹怒了當地的勢力,所有勢力聯合起來把那伙海軍全滅了,這也是為什麼甲程上校要羅嵐單獨前往的原因。

然而在三月前,島上不斷傳出有人在晚上遇襲,當人們找到死者的時候,已經發現他們已經被啃食得不成樣子,至少無法從面部模樣分辨死者到底是誰。

在死者的屍體里,有醫生髮現了許多毒藥殘留物,以及能夠快速降解的腐蝕性液體,當然,還有最為致命的咬傷。

之後便是有越來越多的人受到這種恐怖襲擊,逐漸,人們從這些襲擊之中找到了許多蛛絲馬跡。

數不清的老鼠,尖嘴猴曬的怪物,拿著武器,兇殘暴虐等等。

自從島上發生了這種恐怖詭異的襲擊之後,人們或者說海賊們都很少在晚上出門。

可是逐漸的,海賊們發現島上的老鼠越來越多,多到已經能夠在大白天隨處可見。

這些噁心骯髒的老鼠甚至不怕人,碰到人之後還會主動發起攻擊。凡是被不幸咬傷的人都會在隨後的幾天感染疾病死去。

海賊們為了阻止這些老鼠以及疾病的蔓延,爆發了一場與老鼠之間的戰爭。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這些老鼠會隱匿在島上最骯髒的地方,下水道,垃圾集中堆放區,亂葬崗都是他們的最愛。

它們無處不在,終於在兩個月前爆發了一場大規模鼠潮,人們死傷慘重,許多海賊都無法忍受這些兇殘的老鼠,選擇乘船出海離開。

還遺留下來的都是對小島有感情的人,他們通知了海軍,但是即便是海軍前來對於這些老鼠也沒有任何辦法,殺不盡,滅不覺。

鼠群之中好像有一個首領,它體型巨大,還能直立行走,懂得使用武器,非常狡猾,海軍們三番五次對它實施了抓捕都以失敗而告終。

羅嵐看著手中的文件,這都是他目前能夠了解到的詳細信息。

而那隻老鼠不出所料的話,應該就是瘟疫之源——圖奇!

羅嵐緊鎖著眉頭,先是男槍,現在又是老鼠,之後估計還會有越來越多的英雄會冒出來。

英雄聯盟宇宙里的背景跨度極大,有的英雄從故事背景來看只是野獸或者凡人,他們的武器甚至都只是一般刀槍,沒有海克斯科技,也沒有經過魔法加持。這一類英雄的實力顯然是墊底的。

但是,有更多英雄的實力都是強大至極,他們擁有久遠的壽命,懂得魔法,有的甚至擁有半神級別的實力。

羅嵐目前了解到的相關英雄不多,正好可以拿瘟疫之源打探一下虛實。

「年輕人,索馬利亞海域到了,前面那座島嶼就是索馬利亞小島。聽說那座島嶼爆發了鼠災,許多人都已經逃到附近的島嶼去了,只聽說不斷有人發了瘋的從那座島上逃出來,還沒聽到有誰會向你這樣想進去的,那座小島現在那麼危險,不知道你為什麼還要去。」

羅嵐笑了笑,沒有回答。

這是一艘會路過索馬利亞小島的商船,羅嵐多付了別人三倍的價錢,這艘船終於答應載他一程,但是也只限於靠近小島的千米範圍內,再近一點船長就不答應了。

他們寧願不做這單生意,也不靠岸。

現在島上不僅有海賊還有殺人老鼠,可以說情況非常危險。

「你要怎麼過去?」許多人問道。

「游過去。」

羅嵐理所當然道,然後就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躍跳進了海中,速度很快的往索馬利亞小島游去。

這只是羅嵐路上的一場小插曲。

上岸之後,他用傳聞中無所不能的「正義之力」把自己的衣服烘乾。

為了不引人矚目,羅嵐並沒有選擇穿海軍制服,而是穿上了自己喜歡的便服,白體恤+短褲,一個雙肩包,一切都是那麼的奈斯。

登島之後,羅嵐才感受到了目前這個小島的環境污染是多麼的嚴重。

現在還是在海岸,但是與剛才在船上呼吸到的新鮮空氣完全不同。

這座小島現在感覺就像是一鍋令人作嘔的熱湯,空氣中夾雜著煙塵,臭汗,垃圾,以及死人的惡臭攪在一起沸反盈天,令人感到無比噁心。

這還是剛剛進島,可想而知島內中心又是一副什麼樣的糟糕情況。

羅林鎮是南海進入偉大航路的入口,那裡空氣清新,海風習習,羅嵐甚至覺得,當初作為新兵住在充滿一股子汗臭的8人間寢室都比這裡好聞。

這座小島如今真是糟糕透了,到處都充斥著一股噁心的臭雞蛋,死耗子,爛肉的味道。

風中夾雜著惡臭,把羅嵐熏得頭暈目眩,差點暈了過去。

「這個任務還只是C級?就憑藉這一股味道就無人可敵了吧?」

羅嵐用衣服捂住口鼻,往島內原來的城鎮走去。

隨著他越發深入,島上的一切便是越來越觸目驚心。許多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他們身上流著噁心的、五顏六色的濃水,屍體已經被咬得一片血肉模糊,無數蒼蠅圍繞這些裸露在陽光之下的屍體大飽口福。

當然,還有許多羅嵐調查這件事的主角——老鼠。它們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到處亂竄,體積壯碩,是正常老鼠的兩到三倍,全身長滿漆黑油亮的毛髮,牙齒尖銳,非常具有攻擊性。

難怪這座島嶼會被老鼠攻陷,這種老鼠數量一旦累積到一定的程度,連軍隊都會感到棘手。

毫無疑問,現在的索馬利亞小島已經成為了這些老鼠的後花園。

「吱吱吱……」

對於羅嵐這個不速之客,老鼠們都圍繞在他腳邊齜牙咧嘴的叫著,還企圖攻擊他。

羅嵐皺了皺眉,他雖然已經預料到這座島嶼的環境可能會有些惡劣,但是沒想到已經糟糕到了這種境地!

一隻老鼠忽然彈跳起來朝羅嵐的大腿狠狠咬去,他條件反射的握住亞托克斯出劍,然而,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