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好,我答應跟你賭!不過,不是兩棵,而是其中的一棵,如何?」

「好!」

楊漠嘴角一翹,勾起一絲狡猾的弧線。

吳峰將身上的一棵芨芨草,拿了出來,放在桌上。

草藥的成色很好,正是楊漠煉丹所需要的重要草藥。

「這是我的賭注,你準備拿什麼來賭?」吳峰問道。

賭注?

「你想要什麼?」楊漠冷笑道。

「我不要你什麼,只要你從此以後,徹底離開安雅,永遠不要見她。」吳峰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楊漠。

他原以為楊漠會猶豫,但他沒想到……

「沒問題!」

楊漠答應得非常爽快,幾乎沒有一絲考慮。

呃!

這下,輪到吳峰傻眼了。

「好,希望你別後悔。」

隨即,吳峰臉上閃過一絲得意。 「他後悔個屁!」

安雅,一頭黑線。

她和楊漠只是逢場作戲,並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就算分手,楊漠也損失不了任何東西。

楊漠簡直賺大了!

「放心,我說話算數。」楊漠點點頭,嘴角的弧線翹得更高。

穿越之矮矬重生 吳峰同樣很得意,揮手示意他身後的黑塔過來。

「楊漠,我這朋友以前是打黑拳為生,但有一個壞毛病,總是將對手打死,後來就沒人敢跟他打了,他失業以後,這才跟了我。」

吳峰說得輕描淡寫,但字裡行間,處處透著威脅。

本以為楊漠會嚇得腳軟,哪知楊漠只是淡淡聳聳肩,看都沒看黑塔一眼。

「該死!」

吳峰又一次被楊漠無視,惱羞成怒地罵道。

鐵塔不善言談,走過來就要直接動手。

「等等!」安雅忽然開口。

吳峰以為安雅是想勸他放過楊漠,臉色更加陰沉,陰陽怪氣地冷笑:「小雅,要是我朋友下手太重,這可不怪我,是他答應跟我賭的。」

「吳峰,你誤會了,我不是要求你,而是……」安雅說到這裡,扭頭看向楊漠,「等會兒,你下手輕點,千萬別出人命。」

「遵命,老婆大人!」楊漠配合地點頭。

我靠!

吳峰剛剛泛起的笑容,瞬間凝結在臉上,臉上都是豬肝色。

「混蛋,你去死吧!」

黑塔的自尊心同樣受了打擊,不等吳峰開口,揮起沙包大的拳頭,砸向楊漠的面門。

面對這麼的對手,楊漠就站在原地,沒動,沒躲,就伸出一根指頭,戳向黑塔的拳法。

「敗你,只需一根指頭!」

楊漠出手極快,即便吳峰和安雅站在他的身邊,也沒看清他的招式。

嘭!

只聽一聲脆響,黑塔直接倒飛出去,狠狠地撞在吧台的位置,將吧台都撞碎了。

這一刻。

吳峰瞪大雙眼,臉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不僅是他,包間里的其他人都是一臉的震驚,紛紛沉默不語。

堂堂的地下拳王,打得獨孤求敗,找不到對手的黑塔!

竟然,一招即敗!

而且,對方只用了一根手指,一根手指,一根手指!

這……怎麼可能?

瞬間,包間就像開了靜音,全都安靜下來。

「真是納悶,這麼弱的實力,也不知誰給你的勇氣,敢這麼囂張?」

只聽楊漠不屑的聲音響起,打破了包間的沉寂。

眾人再看楊漠,已經沒了之前的輕視和嘲諷,取而代之的是敬畏和恐懼。

「這小子……實在太可怕了!」

「我……我好像有些明白,安雅為什麼會看上他了。」

其中,一個女生更是驚訝地捂住嘴巴,臉上泛著潮紅:「難道他說戰鬥到天明是真的?」

安雅聽到這句話,臉上的黑線更是濃密,狠狠地瞪向楊漠。

而楊漠就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走到茶几前,將吳峰放在那裡的芨芨草收入囊中。

「這棵草藥,我收了,你若是不服氣,我們可以再賭,你身上剛好還有一棵。」

楊漠的嘴角泛起一絲壞笑,向吳峰譏笑道。

吳峰臉色陰沉,雙手握緊了拳頭。

這兩棵草藥,是準備拿給丹門交換丹藥的,如今到了楊漠的手裡,他該怎麼交代。

不行!

必須將藥草搶回來。

「你別得意,這藥草不是你能夠拿的,你最快乖乖地放回去,不然……」

面對吳峰的威脅,楊漠絲毫不在意,轉頭面對安雅,淡淡一笑:「老婆,我聽你的話,對這個黑大個手下留情,你回去后是不是獎勵我一個全套啊?」

楊漠一臉笑眯眯的樣子。

而他的話,更是差點讓吳峰和黑塔崩潰。

手下留情?

獎勵一個全套?

雖然不清楚楊漠口中的全套包含了那些內容,但想到心目中的女神居然給其他男人做全套,吳峰真有種衝上去咬楊漠的衝動。

可是,他也知道,楊漠一根指頭就能幹掉黑塔,他這副排骨架,恐怕楊漠連一根手指都用不了。

安雅看著楊漠,同樣一臉無語。

你裝你的筆就好了,為什麼總要扯上本姑娘!

本姑娘可是黃花大閨女一個!

不能就這麼算了!

吳峰雙目通紅,閃過殺氣,兩排咬牙咬得咯咯作響。

那棵草藥,絕不能被楊漠拿去。

「等等!」吳峰叫住楊漠,「我剛才說了,這棵草藥不是你能拿的,快點給我放回去!」

「你剛才說了?你算哪根蔥? 重生香江大富豪 你要是不服氣,可以再拿另一根給我賭!」楊漠冷笑。

「怎麼賭?」吳峰飛快地想著。

「你不是一直強調你身份高貴,你有人罩著嗎?那就這樣好了。我們倆同時給人打電話,看看誰叫來的人厲害!」楊漠冷冷地看著吳峰,「你要是輸了,就將你身上剩下的那根草藥給我,我要是輸了,把芨芨草還給你。」

「還有,你必須離開小雅!」吳峰眼睛一亮,看了看安雅,再次強調。

「可以!」

楊漠聳聳肩,答應吳峰要求。

「呵呵,你可別後悔!」

吳峰連忙掏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師父,有人搶走了徒兒獻給丹門的靈藥,徒兒吳峰懇請你出手,為丹門雪恥,為徒兒雪恨!」

轟!

聽到「丹門」兩個字,整個包間炸開了!

雖然知道吳峰身份尊貴,但沒人知道,吳峰竟然是堂堂丹門的弟子。

丹門,絕對算是龐然大物。

吳峰既然是丹門的弟子,那這小子……

全部的目光一瞬間都聚集在楊漠的身上,紛紛露出惋惜和同情之色。

任憑你再能打,面對丹門這個龐然大物,也不過是一隻螻蟻。

「小子,你完了,你徹底玩完了!我師父馬上就會趕到這裡,替我報仇雪恨!」吳峰掛了電話,陰險地瞅著楊漠。

「丹門?好像挺厲害的!」

楊漠的話語,讓吳峰更加得意。

能從楊漠嘴裡說出厲害,足以說明丹門確實很厲害。

「小子,你現在說什麼都沒用,準備跪下道歉吧!」吳峰得意地笑道。

只是,楊漠接下來的六個字,瞬間又讓吳峰臉上的笑容徹底僵住。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但也僅此而已。」 什麼!

僅此而已!

楊漠後面半句話出口,所有人都震驚了。

他們以為楊漠瘋了,楊漠居然不將丹門放在眼裡。

丹門是何等存在,縱然不是修武者,也聽說過丹門的厲害。

難道楊漠比整個丹門還要厲害?

這……怎麼可能?

縱然楊漠修為很高,他也是一個人,根本無法同整個丹門對抗。

但,楊漠還是那副囂張的樣子,根本沒將丹門放在眼裡。

此刻,每個人看向楊漠,就像看白痴一般。

「這傢伙,真是裝逼至上啊!」

安雅極為無語,也極為擔心,暗暗為楊漠捏了一把汗。

吳峰則興奮異常。

「小子,你等著吧!我師父一到,你就死定了。」

吳峰話音未落,門外忽然傳來一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

「哈哈!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狂妄,居然有人連丹門都不放在眼裡了。」

一個中年人推開門走了進來,嘴裡發出一陣魔性笑聲。

這笑聲,冰冷刺骨,帶著濃濃的殺氣。

「師父,你終於來了!」吳峰眼睛一亮,連忙跑過去跪下,「這小子不但搶走了徒兒給丹門準備的兩棵珍貴草藥,還非常囂張,不將你和丹門放在眼裡。」

「起來吧,我在門外都聽見了。」中年人揮手示意吳峰起來,轉頭看向楊漠,「你搶了小峰的草藥,那是他技不如人,不怪你,但年輕人,你錯就錯在侮辱丹門。」

「我有侮辱丹門嗎?」楊漠反問道。

呃……

聽到楊漠的話,眾人一愣,怪異地看向楊漠。

吳峰更是忍不住跳起來,指著楊漠的鼻子罵道:「小子,你別想賴賬,你剛才說過什麼侮辱丹門的話,我們這裡這麼多人,都聽見了!」

楊漠冷笑:「我只是實話實說,因為丹門僅此而已!」

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