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姐,林傲哥哥是不是要幫我們報仇啊」小瑩站在門外,對著身旁的玉兒詢問道,搞的這麼神秘,一定是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

「不知道,待會兒看看吧」聽到了小瑩的詢問,玉兒微微搖頭,她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如果真的是為她們報仇,也不必這般的嚴謹,肯定是有著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

房屋之內,數位吳家的老者和幾位中年男子坐在房屋中,上方的上座,那位吳家二當家和林傲坐在那裡,面色有些沉重,似乎是在商談著什麼。

「傲兒,你所說的是真的?」老者的目光略顯沉重,看著身旁的林傲詢問道。

「嗯,龍泉門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找我的那位兄弟寧罪,之前我的一個錯誤決定,現在是讓寧罪徹底的給暴露了,不過幸好的是,我們還沒有找到他」林傲微微點了點頭回應道,他這次來到這裡,主要就是因為寧罪的事情。

「想不到我們這裡,也有為龍泉門打工的,把那些名單給我,我把他們全部清除家族」另外一位老者此時面色有些憤怒的看著林傲說道。

他們吳家能夠有現在的成就,是因為他們吳家比較團結,現在出現這種情況,他們自然不會輕饒了那些泄密的人。

「嚴懲是自然的,不過現在還不是打草驚蛇的時候,我現在有個想法,讓他們把龍泉門的人都給引出來,然後一網打盡」林傲微微點頭,將自己所想的辦法給說了出來。

「難不成我們真的要和龍泉門撕破臉不成?要知道龍泉門的上面,還有龍泉宗,那可不是我們吳家能夠得罪得起的勢力啊」另外一位老者,在聽到林傲所說的話之後,思索了片刻說道。

「其他國家的勢力,是不允許進入別的國家,他們這樣就是打破了這個平衡,我們又在意什麼呢,他們根本不會亮明自己的身份,所以把他們招出來,殺了他們,也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們做的」一位中年男子似乎明白了林傲心中所想,對著眾人說道。

「對了,之前不是聽玉兒說,有一位灰袍男子救了他們,殺了龍幫的那些人,還將所有的事情栽贓給了龍泉門」又是一位中年男子想起了一件事情說道,將之前玉兒她們所有的遭遇都講了出來。

「灰袍男子?是什麼人?」 https://tw.95zongcai.com/zc/766/ 一聽到灰袍男子,林傲的目光一亮,連忙向那位中年男子詢問道。

「這個玉兒沒有說,玉兒她們應該在外面要不我讓他們進來吧」中年男子自然是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對著林傲說道。

在經過林傲等人的同意,玉兒三人走入了房屋之內,站在了房屋的中心位置,小瑩一直站在玉兒的身後,偷偷的看著林傲,臉色有些漲紅,又在腦海中想起了小時候的那些事情。

「玉兒,你將那位灰袍人的事情說一下」一位中年男子,對著玉兒詢問道。

「是,那位灰袍人一出來就看不清對方的臉,是用絲巾裹著臉,而且那個人的實力很強,應該是有著靈仙期修為,而且那人還使用著一根黑色的棍子,那棍子看上去實力很一般,但是卻連靈器也無法將其斬斷,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玉兒對著林傲說道。

「黑色的棍子」林傲的嘴中喃喃的重複著,似乎是猜到了什麼,眉頭微微皺起,腦海中浮現出來了一根黑色棍子的模樣,曾經,他也見過這根根子,就在是逐鹿學院上院。

「是的,具體的我就知道這麼多了,其他的確實不太清楚,具體長的什麼樣子,也不知道」玉兒對著林傲再次提醒道,證明自己將知道的都給說了出來。

「嗯,可以了,你們先下去吧」林傲微微點了點頭回應道,長棍,似乎就是寧罪在藏寶閣中獲取的那個棍子。

「嗯」聽到林傲的吩咐,玉兒三人朝著房屋外走去,房間中的氣氛再次變得緊張起來,他們都不知道,林傲和那位灰袍男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既然龍泉門的消息已經傳給了龍幫,那今後就以龍幫的身份來對付龍泉門吧」林傲思索了片刻,對著房屋中的眾人說道。

「龍幫的人非常謹慎,他們也不一定會相信這一切的」又是一位中年男子對著林傲說道。

「龍幫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主要是讓龍泉門相信是龍幫動的手」林傲再次說道,這一切都是他所想的,讓他們兩方內鬥,可能對寧罪能夠有著不少的好處。

林傲猜測著,那個人神秘的灰袍男子,就是寧罪本人,不然對方根本不會出手相救,而且灰袍男子對龍泉門有著不小的意見,這一點更能夠確定林傲的猜測。

不過這些林傲不會親自說出來,畢竟現在龍泉門的人已經進入了赫炎國,為了寧罪的安全,林傲也不能將寧罪的事情說出來,如果有人泄密,對寧罪來說,那可是不小的麻煩。

為了寧罪的安全,林傲也不可能將這些事情說出來,至於寧罪為何一直不露面,林傲也知道,寧罪有著他自己的想法,他從涿鹿學院出來,也是為了幫助寧罪,有些事情寧罪沒有說,他也不便過問。

「二爺爺,還請你們將對寧罪的尋人啟事給撤銷了,寧罪既然自己不願意露面,我也不找了,過幾天,我就會回逐鹿學院」林傲對著身旁的老者說道。

「撤銷?」老者有些疑惑,他這兩天還在一直為這件事情操心,想要找到那個林傲的朋友,但是一直沒有結果,現在要撤銷,等於之前的努力也都白費了。

「是的,撤銷吧,我想他應該是回逐鹿學院了,我過幾天就回逐鹿學院,準備看看他回去了沒有,不然,也不會這麼久都沒有他的消息」林傲微微一笑,對著身旁的老者解釋道,他這樣做,就是想讓龍泉門的人認為,寧罪已經不在赫炎國。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待會兒就通知下去,讓他們撤銷了對寧罪的尋人啟事」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林傲說道。

林傲之所以不講他心中的猜測說出來,也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而寧罪沒有使用斷劍而是用著那個長棍,應該也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既然他現在知道了寧罪的下落,也知道寧罪是安全的,那他就沒有必要尋找寧罪了,他這次到來蓉城,肯定是全城都知道的,這勢必也會傳入到寧罪的耳中,到時候寧罪有什麼事情,也可以來這裡找他。

「嗯,這件事情要儘快的辦理,讓他們和龍幫打起來,我們就這樣看著,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夠讓他們損失慘重」林傲嘴角微微上揚說道。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好,我這就開始安排,讓他們不讓再尋找寧罪」老者聽到林傲的話,點了點頭說道,雖然他是這裡的長者,但是一切事情還得以林傲的命令為準。

「對了,將我這幾天就要返回涿鹿學院的消息也散布出去」林傲思索了片刻,對著老者再次說道。

「是」老者點了點頭,隨後,林傲帶著玲兒便是率先離開了房屋。

「那位神秘灰袍人,你認識吧?」回到他們居住的房屋中,玲兒對著林傲詢問了一句。

之前在會議上,當林傲聽到了灰袍男子的消息之後,明顯有些不太對勁,應該是林傲知道那位灰袍男子的身份。

「嗯,如果我沒有料錯,他就是寧罪」林傲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的妻子,他沒有隱瞞,畢竟玲兒還是很了解他的,就算他不說,玲兒也能夠猜出來。

「也幸好有他在,不然我們吳家又要損失慘重了」玲兒這一次沒有再對寧罪有什麼偏見,畢竟寧罪是救了他們吳家的三位晚輩,而且他們今後都是吳家的頂樑柱,這份情誼,玲兒也是知道的。

「唉,說來慚愧,原本想幫他大殺四方,現在看來,只能幫他這些了,讓龍幫和我們一起除掉龍泉門」林傲嘆了口氣說道。

「其實這樣也好,畢竟你露面的話,對我們吳家也沒有好處,但是這一次,確實能夠一箭三雕,又幫助了他,又滅掉了龍幫,還毀了龍泉門的陰謀」玲兒體貼的來到林傲的懷裡,對著林傲說道。

天色漸晚,蓉城外的樹林中,一道身影閃現而出,落在了一處道路上,朝著蓉城緩步走去。

此人身穿灰袍,英俊的臉頰在月光下顯得有些冷漠,現在距離城池關閉還有半個時辰,而他也是要進入蓉城之中。

而他正是之前救了玉兒等人的寧罪,原本他是想要出去提升自己的修為,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一位他捉到的龍泉門弟子嘴中,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情報。

在那位龍泉門弟子的嘴中得知,為了暗殺寧罪,龍泉門的大長老俊邡親自來了蓉城,據說俊邡是要來找林傲,打聽寧罪的下落。

寧罪肯定知道俊邡不可能從林傲那裡得到什麼消息,但是他還是害怕對方會對林傲動手,畢竟林傲的修為,遠遠不如俊邡。

進入城池,寧罪還是很順利的,但是想要找到俊邡那就有些難度了,寧罪先找了一家吳家經營的客棧住了下來。

進入客棧,寧罪看了一下旁邊的公告,讓寧罪的嘴臉微微的笑了起來,因為寧罪已經看到了林傲安排的公告。

「這小子,沒有白跟我這麼長時間」寧罪嘴裡喃喃的說了一句,隨後進入到了自己的房間。

寧罪來到這裡一來是為了保護一下林傲,二來也是為了斬殺俊邡,龍泉門的大長老,如果他能夠死在這裡,對龍泉門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幾日的時間,寧罪在蓉城中,並沒有遇到什麼其他的事情,也沒有見過俊邡的身影。

「龍幫和龍泉門要在卧龍山決鬥,你們聽說這件事情了沒有?」就在幾日之後的一個夜晚,寧罪剛剛走出房屋,便是聽到兩位中年男子在那裡討論著一些事情,剛好讓寧罪聽得一清二楚。

「不是吧,龍泉門不是霆囯的勢力嗎?怎麼會來到我們赫炎國啊」另外一位中年男子,似乎是並沒有聽說過這件事情,疑惑的詢問道。

「這個就不知道了,也不知道這龍泉門是不是管的太寬,還是我們赫炎國的勢力太弱,到現在都沒有抓到龍幫的那群人,倒是讓龍泉門的人給找到了,我猜應該是龍幫的人招惹了龍泉門的緣故吧」中年男子再次說道。

「可能是,而且卧龍山位於赫炎國和霆囯的交界處,也不會有國家管那裡,他們在那裡決鬥倒是少了許多的麻煩」另外一位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兩人的談話,寧罪的目光中先是微微一愣,隨後變得明朗起來,知道為何這一段時間找不到俊邡,原來他們龍泉門和龍幫的矛盾已經發成到了這種地步,而且林傲之前發的告示,也讓龍泉門的人誤以為寧罪不在赫炎國。

「看來我和林傲想到了一塊」寧罪淡淡的說了一句,但憑藉之前斬殺的那兩位龍泉門的弟子,和那些龍幫的人,根本不會引起這麼大的反應,應該是中間林傲又搞了什麼動作。

得知了這件事情,寧罪直接走出了客棧,退了房屋,朝著卧龍山的方向趕去,龍泉門和龍幫在那裡火拚,這樣的好事情怎麼能夠少了他在場,說不定還能夠讓他有著意外的收穫。

幾日的時間,寧罪一直在往邊境的地方趕著,更讓寧罪有些意外的是,這件事情似乎知道的人不在少數,許多勢力的強者,都聞訊朝著那個地方趕路。

「這位道友,你也是要去卧龍山的吧?」數位中年男子結伴而行,在一處山峰的上方,對著寧罪的方向拱了拱手詢問道。

聽到他們的詢問,寧罪停了下來,客氣的拱了拱手,點了點頭,寧罪看得出來,這些人都是一些散修,實力也是在辟穀期左右,並不強。

古代言情 「原來還是一位小道友,看來我們散修界還是挺出人才的嘛」一位中年男子看到寧罪的面容之後,有些驚訝,似乎是對寧罪的年齡有些吃驚。

「各位客氣了,我也是運氣好而已」寧罪微微一笑,謙虛的說道。

「既然你也是要去卧龍山看大戰,那我們一起吧,說不定還能夠有著意外的收穫呢,那龍幫和龍泉門可都是人多勢眾,都有著不少的寶貝呢」一位中年男子對著寧罪說道。

「好啊,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同行」寧罪沒有拒絕,散修在乾坤大陸上是很不被看好的,一般向這種情況,一些散修都會尋找其他的散修做伴,這樣也會有著一些安全的保障,畢竟其他的勢力都是人多勢眾,如果看到一些寶貝,他們也不敢與其他的勢力爭搶,所以只能夠結伴而行。

「好,真是個痛快的年輕人啊,我是這個團隊的團長,叫我老李就行了,不知道小兄弟腳什麼名字啊」為首的中年男子對著寧罪說道。

「我叫趙明」寧罪微微拱手回應道,他可不會將他的名字給說出來,畢竟他的名字在整個霆囯可是能夠翻天的,而且那些龍泉門的人,就是為了來找他才會進入赫炎國。

「好,小明兄弟,那我們就一起走吧」說著,中年男子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朝著霆囯的邊境處飛去,而身後的那些人,也是一樣跟了上去,寧罪也是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跟了上去。

如果是平時,寧罪可能不會跟他們一起同行,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與他們一起,對寧罪來說,還是有著不少隱藏身份的好處,不至於被別人發現他的身份。

距離卧龍山已經是越來越近了,然而就在寧罪等人快要到達卧龍山的時候,卻是突然間停了下來,並沒有要繼續向前的打算。

「李團長,為何要停下來」寧罪有些疑惑,應該就是今天晚上,龍泉門和龍幫就要碰面了,但是他們現在停下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一看你這小子就是新人」一位一臉奸詐像的中年男子,對著寧罪說道。

「我們的實力低,不能硬搶,所以我們只能在地面上等著,看誰掉下來,我們就趕緊過去檢點東西,雖然得到的不多,但是絕對的安全,看,這把劍就是我從之前吳家和馬家大戰的時候,在地上撿的,要知道,這可是上乘靈器啊」另外一位中年男子亮出了自己的一把長劍,對著寧罪說道。

「好吧,那我就跟著你們吧」寧罪現在自然不會現身,不過寧罪聽到他們所說的話,有些好笑,原來這群人是過來撿東西的,看來這些人平日里也過得不怎麼樣,不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進入這裡尋找到東西。

說著,寧罪跟著他們朝著地面落去,翻過兩座山,就能夠到達卧龍山所在的地方,不過現在他們不會過去,等到開戰的時候再過去,這樣也不會有人發現他們的行蹤。

寧罪等人來到一處山洞,在那裡生了一把火,準備等待著大戰的開始,互相之間吹捧著,寧罪很是無聊,也不想聽他們相互吹捧,隨即躺在石塊上睡了起來。

距離寧罪還有兩座山的半空,在月亮高掛天空的時候,上百人的身影出現在了那裡,懸浮在半空,相互對立在一起,而在他們外圍四五里地的地方,還有著不少人站在那裡,而那些人正是前來看熱鬧的人。

「俊邡,你們龍泉門竟然進入我們赫炎國,殺我龍幫的兄弟,這個仇,今日我們一定要報」在龍幫所在的地方,一位中年男子站在那裡,對著遠處天空上的幾十道身影呵斥道。

「呵呵,一個土匪,還說的很有理一樣,你們如果不對我們龍泉門採購隊伍對手,我們怎麼會對你們動手,你們這都是自找的」站在龍泉門那邊的俊邡,嘴角冷笑了一聲說道。 滾!

一個字,將囂張與跋扈,龍幫幫主詮釋到了最完美的地步,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朝著俊邡便是沖了過去。

龐大的樹林上空中,不少人的面龐隱隱有些抽搐的跡象,那些龍泉門的弟子,更是有種崩憤怒的跡象,這是他們這些年中,第一次見到竟然有人敢有這種語氣對俊邡說話!

這在他們心中宛如戰神般的存在,似乎放在龍幫幫主的眼中,卻是沒有哪怕一丁點的敬畏,這種反差,讓得他們臉龐上的神情相當的精彩。

「沒教養的東西!」在那樹林周圍的半空中,一些隱藏在其中的龍泉門強者,低聲喝斥道,最後吐出一句陰沉沉的話語來,俊邡想要成為下一任的掌門,就必須擁有絕高的聲望,而龍幫幫主的這些舉動,無論時哪一種,都是在損害俊邡的名聲,這是他無法忍受的事情。

「牙尖嘴利罷了,不過等會他便是會明白,龍泉門,只有一位絕世天才,那便是俊邡,在他的光芒之下,任何人,都沒有哪怕一絲一毫髮光的可能。」那位黑袍長老淡淡一笑道。

聽得他們兩人的話,那紫袍長老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他的目光盯著樹林上方的那一道身影,雖然龍幫幫主雖然自從出現后,所表現出來的完全是張狂桀驁的一面,這與很多年輕天才一模一樣,桀驁,自大,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但是,不知為何,他卻是感覺,這並非是龍幫幫主的真實實力,能夠憑藉著一己之力,在這種年齡,成立幫派達到這樣的地步的地步,如果說他是只會用蠻力的蠢人,恐怕他根本就沒有機會在經歷無數種險境后,成功的站在這裡。

既然並非是蠢人,那他也應該知道和龍泉門為敵的後果,沒有人想平白的送死,就算是龍幫幫主,也必然不例外,然而他卻依然敢如此作為,那唯一能夠說明的,便是他擁有著自信與底牌!

「我倒是很好奇,俊邡的地位,真的有我們這一輩的人能夠將其撼動么?」紫袍長老枯長的手指,輕輕彈擊在茶杯上,心中喃喃自語。

當然,抱著他這份期待的,現在,可不只是他一人,這樹林周圍,十有**的人,都很想看看,這場龍爭虎鬥,究竟是誰能夠笑到最後?

在樹林上空的一片靠前的一處懸崖邊,寧罪等人已被那位團長安排了這裡,不過也沒辦法,還是不能夠靠得太近,類似龍幫幫主這種變態般的存在,他們還是不敢輕易的靠近。

寧罪坐在那裡,一時間倒是略有些不自在,多少年他沒有受到過這種看著別人打架的心情了,就算很久以前在萬劍門時,他也沒有見過兩個大勢力之間的對抗,當然了,除了他們萬劍門自己。

即便現在他們的力量,或許對於龍幫幫主來說,已是相當的微小,但一個人的後面,不管怎樣,有著人會保無保留的支持著他,總歸是一件讓人欣慰的事,龍幫幫主為了他們,已經做了夠多了

「哼,那小子以為將俊邡長老激怒,今曰就能獲得大聲望,不過就只怕到時候聲望沒撈到,自己變成了屍體,你們到時候,還得為他收屍搶他們的東西!」

寧罪的目光看向了半空中的眾人,嘴角冷笑了一聲說道,龍幫肯定是鬥不過龍泉門的,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甚至寧罪還在懷疑周圍還有其他的龍泉門的人存在。

「兄弟果然是說的到位,沒想到年紀輕輕,分析起來事情,一點都沒有含糊」團長走到寧足以的身旁,對著寧罪微微一笑說道。

「是啊,兄弟的分析可以,我們待會就去撿東西」另外一位中年散修,也是一臉的貪婪,看著半空中的眾人,對著寧罪和李團長說道。

而聽到這些傢伙這般話語,林嘯等人也是勃然大怒,剛欲怒喝,便是被寧罪攔了下來。

「先別說話,別被發現了」此時,那領著寧罪一行人上來的那位團長,也是凌厲的盯了那幾人一眼,喝斥道,而見到這位長老喝斥,那些傢伙方才悻悻的轉過頭去。

「等到時候那小子敗在了俊邡長老手中,看他們這些人還有什麼臉坐在這裡」

「他們不過是依靠著那小子突然間的表現罷了,如果那小子被俊邡長老失手殺了,他們還是得滾回去。」

不過雖然轉過了頭,但依然還是有著若有若無的冷笑聲傳出,讓得寧罪等人面色一片嘩然,到得最後,也只能眼不見為凈,將視線投向那場中,他們都明白,現在這些人,都在等著龍幫幫主落敗的時候,那時候,恐怕各種冷嘲熱諷,將會以鋪天蓋地的速度湧來,將他們淹沒。

「放心,動兒不會讓人失望的。」

到時候,這些心懷不甘的傢伙,自然會徹徹底底的將狗嘴閉上!

龐大的樹林上空頂部,唯一一道巨型場地,這裡,匯聚了全場所有的視線。

半空上,俊邡腳踏虛空,面無表情,彷彿龍幫幫主的話語,並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影響,不過,唯有著感知敏銳者,方才能夠發現,一絲絲冰冷徹骨的殺意,已是緩緩的從俊邡體內蔓延出來。

俊邡動殺心了!

察覺到這一幕的不少強者,心頭都是暗自凜然,這位龍泉門最為耀眼的天才,也是徹底的被龍幫幫主的張狂所激怒。

「你的狂妄,表現得過早了一點,不過也無所謂了,這種狂妄,接下來想來你應該沒有再表現的機會了。」俊邡雙目冰寒的盯著下方的龍幫幫主,緩緩的道。

「那就拿出你的本事來!」龍幫幫主淡笑道。

「這一年的時間,都是在尋找你的蹤跡,現在祝賀你,有了和我俊邡一戰的資格了」俊邡手掌緩緩伸出,隱隱間,有著一種令人心悸的元力波動散發開來。

「不過,接下來我會讓你知道,在我眼中,你至始至終,都只是一個不斷妄想追趕我腳步的可憐蟲罷了!」

「你真的以為就你的修為在靈仙期嗎?難不成我這龍幫幫主只是個擺設?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龍幫的真正厲害」龍幫幫主對著俊邡呵斥道。

「轟!」

伴隨著俊邡最後一道冰冷字音吐出,猛然間,璀璨的元力光柱在其掌心成形,一絲絲連靈仙期修為強者都是面色劇變的元力波動,飛快的傳盪開來,最後直接是化為一道璀璨光束,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撕裂天際,狠狠的轟向下方的龍幫幫主!

俊邡的攻勢,快若奔雷,根本就無法閃避,那等狂暴的元力波動,足以生生轟爆一名靈仙期修為的強者!

這一出手,俊邡便是展現出了那遠遠超越靈仙期修為的實力,看得無數人滿面驚駭,這等實力,不愧是龍泉門最有機會繼承掌門的長老!

元力光束撕裂天際,幾乎是霎那間,便是抵達龍幫幫主頭頂上空,然而,對於俊邡這等凌厲攻勢,龍幫幫主面色卻是絲毫不變,他也並沒有半點退後的跡象,一步跨出,而後便是在那眾多目光下,一拳轟出!

這一拳,沒有任何的元力波動,但在拳出的瞬間,龍幫幫主前方的那片空氣,卻是直接被一拳轟爆!

「砰!」

龍幫幫主的一拳,結結實實的轟在掠來的光束之上,頓時間,一股驚人的勁風,便是瘋狂的席捲開來,巨大的錐形廣場,都是在此刻抖動起來。

「破!」

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直接是凝聚成實質的波紋,順著那光束蔓延而上,而後龍幫幫主一聲低喝,那足以撕裂靈仙期修為強者的元力光束,竟直接是在那眾多震撼目光下,被龍幫幫主一拳生生轟爆!

「嗙!」

元力光束爆炸開來,整個大地都是猛然抖動了一下,璀璨的光點在天空擴散開來,如同一場盛大的光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