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姓熊的,侯總管不僅是虎狼關的管事,他更是長臂猴王的子嗣,長臂猴一族在虎狼關中勢力強大,絕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劍無辰也趕到現場,短暫的震驚之後,嘴角浮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

趙綉冷冷的看著他們,說道:「這侯總管平日剋扣眾客卿的修鍊資源,像這樣的蛀蟲,也配成為虎狼關的管事?」

「空口無憑,你可別污衊他。」劍無痕又氣又急,指著趙綉大聲喝道。

趙綉也不理他,看著躺在地上不斷抽搐的侯三白,忽然一腳踩下,將對方的小腹踩的血肉模糊。

「啊!」侯三白慘叫一聲,如同一條鯰魚般急速顫抖起來,修為盡廢。

趙綉一腳之下,竟將他的內丹踩的粉碎! 「你……」劍無痕看著趙綉,氣的渾身哆嗦,而劍無辰也是滿臉驚懼之色。

長臂猴一族,在虎狼關權勢滔天,即便是他們都不願招惹,而這侯三白更是長臂猴一族的天才子弟,他日成為長臂猴一族的族長,指日可待。

可他們沒想到,趙綉竟敢當眾將侯三白的修為廢去。

若趙綉單單隻是實力強悍,他們頂多只是忌憚,還不會對其產生畏懼之情,可眼前這個傢伙行事作風毫無顧忌。

不僅主動打上劍無辰府邸,更是當著他們的面,廢了侯三白。

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虎王不會放過你的!」侯三白的一個心腹見劍無痕等人都趕了過來,心中有了依仗,指著趙綉滿是怨憤的吼道。

他話音剛落,便覺得胸口傳來鑽心的刺痛。

趙綉凌空一爪,將他胸膛攪的粉碎。

其餘大妖嚇得後退數步,生怕引得趙綉殺心大起,哪還敢主動招惹他。

這侯三白的心腹只是呵斥一句,便被當場格殺,如此殺伐果斷的性格,倒和劍齒虎王有幾分相像。

趙綉並沒有理會劍無痕,而是目光冷漠的看向其餘大妖,他們都是侯三白的心腹。

那冰冷的目光嚇得他們面無血色,不斷的後撤。

「姓熊的,你還想幹什麼?」劍無痕又氣又急,生怕趙綉當眾血洗了整個官邸。

趙綉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淡淡道:「我還沒有這麼殘忍,不過劍玲兒小姐這些年被剋扣的修鍊資源,你們若不交還的話,那就不好說了。」

劍無痕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他自然知道劍玲兒這些年被剋扣了多少修鍊資源。

這些修鍊資源,大多落入自己手中。

如今這個小子大鬧官邸,竟是為那小賤人出頭?

想到這,劍無痕心中泛起一絲妒意,自己手下為何沒有一個如此強悍,為主子出頭的忠僕?

那劍玲兒何德何能,竟讓這種強者為其賣命?不惜當眾廢了長臂猴王的三子!

和他同樣想法的,還有劍無辰等人。

他們都曾試過招攬趙綉,不過都被對方一口拒絕,尤其是站在一旁,不斷咬牙切齒的劍傾城,她甚至出賣美色,都沒能招攬到趙綉。

可劍玲兒那小賤人,卻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將此子招攬至自己麾下。

愚妻不候 這樣的強者,即便是十個融神境大妖,都換不來啊!

更讓他們嫉妒的,是趙綉才投入劍玲兒麾下,就為其如此賣命,不僅孤身一人連闖十數個山頭,招攬了一幫散妖。

還主動為其索要被剋扣的修鍊資源。

「你廢了侯三白就是得罪長臂猴一族!」劍無辰臉色數變,最後咬了咬牙道,「如果你願意投靠我,給我當奴才,我保證長臂猴一族絕不敢傷你分毫!」

他的這番話讓劍無痕等人臉色一變,在場的無數散妖更是露出驚異之色。

劍無辰竟然為了一個趙綉,去得罪長臂猴一族!

他這番話一旦落入長臂猴王耳中,只怕長臂猴一族再無支持他的可能。

為了一個金丹期小妖,這麼做值得嗎?

「都說劍無辰公子禮賢下士,求賢若渴,今日一見果如傳聞所說啊。」不少散妖嘆了口氣,看向趙繡的目光滿是羨慕之色。

換成他們,只怕早就痛哭流涕的跪倒在劍無痕面前,大表忠心了。

劍無痕搖了搖頭,他有心招攬趙綉,可卻不敢當眾得罪長臂猴一族,更何況侯三白和自己私交甚好,他也不能這麼做。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招攬對方。

「我和長臂猴一族有些交情,只要你投入我的麾下,我會去說和你和侯總管,讓長臂猴一族不再為難你。」

劍無痕遲疑片刻,這才語氣平淡的說道。

在他看來,自己能為對方說情,已是趙綉最大的榮幸了。

「小哥,你相貌堂堂,實力出眾,又何苦替那小蹄子賣命呢?」劍傾城款款的走到趙綉身前,語氣嬌媚的說道,「你若是輔助我,待我成為繼承人之後,便讓父王招你入婿。」

「日後這虎狼關,還不是你我夫妻的……」說到這,劍傾城眼中滿是春色,那嬌媚的身影更是讓在場的妖族把持不住。

就連劍無痕都不得不暗罵一聲妖精。

「這小子的運氣也太好了,還我早就答應了。」一個融神境修為的散妖有些羨慕的說道。

「就是,無論是哪一個,都比劍玲兒更值得輔佐。」

劍無辰瞥了眼劍傾城,露出不滿之色,原本他自信可以招攬到趙綉,不想這賤人竟然跑出來橫插一腳。

他有些擔憂的說道:「熊公子,只要我成為新的虎王,日後你便是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功臣,這官邸便由你來主事!」

劍無辰這話,讓在場的眾多妖族臉色大變。

官邸負責發放修鍊資源,這可是最有權勢的一個位置啊。

無論是劍傾城還是劍無辰,開出的條件都令在場的眾多強者心動。

這時,劍玲兒已經帶著陸無償趕到官邸門前,劍傾城等人的話自然落到她耳中,原本正想上前的劍玲兒變得遲疑起來。

「小姐!」陸無償大驚失色,若是任由趙綉被他們招攬過去,那劍玲兒只怕再無翻身的可能。

劍玲兒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沒有上前。

「熊公子,你考慮的如何了?」劍無痕自然不可能像劍無辰等人一樣許下重傷,只能鐵青著臉問道。

趙綉環視眾人一眼,淡淡道:「諸位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我今日來的目的,是為劍玲兒小姐要回這些年被剋扣的修鍊資源,諸位要是沒什麼事,還請讓開。」

「什麼?」劍無辰臉色一變,為了招攬趙綉,他不惜得罪長臂猴一族,不想此子竟如此不識抬舉。

劍傾城也是臉色鐵青的站在那,看向趙繡的目光滿是怨毒之色。

劍無痕臉色也很難看,不過相比起劍無辰二人,他並沒有那麼憤怒,心中反倒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趙綉輔佐劍玲兒,雖然對自己有威脅,但劍無痕並沒有放在心上。 劍無痕並沒有將劍玲兒放在心上,在劍齒虎王眾多子女中,劍玲兒對他來說,是威脅最小的一個。

趙綉輔佐她,對劍無痕並沒有太大的威脅。

一個註定不能成為虎王繼承人的廢物,就算有強者輔佐又能如何?劍玲兒的身份,註定她不會成為虎狼關的繼承人。

想通了這一點,劍無痕的臉色變得冷漠起來,他和趙綉之間的仇怨,等日後成為虎王之後再清算不遲。

此時的劍無痕,並不想和趙綉撕破臉皮,面對這樣一個實力強大,做事又不計後果的瘋子,一旦招惹上,吃虧的只能是自己。

「你們好自為之吧。」劍無痕冷笑一聲,便帶著一眾部下離開。

趙綉當眾廢了侯三白,自然有長臂猴一族對付他。

劍無辰也是冷笑一聲,目光怨毒了瞥了眼趙綉,也不多言,徑直離開此地。

從這一刻起,趙綉便是他不死不休的仇敵,只是這個仇,要等他成為繼承人之後,在和對方慢慢清算。

趙綉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他自然能感受到劍無痕等人目光中的殺意,卻並沒有在意。

這虎狼關在他看來,不過是用來打探情報,對付十萬大山之地這數萬妖族的墊腳石罷了。

「熊公子……」劍玲兒眼睛一紅,緊緊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輕聲道:「我何德何能,值得你這麼做……」

侯三白的心腹不敢遲疑,只得將劍玲兒這些年被剋扣的修鍊資源盡數拿出。

趙綉揮了揮手,身後一眾數十個散妖上前,將那些修鍊資源抬走。

這一路上,這些融神境修為的大妖個個眼中閃過精光,滿臉興奮之色。

「這些,便是你們這個月預支的俸祿和修鍊資源。」趙綉挑出一半的靈藥交到他們手中,語氣忽然變得冷漠起來。

「拿了我的東西,就要好好做事,若是讓我知道,你們中有誰陽奉陰違的話……」

他話還未說完,便見那頭被侯三白偷襲的野豬跳了出來,大聲道:「誰背後敢有小動作的話,不用熊公子出手,我朱剛第一個不放過他!」

這野豬雖然在侯三白面前毫無還手之力,但在這些融神境散妖之中,實力勉強算得上是佼佼者。

更何況他性格兇狠,出手狠辣,不少融神境散妖對他都有些畏懼。

將這些散妖打發走之後,陸無償走到趙綉身前,低聲道:「熊公子,此刻我對你真是心服口服,只是那侯三白勢力不小,你廢了他,此事只怕難以善了。」

趙綉淡淡道:「無妨,整個長臂猴一族,除了那閉關的長臂猴王之外,沒有誰值得我出手。」

說到這,他的語氣變得飄忽起來,「而且,長臂猴一族也並非鐵板一塊,那侯三白囂張跋扈,在族中也樹了不少仇敵,我們不妨加以利用。」

陸無償有些驚訝道:「熊公子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打傷了侯三白,莫非長臂猴一族還會和我們冰釋前嫌不成?」

劍玲兒乖巧的站在一旁,對於是否能成為虎狼關的繼承人,她並不在意。

甚至只要能和趙綉在一起,她便已是心滿意足,至於趙綉怎麼處理侯三白的事,她也不願多問,只是無條件的選擇信任對方。

趙綉道:「這長臂猴王有三個兒子,長子早年隨他征戰四方,最終慘死,此子實力雖然不錯,但修為一直徘徊在融神境初期。」

「猴王長子死後,這兄弟二人為了爭下一任家主的位置,一直明爭暗鬥。」

丁薇記事 陸無償聞言,點了點頭道:「此事我也聽說了,這在虎狼關中並不是什麼隱秘的事,而且這猴王的此子修為一直停滯不前,平日被侯三白壓制的死死的,我早就聽說他對侯三白當上總管有所不滿……」

趙綉深深的看了眼陸無償,這些事是他從關外那些散妖口中得知。

這些散妖消息靈通,眼線布滿了虎狼關,可這陸無償平日深居簡出,劍玲兒手下更是沒有幾個可用之才。

長臂猴一族的隱秘,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不過這些事,趙綉也懶得理會,以陸無償的實力,還無法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不管對方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依舊沒什麼卵用。

「對於那些散妖,熊公子打算怎麼安排?」陸無償有些擔憂道。

劍玲兒也在一旁問道:「這些散妖數量眾多,光是融神境修為的大妖就有數十個之多,我的府邸恐怕無法容納這許多人。」

趙綉淡淡道:「要回這些年你被剋扣的資源,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我們就該要回本該屬於你的權力,而這一切正需要人手,所以不用擔心無法安置這些散妖。」

陸無償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異色,繼續道:「這些散妖都是桀驁不馴之輩,性格反覆無常,只怕……」

趙綉揮了揮手,打斷他的話道:「我需要的是他們的實力,至於是否反覆無常,就看我們給他們的利益是否足夠多了。」

說到這,他眼神忽然變得冷厲起來,「即便他們中真有反覆無常之輩,那我也會讓他們知道背叛的下場。」

「我不怕他們貪得無厭,相反越是貪心之輩,就越容易控制,他們為了得到更多的權勢和資源,也會替我們賣命。」

陸無償道:「只是這些散妖表面上老實,可沒有一個是易於之輩,一下子招攬了這麼多,以後只怕是個隱患啊。」

趙綉看了眼陸無償,道:「陸老,你知道什麼樣的屬下才是最忠心的?」

他的話,讓陸無償眉頭一跳。

「從小開始培養,給他們灌輸必須忠於主人想法的,才是最忠心的吧?」陸無償語氣平靜的說道。

趙綉搖了搖頭,道:「從小開始培養的,通過洗腦的手段確實能讓他們忠心一段時間,可當對手拋出的誘惑足夠大的時候,他們依舊會選擇背叛。」

「記住,沒有誰是不會背叛的,在足夠的利益面前,任何信任都不值得一提。」

「最忠心的人,是懂得守護自己利益的那些人,只要給他們足夠的利益,他們便不會背叛。」 離開劍玲兒府邸之後,趙綉向劍齒虎王行宮走去,他在虎狼關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虎王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他心中也有些疑慮。

如果說他在百獸擂上斬殺眾多大妖,這還能說是擂台之上生死有命,那麼之後他重傷青狼,甚至主動打上劍無辰的府邸,劍齒虎王仍然對此不聞不問,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面對融神境大妖,趙綉自信有一戰的實力,甚至融神境後期的強者,只要對方沒有強大的功法傍身,趙綉底牌盡出,也有一戰之力。

可對方若是化神境的大妖,尤其是劍齒虎王這樣的強者,趙綉毫無勝算可言。

劍齒虎王一直沒有出面,這讓趙綉疑惑的同時,心中也有些憂慮。

他在虎狼關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就是因為劍齒虎王一直不聞不問,一旦虎王插手,那趙綉只有逃離的份了。

劍齒虎王的行宮修建的十分奢侈,門外看守的是兩名融神境大妖。

能用得起融神境大妖看門的,在這虎狼關中,恐怕也只有虎王了。

見到趙綉,這兩個大妖臉上露出古怪之色,他們負責看守劍齒虎王的行宮,實力自然不俗,自認為和青狼只在伯仲之間。

這青狼在趙綉手下,毫無還手之力,他們兩個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會是趙繡的對手。

「虎王等候你多時了。」其中一個大妖語氣平淡道。

趙綉挑了挑眉,有些奇怪道:「虎王知道我要來?」

兩個大妖搖了搖頭道:「這我們就不清楚了,熊公子還是自己去問虎王吧。」

他們並沒有刁難趙綉,而是側過身子,待趙綉進去之後再把門關上。

「你說這小子還有命出來么?」其中一個大妖看著同伴,冷笑著問道。

「不好說,就憑他在虎狼關做下的這些事,只怕虎王不會放過他。」

「我看未必,虎王要對他出手,這小子還有命活到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