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娘的……就算這裡是高階界面,我也太吃虧了!看來,不拚命今天想完好著出去,似乎不太現實了!」呂涼眉頭緊皺,現在反倒有些慶幸,多虧沒讓本命分魂提前溜走。

「我似乎……與諸位無仇吧?不知目前這種情況,到底是何意圖?我不懼戰,但也不想戰得不明不白!」為今之計,上來就死斗,絕對是下下之測,倒不如矇混拖延一番,看看有沒有意外的轉機出現。

「我也不知道與你有什麼仇,如果可能,為了紫鳳,我也真心不希望如此待你。」最核心處,一名比其他元素人都小一號的火焰人發出低沉的聲音,「可惜,我冒不起這個險,沒有什麼比紫鳳的性命更加重要!」

「那就是沒得商量了?」聽到對方如此決絕的話,呂涼即刻便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也不是完全沒有商量,如果你可以按我說的做,我保你平安離去。」火焰人緩緩搖頭,隨即輕聲道,「獻出你一縷命魂給我。」

沒有任何應答,呂涼這邊直接就動了!

重生王牌妻:軍少,別囂張! 聖魂激發而出,神禁之力三竅全開,混沌分身手持昆吾劍向右側瞬閃而去,本尊這邊雙手持劍,沖著火焰人就衝殺而去。他已了解,此人,定是自己的目標人物,且是這周邊一群元素人首領般的存在!

「保護王上!殺!」火焰人身邊,一名渾身近乎銀白的元素人發出一聲類似女子的尖利爆喝,手中祭出一條燃燒狀態的長矛,率先迎了上去。

「朧月,小心點,此人很強!圍困配合遠程,耗死他!」火焰人先是輕聲叮囑一句,接著以響徹全場的聲音吼道,「動用最大實力,纏鬥為主!」

一交上手,呂涼配合本命分魂的實力就成了場上最耀目的存在!

一身接近神祖後期的修為不提,光是招招撕裂空間的斬斷雲空之力,還有那十餘只神出鬼沒的噬靈蟲,就讓周邊一圈的元素人著實頭疼不已。

不過,呂涼想要滅殺這群人,也是難上加難。

似乎是知道呂涼的厲害,也知道其近身戰的威力,離其最近的元素人,也得有近二十丈的距離,所發招式,要麼是剛猛詭異的領域法則之力,要麼就是神兵的遠程攻擊之力。

而呂涼這邊,因為老白的離去,瞬移的力道本身就打了折扣,以前賴以瞬間斃敵的大挪移之術則是壓根兒就使不出來了……

終於,兩炷香的時間后,一名元素人被六隻噬靈蟲困住,呂涼瞅準時機,近身後先來個神魂束縛,接著摘星手伺候上,頃刻間令其神魂消散而亡。

當然,呂涼可沒有一絲高興的表情,臉色反而越來越陰沉,這種殺敵效率……自己撐死了還能再來五炷香這種最強狀態,但之後呢?

這群元素人,也許不知道本命分魂的事情,但絕對知道他這種狀態是有時效性的。一名元素人的死亡,根本掀不起一絲的波瀾,這邊依舊是按部就班地圍困加遠程。

「小子,我剛醒來,你這邊就陷入這種境地了?」突如其來,噬靈子久違的聲音響起。

「噬靈子前輩!有什麼好法子沒有?這群混賬明顯是等我這股勁兒過去再滅殺我呢!」驚喜之下,呂涼也顧不上客氣了。

「能有什麼好法子?他們不過來,你又不能大挪移,除了如剛才一般抽冷子滅殺一兩個,在目前這種情況下,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噬靈子依舊慢悠悠地說著,「不過,我倒是有一個法子,興許還有一拼的機會!當然,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是免不了了。」

「那就請前輩教我吧!」呂涼也無所謂了,今天這局,只要沒有外援相助,這麼耗下去,是必死無疑!

「其實,這招你之前就用過了。現在,我教你的,只是在那個基礎上,又危險了幾分的搏命之法。當然,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噬靈子的語氣此時也鄭重道,「小黑那小子雖然不見了,但如果你力道夠強,運氣夠好,也不是沒有脫出這裡的可能……」

近半炷香的時間內,呂涼時而點頭,時而眉頭一挑,最終苦笑一聲后,雙目重新煥發出精光,自語道:「原來如此!只是可惜了僅剩的這具混沌分身……對不起,待來日,我再把你們煉化出來之時,絕不會再讓你們替我當這種擋箭牌!」

似乎是感覺到了呂涼的意思,正在與元素人纏鬥的混沌分身側頭微微額首,嘴角則掛起一絲洒脫的微笑。

猛然間,原本只是獨自一人的呂涼渾身金光大盛,一名與其別無二致的呂涼憑空浮現,同樣的聖痕加神禁,爆發著神祖後期滂泊的氣息就沖著火焰人那邊殺了上去!

與此同時,在場的三名呂涼,同時發出一聲略顯痛苦的爆喝,在本尊和本命分魂的額頭上,閃耀著蒙蒙金光的裂縫若隱若現。

而混沌分身那邊,則是不可思議地頭頂燃起了魂氣,在氣息爆發至近乎神祖期大圓滿的同時,其額頭上的細縫竟然直接形成為一道扭曲的裂紋,刺目的金光自此噴發而出,手中原本的昆吾劍,不知何時,已經換成了軒轅大劍!

「小心!!!」火焰人對於場上的驚變明顯有些猝不及防,喊出來的話音透著凝重,但隨即以更加陰狠決絕的聲音道,「啟動混元五行陣!將損失降到最小,他這種狀態,支撐不了太久的!」

說話這麼個功夫,已經有兩名元素人魂飛魄散,剩下的,直接光華閃動,瞬間就離開了原本的位置。

片刻后,一共二十名元素人,赤、橙、黃、白、藍五色的各四人,以五十丈為範圍,齊聲開始念著一種晦澀的咒文,整片天地也開始泛出一種蒙蒙的昏黃之光。

呂涼不是不想干擾他們布陣,可剩下的不到十名元素人,全部燃燒著魂氣,悍不畏死地衝殺了上來,死死纏住了這邊不同方位的三個呂涼。

半炷香的功夫后,隨著整片天地間一聲悶響發出,無盡的五行之力襲襲而來,散發著神祖級別的威壓直接撲面而來!

呂涼先是目光凝,接著就是微微一笑,渾身五色神光乍起,待五行之力匯聚而來,也似乎不受什麼影響,除了速度稍微慢了一點,功法威力可是半點折扣都不打!

「他有五行不滅體!而且,似乎風系和雷系的術法對其還有滋補作用!該死!啟動困陣!」銀色的元素人驚呼一聲,接著一揮手,二十名元素人渾身光華再閃,一股帶著腥臭氣息的灰霧憑空蔓延而出。

這麼個功夫,之前那不到十名的元素人已經全數被殲滅,但呂涼此時再想衝上去,隨著那股灰霧的降臨,卻猛然一個哆嗦,除了在周邊十丈左右之地轉悠,再也無法寸進半步!

「該死的陣法!如果小黑在就好了……」沒有小黑,呂涼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小子,自爆一搏吧,混沌分身也就再堅持不到兩炷香的時限,之後廢肯定是廢了,不如拚死搏一次!」噬靈子低沉的聲音響起,「然後,利用空間波動劇烈之刻,斬斷雲空碰碰運氣吧!」

頃刻間,一陣劇烈的爆破之聲轟鳴響起,整個空間一片劇烈的震蕩,那片灰霧則被龐大的氣流團直接衝散了大部分,東側的一名元素人也因為爆裂的餘波,直接就身死道消了。

兩個呂涼的身影借著這股力道,急速沖著東側缺口方位沖了出去,並在這個過程中重新合二為一,同時朝著前方揮出了看似輕飄飄的一劍!

「想逃?沒那麼容易!」火焰人冷笑一聲,手中一枚金色小符瞬間破碎。

與此同時,呂涼的身影直接沒入前方一道空間裂縫之內,可也就是一息的功夫,其直接倒飛著自虛空內浮現,一臉的震驚錯愕之色:「那是什麼東西?!」

「呂涼啊……你以為,我會像以前那些敵人容易打發嗎?因為紫鳳很在意你,所以我只能比她更在意你!」火焰人此時淡淡說著,「你的實力毋庸置疑,但這不是最關鍵的。你之所以每次都有驚無險地取得勝利,歸根結底,是你總有出人意表的靈光一線之刻!所以,為了萬無一失,我也是動用了本不該出現於此的力量啊!」

此時此刻,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突兀而出,一條渾身閃耀著七彩神光,身長足有五十丈,高二十丈,類似蜈蚣的多足長蟲緩緩爬出,渾身直接就散發著神祖期大圓滿的修為氣息!

最麻煩的是,隨著這個怪物的出現,其周邊百丈範圍,都好像出現了一層晶瑩剔透的另類結界,仿若天地就此划入了牢籠之中……

……

同一時刻,紫鳳仙子洞府外圍千丈之外,有一層蒙蒙的黃色光團,其內,趙雲海面色複雜地站立其中,他的對面,是低垂著頭,眼中卻有著決絕之色的小容。

「如果是作為一名『閻影』的戰將,我對你簡直是失望透頂!」趙雲海沉聲說著,但隨即又改為一種略帶讚許的語氣道,「但如果是作為一名隨主的侍女,你,無可挑剔!我只問你最後一次,你究竟選擇留在組織,還是選擇留在一枚棄子身邊?」

「此刻開始,我只是紫鳳仙子身邊的侍女小容。屬下辜負了大人的期望,對不起……」小容沒有絲毫猶豫,隨即就是深深一拜,「對於我來說,小姐是我的全部,就算全天下都棄她而去,我也會陪他最後一程!」

「哪怕是絕命之旅?」趙雲海輕嘆一聲,「唉,罷了,既然聖魔都沒對你有任何錶示,我自然也不會對你怎樣。不過,那名靠著蜃魂活到現在的女子,離大限也不遠了吧?你應該明白現在你們面臨的形式,這希望……」

「只要成功激發失卻之陣,先讓小姐活了,我就算搭上這條命,也了無遺憾了!」小容抬起頭,眼中閃耀著無比堅定的神光。

趙雲海則搖搖頭,隨即背過身,似是無力地揮了揮手。

小容這邊報以感激一笑,隨即恭敬地拜了又拜,身形便徐徐消失不見。

「唉!怪不得你說,除了有數的幾人,即便是如忠心耿耿的他們,也不能告知失卻之陣的真意所在……你的腦子,比之當年的六道,也差不到哪裡去了。」趙雲海長嘆一聲,苦笑著搖了搖頭。

與此同時,虛空中人影閃動,刀疤男子的身形浮現而出,透著一種自嘲的語氣道:「得了吧,六道的智慧,前無古人,后,也不會有來者。我能做到的,只是防備一切可能發生的變故罷了。當初選這丫頭貼近夜龍和紫鳳,就是看重其真性情這點,但,這也確實是一把雙刃劍啊!」

「舍了?」趙雲海眉頭微微一挑。

「閻組織從不強迫任何一個成員,任何決斷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刀疤男子點點頭,「也許,當她發現殘酷的現實后,會有驚詫、不甘、痛苦等感覺,但絕不會有的,是後悔……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些。所以,這也是我和六道的差距。同樣的事情,他只把負面情緒留給自己,給別人的,永遠是真實的生之希望!」

「所以,我們才有了『幻焰』計劃的誕生!」趙雲海微微一笑,隨即又目眺遠方道,「呂涼那邊……說實話,我對他,並無惡感,反倒是個令人喜歡的小子。」

「自生自滅吧。」刀疤男子沉聲道,「如果他於此地,依舊可以驚艷四方,將來作為計劃的關鍵之人,無論對哪方,都才更具說服力!」 呂涼現在真的是四面楚歌之勢了。

後面是一群虎視眈眈的元素人,前面是這麼一條強大與詭異並存的長蟲……

在呂涼琢磨怎麼拼殺的時候,另一邊的銀色元素人已經貼到火焰人身邊,以微不可聞卻鄭重至極的聲音問著:「王上!你、你怎能把神焱螟蟲在這裡召喚出來?!屬下沒有質問的意思,只是、只是……」

「朧月,如果不放出這個傢伙,你覺得能攔得住他嗎?」火焰人的語氣和沒事人一樣,「即便我早就知道他屢有驚人之舉,但很明顯,還是低估了一截,不是嗎?起碼,那個看似是本命分魂的存在,根本就不在我們任何的情報之內!」

「可是上面……恐怕已經瞞不住了……」銀色元素人先是嘟囔了一句,隨即以決絕的聲音道,「朧月明白了,大人放心吧!」說完的同時,沖著四周揮了揮手,剩餘的二十名元素人,直接放棄了陣法,全數朝著呂涼衝殺而來!

「罷了,如果今日真的難逃一死,我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看著眼前的絕境,呂涼的心中反而釋然了,既然跑不了了,那就拚死一戰吧,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這一回,沒有任何猶豫與顧忌,第二次聖痕之力爆發的同時,金色魂氣自頭頂徐徐燃起,額頭上裂紋再現,通了四竅神禁之力的呂涼,雙手持劍,掉轉身形,身隨整整二十隻噬靈蟲,朝著火焰人所在的方位就反殺而去!

連帶著銀色元素人在內,二十一個衝上來的敵人,無一例外地也開始燃燒起了魂氣,顯然他們都明白,自己面對的是怎樣一個怪物……

之後的戰鬥,是慘烈異常的!

呂涼猶如一尊殺神,無視一切攻擊而來的術法和法則之力,就是一門心思朝著火焰人殺去。此舉導致的唯一結果,就是原本還打算如之前方式纏鬥的其他元素人,只能全數擋在前面,阻止其繼續威脅他們的王上。

最麻煩的還是身後那條大蜈蚣,別瞧其速度不是很快,但不時地吞吐一種暗金色的氣團,散發著毀天滅地的極致法則之力就砸了過來,那方式和威能,和呂涼久未使用的靈氣炸彈頗有些相似。

呂涼的臉上,始終是無一絲表情的決絕之色,雖然對方的群攻也能造成其神魂上的撕裂之痛,但對於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他來說,只要還能動,一切都無所謂了。

就在場上呈現血腥膠著之狀時,原本頗令人頭疼的大蜈蚣,猛然間發出一聲略顯痛苦的尖嘯,接著竟然扭轉身形,直接朝著後方虛空處甩起巨尾就砸了下去!

「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過去后,原本空無一人的後方,竟然有兩道人影浮現而出。

「咳咳咳!娘的!我就說,還不如光明正大給這畜生一下子呢!這偷襲的……倒是夠隱蔽,可威力差太遠了!」一道有些不忿的青年之音響起。

「我靠!我這可是七成力道的混沌神力!看來,外界傳言不虛,這神焱螟蟲,果然不一般,倒是個不錯的對手!嘿嘿嘿,果然跟著你小子混,能遇到有趣的東西!」這回是一名大漢嗡嗡的聲音,其內透著濃濃的驚喜,「其他人我不管了,但這條蟲,你也不許插手!」

隨著說話這麼個功夫,煙霧散盡,露出了一名身穿八卦道袍的青年和一名赤裸上身,一臉絡腮鬍子的大眼巨漢。

呂涼和元素人雙方都是一愣,但隨即的表情可就大不相同了。

大漢是誰,呂涼不知道,但那名青年,不就是八神將之一,稱號為「托天」的公孫小霸王,公孫拓嗎?

無疑,必是援兵!

「你、你們是如何進來的!五行混沌結界,是不可能被悄無聲息攻破的!」銀色元素人明顯是驚詫異常,隨即以陰狠的聲音道,「我們軍團的目標只是這小子一個人,如果你們誤入這裡,我們也不為難,速速離去即可!」

「呦呵?!啊!多少年了這是,上次被人威脅,似乎……我靠,好像是小爺人生頭一次啊!紀念!太值得紀念了!」公孫拓聞言先是一愣,接著滿面都是濃濃的喜色,挫著手道,「看在今天小爺高興的份兒上,一會兒挨個給你們個痛快!笨熊,你……我就知道是這樣……趕緊的啊,時間緊,任務重,沒有玩的時間!」

另一邊,大漢早就甩開膀子,朝著又撲過來的大蜈蚣迎了上去,同時,其右手自虛空中一抓,一柄四方見楞掛尖的巨錘浮現而出,哈哈大笑著就砸了過去!

「王上,他們不簡單……你先撤吧,反正失卻之陣的啟動已經無可逆轉……」銀色元素人的語氣重新歸於平靜。

「朧月,對不起……我朧火發誓,一定,為你們報仇雪恨!」火焰人發出一聲低吼,身形漸漸消散而去。

「早年曾聞,天災軍團,不過是由一群不開化的野蠻元素人組成的……看來,上面那些老腦筋,可是真應該好好開開眼界了!」公孫拓難得地鄭重點點頭,隨即身邊四面四色陣旗排開,朗聲道,「聖域八神將之『托天』,今日就在這裡送你們上路!」

呂涼這邊早已收住了氣息,正待說些什麼,公孫拓已經甩過來一枚黑色丹藥,同時傳音道:「吃了他,起碼保你還能有接近神祖的戰鬥力,但再如之前那般激發聖痕和神禁之力是暫時不可能了。你身後東側約百丈處,有我預留的結界通道,你出去吧,外面有人等你。」

「多謝二位神將救助!大恩不言謝!」呂涼滿滿都是感激之情,同時感慨道,「聖祖殿的效率,真高!」

「高個屁!等聖祖殿諭令下來,你早就嗝屁兒了!我們現在算是私自下界,上面有無極五祖撐著,估計諭令也差不多快下來了倒是。」公孫拓先是冷哼一聲,接著又充滿興奮道,「不過,下來得值啊!你趕緊走,外面事情多著呢,撿你可以做的去做,剩下等我們完事自會出去幫你。」

呂涼也不在多話,直接吞下丹藥,一邊調和著氣息,一邊朝著後方結界通道處飛去,幾息的功夫后,身形便消失不見了。

……

同一時刻,原本還是一片寧靜的盤古大世界,已經達到了山雨欲來的臨界點。

盤古天盟外圍萬丈之地,已經被三撥隊伍團團圍住,其中東方和西方,正是萬妖谷的隊伍!

東方的,是混沌天盟,以亢龍真人為首的五位妖族大能,其後方則是數量龐大,肅整待發的妖族軍團。呂涼熟識的猴妖和牛頭人,也都在此列。

西方那邊,也是五位妖族大能領頭,乃是盤古天盟這邊一直低調隱秘至今的萬妖谷另一撥勢力。其中,小豆子的身影也位列其中,此刻正附在一名妖嬈紅妝女子的身邊,輕語著什麼。

南方,人員數量相對萬妖谷的兩邊要少,但是論精氣神,那個個都是摩拳擦掌,恨不得即刻就衝殺上前而去!因為,這正是以劉煜等人和狐狼一族為主的呂涼鐵杆軍團!其中光是靈武甲胄,就足有百具之多!

「煜哥,咱們啥時候衝上去?」一名胖乎乎的青年嘬著牙花子,一臉的不耐。

「等著!你以為我不急啊!」劉煜一瞪眼,隨即換成一副笑臉,小心翼翼地扭頭問向身邊的皂袍老者道,「老爺子,求您老給我們個准信兒吧,這老大在裡面生死未卜的,做兄弟的,實在是有些等不起了啊!」

這名老者,呂涼也不陌生,正是已經回歸到八神將隊伍之列的葯皇,其頭頂懸浮一個大鼎,正凝望著遠方那灰濛濛的天盟防護罩。

「托天和力士已經趕過去了,你們老大必然是安然無事,只要他自己不主動再去惹事。」葯皇微微一笑,搖頭道,「我們幾人這次下來,純屬是無極五祖那邊的私令,如果現在過去,只會和守護軍士產生無謂的死斗。你們得對自己老大有自信啊,那個小子,可是我知道的,最命硬的奇才了!」

……

而此時在盤古天盟內部,夜龍神祖的身影位於主殿密室之內,臉上激動與愛憐的神情交織出現,輕撫著冰晶棺純,柔聲道:「鳳兒,再忍耐一會兒,一會兒就好……無論是誰,已經不能阻止失卻之陣的運轉了……」

其身邊,火焰人靜靜站立,此時輕聲道:「外面,萬妖谷的人已經將這裡圍住了。呂涼那邊,八神將既然出現了,就說明他還是把信息報到聖祖殿了。只是我很奇怪,不應該是這麼快的啊……」

「已經,無所謂了。從激活伏羲琴之力,導致你那裡的結界莫名破損之後,我就早料到如今的這一切了。」夜龍神祖站起身,淡淡說著,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外界的一切。

「夜龍,你不覺得……這一切,似乎是一個局嗎?」火焰人的語氣很低沉。

「局……是又如何?為了紫鳳,就算是明知的死局,我又何嘗不能一試?」夜龍神祖微微一笑,同時輕語道,「你還是趕去小鳳那裡吧,如今的她,應該已經慢慢想起了一切,正是最脆弱無助的時候。這裡有我一人主持,就算千軍萬馬到來,又能奈我何!」

火焰人則點點頭,身形徐徐消散不見。

待整個密室只剩夜龍神祖一人時,其先是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雙目精光爆閃,冷聲道:「閻組織啊,我不知道你們究竟是怎麼打算的,但如果只想把我當成實現你們目的的墊腳石,那可真是大錯特錯了!失卻之陣的真意……不是只有你們才知道!」 當呂涼於虛空中現出身形時,還沒看清周邊形勢,耳邊就傳來了文小婧那熟悉且驚喜的聲音:「呀!你可算出來了!還好嗎?」

「小婧!千骨!還有……小胖?你們是怎麼聚在一起的,又怎麼進來的?還有其他人嗎?」呂涼一扭頭,就看到滿臉喜色的文小婧和其身邊同樣神採的小胖,林千骨那邊,雖然依舊冷冰冰的,但嘴角似乎也有一絲絲揚起。

「神魂破損了……不過,看來有高人給了你頂級的恢復神丹,倒是不至於有什麼後遺症了。」林千骨淡淡說道,同時一指身邊兩人道,「這裡只有我們三個,別人都被結界擋在外面了。除非有聖祖殿的諭令,要不外面的大軍恐怕是暫時幫不上什麼忙了。」

「對不起啊,老大,我的能力,只能把她倆帶進來。」小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隨即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拍腦門道,「哦,對了!還有一個人自己進來的!是祝煜!」

「祝大哥?!他去哪裡了!」呂涼聞言,心中沒來由地一縮,不知為何,紫鳳仙子的音容笑貌突然浮現而出,弄得他此刻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你就不關心一下我們現在的處境和位置?」林千骨無奈打斷道,「與其關心別人,倒不如看看眼前的形式,你感覺不到這詭異的空間波動嗎?」

林千骨這麼一提,呂涼先是一愣,隨即才好好感受了一番,其眉頭,隨即就緊皺起來。

此地,是一片相對隱秘的石林,此刻以他們四人為中心,十丈範圍內有一層淡灰色的結界,似乎隔絕了他們的氣息。如果沒記錯,此地往東不足百丈,就是紫鳳仙子的洞府區域!

與此同時,整個天盟分部,以此區域為中心,足有近萬丈範圍,天空呈現一種不正常的紫綠混雜之色,但即便如此,整個天盟內部依舊是一片寧靜,似乎根本沒人發現其中的異常。

醉愛荼蘼 「有什麼情報嗎?還有,除了那兩位神將,還有別的什麼幫手前來嗎?」呂涼問著,同時將目光不自覺地挑向了紫鳳仙子的洞府區域。

「現在,天盟分部外圍,萬妖谷的人馬,還有你那鐵杆軍團,已經將這裡團團圍住。六小世家那邊,似乎也得到了什麼人的指示,並沒有展開任何針對誰的行動,或敵或友,現在都不能排除。」文小婧輕聲說著,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凝重,「關於這裡的環境,結合我之前已知的情況……你聽說過『失卻之陣』嗎?」

「失卻之陣?我知道!我家玄黎老祖告訴過我!據說是當年為了滅殺天災軍團,五位聖祖大能集齊了宇宙空間內十件威能強大的神器,組成了一個強力結界,由此才重創了天災軍團……」呂涼說到此處,突然一愣道,「這裡和這個陣法有什麼關聯?」

「如果我告訴你,你聽到的自家老祖之言,只是冰山之一角,而我們所處的環境,目前似乎正是真正失卻之陣的核心之地,你會作何感想?」文小婧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你以為這種詭異的情況下,為何這裡如死一般沉寂?如果我所料不差,但凡還留在此分部的人,除了夜龍自己的人馬,剩下的,恐怕都已經被迫成為了啟陣所需的人柱力了!」

「什麼?!這裡是失卻之陣的核心?可、可是,失卻之陣……不是現在正在與天災軍團對抗的最前線發揮作用嗎?雖然似乎有些失效了,但……難道這裡聚合了那十件神器?」呂涼的腦子有些轉不過來了。

「十件神器組成的陣法,根本……就不是失卻之陣,而是傳說中另一個早已失傳的,三十六奇陣中『困陣』的最高境界,虛空之陣!這也是當年能困殺天災軍團的主因!後來之所以失效,應該就是夜龍神祖發現了其中隱藏的玄機,將虛空大陣破壞,用於合成失卻之陣!」文小婧搖搖頭,隨即補充道,「這是我從第一代老祖那裡得來的信息,但是,就連他都不明白,這失卻之陣的布置方式,夜龍神祖究竟是從何得知的呢?」

「那失卻之陣的功效是什麼?如今我們在這裡,究竟會遇到什麼事情?要不,反正這裡的人動不了,不如我們直接殺到夜龍那裡……」呂涼可不管以前怎麼樣,倒是覺得,現在是一個先發制人的好機會!

「夜龍現在所處的位置,是陣法的最核心。這……畢竟是當年六道仙人,用於扭轉了整個聖域之戰結果的巔峰陣法……」祝煜的聲音突然響起,其內透著濃重的低落,其身影自虛空中閃現而出,眉頭也擰了起來。

「你……還知道什麼?」文小婧一愣,以奇怪的目光盯著祝煜,「你說得,應該是只有經歷過當年一戰之人才能知曉的隱秘……以我對你的了解,本不應該是……」

「鍾、劍、斧、壺、塔、琴、鼎、印、鏡、石……組合成虛空之陣。其中琴、鼎、印、鏡、石,可以組成另一個凌駕於三十六奇陣之上的失卻之陣,而且,以其中任何一件禁器為核心,都可以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但凡啟陣之人,都會失卻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此陣,故名……失卻……」

不知為何,猛然間,一股本該完全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憑空躍然於呂涼的腦海之中!彷彿隨著祝煜的話語,原本還覺得凌亂的思維,頃刻間如醍醐灌頂般的通透,即便,是一種詭異莫名的通透!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似乎在曾經翻閱各處秘典時,見過這類的信息。另外,失卻之陣,凌駕於三十六奇陣之上,乃是六道當年的巔峰之作!伏羲琴、神農鼎、崆峒印、崑崙鏡、女媧石,此五件……應該算是禁器,隨意四件布成陣腳,另一件為核心之眼,不同的核心有不同的功效。」祝煜緩緩說著,「伏羲琴為核心,可操控人心;神農鼎為核心,可煉化仙藥;崆峒印為核心,可不老不死;崑崙鏡為核心,可穿梭時空;女媧石為核心,可逆天重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