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 日

「完事!」

微調完最後一些細節,蘇沐按下了蛋殼上的黑色按鈕。

見證奇迹的時刻到了!

按鈕按下后,蛋殼表面開始出現一絲淡淡的光圈,由上到下,和圖紙刷新時的樣子很像。

五分鐘后。

啪——

蛋殼在蘇沐面前微微裂開。

裂開的縫隙中,首先出現時是一張絕色的臉龐,几絲黑髮從臉龐上拂過。

「好漂亮!」

蘇沐忍不住讚歎了一句。

就這這個時候,絕色臉龐上的眼睛突然睜開,眼神看向蘇沐。

毫無神韻!

木訥!

冷漠!

看見臉之後,本來還懷著欣賞藝術品的蘇沐,瞬間覺得被潑了一盆涼水。

「哎,機器人就是機器人。」

「眼神怎麼可能有人性呢!」

蘇沐嘆氣是時候,機器人已經從蛋殼裡走了出來,只是蘇沐再沒欣賞她身材的性趣。

「女人」幾步走到蘇沐面前站定,紋絲不動,和蘇沐來了個近距離面對面。

蘇沐退了一步,再看向「女人」。

「你會說話嗎?」

蘇沐問了一句。

【此機器人沒有安裝語言晶元,需一具黃色蟲子甲殼換取】

「女人」沒有說話,回答蘇沐的是系統。

「呵,黃色蟲子甲殼,我去搶啊?」

蘇沐無語,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機器人連語言也要單獨的晶元。

「坐在地上。」

蘇沐又對著「女人」說了一句。

話落,「女人」坐到了地上。

「去那裡給我拿瓶水。」

蘇沐又說道,指了指放飲料的箱子。

只是,這次「女人」並沒有反應。

蘇沐皺眉,突然醒悟過來,拿飲料估計是屬於安裝服務晶元后才能有的指令。

「打我!」

蘇沐突然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

話音剛落,蘇沐就看見「女人」快速從地上起身,接著,「女人」的拳頭在他眼中放大。

當——

拳頭和蟲足鋸子碰撞在一起,發出金屬聲。

「停!」

蘇沐趕忙大喊一聲,叫停了「女人」。

好在剛才為了預防發生意外,在按下蛋殼按鈕前,蘇沐把蟲足鋸子放在身邊的。

雖然「女人」的力量只有他的一半,但身體硬度可是和蟲足鋸子一樣的,蘇沐現在的身體要是挨上一下,估計下場有點慘。 四年前,君正集團遭遇了重大打擊,股票快速下跌。

一夜之間,損失了二十億資產!

走投無路的霍正英,站到了青洲市最高的天台上,想要一躍而下。

就在這時,助理打來了電話,一個陌生的賬號,給君正集團的賬戶,打來了二十億!

有了這筆周轉資金,君正集團終於活了下來。

從那時起,君正集團順風順水,產業擴張到了省外。

僅用了三件時間,霍正英就成為了青洲市的首富。

他知道,這一切光環,都是那位神秘人物賜予的。

眼前的這枚,刻有狼標的金牌,就是兩個人的信物。

霍正英跪在地上,不斷顫抖,汗水浸濕了衣物。

他萬萬沒想到,昔日的那個恩人,竟然是葉家少爺!

大名鼎鼎的西涼主帥!

「起來吧。」

葉臨天淡然說道。

「有一件事,需要麻煩你。」

霍正英有些受寵若驚,急忙擦了一下汗水,快速站了起來。

「老闆,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屬下也在所不惜。」

「青洲集團與凌家的合作,想必你已經聽說了,我需要找一些靠譜的材料商,你私下聯繫一下,做好與凌雪薇合作的準備。」

「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去做。」

霍正英重重點了點頭。

「屬下明白,屬下願用性命擔保,絕不會出任何披露,屬下現在就命人去做。」

葉臨天滿意的點了點頭。

霍正英不愧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通。

霍正英,恭敬的把葉臨天送到了樓下,見葉臨天和狼一離開口,才長舒了一口氣。

就在此時,凌邱艷和王麟,激動的走出了君正集團的大門。

猛地一抬眼,看到了門外的霍正英。

「王少,你快看,這不是青洲首富霍正英先生嗎?」凌邱艷激動的捂住嘴巴。

「還真是!今天真是個好日子!」王麟激動的多看了兩眼。

「看樣子,霍董事長是在送人啊,快看,前面那個背影像不像是葉臨天啊?」

王麟抬眼望向遠處,表情複雜起來。

聞言,凌邱艷面色一冷,目瞪口呆的看向遠處。

這身高,簡直和葉臨天一模一樣。

「別瞎猜了,葉臨天就是個廢物,怎麼配讓霍首富親自相送?」

凌邱艷仍舊保持着理智,沒有胡思亂想下去。

王麟微微點了點頭。

「沒錯,那個餘孽就是個廢物,我現在滿腦子都是他的身影!噁心死了!」

隨後,王麟一改臉色,一路小跑,湊到了霍正英身邊,弓著腰,掏出了自己名片。

「霍董事長,您好,我是王麟,王氏集團的副總,這是我的名片,有機會可以一起合作。」

霍正英收回視線,一臉不爽的瞥了一眼王麟,冷冷的問道:

「王氏集團?」

「是是是!」王麟一臉奉承的將名片遞了上去。

隨後,霍正英身後的助理接過了名片。

等王麟抬起頭的時候,霍首富已經走遠了。

王麟一臉傻笑的揮舞著胳膊,扯著嗓子大喊道:「霍董,有機會一起合作啊!」

直到霍正英走進集團,王麟才收回視線,一臉得意的說道:

「邱艷,咱們剛和市場部的鄭經理達成合作,剛才又遇到了霍董事長,真是好兆頭啊!」

凌邱艷眼前一亮,激動的說道:

「難道咱們要發大財了?」

「沒錯,走,帶你逛街去!」

王麟爽朗的大笑了兩聲。

另一旁,凌氏集團會議室內

凌昌明坐在正中央的主位上,面色一沉。

。 顧汐正在藥房裏的時候,心臟忽然抽疼了一下。

隨後,是一陣莫名的心悸。

她放下手裏的葯,輕輕地捂住胸口。

旁邊的楊倩勸她道:「汐姐,你心臟不舒服嗎?臉色不太好呢。」

過了那一陣子,顧汐便又覺得沒事了。

「大概是昨晚沒休息好吧,心肌缺血的表現。」顧汐淡淡地道。

楊倩扶她出來:「汐姐,你就別再強撐著了,就早點回家休息吧,反正病人都看完了。」

無端端地成為了北城的「風雲人物」,被高度關注著,顧汐現在肯定心理壓力特別大,再加上跟霍霆均的關係可能因為和安漠離的緋聞而鬧得緊張,她能休息好才怪!

「可是……」

「別可是了,這葯我會配好,給張婆婆送過去。」

「她看不見我,恐怕不肯吃藥。」顧汐憂慮道。

那張婆婆現在連親人都信不過,最信得過的就是顧汐,每次都要拉着顧汐說上好一會兒話。

內容無非也就是她不想搬、她對這裏充滿感情怎樣怎樣的。

顧汐沒有辦法插手霍霆均的公事,扭轉不了這一區會被收購重建的命運,也只能盡量去寬慰張婆婆,希望她能夠放下這一份執念,順應大家的意願,簽了那一份搬遷同意書。

否則,到時候對方可能會採用強硬的態度,顧汐擔心張婆婆會受不了刺激。

「放心吧,我自有辦法哄張婆婆吃藥,汐姐,你說別擔心人家了,你看看你,這巴掌小臉又細了,你們家霍總看了得心疼死。」

顧汐被她的話逗笑了:「你可別咒他。」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霍總的心頭肉,霍總是你的……」

顧汐把藥包塞給她:「好了好了,最怕你的肉麻情話,我這就走,你記得幫我把藥包送過去給張婆婆。」

楊倩朝着她的背影笑了起來。

等顧汐走了之後,診所里空落落的,只剩下她。

她把藥包都弄好了,再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才打包好,鎖上診所的門,往張婆婆的屋子那邊走去。

「砰」地,玻璃杯被老人家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張婆婆指著楊倩的鼻子大罵:「你說,你是不是他們派來勸我簽字的?我說過,我不搬我不搬,你們要是想讓我搬,想把我這屋子剷平,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吧!」

「張婆婆,您看清楚,是我,我是楊倩,顧汐診所裏面的那個小護士,我經常陪汐姐一起給您送葯看診的,您忘記我了嗎?看,這是汐姐交代我讓我送過來的葯。」

張婆婆定睛觀察了她好一會兒。

「楊倩……原來是你這個娃呀!哎喲,我老眼紛花,沒看清楚是你,快進來快進來,顧醫生呢,顧醫生為什麼不來?」張婆婆過來拉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