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對啊,凡哥,你說說唄,反正大家已經知道了有一個男生的存在了。「錢寶寶八卦的之之心事從高中到了大學只增不減啊。

」凡哥你就說說吧,到底是何方神聖啊,竟然可以將你約到情人湖去散步。「任夏天說著你的也是很好奇的。

唐曉凡還事一副發懵的狀態:」什麼情人湖啊?「

」合著你不知道那個地方叫情人湖啊?「簡一一大叫。

唐曉凡無辜的搖搖頭,其實自己真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情人湖,準確的來說兩人都不知道。

」那你不知道,他叫你去你就去了?「任夏天還以為唐曉凡只是表面上看著很聰明,其實很容易被別人給騙了。

」事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

錢寶寶抓住時機:」那就是真的有男生了哦。「

唐曉凡:」是有一個男生,他是我們一個社團,我們兩正在了那個關於我們社團演出的事情呢《走著走著有個插柳口,我們就過來了。「

任夏天:」那是誰帶的路。」任夏天覺得誰帶的路很重要,要是那個男生帶的路,那可能是有意而為之呢?

唐曉凡:「是我,有兩個岔路口,我就隨便旋律一條,誰知道就走到了你們說的那個情人湖,還好死不死的碰到了簡一一,她還回來告訴了你們。」唐曉凡說著還看了看簡一一。

「那個男生有沒有表示過對你有意思嗎?」任夏天覺得這才是重點。

唐曉凡:「沒有吧,他也沒說過。」

施文青心裡汗顏,這個姐姐看來是好久不接觸男生,都不知道男生的套路了吧。

施文青直接這麼問:「他給買早餐嗎?他給你講笑話嗎?、、、、」

唐曉凡想了想:「買過,笑話經常講吧。「

任夏天夾著說:」那你和他呆在一起什麼感覺?「

唐曉凡:」感覺很輕鬆啊。可以做真實的自己,沒有什麼感覺啊!「

幾人相視一笑。

可能有的人是後知後覺,但是總會發現的。 「不。」半魔魔葉雙目血紅。她死死盯著月千歡,「起初,是因為你殺了我我的愛徒。魔族聖女玉顏。」

原來是從玉顏開始的!

半魔魔葉又道:「還有我的弟子,墨離嬈!」

「這個我知道。玉顏和墨離嬈是你徒弟。但我沒想到,如你半魔魔葉居然也會為了自己徒弟報仇?」

「為什麼不會?她們是我靜心培養的人才。將來是要幫我管理魔族的!全被你殺了!哦不,玉顏不是你殺的。但也是因為你而死!」

半魔魔葉說著說著,神態開始瘋癲起來。

她哈哈笑著。「如果玉顏沒有死。如果墨九卿沒有娶你。你只要不出去,玉顏成了魔族的魔后。我統一魔族就指日可待!可是一切,都被你毀了!」

「月千歡,我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我恨不得……啊!」

墨九卿一動手,半魔魔葉立馬慘叫。剩下的話也全部吞回了肚子了。

月千歡揚揚手,表示她毫不在意半魔魔葉的話。

如果半魔魔葉幾句話就能影響到她。那她是怎麼一路走到今天的?

嘴角微勾,月千歡開口:「半魔魔葉,你知道抓住你有多麼難嗎?這一次,我們絕不會放你離開。不過動手前,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半魔魔葉牙關緊咬。

這種明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卻只能乖乖坦白,將所有秘密都袒露的感覺。是她此生從未體驗過的。

但她不敢反抗。月千歡身後站著的兩個男人,一個是正道之首,一個是魔族魔帝。都不是半魔魔葉惹得起的。半魔魔葉現在不禁心生後悔。

要是她早知道月千歡是鳳尊的徒弟,她絕對不會再打月千歡的主意!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葯。

半魔魔葉終將為她的所作所為,種種惡行付出代價!

月千歡從頭上取下鳳簪,冷冷問她。「你曾稱九天鳳為師尊。你是九天鳳的徒弟?」

「九天鳳的徒弟?」鳳九黎詫異。他扭頭看向墨九卿。從未聽聞過九天鳳收徒啊!

九天鳳與他不同。偷偷摸摸收徒也不可能的!那時候,九天鳳天天跟墨九卿的爹,當時的魔帝玩逃婚的遊戲。哪兒有空收徒?就算有空,也絕對不會看上半魔魔葉這樣的人啊。

墨九卿回看向鳳九黎。面對他疑惑的打量,墨九卿黑了臉。「我娘不至於那麼瞎!」

所以,半魔魔葉為什麼會稱呼九天鳳為師尊?

半魔魔葉直勾勾盯著那支鳳簪。眼中有驚恐,畏懼,害怕。驚恐的挪開視線,半魔魔葉低垂下頭不說話。

月千歡將她的反應盡收眼底。挑眉,眼眸中閃過思索。這時,墨九卿走過來不耐煩道:「說!」

「師尊並沒有收我為徒。但她救了我,也把我當徒弟一樣對待。」半魔魔葉的嗓音顫抖不停,很是酸澀。

她想要伸手摸摸自己的臉。可是雙手被捆綁在牆上。她只能哆嗦著,說:「我的臉,是師尊把我趕出去時,毀了的。」

若是不知情的人聽了半魔魔葉的話,只會心道九天鳳這麼惡毒!

月千歡冷笑,「你怎麼不說毀你容貌的原因?」 半魔魔葉身體抖了抖。她用力瞪大雙眼,惡狠狠瞪著月千歡。開口撕心裂肺的吼道:「你為什麼一定要知道!為什麼要逼問我!為什麼!」

「不想說?但我偏偏就是要知道。」月千歡冷冷勾唇,抬手並指在半魔魔葉胸口一敲。半魔魔葉疼的張開嘴喊痛,就在這個時候一顆丹藥沒入她喉嚨里。

半魔魔葉瞪大眼,「你給我吃了什麼!」

「你很快就知道了。說吧,九天鳳為什麼要毀你容貌?」

「我絕不會……我……是因為我試圖勾引魔帝。魔帝要殺我,師尊顧念以往,繞我一條命。但要了我的臉以為示教訓和懲戒。」

張嘴說完,半魔魔葉驚恐極了。

她絕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來的!除了九天鳳和魔尊,沒有任何人再知道這件事!可見她的保密,有多緊張和小心翼翼。

可現在,她竟然在月千歡的詢問過後,一五一十說出來了!半魔魔葉很快反應過來,這是月千歡剛剛給她吃了的丹藥的作用!

再看月千歡他們,顯然為半魔魔葉話中的信息而感到驚訝。她嘴裡的魔帝當然不會是墨九卿,而是墨九卿的父親。

月千歡嫌惡看向半魔魔葉,「原來是這麼回事。半魔魔葉你可一點也沒有冤枉。九天鳳不殺你,真是可惜。」

「我寧願她殺了我!」半魔魔葉嘶吼。

「她為什麼不殺了我!她毀了我的容貌,讓我變成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沒有人願意靠近我,她也不要我了!」

「明明她先認識我的。魔帝是後來的!她為了魔帝拋棄了我!如果不是魔帝,我就能當她的徒弟,一輩子在她身邊。只有她不嫌棄我。」

半魔魔葉說話顛倒,瘋瘋癲癲的又笑又哭。她的語氣里時而歡喜,時而怨毒,時而憤恨。

從她的話語中,月千歡他們在腦海中構造出一個完整的故事。

半魔魔葉身為半魔,早就該死了。半魔都活不過十歲。而她是個特例。是因為九天鳳出手救了她,打破了這個詛咒。

半魔魔葉一直跟在九天鳳的身邊。雖然沒有被九天鳳正式收為徒弟,但也差不到哪兒去了。九天鳳一直待她很好。直到她跑去勾引墨九卿的爹。饒她一命,只毀容貌,然後把她趕了出來。

就此,半魔魔葉記恨上了九天鳳夫婦。連帶著,時刻也想殺死墨九卿!

哈哈哈大笑著,九天鳳惡狠狠盯著月千歡和墨九卿。「我只後悔,沒能殺了你們!」

「那你只能帶著這份後悔下地獄去。」墨九卿冷冷開口。他看向月千歡,神色立馬變得柔和。「歡歡,你想怎麼處置她?」

「不要手下留情,她活著對你們而言就是個威脅。」鳳九黎淡淡道。

他顯然是勸月千歡不能心軟。不過心軟這個詞,從來不會出現在月千歡身上。

冷冷看著半魔魔葉,月千歡開口:「她的下場,我已經準備好了。默凜,進來吧。」

見月千歡突然扭頭看向門外。墨九卿和鳳九黎側眸看去,看到默凜偷偷趴在門框上。 大概每個人在犯錯之後,都會覺得可能今後自己再也不會去像之前那麼做,但事實上可能每一個人都不是聖人,也不會做到再也不會去觸碰到,有的時候缺的只是勇氣,而不是錯誤本身而是自己去面對錯誤的勇氣。所以經常說,不要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但是,能保證自己的一生會過得一世安穩,歲月靜好可能是每一個人都想要擁有的,但事實上,誰的存在都不是例外,都會去經歷自己必須經歷的,還有那些自己不想卻不得不經歷的事情。

有的人在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可能這些事情對於他來說是一種激勵或是一種鍛煉,但更多的時候卻成為了一種磨難。當你置身事中的時候,,別人只看見你的掙扎與無奈,還有你掙脫之後的光彩以及洒脫,,他不知道的是,你需要多大的勇氣去制對抗?

別人沒有理由,也沒有義務去理解你,但是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少人云亦云的人,獨獨缺的是,那個可以堅持自己的人。

很多人的一生可能會活成一個成為別人榜樣的人,但是世界上的人,都不一定是要成為別人的榜樣的,有那麼多的人,要是人人都成為榜樣,那是要那是要標榜給誰看?或者是展示在哪裡?

大多數的人都是芸芸眾生,都是忙忙碌碌的活成了平庸的樣子。平庸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去擁抱了平庸,接受了現實,認為當下的生活就是理所當然。

生活是一條大河,,簡單的是隨波逐流,困難的是逆流而上,有的時候可能隨波逐流讓你感到身心愉悅,沒有什麼煩惱,是一場流浪下來,卻發現自己什麼也沒有,保持自己的本性逆流而上誰又能斷定你收穫的不是遠方和詩。

每個人都在嚮往遠方和詩,但是屈於眼前的苟且。

不是標唐曉凡擁有自己的世界,而是羨慕她早就經歷了一場生活的洗禮,生命中的已經畫上了重重的一筆,沒有什麼定論去說她的經歷對於人生是好是壞,只知道她在經歷過這些事情之後,內心保持著自己。

錢寶寶作為宿舍里,對於八卦首當其衝的一個人,之前沒有關於唐小凡的什麼八卦消息?她也就沒有什麼好奇心,現在知道了一點點蛛絲馬跡,所以她開始了深層的挖掘。

錢寶寶笑著蹭到唐曉凡的身邊說:「凡哥,你們是經常出去逛嗎?還有他是經常給你買早餐或者說講笑話嗎?」本來施文青已經問過的問題,為了得到自己的答案,錢寶寶還是上去又問了一次。,

「我說大寶,你這個八卦的好奇心都用到自己宿舍里來了,那接下來你會不會出去在喇叭廣播一圈啊?」唐曉凡一個腦瓜蹦兒就彈到了錢寶寶的頭上。

「哎呀,凡哥你輕點兒,我都感覺到了些許的疼痛,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出去廣播呢?我這不是關心你嗎?順便也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錢寶寶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說。

」那對不起,滿足不了你的好奇心了,因為根本就沒什麼可說的。」唐曉凡一個帥氣的轉身就轉身出了宿捨去洗漱了,剩下錢寶寶一個人坐在床邊。

「一點都不好玩,沒什麼勁爆的消息嗎?算了,我也要去洗漱,反正到最後,事實會浮出水面的。」請寶寶自言自語的說完這些話也去洗漱上床睡覺。

、、、、、、、

可能每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們都穿著厚厚的鎧甲,可能有人會說,明明是一個和平年代,怎麼說每個人都穿著鎧甲呢?只是此鎧甲,非彼鎧甲。

這個鎧甲是我們每個人的保護色,鎧甲每個人都有,但是未必每個人都有軟肋,不是不想擁有,大概有的人是不想擁有吧,可是有的人明明是渴望擁有,但是從內心深處,確實怕了,所以就變成了不想擁有。

、、、、、、、

這一天宿舍里就剩了唐曉凡和任夏天兩個人,其他人都出去過他們自己的二人世界。

任夏天看著躺在床上的唐曉凡,猶豫了好久才開口:「凡哥,我來認真的採訪你一下,可以嗎?」

唐曉凡抬起頭來看著任夏天,一看她的樣子,唐曉凡在心裡就已經知道了,她想要問什麼?但是唐小芳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任夏天搬了個椅子,在桌子前正襟危坐,開口道:「,其實就還是她們八卦的那個問題,我想和你聊聊你內心裡的想法。「

唐曉凡很納悶:」什麼內心想法?」

任夏天回答說:「就是關於那個男生啊,你是怎麼想的啊?因為我覺得你,是已經感受到了他的想法,但是你沒有做出明確的表示,準確的來說你在裝傻,對不對?我說的對不對?」任夏天一副我已經懂了的樣子看著唐小凡。

唐曉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其實你說的對的,是感覺到了,但是我沒有點破,因為我怕到後面連朋友也沒得做,再說,我覺得我現在還沒有做好,去接受這個人的準備。」

任夏天說道:「你覺得他缺的是朋友嗎?」

唐曉凡:「我知道他不缺朋友,我也不缺朋友啊,我只是暫時不知道怎麼去對待這件事情?或者說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處理它。我記得之前我和錢寶寶談論過關於愛情這個問題,當時我就說過,愛情這個東西遲早會斷裂,明明知道會斷裂,為什麼還要去開始呢?但是有的時候轉念一想,你因為害怕斷裂,所以就直接掐死了這個可能性。因為我現在還不知道這個可能性的成功率是多少?我該不該去冒這個險這個人就像你們認定你們現在的另一半一樣,讓我去那樣認定他,我暫時還做不到。」

任夏天思考了一會兒說:「凡哥,其實你說的很有道理,這個事情它確實存在兩面性,我是怕你從來沒有想過邁出那一步。」

唐曉凡笑著回答說:「你放心,我不至於對這件事情止住不前,只是時間不對,這個人我也不知道現在是否正確?所以我需要時間,來讓我慢慢的去了解,我也不是那種一朝被蛇咬10年怕井繩的人,人生嘛,會有挫折,但我不會因為那些疼痛,就選擇不去走路,生活還要繼續的不是嗎?」

任夏天點了點頭,很認同唐曉凡說的話,兩個人像是達到了共鳴一樣,相視一笑。

生活前進的道路,就說撞了南牆,回頭就好,重要的是前進路上的,痛苦與磨難,在經歷的同時自己得到了成長,讓自己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對未來的生活的時候。

可以淡定從容,堅持自己,不做塵埃里的一粒浮塵,隨風而動。 「默凜?」墨九卿挑眉盯著默凜打量。

默凜是死亡鳥。巴掌大的一隻鳥,迎面給人無限黑暗與死亡的危險。雖不至於影響到墨九卿和鳳九黎這樣境界的強者,但還是不自主的會覺得不喜。

月千歡伸出手。默凜撲騰著翅膀站在月千歡手指上。默凜扭了扭身體,說道:「主人。我沒有偷看!我是來看看主人需不需要默凜幫忙的。主人不要生氣!」

「我不會生氣。不過我現在正需要你幫個忙。」

「好啊!是要默凜吃掉這個壞蛋嗎!」默凜看向半魔魔葉,動了動尖尖的嘴。

半魔魔葉瞪大眼,驚恐的盯著默凜。

她不認識死亡鳥。但她深知默凜的恐怖!就是默凜,追的她狼狽不堪。最後被月千歡他們抓住。

現在,這隻鳥說要吃掉她!半魔魔葉心底浮現極為不妙的感覺。

月千歡伸手摸了摸默凜的小腦袋。她笑著勾起嘴角,「對沒錯。但是不能一口氣就吃完她。」

「默凜明白!那樣太便宜她了。司空喧說過,這個女人非常壞!就是她害的主人傷心,害的小主人沒了爹。默凜一定謹遵主人命令,不會一下子吃光她的!」

「去吧。」

默凜振翅,飛到半魔魔葉頭上。它低頭一啄。

啊!

半魔魔葉發出凄慘至極的慘叫聲。

隨著默凜在她額頭啄出一個小孔。一股黑氣冒出來,被默凜慢條斯理的吃掉。隨著它的動靜,半魔魔葉慘叫漸漸變了調。

默凜吃的不是她的身體,而是靈魂。死亡鳥是吞噬靈魂的死神鐮刀。

墨九卿走來摟住月千歡。「歡歡。這裡太吵了,我們出去吧。」

「好。」月千歡又看向鳳九黎,「師尊先請。」

「嗯。」

他們剛剛走出牢房。身後傳來半魔魔葉扭曲到變了調的尖叫聲。「月千歡!你殺了我,還有人魔陳凡!他會來找你的。他會把你吃掉!啊——」

眸光一暗,墨九卿將月千歡緊緊摟在懷中。他嗓音低沉,暗藏殺意:「人魔敢來。只會比半魔魔葉的下場更加慘!」

「屆時不用你,本尊也不會放過他。」鳳九黎沉沉開口。

敢傷他的徒弟?真當他這個師尊是擺設不成?

因為半魔魔葉這一句話,接下來人魔陳凡的復活之旅將變得格外凄慘艱險。不知道人魔陳凡知道這是半魔魔葉帶來的影響時,會不會恨死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