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7 日

「小傢伙叫什麼名字?」

「大名還沒起呢,這不等你回來嗎?就取了個小名叫橘子。」

「橘子?」

見李家柒不解,鄭剛就給她解釋

「橘子通舉子的意思。」

李家柒沒想到竟然是這個意思,一笑后道:

「昔日輕狂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待得風雲捲入朝,雲鵬展翅終飛高。

那不如就叫鄭雲鵬吧!」

前面兩句是出自孟郊《登科后》,後面一句是他自己加上去,也算是對小傢伙的一番美好期許吧。

「鄭雲鵬?這個名字好!別看你姐夫跟你讀了好幾本書,可他想了半天愣是沒有想出這麼好的名字。」

鄭剛也笑

「這個名字的確是好,我這就去跟爹娘說一聲。」

見鄭剛出去了,李家柒就道:

「大姐,姐夫待你可是真好?」

大丫就笑的很是欣慰

「自然是真好,我這日子過的舒心,都胖了不少,你這還打算繼續往上考?」

李家柒抱着孩子坐下道:

「是啊!我打算過完年就去京城,考個狀元什麼的不敢說,但考個進士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而且我才十歲,皇帝也不能讓我個十歲的孩子去當官,屆時估計還是要回來的,到時候我就在家養養兔子鴨子,眼看要到冬天了,咱們也能做上幾件鴨絨服。」

大丫聽她這麼說倒是放心不少

「真能像你說的這樣,那是再好不過了,姐就怕你日後抽身不得,若是走的高了,」

李家柒知道她的擔心

「大姐你放心,我心裏有數,」

「姐知道你腦子聰明,你心裏有數就成!」

將剛給小傢伙打的足金長命鎖,還有手鐲,腳鐲的都拿出來給大姐。

大家見了驚得一跳

「這可不成,這得多貴呀!」

李家柒將東西放進小傢伙懷裏,

「姐,這是我給小侄兒的,給他拿着。」

「你又有寫畫本子了?」

李家柒就含糊一句

「是啊,寫了本,姐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我來錢的路子多著呢!」

回頭再打兩個boss說不定還能撿不少。

姐弟二人說了會兒話,李家柒出門,鄭嬸子就從廚房探出身體喊他

「小七啊!中午別回去了,就在俺家吃吧!」

李家柒就笑

「鄭嬸子,你也別忙活了,中午我娘他們要擺宴席,你們都過去吃唄。」

「你娘他們才回來,這麼快就忙活上了?」

「是啊,這不是有村裏的嬸子們幫忙么!」

鄭嬸子就擺手

「那也不成,我還得給你姐把飯做了,回頭等姐吃完飯,我給大孫子收拾乾淨再去你家坐坐,咱去看看舉人娘去,哈哈。」

「那鄭嬸子你先忙,我先回去了。」

李家柒回去后還要陪村長和李老爺子他們,一桌子年過半百的人里就她個十歲的娃兒,聽着他們這個說一句那個說一句的,李家柒就笑着耐心聽,時不時點頭應和幾聲。

「縣令來了,縣令大人來了。」「雲銘,根據聯邦政府在2025年制定的標準,你知道這世界上所有的異能可以被劃分為哪幾種類型嗎?」

肖琪的這第一個問題,雲銘就答不上來,不過他聯想到了自己從潛行者那裡奪取的「空閃」異能和肖琪的精神造物:「不清楚,我只知道有空間系和造物系這兩種。」

「其實這兩個稱呼並不嚴謹。」肖琪搖了搖頭:「無論空間系還是造物系,都只是某個大門類下的獨立分支。」

「橫向空間為宇,縱向時間為宙,空間系……

《齒輪之證》第198章餐桌會話(中) 「什麼?」貝瑤怔住,「不會麻煩嗎?」

韓芸芷本來就不喜歡她,現在如果又因為這件事惹她不快,豈不是會越來越糟?

葉旭似猜出她此刻的想法,解釋道:「是我聯繫別人,別人後來和她說了,所以就變成她安排。」

「哦……」她應了句,還是想不通韓芸芷的做法。

想著快到了,葉旭便沒再多說。

兩人乘電梯上了五樓。

貝瑤知道葉旭都安排好了,便也沒注意到五樓屬於什麼科室。

直到出了電梯,她注意到周圍經過的都是一些孕婦之類的人,後知後覺的抬眸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指示牌上寫得都是關於婦科之類的字眼。

她拉住葉旭的胳膊,忍不住問:「我們來這裡幹嘛?」

不去精神科,那也得去腸胃科吧?來婦科是什麼鬼?!

她一度以為走錯了地方。

葉旭以為她害怕,反手回握住她的掌心,十指緊扣,「這裡有認識的教授,是和我媽媽很好的朋友。」

「她會看我的病?」貝瑤有些納悶。

「嗯。」

葉旭肯定的點了點頭,拉著她去了一間獨立的辦公室。

因為提前打過招呼,他們只要直接進去就好。

推開門,孟教授抬起頭看向他們,微笑道:「來啦。」

「孟阿姨,麻煩了。」葉旭牽著貝瑤走進來。

孟教授看了眼從葉旭身後跟來的女孩兒,笑容更和藹,「你女朋友很漂亮。來之前有在家自己測過嗎?」

話落,貝瑤眸光微動,有些詫異。

葉旭倒是面不改色的接話:「沒有,那東西也不太准,所以直接來了醫院。」

孟教授點了點頭,看向獃獃的貝瑤,說:「待會兒跟護士去做個檢查。」

「我這是做的什麼檢查?」

話落,令葉旭和孟教授同時一怔。

「你昨晚不是犯噁心吐了嗎?」葉旭摟著她問。

「是……」

「我記得這幾天是你的生理期,似乎也沒有來?」他繼續問。

貝瑤回憶了下,確實是有這麼回事。

「不管是不是,測一下,好嗎?」葉旭語氣輕柔道。

她抬眸對上他的目光,終究不忍心拒絕,便點了點頭。

隨後,護士帶著貝瑤去了另一個屋子,葉旭不方便過去,便留在這邊等她。

「我覺得這女孩兒挺好的,你媽媽怎麼還不喜歡?」孟教授打趣道。

葉旭回過神,說:「那您之後多開導開導她,這麼好的兒媳婦,只有這一次了。」

孟教授聽完后笑得更歡樂,又打趣了他幾句。

醫院有熟人辦事,辦什麼都快。

在外面等待結果時,貝瑤看上去有些憂心忡忡。

見狀,葉旭握住她的手,「怎麼了?」

「應該不可能懷孕對吧?」那雙杏眸里似乎充斥著恐懼。

葉旭定定看著她,「怕了嗎?」

貝瑤點點頭,想了下,還是如實開口:「我吃過葯。」

葉旭眉頭微動,「嗯?」

「在南州的時候,我吃過事後葯。」貝瑤輕聲說。

其實他們每一次都有很小心的做措施,但就有一次玩瘋了,都沒顧得上。那時候,葉旭擔心她吃了會影響身體,恰逢在安全期,便沒有讓她吃藥。

可是貝瑤卻擔心,還是背著他去買了。

葉旭聽完后,饒是克制的再厲害,也能感覺到他神色的緊繃。

貝瑤去拉葉旭的手,他雖然沒躲,但表現的很僵硬。。 楚塵拽著黃玉恆的衣領,毫不客氣,簡單粗暴,黃玉恆踉蹌狼狽,險些摔倒。

歡迎來戰!

楚塵的聲音在黃家眾人的腦海里回蕩。

目光震撼無比。

宋家官宣,向黃家開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