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屠元偉,你以為本帥會懼你不成?今天本帥就讓你知道,本帥殺你如屠狗。」項羽怒道。

「哈哈哈,大秦的這個將軍還真是狂妄自大啊,屠兄殺了他。」蘭宏道。

「不急,我們再等等,相信大秦那個國主已經在趕來的路上,我們三人兩人拖住這個將軍和大和尚,另外一人用最快的時間擒拿葉昊。」屠元偉道。

「好。」

兩人都點點頭,他們靜靜的等待著葉昊的到來。

突然幾人所在的朝天殿廣場颳起一股大風,隨後靈氣暴動。

「不好,這是陣法。」蘭宏驚訝道。

「不急,陣法又如何?」屠元偉冷笑道。

李笑宇和蘭宏發現陣法不攻擊他們,倒也不怎麼擔心,但是三人不約而同的運轉功法,提升自己的氣勢。

達摩老祖快速的飛到朝天殿廣場,看到項羽和三人對峙著,都在提升自己的氣勢,達摩老祖發現那個黃袍的老者正是上次前來皇宮搗亂的大申侯國的李笑宇。

達摩老祖站到項羽身邊,兩人護住周圍的皇宮侍衛,不讓三人的氣勢傷到這些侍衛。

葉昊沒有選擇飛出皇宮,而是一步步走著,心中計算著,對方什麼目的,葉昊已經心知肚明,無非就是為了自己在天涯秘境中得到的王典而已。

事實上,在天涯人王的練功殿中,葉昊得到了幾部王典,甚至有一部超越了王典的存在。

一陣功夫西門吹雪、葉孤城、展昭三人也趕到了,都和項羽並排而立,他們作為大秦侯國的供奉,理當如此。

狄仁傑等官員也是開始疏散人群,決不能讓大秦的子民無辜的死亡。

大秦的軍隊全部進入戰魂秘境修鍊,洛陽城的十萬城衛軍快速的運作起來,維持治安。

踏踏踏踏踏踏……

突然落針可聞的聲音從著皇宮中漸漸的傳來,屠元偉三人聽后大喜,果然大秦之主和傳聞中的一樣,勤政愛民,這就代表著他不會選擇逃亡,那麼今日便是他們幾人的機會。

「哈哈哈,偽帝,沒想到你竟然沒有選擇逃亡,還真是讓人意外,現在我們給你一個機會,交出王典,饒你不死,否則不光你要死,這裡所有人都要死!」屠山輝盯著葉昊,一副吃定葉昊的樣子。

「哼,朕本就沒有王典,再者就算朕真有王典,哪怕只是半部,朕也不會交給你們。」葉昊淡淡的道,葉昊是不可能當眾承認自己擁有王典。

「死不承認是吧,等我們擒住你,由不得你不認。」屠元偉冷笑道。

「李兄,你對付那個和尚,我來纏住項羽,蘭兄你用最快的速度擒下偽帝。」屠元偉道。

李笑宇和蘭宏都點頭同意。

屠元偉瞬間殺向項羽,「項羽,我們是時候了結天連山脈中的恩怨了。」

項羽看著殺過來的屠元偉馬上大怒,「既然你找死,那本帥就成全你。」

「霸王抬槍。」項羽一聲大喝迎向屠元偉。

項羽和屠元偉瞬間戰做一團。

李笑宇看到屠元偉已經發動攻擊,也是一個閃身向著達摩老祖衝去。

「大和尚,本座今天要看看,你是否真要那麼強大,防禦牢不可破。」

達摩老祖聞言,「你二人還是一起上吧。」

葉昊聞言卻道,「老祖,你全力對戰李笑宇即可,剩下一人朕能應對,這裡是大秦的洛陽城。」

達摩祖師聞言點點頭,目光非常不善的看向李笑宇,「阿彌陀佛,貧僧要開殺戒了。」

蘭宏聞言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哈,葉昊小兒,你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老夫已經等不及了,這就拿下你。」

蘭宏說著向著葉昊衝去。

展昭三人馬上站出來一起防禦蘭宏的攻擊,他們絕不會讓蘭宏的攻擊傷到國主。

嘭!

一聲巨響震得整個朝天殿廣場不停的晃動,卻是項羽和屠元偉都已經動用真正的實力,兩人都想在第一時間解決對手。

屠元偉覺得項羽上次差點擊殺了自己自的愛子,所以特別仇視項羽,總想著怎麼擊殺項羽。

項羽則覺得自己必須儘快解決對手,才能幫助國主,徹底贏得這場勝利。

「殺!陰溝拳。」

屠元偉一聲吼叫沖向項羽。

「哼,槍魔霸世。」

項羽豈會示弱。

只見項羽身後突然顯現一桿數百丈的長槍,氣勢如虹,瞬間向著屠元偉衝去。

屠元偉看到大吃一驚,馬上使出自己最強的招式雷天一擊。

兩人你來我往,互有勝負,一時之間陷入膠著狀態。

「大力金剛指。」達摩老祖一聲輕哼,食指和中指點出,帶著無上的威能向著李笑宇射去。

李笑宇感覺自己被瞬間一股死亡氣息籠罩住,馬上做出絕對防禦,同時激活身上的地級上等軟甲。

「噗嗤。」李笑宇一口鮮血吐出。 ?達摩祖師全面壓制著李笑宇,但是想要擊殺暫時還是有些困難。

蘭宏作為飛靈門的太上長老,有著聖胎境大能九重天的修為,也是無比強悍,但是他只是想要擒拿葉昊,所以他沒有使用全力。

嘭!嘭!嘭!

蘭宏三招就直接擊飛展昭三人,「小皇帝,現在交出王典還來得及。」

「朕說過沒有王典。」葉昊淡淡的道。

「葉昊小兒,你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蘭宏冷笑道。

蘭宏說著向著葉昊閃電般的撲去,他要擊傷葉昊,擒住葉昊。

「國主,小心。」展昭幾人大喊道。

「哼,天蒼之手。」葉昊一聲冷哼。

轟隆隆!

隨著一聲巨響,蘭宏後退十幾步。

展昭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們爬起來,靜靜的看著國主。

蘭宏驚訝道,「葉昊小兒,本座沒想到你竟然擁有聖胎境七重天的修為,這恐怕是陣法加持的戰鬥力。看來我們忽略的陣法,沒想到卻又如此威力,直接把你的修為從聖胎境大能三重天提升到聖胎境七重天。」

「說,這是不是你在天涯秘境中得到的陣法。」蘭宏大聲吼道。

「哼,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葉昊淡淡的道。

事實上,葉昊這是調用四象通天陣加持自身的力量來對敵,其實葉昊直接動用四象通天陣對敵效果會好很多,但是葉昊不想那樣做,葉昊想要鍛煉自己的戰鬥經驗。

「牙尖嘴利,等本座擒下你,看你還如何嘴硬!」蘭宏道。

在蘭宏看來,即使葉昊有陣法加成又如何,也不過聖胎境大能七重天而已,自己聖胎境大能九重天的修為,還會打不過?

「葉昊小兒看招,千烈鬼爪。」蘭宏已經使用七成功力。

蘭宏的披風舞動,頭髮飄揚,整個人如同一隻猛豹向著葉昊的胸口狠狠的抓去,必要一擊重傷葉昊。

葉昊豈能看不出蘭宏的算計,但是葉昊不懼,葉昊自從修鍊鴻蒙天經,整個人發生了質的變化,無論是肉體強度,還是靈氣精純度,都絕對要超過同階修士很多。

「天蒼之手。」葉昊同樣一招天蒼之手。

葉昊的右手伸出,帶著無上的威力,向前推進,勢不可擋,瞬間和蘭宏的攻擊撞到一起。

嘭!

兩人直接後退,蘭宏心中有些震驚,按理說自己七成的攻擊,就是一般的聖胎境八重天度不是對手,更不用說葉昊才七重天而已。

「葉昊小兒,本座要全力出手了,希望你還能撐住,不然就不好玩了。」蘭宏道。

「朕的手段豈是你能想到的,蘭宏,在朕眼中你也就是一個廢物而已。」葉昊道。

「本座活了三百多年,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敢對本座這樣說話,你還真是膽大包天,今日本座一定把搓成骨灰。」蘭宏怒道。

「奔雷拳。」蘭宏吼道。

奔雷拳是蘭宏無意間的得到的一門地級高級武技,傳聞是一位老牌尊者在一方雷池中整整待了十年才領悟的地級武技,憑藉著這門地級武技,那人的家族也是蒸蒸日上。

奔雷拳同時也是蘭宏的成名成名之技之一,年輕時蘭宏也正是憑藉著奔雷拳才大放光彩。

葉昊看著蘭宏的周身似乎被雷電之力吞噬,很是大驚,對方這一擊,恐怕距離此人的巔峰戰力已經相差不多了。

婚不由己 周圍眾人看著已經被雷電之力吞噬的蘭宏,全都露出大驚之色,但是他們知道,那是蘭宏正在醞釀著一招強大的攻擊,就是不知道國主是否能抗住。

葉昊也是無比震驚,還有這種武技,恐怕蘭宏為了練成這招也是費了不少心思。

但是葉昊何懼之有,帝王者本來就是逆天而行,爭天奪運,為子民謀福利,自己享受無上的榮光。

「霸仙絕殺。」葉昊看著蘭宏的攻擊已經接近自己,不慌不忙一招使出。

葉昊的拳影像一條巨龍一樣沖向蘭宏,引得周圍眾人不斷叫好。

蘭宏的的奔雷拳帶著一股強大的氣浪,迎向金龍。

嗷!

一聲咆哮之音驚天地。

噗嗤,葉昊一口鮮血膨出。

果然還是蘭宏技高一籌。

洛陽城的子民全都無比但系你的看著葉昊,心中一驚開始為葉昊祈禱,國主可千萬不要失敗!

「哈哈哈哈,葉昊小兒,滋味好受嗎?」蘭宏看著吐血的葉昊道。

葉昊用手抹掉嘴角的鮮血道,「哼,朕今日必殺你。」

「哈哈哈,就憑你一個偽帝,真是大言不慚。」蘭宏笑道。

葉昊沒有理會,直接拿出十六把劍拋向四周,把自己和蘭宏圍住。

於此同時兩人周圍快速形成濃霧,周圍眾人已經看不到兩人,但是他們很清楚這是國主弄出來的,一定是為了戰勝對手。

蘭宏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一座劍陣之內,大驚失色,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種劍陣,本能的感到深深的威脅。

「蘭宏老兒,你看看朕的這座屠靈劍陣怎麼樣?」葉昊笑眯眯的道。

「不怎麼樣,難道你就想憑著這座破劍陣殺了本座,真是可笑至極。」蘭宏不屑道,但是心中卻是打起一萬個小心,決不能陰溝里翻了船。

葉昊心念一動十六把地級戰兵級別的寶劍動了起來,全都發出凌厲的劍光,殺向蘭宏。

蘭宏瞬間全身悚然,大驚失色,感覺自己已經被死亡之氣完全籠罩,不可脫身。

但是蘭宏絕不會坐以待斃,瞬間一把散發著濃郁的青光長劍出現在他的手中,這把戰兵已經跟隨了他近百年時間,近二十年他都沒有拔劍,因為沒有人能逼著他拔劍。

「葉昊小兒,本座要殺了你。」蘭宏手握寶劍沖向葉昊。

但是葉昊更快,十六把靈劍從四面八方揮出無數劍光殺下蘭宏。

噗嗤,其中一道劍光瞬間穿透蘭宏的前胸,蘭宏的動作稍一遲緩,便立刻別諸多劍光吞噬。

隨後葉昊撤去收起屠靈劍陣,撤去四象通天陣。

嘭!

蘭宏的身體直接倒下,身上只有數百傷口,都流著鮮血,眼睛睜得好大,明顯死不瞑目,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這裡。

周圍所有人,包括正在交戰的雙方,都停手看著葉昊,狠狠的咽著唾沫。 ?葉昊就這麼淡淡的站在朝天殿廣場,但是在眾人心中的地位卻是越發的高大起來。

「國主王歲。」

「大秦萬歲。」

重生之還君明珠 …………

不知誰喊了一聲,眾人開始高呼。

屠元偉整個人處於獃滯狀態,瞬間懵逼,怎麼辦?

似乎除了逃跑自己別無選擇?

「李兄,快跑!」屠元偉大喊道,自己馬上使出自己最拿手的步法向著洛陽城外爆射而去。

項羽這才反應過來,但是要追的話已經不可能。

李笑宇聞言,剛準備逃亡,這場行動至此他們算是已經徹底輸了。

但是達摩老祖是何人,在得知國主殺了蘭宏的一瞬間,達摩老祖就決心擒拿李笑宇,交給國主發落。

「哼,一指禪!」

達摩老祖瞬間使出自己的成名之技,攻向李笑宇。

李笑宇感覺這一招帶著無比強大的攻擊力,自己要是執意要跑,一定會直接擊殺自己,他只能回頭防禦。

嘭!

一聲巨響,李笑宇直接倒飛而出,顯然受傷不輕。

達摩老祖瞬間到達李笑宇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