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師傅!」

他見到這人影,立馬激動地從洞口縱身跳下。

只不過這個光影凝聚而成的外觀,正和老和尚一模一樣。

許久不見,他依然是那麼慈眉善目,光讓人看到他的微笑,都能生出被洗凈渾身纖塵的清爽感。

「小施主,你終於達到了這一步。」

老和尚含笑看著他,屈指彈出道白色絲線,竟然徑直穿過乾坤袋,迫近霜藍雪刃時,徒然展開,將其封印在了其中。

雷岳明白,這是老和尚不想讓陸聿明聽到接下來的對話。

果然,他隨後便說道:「這個法相,並非這片天地之物,其名曰菩提樹,擁有反射攻擊,助人觀想參悟、鎮壓陰邪、救死扶傷之能。」

「至於攻擊手段,你已經悟出來了些許,那飛葉虹光,則是貧僧根據菩提樹的特性自創的一門戰技,只不過一技傍身遠遠不夠,大道永無止境,你終究需要走出自己的路。」

「菩提樹乃是佛門聖樹,擁有較高初始品質和無盡提升空間的同時,也給你設置了尋常人不會遇到的困境,譬如你現在根本沒有滲透進法相核心。」

雷岳大為詫異:「還沒進入核心?」

「不錯,待得你有朝一日,能夠突破菩提子堅硬的外殼,才能觸摸到孕育其中的菩提心,這個難度很大,或許將會讓你永世無法進境真身。」

「大機遇背後,往往蘊含著大挑戰,這便是天道恆常。」

對於老和尚說的話,雷岳總是竭盡所能地將之記在腦海深處,他知道,眼前這道以不可思議的手段凝成的光影不會長久存在,待得他完成使命,便會完全消弭於虛空。

「你現在修鍊《菩提觀想經》,大多都是在用修鍊篇錘鍊神魂,實際上,戰鬥篇才是為菩提樹法相量身打造的攻擊修鍊法門,那力量雖然狂暴,會對經脈有所傷害,但只要在使用過程中,用菩提聖光中和一下,便可將其中的狂暴因子壓制,完全化為己用。」

此言一出,雷岳張大了嘴,「這不是說,戰鬥篇力量沒有副作用?」

「對於你來講,可以這麼說,不過對於別人來講,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手段。」

「或許你還沒聽懂我的意思。」老和尚看著雷岳似懂非懂地點頭,不厭其煩地點撥著,「菩提觀想經戰鬥篇,雖說可以用作戰鬥增幅,但其主要作用乃是修鍊菩提聖力,也就是這個世界所說的修鍊法門。」

「哦。」這樣一解釋,雷岳總算是弄明白了其中的門道,原來自己一直沒有發現戰鬥篇還能和菩提聖光結合起來使用,而且過於注意修鍊篇,而忽視了對戰鬥篇力量的探索。

他想了想,既期待又底氣稍顯不足地看著老和尚,「那《菩提觀想經》是屬於什麼品質的修鍊法門。」

「《菩提觀想經》一書所有內容都是為菩提樹法相量身打造,至於是什麼品質,則是由菩提樹的狀態來適時匹配,比如現在,菩提樹法相處於地煞級品質巔峰,那麼戰鬥篇修鍊出來的相力,便是地煞級品質巔峰,以此類推。」

雷岳聽完,瞠目結舌,滿心愕然,簡直要被幸福的浪潮擊暈。

沒有上限的修鍊法門,陸聿明能拿出這種大手筆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說了這麼多話,這道分神佛光的能量已經快要耗盡。」

「最後的一點兒能量,我幫你打開乾坤袋中的內里乾坤!」

老和尚的聲音越來越飄渺,光影也越來越黯淡,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頓時化作虹曦鑽入腰間乾坤袋內。

「師傅……」

雷岳獃滯地看著光影消失的地方,雙膝猛然下彎,跪伏在地,朝著心中的方向行三叩九拜之大禮。

「乾坤袋,乾坤袋怎麼了?」

雷岳想到老和尚最後說的「內里乾坤」四個字,不由好奇地沉下心神,隨後腦海里顯現的畫面,讓他驚駭得無以復加。

原本的乾坤袋,就好像一個空曠的屋子,裡面堆放著各種東西,而現在的乾坤袋,除了擺放東西的空間之外,還增加了一個隔間,這個隔間中,赫然坐著一尊金色佛陀,渾身綻放著金色寶光,雙手合十。

而後,龐大的文字信息憑空浮在雷岳眼前。

「金身羅漢,能抵抗一次致命攻擊,或幫助你實現一樁願望,上述兩者,僅有一次選擇的機會。」

「好寶貝。」這個夜晚,雷岳別提多開心了,不僅重新見到了老和尚,並且得知了《菩提觀想經》的奧秘,還得到了這麼一件瑰寶,真是上天眷顧。」

唯獨令他不太高興的是,菩提樹法相要想突破到真身境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但人不可能什麼好事兒都占完,自然之道講求平衡。

再說了,現在才剛剛進入虛相境,隔融合法相真身還差著十萬八千里呢,想這麼多未免有些好高騖遠。

知足者常樂,雷岳旋即放下心,事情至此,他已經相當滿意了,至於那菩提心,總有辦法能將之獲得。

來日方長,倒也不急一時,他順著原路返回到百里部落的營帳中。

悄無聲息地重新倒在床上,好像一個沒事兒人一樣,呼呼大睡。< 翌日清晨,起床螺號適時響起。

安小虎和二瓜兩人極不情願地從溫暖的被窩裡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身。

而雷岳則是假寐一宿,用菩提觀想經錘鍊神魂,所以並無什麼疲憊感,這已經成為了他習慣性的休息方式。

睡覺的效果,完全沒有冥想來得舒適暢快。

出了營帳,看到了數十名已經排列成豆腐塊狀隊列的士兵,唯獨沒有看到百里青陽。

「人呢?」

雷岳四處張望,他因為並不屬於百里部落的編製,所以他並不需要加入隊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百里部落的士兵兀自是整齊劃一地立正站好,沒有人埋怨,也沒有人亂動。

這種紀律性,看得雷岳是嘆為觀止。

安小虎和二瓜兩人和瞌睡蟲經過了十來分鐘的鏖戰,總算是勉強勝出,拿著洗漱工具,面容木然地走出營帳。

不得不說,百里部落的營區在這個絕地之中就好像沙漠里的綠洲,偏安一隅,完全沒有磁場的干擾。

現在想來,恐怕當初天雷部落在修建新族地的時候,也是採取了某種消除地磁的措施,使得普通的族民都感覺不到任何不適感。

又過了一會兒,安小虎和二瓜也已經洗漱完畢,可仍然不見百里青陽的影子。

「那個,你們老大去哪兒了?」雷岳忍不住走到隊列最前方的那名士兵面前問道。

不過那個士兵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一樣,始終是木訥著表情,平視前方,一動不動。

「你是木頭人啊。」雷岳又連番問了幾遍,氣得大罵。

這時,主帳的門帘被人撩開,百里青陽肥碩的身軀緩緩挪了出來,他的小眼睛看了雷岳一眼,閃過肉眼難以捕捉的精芒,隨後笑道:「雷兄弟,你在找我?」

「哈哈。」雷岳跟著笑了起來。

那精芒別人看不見,不代表他看不見。

菩提觀想經日夜鍛煉的神魂洞察力豈能尋常?

「哎,為兄剛才正在和周公倆聊天呢,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百里青陽很是抱歉地說道。

「不妨事,不妨事,青陽大哥,你請便。」雷岳擺擺手,心口不一地應對著。

兩人心裡都各懷鬼胎,但誰也不點破。

這時,陸聿明的聲音,在雷岳腦子裡響起,「小子,你昨天對老子幹了什麼!」

「怎麼突然把老子封在刀里!現在才解開!」

「哦?」雷岳聳肩無辜地說道:「不是我封的你,而是我師父封的你,昨天發生了一些事,不便給你講。」

「而且這封印也不是我解開的,是它自行消失的。」雷岳說這話的時候,不禁被老和尚神乎其技地手段折服,後者凝聚的那道光影都已經消失了那麼久,沒想到封印之力還能堅持到現在。

「你師傅?」陸聿明狐疑地看著他,「是傳授你修行之法的那人?」

「沒錯。」

得到了雷岳肯定的答覆后,陸聿明滿臉的怨色立刻不見,反倒是肅然起敬起來,他遺憾地搖著頭,「沒能一睹那等強者的真容,委實可惜。」

「哈哈,我師父神龍見首不見尾,我都不確定什麼時候能見到他老人家。」雷岳看到他這麼虔誠的模樣,倒有些不好意思地打了個哈哈。

誰知,陸聿明豁然抬高聲音,「那當然,那等強者,豈是你說見就能見的?」

說到這,他話把子一轉,「也是,我就說以你的實力,怎麼可能設下如此強悍的封印。」

「現在解釋通了,下次見到那個前輩,請帶我問聲好。」陸聿明說完,身影便消失在雷岳腦域空間內。

他最後這幾句話,著實是讓雷岳心裡的那幾分僅存的不好意思煙消雲散,取而代之地是滿心憤憤。

「你成天就會鄙視老子。」他意念強行透過乾坤袋灌進霜藍雪刃內,炫耀地說道:「剛忘了說,你那個法相修行法門我不要了,我師父給了我一卷修行之法。」

說完,他便關閉了腦域空間。

引得陸聿明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地在霜藍雪刃夾縫中暴跳如雷,「還賣關子!氣死老子!快讓我見識見識是什麼逆天的法門!」

可惜,他的聲音,雷岳聽不見……

百里青陽將隊形整理完畢后,便開始拔寨,準備返程了。

果然,營帳被拔掉之後,詭異的磁場之力又開始猖獗起來,安小虎和二瓜又開始陷入了昨日的那種狀態。

百里青陽見狀,拍了拍腦門,「瞧我這腦子,竟然忘了這茬兒。」

他隨即命人拿來了一盞油燈模樣的物件,將之點燃,遞給安小虎道:「這是安神燈,點燃后,有寧神的功效,有效範圍直徑百米,有了這個,你們就沒那麼難受了。」

安小虎接過安神燈,仔細地端詳了片刻,驚呼道:「這不是我們營帳里照明的那種燈嗎?」

「哈哈,好眼力。」百里青陽豎了豎大拇指。

果然,有了這東西,安小虎和二瓜兩人輕鬆了不少。

「事實上,只要脫離了這片核心區域,磁場之力並不會強到影響人的肢體行動,譬如你們部落所在的天坑,即便地磁依舊絮亂,可也只是會讓羅盤等指路工具失效,而對人的生活影響不大。」百里青陽說完,手指放到嘴邊,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

剎那間,雷岳就只覺得眼前掠過一陣風,待得回過神來時,那頭名叫「跑得快」的風行驢不知從何處已經來到了百里青陽的跟前。

後者寵溺了摸了摸驢腦袋,肉山般的身軀便輕車熟路地跨上小驢瘦弱的身軀。

「行了,多虧了雷兄弟的饋贈,一切都準備就緒,該返程了。」————

不得不說,曲波山的地形的確複雜多變,並且羅盤在此地沒有任何作用,只能是憑藉百里青陽的記憶趕路。

雷岳騎在追雲駒上疾馳,在他前方不遠處,正是領頭的百里青陽,不過讓人無語的是,在追雲駒的馬蹄都已經快得看不清的情況下,那「跑得快」看起來卻只是在慢吞吞地散著步,悠閑自得,不疾不徐。

不愧是靈獸坐騎,檔次真心不一樣。

雷岳暗暗羨慕,他憧憬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得到靈物效勞,不過,絕不要驢!

忽然,前方的密林發出「沙沙」的動靜。

只看到遠處的樹冠似乎被風吹得左搖右擺,這沙沙聲正是枝葉摩擦發出的響動。

只不過,百里青陽卻忽然停下了腳步,急聲說道:「全體下馬!把馬拴在樹上,留下十人看貨,其他的人跟我走!」

他朝雷岳點了點頭,「你們也留在這吧。」

< 「怎麼回事?」雷岳皺著眉看著百里青陽遠去的背影。

安小虎道:「因為風聲引起的枝葉顫動,以胖大人的實力,絕不可能這樣風聲鶴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