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廢話真幾把多,干他!」

姜亢猛地一聲大喝,腳在馬背上一踏,人就沖了出去。

「無畏衝鋒!」

「寒霜禁錮!」

同時,車轎之中伸出了一隻白皙的手,隨著旋風一轉,那囂張的傢伙連人帶樹都被冰凍起來了。

嗖!

姜亢瞬間趕到,手中鋼槍直突。

「慢著!」

周圍聲聲大喝,兩道人影直接就跳了過來。

「滾開!『

長槍隨手一擺,帶出兩條華麗的血線,衝過來的人立刻化作帶血的屍體飛落出去,而後狠狠摔落,擊起煙塵一片。

擒賊先擒王,姜亢不敢耽誤,手中的長槍沖著冰凍的人頭上一點。

頓時,咔擦一聲,連人代數從中裂開,鮮紅刺眼。

「二頭領!」

「為二頭領報仇!」

怒吼聲油然而起,那些山賊憤怒的沖了上來,卻讓一人猛然喝止。

「都給我停下,收兵回去!」

其他人外穿袍服,而此人卻身上披著鎧甲,顯然身份更加高貴幾分。

聞言,山賊應聲而止。

「哼,今日之仇,我勾玉山莊記住了,來日再來討教!」

一聲怒哼,那人大手一揮,帶著人馬慢慢退下。。

「姜大哥,要不要留住他們?」斂承悅走馬上來,躍躍欲試。

「罷了,對方畢竟人多勢眾,而且這裡的地盤我們並並不熟悉,萬一將他們的人驚動過來,怕是不好。」

姜亢搖了搖頭,見對方已經走遠,便問道:「剛才那軍士怎樣了?」

「不是很要緊,取出箭來就沒什麼大事了。」斂承悅答道。

「嗯。」

姜亢微微點頭,說道:「咱們快些找個地處藏身,也好歇息一下。」

「我看不如就在附近找一處吧。」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王昭君四處一望,道:「那些人竟然會在此地打伏擊,想必不是那方山頭的地盤,就此安住腳,也無不可。」

姜亢微微點頭,抬頭一望,卻見遠處有煙火乍現。

「前方有煙火,必然有村莊,不然我們過去看看?」D

「是否太過危險呢?」王昭君凝眉問道。

姜亢一擺手,傲然笑道:「無妨,莽荒大軍都殺的過,豈怕他幾隻小毛賊,惹急了我將整個天山之地都給統一了。」

「就會胡亂吹牛。」王昭君搖頭輕笑,放下了車簾。

「隨你吧。」 姜亢等人來到山下,抬頭就能看到那個村子。

村子位處半腰上,如今夜幕降臨,卻見燈火闌珊。

樹葉沙沙一響,一道人影正藏匿在大樹的枝頭之上。

姜亢心中一沉,這個地方果然是不安全的,每個村子門口都安排了哨兵。

「樹上的人,可否下來說話。」

姜亢走上前,沖著大樹拱了拱手。

樹葉的聲響突然停住了,而後一個稚嫩的聲音落下:「你們是哪裡的人?」

「我們來自於他處,想在此山藏身。」

那聲音頓了頓,又說道:「不行,我們村子已經供奉勾玉山莊的勾玉夫人了,除此之外不得在容其他勢力,你們還是另謀他處吧。」

「勾玉夫人,勾玉山莊?」

姜亢眼睛一閃,笑道:「沒想到我和這勾玉山莊還挺有緣分的,就是不知道這勾玉夫人長得美是不美,有機會倒是要見上一見。」

他昂然抬頭,道:「天色已晚,我們別無取出,必須上山!」

樹上探出一個腦袋,依稀的月光之下可以看出是一個長相俊秀的少年,他頗有怒色的說道:「你這人好不知好歹,都說了不能上,你還要強闖嗎?」

田園辣妃:撿個傻夫來種田 「不錯!『

姜亢點頭,聲音帶著一股冰寒之意,挺槍直指對方,喝道:「我不殺你個孩子,趕緊上去告訴你們村子里的人,如若此路不通,我們直接屠村!」

「你!狂妄!」

少年怒了,從樹枝頭上取下一把弓弩,對著姜亢就射了過來。1

「這種小孩子的把戲,也敢傷我?」

姜亢冷笑一聲,隨手將箭支打落在地,身子猛然一衝就到了樹底下,長槍橫掃!

「凋零冰槍!」

凋零冰槍:用長槍揮舞出碎裂冰晶綻開,對直線上敵人造成傷害並且減速。

槍頭劃出一片藍色的光芒,直接從樹榦部位劃過。

轟然一聲,樹榦處迅速結冰而後炸開,大樹便往下栽倒。

「什麼!』

異國他鄉的愛 樹上的少年吃了一驚,迅速跳下。

姜亢快速出手,將其一把拎住,抓在了手中。

這少年大概十四五歲模樣,身高一米六不到,穿著一身墨綠色的衣服,想必是為了和夜晚的大樹融為一塊。

姜亢比他高了太多,一手提著他兩腳都沒法落地,兩隻腳胡亂的揣著,憤怒的喊道:「你快放開我。」

「還真是個孩子。」

姜亢搖頭笑了笑,說道:「孩子,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不是孩子!」

他憤怒的喊了一聲,道:「你要是不放了我,等我們村裡的人過來,你一定要倒霉的。」

「哦,倒霉啊,多麼可怕的威脅。」1

姜亢好笑的搖頭,道:「你不用嚇我了,你們村裡要是真的有人的話,會讓一個孩子守夜嗎?你趕緊上去,通知你們的人準備準備,迎接新大(dai)王的到來吧。」

說罷,姜亢手一丟就將他給甩在了對面山坡上。

少年回頭怒哼一聲,道:「別以為穿的好看就能當大王,即使你們人人著鎧,但就憑這點兵力也想抗衡勾玉夫人嗎?」

「行了,你小子別那麼多話,小孩子知道些什麼,趕緊回去!」姜亢揮手說道。

少年滿臉憤恨之意,撿起自己的弓弩就往山坡上跑了去。

「姜大哥,幹嘛放了他?」斂承悅問道。

「不放他,難不成還殺了他?」

姜亢淡淡的搖了搖頭,手中長槍一揮道:「大家上去。」

「現在那孩子回去了,肯定會告訴村裡,不怕有埋伏嗎?」斂承悅再次問道。

「不怕,這個山頭不大,想要住下幾千戶人家是不可能的。一個小小的村子,是不會得罪陌生的闖入者得。」

姜亢輕笑,隨後一聲嘆息道:「老百姓求得,不過是安安穩穩過日子罷了,我將那小屁孩放了,就是給他們一個訊息。我們不傷人,他們自然也不敢挑事。」

半山腰上的村子不過五六十戶人家的樣子,雖然打獵為生,但是人民最為寶貴的品質便是安生。

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他是不會過來招惹你的。

打打殺殺非其所好,他們所要的只是一片土壤拱其安然生活即可。

歷朝歷代,只要不是到了實在活不下去的地步,這些人也只晚上關了燈在家裡罵一罵,不得不得已的地步,他們絕對是不會造反的。

這一點,姜亢很清楚。

然而事實也如他所想的一般,在他帶著眾人到了山頂的時候,村民已經等著人。

全村都出來了,壯丁在前,婦孺居后,大概有兩百人不到的樣子。

他們手中還拿著家裡的鋤頭,男子則背著長弓,菜刀別在腰上,並沒有握在手中。1

「看來這裡的山賊十分專業,竟然知道收繳兵器。」

姜亢眼神微微一眯,如此想到。

為首是一個老者,他空著雙手,佝僂著背,穿著一件黃白色的棉服,十分符合姜亢心中的老村長形象。

他見姜亢等人衣甲林立,頓時吃了一驚,快步上前鞠躬道:「將軍可是官家的人?」

姜亢眉毛一皺,沒想到這山間的老漢還知道官府。

但是現在自己不便暴露,他搖了搖頭道:「非也,我們只是打造了一身行頭,如今來你地界也無冒犯之意,只是求個藏身之所罷了。」

見姜亢不願意在自己的身份上多說,老漢也不敢糾纏,聞言只是低著頭說:「非我不敢接納將軍,只是我們村子已經供於勾玉山莊,如果將軍沒有勾玉夫人的令牌,我們按例就不能讓你們在此居住,若是怪罪下來,我們這一村老小也無力承擔啊。」

老漢面露苦澀,言語之中帶著三分祈求。

姜亢略微皺眉,說道:「你不必擔心,勾玉山莊若來我自會和他爭討,你們村子到時就將事情一併推在我們頭上,想必他們也不會責怪於你。

至於抵抗的事情你們就不用想了,雖然我們人馬不多,但是各個都是披甲執銳的精兵強將,不是你們這些村民能夠抵擋的。若是交戰,怕是煙火即熄!我無意殺戮,你看如何?」

連說帶嚇,老漢沉默半晌,只能嘆息著點頭,滿臉愁容的說道:「誠如將軍所言,我們無可奈何啊。」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你們放心,我們居住山頭,不會打擾到你們。」

姜亢知道對方提防之心甚中,然而他也不敢輕易的住進這個村子裡面。

試想一想,若是他們心生歹意,在半夜下手,自己這群人也難以提防。

還有村子里的水也難以預防,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村民不爭不鬧,不是說他們善良,而是他們不想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

如果黑甲軍刀槍放下,張口喝水吃飯的話,那會發生什麼就沒有人敢保證了。

「多謝將軍。」

老漢彎腰,隨即讓人送出一些肉和食物到姜亢面前。

「這些東西,料表心意,若是將軍有所求但可開口。」

「我明白。」

姜亢點頭,對方的意思是有話好好說,想要什麼都能交流,別急著強東西砍人就行了。

這老頭子還挺上道的,姜亢也不會下狠手,沖著人群之中的少年吹了一個口哨,拒絕了對方的食物,姜亢帶著人馬往山頭上方走去。

村子在半山腰,姜亢要駐紮在山頭上,這樣才最為安全。

行進的途中,王昭君始終不成掀起車轎的帘子來,以防出現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幸而山並不陡峭,馬匹眾多,因此上山難度也不是特別大。

一直走出了村子的視線,王昭君才走出了車轎,騎在了雪虎背上,開始往山上攀登而去。

山頭上地界還是較為寬闊,再加上樹木叢生,藏些人問題倒也不大。

「姜大哥,可以休息了嗎?」

黑甲軍各個下馬,揉著發酸的身體。

王昭君由兩女侍女伺候著,已經在林子中央找出了一塊大的空地,鋪上息鳳塌之後就開始拉帳篷了。

「床挺寬的,滾起來應該很方便才是。」

姜亢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邪惡的歪歪著。

「姜大哥?」

見姜亢發獃,斂承悅又喊了一聲。

「哦,讓大家吃點東西,接著安排幾個兄弟看住上山的路,另外發現水了嗎?」

「就在我們下方一塊巨石之下有山泉滴落,山泉之下還有一口矮井,那裡的水質很乾凈。」

「那就好。」

姜亢點了點頭,隨後指著周圍的樹木道:「來,大家吃點東西歇一會兒,而後開始砍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