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怎麼呢?怎麼不行啊!你相信不相信,我倆同時出去,他們肯定會問你發生了什麼事,而不會問我的。你相不相信?」呂青絲又問道。

易天師無奈地點點頭,道:「相信,怎麼會不相信呢!」

「那好,給你三分鐘時間好好想想。三分鐘之後我就出去,至於你?隨你便呢?」呂青絲又說道。

「……」易天師無語了。

三分鐘之後,易天師和呂青絲一起走了出去。看到正在門外等候的眾人,呂青絲很羞澀地看了易天師一眼,然後迅速離去。

易天師想去追,但有人攔住了他。

「天師,到底發生什麼了?」

「嘻嘻,剛才可一個多小時呢?說說你們都幹了什麼好事情?」

「不對呀,怎麼就沒聽見什麼大的聲音傳出來,師父,你們到底是怎麼達到的啊?」

……

現實比預想的要更加猛烈,更加讓易天師措手不及,一個個問題更是直擊事情的本質。一時之間,易天師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去解釋。

終於,等易天師完全理順了思路,才緩緩說道:「剛才我們並沒有發生什麼……」

可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截斷了!

「怎麼可能沒發生什麼呢?一個多小時啊!」

「是啊,而且剛才大嫂出去的表情就可以說明一切啊……」

「二長老,我也不說你,主要還是提醒一下你們注意點時間。就算是剛從那戒指出來,但也不用那麼急嗎?這不還沒到晚上嗎?」

「是啊,晚上大把的時間,更是沒人打擾。不過,你們技術也很好,大白天的我們都沒聽到什麼。不過,話說,易師,以你和呂師的戰鬥力,怎麼會一個多小時就鳴金收兵了呢?」

越說越離譜!易天師直接是想殺人了,不過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而且還是很耐心很耐心地和其他解釋,解釋剛才真的沒有發生什麼,一點都沒有發生,什麼都沒有發生。

當然了,其他人是沒人相信的。這時候,早已看開的易天師也不奢望其他人相信了。這種事,只會是越描越黑,時間長了,慢慢就好了。

終於在多人的圍攻包夾下,易天師逃了出來。不過剛逃出了這,他有被『神』和易羽仙給召喚了過去。

至於原因,也很簡單。

「天師啊!在剛才的一個多小時里,我們已經把培養你的具體計劃給弄好了。嗯,為了抓緊時間,所以明天就要開始正式給你進行特訓了!十年時間,從藍天境初期到玄天境,不付出點辛苦是不行的!你自己做好準備了嗎?」易羽仙講到。

「準備好了。」易天師斬釘截鐵地回答道。的確是做好了,如果是在呂青絲給他那記憶之前,他還不算是做好了的話,那麼現在,他絕對可以說是已經做好準備了,做好十分的準備了!

「那好,從明天開始,我和老桂就帶你去一處中品的聚靈之地。嘿嘿,爭取兩年的時間把它吸收乾淨,到時候也差不多就到了這紫天境了!」易羽仙又說道。

中品聚靈之地!兩年從藍天境初期到紫天境!這個時間可真是瘋狂啊!不過易天師又不得不承認這些承諾對於一般人來說可以說比登天還難,但對於他們來說,可真不過是舉手之勞了。

中品聚靈之地?上品的聚靈之地,還是濃縮型的,都能隨意去交換,更何況只是中品的聚靈之地了。唉,想當初,想當初自己在修羅王城的時候,那下品的聚靈之地,僅僅是十多天的體驗,都讓自己進步分快了。而現在……

兩年從藍天境初期到達紫天境?對於平時的易天師來說,這可能是根本不可能的。但『神』是普通人嗎?易羽仙又是普通人嗎?就連他易天師,也不算是普通人呀!只是沒遇上同樣不普通的『神』和易羽仙罷了。

易天師現在也絲毫不懷疑他們的承諾,雖然不知道他們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對自己好!但此時此刻卻是沒必要騙自己,畢竟就連易天師自己都不認為自己現在會有多大的價值。這個十年時間,還是有點太……太不可思議了。

當然了,易天師也不會這麼就完了走人的。自己能受到良好的培養,而呂青絲他們呢?

「兩位大人,我還有一件事要說?」現在的易天師就該多提提自己的想法,反正現在不管什麼要求『神』和易羽仙都是會盡量滿足的。易天師的要求再多,對『神』和易羽仙也都是舉手之勞罷了。

「什麼事啊?」『神』問道。

易天師停頓了一下,理好思路,緩緩說道:「稟兩位大人,我和的幾個同伴一起經歷了生死劫難,我發達了,我希望他們也能享受到和我一樣的待遇。」

想了半天,易天師還是決定把條件直接開出來。雖然一下子讓『神』和易羽仙的支出增加了五倍,但易天師還是相信他倆會同意的。

『神』和易羽仙果然同意了,因為這也正如易天師所想的,易天師的這條件對他們來說的確是不算什麼,真的不算什麼。

「嗯,中品聚靈之地這個待遇可以一樣。不過,到了後期,條件不可能都一樣。你也知道,這些低級別的資源是沒問題,但到了後期就算我是神,也不可能給你們六個人都一樣的待遇了……」『神』說道。雖然他答應了易天師的條件,但也不是就那麼很無所謂的答應了,他考慮的還是滿齊全的。

「嗯嗯,好的。」易天師自然是連連答應道。對於這個結果他已經很滿意了。現在就現在把,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以後你們要是不好好對待青絲他們,我就直接不幹了,看誰耗得過誰。

『神』和易羽仙還不知道易天師現在心思已經改變了。不過就算改變了,他們也不是很怕,不管發展到何種地步,只要事情發展到最後一步不就行了。

我們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

說完這些之後,易天師便被再次要求回去休息了。對此,易天師也欣然去了。

易天師走了之後,易羽仙看著『神』,緩緩說道:「你是不是又有了新的打算。」

不虧是好基友啊!『神』剛有點想法,易羽仙就看了出來。

『神』微微笑笑然後點頭說道:「也沒什麼大的想法,就是一點小想法罷了。他剛不是要求給他的那些朋友們同樣的待遇嗎?於是我就一想,剛開始這些待遇也的確算不了什麼,給點就給點吧,不過也不能白給。」

「這話怎麼說?」易羽仙道。

「給他們些好處,我們讓他們辦點事也不為過吧!而他們在辦事的途中又不小心被易羽凡給殺了。然後易天師又知道,我們中間再添油加醋說些什麼。你說……」『神』笑了,他很得意的笑了。

易羽仙看了『神』一眼,也笑道:「你呀,可真是壞啊!都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一副歹心腸啊!」

『神』並沒有生氣,反而也跟著笑道:「我可不是善變的啊!以前,你好易羽凡就是當時天驕皇朝受人矚目的皇子,更是有名的佳公子。而我當時,便是惡名昭彰,聲名狼藉,更是一副歹心腸。我這麼做,不也是很正常的嗎?你說是嗎?」

易羽仙無語地笑了笑,然後又深表認同的點了點頭。

ps:嘿嘿,現在已經穩定下來了,所以更新也穩定了。不出意外的話,每天兩更,早上七點左右一更,晚上七點一更。 當易天師把好消息帶給呂青絲以及易意靈他們之後,他們都不出意外地很興奮。

也該興奮,畢竟這樣的好事得祈禱多少輩子才能求來啊!不過現在,既然求來了,那麼就好好把握吧!

不好好把握,又怎麼對得起這麼好的資源,對的起這麼好的易天師呢?

興奮總讓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時間很快就到了。而這時候,『神』和易羽仙也按照昨天的約定來找易天師他們了。

這次是誰都沒有多說話,因為他們都知道以後自己將面臨的是長達兩年之久的考驗。而『神』和易羽仙,不知道是不是人比較多,也沒了說話的興頭。

就這樣,易天師很興奮地來到了這次的目的地。

一個中品的聚靈之地,一個位於星羅海無名小島上的聚靈之地。它比曾經見過的那個下品聚靈之地要大多了,也豪華多了。長寬均達萬米的一個獨立空間讓易天師可以有充分地時間去施展。而在這,易羽仙也展示了他身為靈天境強者而具有的小道。

分身之道。

易羽仙在易天師所待的這個中品聚靈之地中留下了自己的四個分身。分別是藍天境中期、藍天境後期、藍天境巔峰以及紫天境初期。雖然放在外面實力並不是很高。但易羽仙卻說了這麼一句話:好好努力吧,打敗我的這四個分身,你就可以說來了。嘿嘿,不要小瞧他們,他們每一個都有著在他們所在的這一境界所擁有的最大攻擊力、最大防禦力等等,好了,具體的還是自己去發現吧!兩年後,我們來接你,希望不要讓我看到的是你的屍體。

說完之後,易羽仙和『神』便不再停留,直接離去了,留下來對這還非常好奇非常興奮的易天師。

好奇歸好奇,但易天師並不急躁。這四個分身貌似很厲害的樣子,現在也沒必要和他們來硬拼,萬一受了什麼重創就不好了,不管怎麼說,還是先好好享受享受這充沛的靈氣再說吧!

至於興奮呢?易天師還記得和呂青絲分別的時候,呂青絲又重複的那句話:只要你的實力高過了我,那我就徹底是你的呢!

……

易天師還是很興奮,因為僅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他都已經把勢力提升到藍天境初期的巔峰了。他實在是沒想到啊!僅僅只有一個月的時間,都有了這麼大成就。而就算是距離突破,易天師自己也感覺到已經不遠了。

修鍊靈武之人,對這種事的直覺往往還是很準的。

而現在,易天師並沒沒有強行去突破,他看向了易羽仙留下的那四個分身。他笑了:嘿嘿,聽說你們實力很不錯啊!那就讓你們來幫助我突破吧!

沒錯,易天師要藉助這分身來進行突破。當然了,他也沒那麼自負,沒有直接選擇紫天境初期或者藍天境巔峰的分身,只是選擇了稍微比他境界強一點的藍天境中期的分身。

雖然境界比他要強一點,但易天師並不是很害怕。打敗乃至擊殺修為境界比自己高的人易天師又不是沒幹過。而且,這也僅僅只是比他高一點點,藍天境中期的分身罷了!

不過,易天師的自信很快就沒了。

「藍天境中期,我靠,這哪是藍天境中期的分身啊!恐怕是紫天境中期都沒有這麼恐怖吧!而且,而且他的速度以及靈活,為什麼會這麼變態。易天師可以充分地感覺到,這個分身的速度和靈活完全可以達到紫天境後期或者巔峰強者的那種程度了,而且,還是本來就擅長速度的紫天境後期或者巔峰強者。

最強嫡妃,王爺乖莫鬧! 這時候,易天師也想到當初易羽仙走的時候說的話。

是啊!這四個分身每一個都是具有他們這一境界最強級別的。易天師藍天境初期都能擊殺紫天境初期的強者,而毫無疑問這些分身也行了。而且,這每一分身還都擁有一個十分擅長的領域。

而這個分身,自然便是速度和靈活了。

娘的,速度又快,還這麼靈活,不是說好只有一項嗎!好吧,可能是把這兩項給歸納到一起了。也是,我也應該慶祝,如果一開始這個分身擅長的是攻擊的話,怕是將近兩年之後,易羽仙和『神』真要來給自己收屍了。

可就算是這樣,對方的的速度和靈活要怎麼破啊!打都打不到,還談何擊敗啊!

唉,自己真是賤啊!幹嘛要這時候找上分身啊!

易天師不由得又數落了自己兩句,可接下來,他想離去等實力再進一步然後突破,根本就不太可能。自從他找上這個分身之後,這個分身就好像有了靈性似地,像個狗皮膏藥一樣貼在易天師身上,而且還是那種易天師不死它不罷休型號的。

這時候,易天師自然也明白了。這個分身一旦經過觸碰,就必須得把他打敗甚至擊殺才行。想到這,易天師又想罵易羽仙了,這麼重要的事,竟然不告訴自己,還讓自己去探索,萬一自己探索失敗就這麼掛了怎麼辦。可想了想,易天師又放下了這個心,因為他也明白了。有些事只有自己親身體驗了,才能把這個教訓記得更牢。

對,以後幹什麼事都不能得意,不能驕傲了。

但現在這些易天師可都不敢想了,易天師現在要做的是逃跑,不斷地逃跑。嗯,不應該是逃跑,應該是逃命才是。

逃著逃著,易天師竟然發現了自己在這一天可以當十多天用的中品聚靈之地中,自己這樣越逃跑,靈力竟然吸收的還快還多。對,就是這樣。當初獨自修鍊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快。而被分身瘋狂的追趕的時候,靈力消耗太大了。消耗太大就需要補充,而在這中品聚靈之地中,自己的那點消耗基本上可以說是微不足道的,迅速就能被補滿。所以說,在這中品聚靈之地裡面,是永遠不用擔心靈力消耗的。

可小命啊!這個必須得小心啊!雖然分身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可以很快地就恢復,但萬一之那種一擊致命呢?怕是在厲害的地方都恢復不過來了吧!當然了,就算這樣自己也不一定會死。因為這個世上還有個叫獨孤天龍的人,他的時間小道可以把自己復活。不過,不過這易天師也只是趁機想想罷了!

還是趕快地逃命吧!

『嘩』地一下,易天師發現自己的胳膊又胸膛又多了一條大口子,雖然中品聚靈之地也在對他進行著治療。而經過易天師的計算沒個半分鐘,根本不可能治好!而在這半分鐘之內,自己的各方面將都會受點影響,要想報命的話,就又有點難了。

不管了!拼了!

反正不拼可能會死,拼了說不定還有條活路呢?既然現在逃不掉了,那就拼一拼吧!當然了,易天師之所以會決定拼一把,也不是完全走上了末路,經過他剛才的觀察,他也已經發現了,分身的靈活和速度雖然很極品很強,但在攻擊方面卻並不能算是最強,最多也只有紫天境初期階段。

這種級別的攻擊力易天師還是能承受的,不然他知道自己早都死在了分身的靈活快速的攻擊之下了。當然了,和攻擊力同樣有點不如的還有分身的防禦力,不知道是不是把他的所有屬性都用到了靈活和速度上,它的進攻和防禦都不是很強。

可還有一點需要注意。防禦雖然不強,但人家可是又速度和靈活的,如果你連打都打不到對方身上,人家就算是沒有絲毫防禦又有什麼關係呢?

所有易天師首先要做的便是要打到分身!但要怎麼才能打到分身呢?很簡單,他不動的話,想打到不就簡單地多了。可又有怎麼樣才能讓他不動呢?

易天師笑了!多年前的打法看來又要重現江湖了嗎?

「你來吧!我不動!」易天師看著分身輕輕地笑了笑,雖然分身聽不懂他說的話,但現在用動作也已經完全能代表了。

好像是聽懂了易天師的話似的,分身又攻了過去,這次分身取的是易天師的脖子。脖子一斷,易天師可就沒了。所以他是不會讓分身攻擊到他的脖子的,所以他也動了。

實際上,分身都攻過來了,他又怎麼可能不動呢?不過他這次只是輕微地動了動,當分身的拳頭就要接觸到自己的脖子時,輕輕地向上一躍,讓分身的拳頭最終落在了自己右胸上。

『噗』地一下,易天師毫不意外地吐出了一口血。

不過這血可不能亂吐,他向上要向分身的臉上去吐。雖然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意識,在不在意,但至少也要噁心對方一下,而自己心裡也要舒服一點。

這也就是這一刻,易天師也發動了他終究的反攻。等的就是這一刻,如果再打不到的話,他接下來也不用混了,他現在傷已經嚴重影響了他的行動力。

不過效果還算不錯,不知道是不是由於剛才易天師吐的那口血的影響,分身竟沒有防備過來,然後被易天師一胳膊掄在了臉上,然後重重地掄了出去。這時候,易天師也無力地坐了下來。

而就在這一刻,易天師發現自己的境界竟然突破了。由藍天境初期突破到了藍天境中期! 就這麼突破了?!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太不能讓自己相信了!

易天師驚呆了!本來只是想想罷了,沒想到還真的在打鬥中突破了,這該說什麼好呢?

易天師想笑,可現在還並不是笑的時候。雖然他剛才的那一胳膊把分身掄的不輕,但分身也並沒有收到多大的損傷。分身的防禦雖然弱,但那是相對他變態的速度與靈活來說的。而說到防禦,分身的防禦還並不比易天師弱。

不過雖然這一個胳膊沒有把分身掄個不清,但易天師也趁此得到了一個喘息的機會,那傷痕纍纍的身體也恢復了不少。這時候,被掄飛了的分身,在經過了短暫的調整之後,也重整旗鼓,又開始發動了新的一輪攻擊。

快,還是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