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怎麼啦,怎麼啦?」

伴隨著一個嘰嘰喳喳的小女生聲音,從隔壁卧房裡走出一個妹子。

這個女孩兒大概20歲左右,很簡單的一套米色弔帶裙,就讓她有了很高的回頭率。看到這個弔帶美眉,高朝感受到了青春的無敵,在20歲的大好年紀,眼前的女孩子不需要化妝也不需要用護膚品來襯托,全身上下都洋溢著青春的活力。

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觸,是因為高朝突然想起了一個他印象深刻的女人。 秘笈古文網 前幾天他剛出來的時候,去見了一個女人,七年前那個女人還算年輕,而七年後的她眼角已經有了魚尾紋,每天都需要昂貴的化妝品來保養皮膚。即便如此,那個女人的皮膚,和真正的青春少女相比,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

「年輕真好……」

看著眼前的妹子,高朝心裡感嘆了一句。

這種感慨外人很難理解,因為他的年齡接近二十八了,在遊戲界已經是一個該退役的年紀。這樣的年齡在別的領域還算年輕,而在競爭慘烈的遊戲界,一個二十七歲的選手往往會背負著諸如「老將」、「大叔」、「老古董」之類的頭銜。

「你是包租婆的男朋友嗎?」看見高朝走進包租婆專屬的那間卧房,弔帶美眉尾隨過來站在門口,上上下下打量了高朝一陣,很八卦的問道。

你才是包租婆的男朋友,你全家都是包租婆的男朋友!高朝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他是有追求的,對包租婆那種口味古怪的女漢紙沒興趣,他冷冷道:「不是。」

弔帶美眉好奇道:「那你怎麼在包租婆的房間里?」

高朝:「我是新來的租客。」

「哦,是這樣的呀。你好,我叫寧佳,大家都叫我佳佳。」弔帶美眉是個典型的自來熟,當場進行了自我介紹,像個熱情大方的鄰家小妹,

一看對方這麼熱情,高朝笑道:「我叫高朝,你可以叫我高朝哥。」

「高……潮?」寧佳疑惑的看著他,表情有點古怪。

昆神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疑惑了,他說道:「高手的高,朝廷的朝。」

「哦,我懂了。」寧佳說著,突然想起了正事,她一路小跑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急切道:「蒼老師,剛才是你在叫嗎,怎麼回事?」

「我……我……沒……沒事……」浴室里的胸器女神已經聽到了高朝和寧佳不算小聲的對話,知道這是一個誤會,她只能認栽了,反鎖了房門躲在浴室里不出來。

「高朝哥……」寧佳又走到了高朝房門口,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壓低了聲音道:「剛才你跟蒼老師,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高朝已經看出來了,眼前這個長腿撩人的小姑娘不僅自來熟,而且相當的八卦。對付這種妹子他很有心得,反問道:「蒼老師是誰?」

寧佳馬上透露出很大的信息量:「忘了給你介紹啦,住在你和我中間那間屋子裡的,就是蒼老師。她叫蒼妍,是音樂學院的一名鋼琴老師,蒼老師在音樂學院可有名啦,好多男生都把她當做女神。」

「姓蒼,她是瀟湘來的妹陀?」高朝也很八卦的問了一句,在他印象中,貌似瀟湘一帶還有一些人擁有「蒼」這個比較罕見的姓氏。

很明顯,寧佳不僅八卦,還是個大嘴巴,幾句話就把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透露出來了:「是的,蒼老師就是個湘妹子喲。可是湘女多情這個說法也不一定靠譜,蒼老師到現在還沒交過男朋友呢。」

· 「賤人!賤人!賤賤賤賤賤賤賤~~賤人!」

筱筱一邊瀏覽著論壇熱帖,一邊咬牙切齒的罵著。

今天論壇上大部分的火爆帖子,都跟一個玩家有關係。

而那個玩家,就是終結了筱筱五連勝的千里日空婦。

如果僅僅是輸掉比賽,筱筱不會如此憤怒,她氣的是自己從頭到尾都被那個死黑胖子玩弄於股掌之間,挨了那個賤人好幾次撩陰腿。最讓她無法忍受的是,那個死胖子最後一擊,不是用腿,而是用手擊中了她的胸部。

那一瞬間,筱筱看清楚了胖子的眼神,那是一種令她刻骨銘心的帶著嘲弄的眼神,那眼神好像在說:妹子,你的胸太小了……

關於胸部,這一直是筱筱的隱痛。眼看著周圍的女同學們一個個都從b到了c,還有的甚至從c到了d,更誇張的是她的閨蜜獃獃從d到了e……而筱筱自己,至今還是人神共憤的……32b。

筱筱無法接受這樣的侮辱,自己慘遭襲胸而死也就罷了,臨死前還遭到了這種赤果果的精神層面的侮辱,這對少女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巨大的打擊。

當她倒下的那一刻,就徹底恨上了千里日空婦。

於是乎,順理成章而又水到渠成的,她認為是千里日空婦打碎了她的美好夢想,是千里日空婦終結了她連勝的希望,是千里日空婦破壞了她大好的前途。

她甚至認為,如果不是那個死胖子,最終取得十連勝的人會是她,最終引發全球幾千萬上億玩家熱議的人也是她,最終成為傳奇人物的人還是她。

毋庸置疑,筱筱現在的想法不是一般的偏激。以她目前的實力,就算贏了千里日空婦,也很難取得十連勝。沒辦法,大多數女人從來都不講道理,更何況筱筱還只是個十九歲的青春少女,完全可以仗著年幼無知的借口乾刁蠻任性的事情。

心煩意亂之下,筱筱接下來在論劍台的比武又連輸兩場。那兩場她本來實力比對手更強,但她輸在心態上,她那顆凌亂的心導致她狀態很不穩定,輸掉了不該輸的比賽。

畢竟也算半個職業選手,筱筱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乾脆退出了遊戲。

她知道,很多有天分的遊戲選手之所以沒打出名堂,就是因為心理素質不過硬。遊戲界曾經還出現過幾個大名鼎鼎的天才,因為心理問題,一到大賽就發揮失常,漸漸從眾星捧月的天才淪為了四面楚歌的水貨。

筱筱緩解心情的方法很有時代特色,她上論壇灌了灌水,發了幾篇專黑酷哥胖的帖子,又死瞪著千里日空婦在襄陽城站街耍帥的視頻足足罵了半個小時,心情馬上就好多了,有種涅槃重生的趕腳。

名言說得好,心情好一切都美好。

一切都美好,進遊戲來把神器爆。

以上這兩句名言,來自遊戲界傳奇人物殺豬刀。

後來還有很多心理學權威專家分析過,殺豬刀這兩句話其實話糙理不糙,蘊含著大道理。一個玩家心情好自然就放得開,發揮自如,甚至可能心情大好之下超常發揮。而一個心情鬱悶的苦逼玩家,往往很難發揮出正常的水平,然後陷入惡性循環越來越苦逼。

為了讓心情更好一點,筱筱準備做點刺激的事情。

她將目光投向了床上,在那張布局很卡哇伊有著許多卡通圖案的大床上,躺著一個身穿白色卡通睡裙的少女,少女那印著維尼熊圖案的胸脯,以一種笑傲江湖獨孤求敗的姿勢高聳著。床上的少女正戴著一個狀如耳機的腦波感應裝置進行著遊戲,並不知道現實世界里一雙罪惡的小手正靠近了她清白誘人的身體。

「哼,又不帶胸罩!誠心氣老衲是嗎?」

筱筱用微不可聞的聲音罵著,每次看到獃獃的胸部,她都會有種自卑感。為了擺脫這種自卑感,筱筱會選擇肆意的侵犯,用觸摸獃獃巨胸的方式來尋找平衡。

比如現在,她就緩緩伸出兩隻小手,一左一右的按向了兩隻超級大白兔。

咚……咚……咚……!

就在筱筱雙手距離獃獃的酥胸只剩0。01厘米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筱筱很不爽的撇了撇嘴,起身打開了門。

一個高挑苗條的倩影閃了進來,順手關上了房門,然後用一種激動得難以自持的語氣道:「姑娘們,又有人請吃飯了。」

「佳佳姐,今天是哪個凱子?」筱筱也激動了,花錢無節制的她生活規律是月初很富,月中很囧,月底很窮。今天是5月15號,恰好是很囧的月中,要不是偶爾有獃獃接濟,筱筱就只能天天吃泡麵了。

筱筱和住在她隔壁的寧佳有個共同點,她們兩人都不信奉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格言,只要有不開眼的牲口請她們吃飯,她們往往會專點貴的大吃一頓然後開溜。久而久之,許多想追求她們的牲口都死心了,大學城的男生們還送給這倆姑娘一個響亮的綽號,叫做【宰客雙煞】。

「不是,這次不是凱子,你聽我說……」寧佳的激動和以往不同,精緻的小臉上有一種因為過於激動而泛起的紅暈,語速也因為激動而變得很快。

耐著性子聽寧佳說完,筱筱納悶兒了:「不會吧,那人有你說的那麼好嗎?」

「你錯了,他比我說的更好,我發誓,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完美的男人!」寧佳越說越激動,瞧那架勢,彷彿親眼看見了外星人似的。

侯門棄女最富貴 筱筱怪笑道:「佳姐,你在說故事吧?一個長得比電影明星還帥,身材比頂級男模還棒,氣場比天王巨星還強,眼睛還會放電的男人,居然被你在地球上撞見了?這種人,我長這麼大就算在電視里也沒看見過呀!寧佳同學,請問,我拿什麼去相信,這種只存在於漫畫中的超級美型男子,就住在我們隔壁?」

「對對對,你說對啦,你說對了他的一個特徵!」寧佳更激動了,飛快道:「你最後那句話說的太對了,他就好像是那種漫畫里走出來的男主角。說起漫畫我想起來了,他左臉有一道奇怪的十字型傷疤,記得我們前幾天閑著無聊在客廳里一起看過的老動畫《浪客劍心》嗎?他那個刀疤,跟緋村劍心臉上的十字刀疤簡直一模一樣!」

· 九三年,房地產業正處於火熱之中,省市各廳局機關都各自看中開發房地產的生財之路,市機械局、市輕工局分別與銀企、佳勢利開發公司以基建項目立項,合作開發天潤、靜安大廈,天潤大廈的規劃設計總面積為7.6總平方米,靜安大廈規劃設計總面積為6.1萬平方米。但是兩棟大樓都是基建項目,無法作為商品房推到市場上贏利。

在當時任省城市委書記顧憲章的干涉下,銀企與佳勢利開發公司將天潤大廈、靜安大廈的產權轉給了一家叫金閣房地產公司,後者把此項目由基建轉成了開發項目,合併為天宇大廈項目。

金閣地產並沒有為這次產權轉移支付巨額的轉讓款項,因此銀企、佳勢利公司成為金閣地產的債權人。到97年,中宇大廈a、b樓結構封頂,那時正趕上國內房地產業的冰封期,金閣一直依賴於銀行的資金鏈斷裂,致使項目停工。

98年,金閣公司的另一家債權人神聖公司提出用6000萬元買走金閣51%的股權。由於受到資金牽制,金閣同意出讓,但是在只收到500萬元定金的情況,便違規將股權劃撥到神聖公司名下,這也為日後的一系列產權轉讓埋下了隱患。

99年,因金閣拖欠銀企公司、佳勢利的轉讓款,兩家公司同時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仲裁。省仲裁委員會於1999年12月16日做出了仲裁調解書,確認銀企公司、佳勢利公司將調解出項下的全部權利轉讓給了一家叫安石的投資管理公司。此後安石公司向省高院申請強制執行仲裁調解書。省高院在2000年6月與2000年11月分別對天潤、靜安大廈停建工程進行分拆拍賣,底價分別從3.7億、3既降到2.8億、2.5億。

作為金閣公司的控制股東,神聖公司與安石投資公司就債權解決方案以及拍賣持續達成一致意見。但是神聖公司出購賣金閣公司51%地股權,迄今為止還沒有支付足額地款項,金閣公司內部並不承認神聖公司的控股地位,因而對神聖公司與安石投資公司之間達成的協議提出質疑,因而懷疑拍賣的合法性。

這是兩幢大廈前兩次流拍的主要因素之一。

每次回省城,只要有空閑時間,林泉都會讓季永開車到北京路走一圈,這次也不例外。兩邊的建築多為民國風格的別墅,隱於蔥蔥鬱郁之間,外側的襄陽路一片喧囂,這條路卻異常地靜謐。如果沒有檀山公寓這個項目,大概這座城市的絕大部分市民都意識不到此地與別處的不同。

越過林勺,可以看見環形檀山公寓的頂端,折射夕陽,玻璃幕牆變幻成金紅色。檀山私家園林,作為城中最昂貴、最奢侈的園林此時也展露出盎然豐美的壯麗,那層層疊疊地青翠欲燃欲滴,籠罩著一層淡紫色的靄氣。

季永每次都不忘減慢車速,車廂里的眾人不約而同看向北面,這是他們所創造的輝煌。

北京路三十六號別墅還沒有向世人展示其奢華的一面,已經有人為這棟別墅開價五千萬。身為項目經理與建造經理的葉經強當然曉得這棟別墅的價值,不提投入的資金,僅這棟別墅的建設土地,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就激增了五六倍,僅計算土地價值都超過兩千萬了,如果這棟別墅只開價五千萬,那搶購的富豪還不為此打破頭?

「這棟別墅可是林先生留給自己的?」葉經強開玩笑說。

「太奢侈了,」林泉搖搖頭,「要真給自己住,哪用花這麼大的心思。」

「孔先生也沒有這個意願?」邵兵在一邊問。

「沒聽他提起過,我想孔先生也不會住進來吧。真正地豪貴並不希望引起市民階層的注意,操作這棟別墅的手法有些特殊,你們盡量低調就行了,有好餌,還怕魚不上鉤嗎?」

車子雖然慢,但是駛過北京路三十六號、三十八號三四百米地距離,也只那麼一會兒,不過兩邊一棟棟民國建築都有獨特的風格,車上的人無論是專業還是半專業的,對建築之美的感受力自然比普通人強,一路都貪婪的欣賞兩邊的美景。

車子掠過一個身資窈窕的女孩子,錯身而過時,樊春兵眼尖,詫異的說道:「那不是林總的同學嗎?」

方楠扭頭看去,陸一蔓正折身走入旁邊的一棟深宅。

邵兵感嘆的說:「省立還真是藏龍卧虎,北京路四十八號啊,等一等,讓我查一查……」當初因為檀山公寓項目的需要,邵兵對北京路兩側的住戶有過一次全面的調查,他順手打開車載電腦,「北京路四十八號,陸伯淵,省立學術委員會副理事長……」

「夠了。」林泉揮了揮手,制止邵兵繼續賣弄下去,但他的目光並沒有從那棟深棕色的鑄鋼園藝門上移開,讓他留戀的不是陸一蔓的背影,而是那被冰冷大門鎖住的深宅豪庭。

方楠見林泉臉色有些難看,側過頭看邵兵調出來的資料,住在北京路兩側深宅豪庭的人家幾乎都可以說是豪貴之家,陸家還真算得上豪貴啊,陸氏三兄妹,陸伯淵身為省立住領導之一,絕對算得上這座城市的名流,老二陸新開為沈氏集團全球金融部總裁,但看到老三陸冰倩的介紹,方楠嚇了一跳,從照片上看起來柔美的女子竟是沈氏集團的董事長、總裁。

邵兵懾於林泉的威嚴,不敢大聲賣弄,對方楠小聲的說道:「我看到林先生的同學時,就覺得像一個人,」手指壓在沈氏集團掌門人陸冰倩的臉上,「真像啊,『兒像他舅,女像小姨』,古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你說林總將陸一蔓騙到手,我們該省多少事?姚溪顧、橫店沈陸,怪怪,沈陸啊。」

有個叫胡潤的傢伙每年都搞什麼百富榜,那隻能說是爆發戶百富榜,國內真正歷史悠久的豪門大族只在小範圍內流傳,「姚溪顧、橫店沈陸」中的沈陸兩家竟與北京路四十八號有著關係,這個出乎眾人的意料,細想一下,又沒什麼奇怪的。

方楠的林泉的身邊時間最長,她相信以林泉的細心與精明一定早就知道陸一蔓的家世。方楠曉得林泉骨子裡傲得很,絕不會將自己的感情拿來做廉價的交易,但是完全不利用陸一蔓的這一層關係,也讓人費解啊。林泉骨子裡還有奸商的本質,利用他人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事情他又不是沒有做過。

方楠跟陸一蔓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從楊瑩、耿天霜偶爾的玩笑話里,以及這次的接觸,方楠感覺到陸一蔓對林泉有著明顯的好感。想到這裡,方楠不絕會心的笑起來,林泉這個人冷起來跟冰塊似的,但是還不是一般受女孩子歡迎,只是他這種拒絕以千里的冰冷態度,另許多女孩子不敢袒露自己的情懷啊。

為什麼呢,方楠想不透啊,抬起頭去看林泉,林泉卻閉上眼睛,但是從他緊繃的臉色肌肉,可以看出他並沒有放鬆在休息啊!

為什麼啊,方楠多麼想以自己的能力解開他的心結,讓他能夠完全敞開心扉來。

林泉的沉默,讓車內的氣氛變得沉悶異常,大家都摒住呼吸,說話都細聲細氣的。

道奇公羊平穩的前進著,直到四季大酒店前停下來。今天是林泉正式出面與金閣方面接觸,在四季集團所屬的四季大酒店舉辦一個小型的酒會。因為金閣公司是兩棟爛尾樓複雜債權中最關鍵的一環,必須攻克金閣公司才能讓項目順利的進行下去。但是金閣公司也有自己的利益與原則,關鍵要看聯投願意為此付出多大的成本,以及各方面的支持力度。

金閣原是市屬企業,後來改制獨立出去,但是半官方的背景一直沒有改變過,當然與金閣有股權歸屬爭議的神聖公司也是半官方背景,只是效忠的對象不同,以致兩家之間的債權糾紛遲遲得不到解決。更當然是,被推出來接手銀企、佳勢利公司兩家公司的債權的安石投資就是用腳指頭來想,也知道其背景。

只是顧憲章藏得深,他不想非但這個問題沒解決好,反而引來一堆問題,這將徹底斷絕他繼續進步的可能性。顧憲章沒有名說安石投資的利益歸屬,但是林泉與姥爺陳然早就猜到其中的可能性,在聯投與安石投資的接觸中,從安石投資的積極態度也不難發現背後的顧憲章。

林泉不得不嘆服顧憲章的細緻縝密,就算問題得不到解決,也只是將聯投拖垮,對他的前途,沒有任何影響。可以說,除了安石投資,顧憲章不會在這個問題上公開或者半公開的支持聯投,林泉倒不擔心什麼,他完全相信劉青山參與此事的積極性。

林泉走路還不大方便,也不介意繼續坐輪椅,下了車他的神色就恢復如常,顧良宇、樊春兵早就在四季大酒店準備。顧良宇將林泉安排到房間休息,直到劉青山、葉選明過來,才過來喚林泉出去。 人世間最大的痛苦是什麼?

答案是豐富多彩的,對此時此刻的高朝來說,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於一泡尿快憋不住的時候,廁所門卻被一個有著f罩杯的女人給反鎖了!

人生啊,這狗日的人生啊!

昆神心中回蕩著一聲悲嘆,俗話說得好,大老爺們兒怎麼會被一泡尿給憋住? 婚色蕩漾:別樣情深慕先生! 而高朝這個曾經被稱為神的男人,就被一泡尿給憋住了。

蒼老師,老子恨你!

看了一眼廁所門,高朝爆發出強烈的怨念。

蒼老師反鎖廁所門已經有20分鐘了,就算她鎖起門來穿衣服,頂多5分鐘也就該搞定了,想象一下,20分鐘是個什麼概念?

高朝想不明白,所以他悲劇了。

本來他以為等一兩分鐘蒼老師就該出來了,結果等了一個一兩分鐘,又等了幾個一兩分鐘,蒼老師還是沒開門出來的意思。

正當他打算衝下樓去小區外面找個公共廁所解決問題的時候,廁所門突然打開了。蒼老師像做賊一樣,躡手躡腳的溜了出來。

不太湊巧,顯然蒼老師沒有料到,高朝正站在他的卧室門口,靜悄悄的看著她。這一看之下,蒼老師頓時面紅耳赤,用一種誇張的速度直奔她的卧室。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一看到蒼老師的打扮,高朝頓時茅塞頓開。

蒼老師身上穿的,是一件絲質的白色弔帶睡裙,睡裙的質地有點半透明,可以看見裡面內衣的輪廓。從款式上看,這套睡裙也算是情趣款的,雖然沒有情趣蕾絲睡衣那麼誇張,卻也別有幾分風韻,性感指數不會弱於蕾絲睡裙。

當然,睡裙雖好,最主要的還是看誰穿。

毫無疑問,蒼老師就是這套情趣絲質睡裙最好的衣架子,她穿著它,前凸后翹,曲線曼妙,不止性感,簡直稱得上**。

親眼目睹了蒼老師如此**的著裝,高朝明白她為什麼在廁所里磨蹭20分鐘了,想必這妞生怕他看見她的**模樣,不好意思走出來。

蒼天無眼,蒼老師穿好絲質睡裙后,一直躲在廁所里聽著動靜,直到她確認安全了才走出來,結果正好被高朝看個正著。

蒼天有眼,高朝本來在屋子裡想找個礦泉水瓶子解決問題,結果沒找到瓶子,就在他準備出門解決問題的時候,正好碰見了走出來的**蒼老師。

真沒談過男朋友?看著蒼老師羞澀奔跑的背影,著重在蒼老師渾圓的性感翹臀瞄了幾眼,高朝心裡冒出了這樣的疑問。

他無法想象,一個沒戀愛的女人,一個擁有古典美的女人,一個從氣質上看應該比較傳統保守的女人,居然會穿這種撩人中透著幾分悶騷的睡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在外是淑女在家是**的極品妹紙?

再一回想,蒼老師那條白色小內內的款式,似乎也過於緊窄性感呢……

想到這裡,昆神凌亂了。

他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儘管他這一生御女過百,也從來沒遇到過這種傳說中的妹子。

砰……!

當蒼老師關上房門的一瞬間,高朝心裡卻打開了一扇門。

一邊歡樂的噓噓,他一邊歡樂的抒情:為你寫詩,為你靜止,為你做不可能的事。蒼老師,詩一般的女子,你簡直是一首悶騷至極的詩!

高朝完全有理由歡樂,眼下正好是晚飯時間,他主動提出請鄰居們吃飯,自來熟的寧佳當場就答應了,並且主動去叫另外幾個妹子。不出意外的話,高朝就將和四個美女共進晚餐,組成一個讓全世界淫民艷羨不已的五人小隊。

…………

走出廁所,高朝眼前一亮。

只見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在他的卧室門口晃來晃去,看樣子是要對卧室里的人進行強勢圍觀。強勢圍觀的少女有著一對很迷離的貓眼,嬌小玲瓏的身體散發出一種懶洋洋的氣息,給人的感覺彷彿沒睡醒似的,無論她站著還是趴著,都像一隻慵懶的貓。

看到這個猶如小懶貓般的少女,高朝心裡好像被貓爪撓了一下,有點痒痒的。

筱筱也在乜著貓眼觀察著高朝,她的內心遠沒有她表面那麼平靜。

這姑娘向來以百合自居,對男人提不起興趣。不過她有一個嗜好,就是閑著沒事兒跟寧佳遊走在大學城各個角落看帥哥。筱筱是個很典型的腐女,每當她看到一個花樣美男的時候,腦子裡想的都是這個帥哥和另外一個帥哥互相爆菊……

筱筱自認眼光毒辣品味超群,這個世界上讓她感到驚艷的女人倒是有幾個,而令她感到驚艷的男人,根本就沒有出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