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怎麼回事?」鐵青城有些疑惑,看了一眼老者問道。

「馬上轉,馬上轉。」老者老臉一紅,小聲的跟鐵青城講了事情的整體經過,接過龍小炮遞過來的個人信息識別卡,將答應返還的一百學院貢獻值還給了龍小炮。

不錯不錯,鐵青城對於老者的做法滿意的點了點頭,這等天才肯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的留在自己這邊,千萬不能被煉藥堂那邊給挖走了,何況只不過只花了區區一百學院貢獻值。

「前輩,那個測試水晶球怎麼會無緣無故的碎開?」龍小炮抬手指了指櫃檯上破碎成一片一片的測試水晶球問道。

「如果老夫所判斷無誤的話,應該是你在測試的時候所釋放的金屬性元力過鋒利,只至於以測試水晶球強度無法承受所以會破碎。」老者摸了摸鬍鬚緩緩解釋道。

「其實此事說來,並不怪你,是老夫沒有為你事先說明,老夫沒有料想到龍小炮你的金屬性元力強度會如此可怕,絲毫不遜色你的火屬性元力屬性。」老者看了鐵青城一眼,看鐵青城並沒有反對的意思,就知道並沒有說錯,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對著龍小炮說道。

「哦,所以我現在的鍛造師測試過了?」龍小炮淡淡的點了點頭,對著老者試探問道。

「過了,當然過了,如果火金雙帝級元力屬性都不算通過的話,那這測試殿就沒有人會通過了!」老者還未說話,鐵青城那大嗓門的聲音就響徹整個測試殿。

「老鐵啊,你在說啥呢?什麼金火雙帝級元力秋屬性啊?!」一道詫異的聲音從殿外傳來,語氣中充滿了疑惑。

「不好!這傢伙怎麼跟來了?」聽到這聲音,鐵青城與老者對視一眼,臉色一變。

「握草,我是不是應該躲躲。」充滿詫異的聲音傳入龍小炮耳中,身子一抖臉色一變,龍小炮趕緊低下頭,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看龍小炮這麼「懂事」,鐵青城與老者都是鬆了口氣,示意白溪不要輕舉妄動。

「哈哈哈,老林啊,你聽錯了,沒有什麼火金雙帝級元力屬性。」鐵青城大笑起來,隨口打了個哈哈,主動迎了上去。

一位身形修長,身穿煉藥師長袍的人影映入眾人眼帘,不是林鶴軒又是何人?在這清風學院除了其他學院高層之外,也就只有林鶴軒有這資格讓鐵青城出門迎接,平輩相談。

「你確定你剛才沒說錯?我可是聽的一清二楚,要不然你怎麼會突然拋下我,急匆匆的就回來了,我還以為你這邊出了什麼事,我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不上忙。」林鶴軒笑了笑,平靜的說道,眼神卻飄忽不定,不時的往鐵青城身後望去。

「咱們認識這麼久了我老鐵的是怎樣一個人你老林還不知道嗎?我能騙你?要是真有什麼火金雙帝級元力屬性的天才哪裡還輪得到我們,老林你說是不是。」鐵青城拍了拍林鶴軒的肩膀,張口就是滿嘴跑火車。

「哼,就是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我才會懷疑你,喜歡吃獨食是你的常態!」林鶴軒沒好氣的哼了哼,沒好氣的說道。

「這…」鐵青城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有些無語,鐵青城身邊的人低著頭,努力的憋著笑,不能笑,不能笑,不然會被打死。

「噗嗤。」角落裡一道憋不住的笑聲冒了出來,在略顯狹小測試殿里格外的刺耳。

眾人尋聲望去,一位嬌小的身影臉色一紅,有些不知所措的擺弄著衣角,不是趙琪兒又是誰。

她甜不可攀 「咦,趙家丫頭你怎麼在這?」隨之而來響起了林鶴軒略帶疑惑的身音。

完了,鐵青城暗自嘆了一口氣,看樣子是瞞不住了。

「回林堂主我…」趙琪兒抬頭看了鐵青城一眼,小臉上滿是歉意,正準備編織個理由好搪塞過去,卻不料林鶴軒有些興奮的聲音再次響起:「既然趙家丫頭你在這,那就說明龍小炮那個混賬小子也在這裡,是不是?快點告訴我我好去修理他。」

「呵呵。」趙琪兒乾笑兩聲,身形緩緩移動,讓躲在趙琪兒背後正準備悄悄溜走的龍小炮身形陡然一僵。

「林…林堂主你好啊。」龍小炮無比僵硬的轉過頭,彷彿被人下了僵硬法術一般,緩緩開口說道。 「喲,還真是你小子啊,說說看剛才到底發生生了什麼?不然我回去就下達指令,講你龍小炮拉入黑名單,永遠不接受你的業務,其它地方地方的煉藥堂我是管不了,但是在這學院的一畝三分地內我還是能插的了手的,龍小炮同學你信還是不信?」林鶴軒一把摟住快要溜走的龍小炮,斜著眼睛看著他,無比自信的說道。

「信,小子怎麼會不信呢。」龍小炮苦笑著點了點頭,停下溜走的腳步轉過身來對著林鶴軒說道。

握草,還是你老小子很,一開口就掐准了我的命脈,讓學院煉藥堂不接受我的業務,那我豈不是沒有了丹藥補給了。

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啊,龍小炮無奈之下將求助的目光投向鐵青城,期望這位學院大佬能夠解圍。

「咳咳咳,我說老林啊,要不要這麼狠啊,龍小炮同學只是一個普通的黃班學員啊?他怎麼會惹到你的?」鐵青城看不下去了,連忙上前替龍小炮解圍,順帶問了一下原因。

「哼,你還是問這個臭小子吧。」林鶴軒哼哼一聲,沒好氣的轉過頭說道。

眾人望了林鶴軒一眼,暗自擦了擦冷汗,咱們這個冷堂主性格怎麼跟小孩紙一樣啊。

「咳咳,龍小炮同學不妨說說唄。」鐵青城湊了過來,對著龍小問道。

「呃,也就是在…」龍小炮撓了撓頭,對著鐵青城山說出了,事情的原因始末。

嘶,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看向龍小炮的眼神頓時有時怪異起來,連煉藥堂堂主都敢戲弄,煉藥堂堂主不要面子的啊。

「哈哈哈乾的好。」鐵青城卻哈哈大笑起來,拍了拍龍小炮的肩膀,難得看到林鶴軒那傢伙吃癟,甚是得我心啊。

龍小炮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鐵青城,讓鐵青城笑容戛然而止。

這傢伙是來勸解的還是來火上加油的?龍小炮很是懷疑。

「咳咳,老林啊,多大點事啊,身為堂堂煉藥堂之主,能不能有點氣量啊,還跟一個外院學院一般見識。」鐵青城乾咳幾聲,隨即反應過來,開始擠兌起林鶴軒起來。

「哼哼,說的好像你氣量很大一樣,難道你忘了徐…」林鶴軒雙手抱胸,臉色不屑的斜著眼睛看了鐵青城一眼,淡淡說道。

夜未央 「別別別,我錯了,別說了。」鐵青城臉色聞言臉色一變,急忙打斷了林鶴軒的話語,滿臉苦笑,對著龍小炮投去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敗下陣來。

「好吧。」看著鐵青城傳遞過來的眼神,龍小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林堂主這可是你說的,只要我為你解決你的疑惑,你就不再與我一般見識了,對不對?」在準備為林鶴軒解惑之前,為以防萬一龍小炮還是再次開口確認道。

林鶴軒動作保持不變,斜著眼睛看了龍小炮一眼,淡淡點頭道:「名人不說暗話,沒錯,我林鶴軒可是一言九鼎的人。」

「林堂主剛才一進門聽到的金火雙帝級元力屬性的人確有其人。」龍小炮看了林鶴軒一眼,淡淡說道。

「什麼!?快說是誰?」林鶴軒一驚,彷彿瞬移過來一般,對著龍小炮問道。

「小生不才,正式在下。」龍小炮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小子說的是真的嘛?」林鶴軒回頭望了鐵青城一眼,問道。

「這個嘛…這個…那個啥…」面對林鶴軒的詢問,鐵青城抬頭四處張望,眼神飄忽不定,需要支支吾吾起來。

「不說是吧?再不說我就將那件事情公之於眾,快說!」林鶴軒瞪了鐵青城一眼,喝到。

「你沒聽錯,他就是我剛才提到的金火雙屬性元力的天才,剛剛測試出來的。」迫於林鶴軒那件事的淫威之下,鐵青城無奈還是說出了實情。

好氣哦,實在是不想告訴這個人,要不是有把柄在那傢伙手上,我是絕對不會說的,鐵青城心裡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行啊,鐵青城。」林鶴軒淡淡的看了鐵青城一眼,緩緩的說道。

「怎麼了?」鐵青城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哼,這種大事不通知我,竟然想著一個人吃獨食,你們鍛造堂吃的下去嗎?」林鶴軒眼神不善撇了鐵青城一眼,語氣不爽。

「行了,得了便宜還賣乖,要是龍小炮先去你們煉藥堂你會怎麼做?咱們大哥不早說二哥,都一個樣,我還不了解你?」鐵青城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說道。

「呃」林鶴軒神色一滯,有些尷尬起來,換做自己也許會這麼的。

「哈哈哈,我就勉為其難的原諒你了。」林鶴軒打了個哈哈,對著鐵青城說道。

鐵青城面色鄙夷的看了林鶴軒一眼,也不說破。

「你倒是提醒我了,你速速回去煉藥堂一趟,從咱們的測試殿內拿來木屬性測試水晶球,我們來測試一下,動作要快。」林鶴軒似乎想起了什麼,對著身邊的人吩咐道。

「是。」林鶴軒身邊的人點了點頭,快速往門外走去。

「哼,死心吧,這逐日大陸從誕生之初就沒有同時擁有金火木三大屬性的,龍小炮遲早是我們鍛造堂的人。」鐵青城看了一眼林鶴軒吩咐屬下的動作,也不制止,面色無比淡定的說道。

「嘿嘿嘿,就試試而已,試一下又不會死,再說了沒有也沒有關係啊,只要有火屬性帝級元力就行了啊,我們煉藥堂有的是上好的木屬性法決,輔助火屬性元力來煉藥,照樣可以成為無比優秀的煉藥師。」林鶴軒嘿嘿一笑,也不反駁,臉上笑容不減,笑嘻嘻的對著鐵青城說道。

「……」鐵青城無語,臉色黑的跟鍋底一樣,卻同樣無法反駁。

林鶴軒說的不錯,其實無論是煉藥師該死鍛造師都是以火屬性元力為主,其他的元力屬性都是為了輔助火屬性元力而存在的,不是說作為一個煉藥師就必須擁有火木雙屬性元力,逐日大陸歷史上一些著名的煉藥師也只是單單隻有火屬性元力屬性,不是也照樣功成名就了嗎。

擁有雙屬性元力屬性的煉藥師只不過實在先天上優越於單一元力屬性的煉藥師而已,況且成為一位偉大的煉藥師可不是簡簡單單依靠雙屬性元力就能成功的。

「嘻嘻嘻,龍小炮同學要不要考慮來我煉藥堂來發展發展啊,只要你來了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全都煙消雲散。」林鶴軒摟著龍小炮的脖子,無比親熱的說道。

「不是說我說出原因就已經算了嗎!?」龍小炮臉色一黑,無比鬱悶的問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有嗎?」林鶴軒撓了撓頭,一臉不解。

「喂喂喂,老林你別太過分了啊。」鐵青城在一邊臉色不善,盯著林鶴軒說道。 「怎麼樣,意見如何?龍小炮同學?」林鶴軒撇了鐵青城一眼,絲毫不顧及什麼竟然在鐵青城的眼前挖起了牆角。

「握草,老林你可別太過分了,龍小炮同學火金雙帝級元力屬性明擺著是上好的鍛造師天賦,你不要無理取鬧了。」鐵青城臉色一變,一把扯過龍小炮,將龍小炮拉在自己身後,像是母雞護著小雞仔一樣將龍小炮護在身後,一雙虎目怒瞪著林鶴軒。

「話這麼說也不假,但是老鐵啊,龍小炮那小子火屬性帝級元力不假吧,那種優秀的天賦可不能浪費了,在成為鍛造師的同時也不耽誤他成為煉藥師啊,你說是不是。」林鶴軒語重心長的怕了拍鐵青城的肩膀問道。

「你是說讓龍小炮同時兼修兩門?同時成為鍛造師和煉藥師?」鐵青城聽聞林鶴軒的話語,沉吟片刻,有些遲疑的問道。

魔帝狂寵妻,神醫紈褲妃 好啊好啊,鐵青城背後的龍小炮聞言眼神一亮,瘋狂點頭,正合我意。

「不行不行,成為一位鍛造師已經是極為困難,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學習,再去學習如何成為一位煉藥師就沒有多餘的時間了,不妥不妥,精力容易分散,還不如一門心思撲在鍛造上,我相信依靠龍小炮的天賦遲早會超越我。」鐵青城對著林鶴軒搖了搖頭,對於林鶴軒的建議極不贊成,又看了龍小炮一眼,笑著說道。

「……」龍小炮激動的表情一滯,有些無奈起來,感情自己的表情白做了。

「我們可以一起教他啊,你是不是傻,絕對絕對不能讓這樣的天賦給龍浪費了啊。」林鶴軒仍然不死心的對著鐵青城說道。

「就你?你有多少年沒有收徒了,三十多前收的徒弟呢?你管過他嗎?就你那個跳脫的性格,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成為帝級煉藥師的。」鐵青城一臉鄙夷的看了鐵青城一眼,語氣不屑。

「我我我…哼你等著看吧。」林鶴軒聞言臉色一紅,急於辯解什麼,卻自知理虧,到最後只得冷哼一聲,雙手環胸,扭過頭去暗自生悶氣。

說起這個梗在清風學院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身為玄風皇朝境內帝級煉藥堂之一的林鶴軒當然有無數人想要拜其為師。

在三十年前玄風皇朝當朝太宰攜帶著自己兒子來到清風學院,欲拜見林鶴軒,想要讓自己的兒子成為林鶴軒的弟子,當然以林鶴軒的性格躲都來不及怎麼會見他們,在數次求見未果后,不得已之下取出了一個紅色木牌,讓門童傳遞進去。

數十秒后,表情一臉急匆匆的林鶴軒來到了太宰面前,原來這枚紅色信物是當初林鶴軒還未成為帝級煉藥師之前給予這位太宰家族的,

這是在林鶴軒年輕時曾經受過太宰家族幫助所給予的信物,持此信物者可在合理的條件內向林鶴軒提出一個條件,但一旦試用就代表從此人情兩清。

太宰提出讓林鶴軒收自己兒子為徒,這是一個相當合理的要求,因為自己的兒子是火木皇級雙屬性屬性,擁有著成為煉藥師的天賦,在檢測太宰兒子天賦后,林鶴軒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最後無奈之下只好捏著鼻子認了。

既然收入門下就要履行為人師表的責任仔細教導自己的學生,這傢伙倒是好,收入門下之後對著自己學生說了一些在清風學院的相關規矩之後,扔給自己徒弟一些資料就消失不見,美名其曰校考自己徒弟領悟能力。

數十年後徒弟出師離開清風學院的,成功成為皇級煉藥師,卻從不承認林鶴軒是自己師傅,這讓林鶴軒很是尷尬,暗罵一聲沒良心之後就沒有在理會自己徒弟,想當初鐵青城這傢伙還整整嘲笑了林鶴軒一個月,也成為清風學院關於林鶴軒的一個梗。

「林堂主你要的測試水晶球。」這是林鶴軒吩咐下去的要拿的測試水晶球到了。

「來來來,龍小炮同學你過來測一測,這一測你吃不了虧,上不了當。」林鶴軒接過屬下屬下遞過來的測試水晶球,放在了櫃檯上,對著龍小炮招了招手,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測試水晶球壞了不要我賠吧。」龍小炮指了指櫃檯上的測試水晶球,有些遲疑的問道。

「嗯?木屬性元力又不是跟金屬性元力一樣充滿了破壞性,怎麼會壞。」林鶴軒一愣,隨即開口解釋起來。

「哦,那就好。」龍小炮聞言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不會壞就好,就怕這個小心眼的堂主又抓住這個錯誤不放就完了。

「開始吧。」林鶴軒後退一步,為龍小炮騰開位置,示意龍小炮可以開始測試了。

「木屬性?應該是這種吧。」龍小炮回想起自己初次測試時自己意識空間內那連接成片的森林,蒼翠欲滴的撐天大樹,心中若有所思。

手掌覆蓋到測試水晶球的一瞬間,一抹綠色的的光影在空蕩蕩的測試水晶球忽閃忽閃的,雖然光芒微弱但卻讓人無法忽視。

「哈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就說嘛!」林鶴軒忽然笑了起來,看了臉色難看的鐵青城一眼,表情無比得意起來。

「別吵,」鐵青城看了無比得意的林鶴軒一眼,皺了皺眉頭,淡淡的喝道。

這傢伙沒看出龍小炮似乎正在頓悟嗎?還這麼大聲?!

風雨秘事 順著鐵青城的眼神看去,林鶴軒似乎也發現了龍小炮的不對,臉色微紅,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驚訝起來。

好傢夥,這小子運氣可真好,竟然在這個時候能夠進入頓悟狀態,這可是多少武者都窮其一生都在追尋的東西啊。

在眾人的注視下,測試水晶球內一團光球不停的蠕動著,形狀卻逐漸固定下來,成為一個表面凹凸不平的塊狀物。

這個凹凸不平的塊狀物表面不停的顫動著,彷彿內部有著什麼想要頂破束縛,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一抹嫩芽從塊狀物內部突破出來,在水晶球裡面肆意的舒展著自己嬌小的身姿。

龍小炮嘴角上揚,手中元力輸出猛然加大,那抹嫩芽突然瘋狂生長起來,茁壯成長成為一棵蒼大樹,然後在眾人無比怪異的眼神中將測試水晶球撐破。

測試水晶球碎了! 感覺到周圍看向自己的異樣眼光,林鶴軒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畢竟是自己先做出保證的,又不好多說什麼,只不過沒想到這臉打的這麼快。

無奈之下林鶴軒只得無奈的看了龍小炮一眼,眼神中頗有些怨念,這小子不會是上天派下來故意和我作對的吧。

「堂主怎麼辦?」見自家堂主發獃,林鶴軒手下的人也些無奈起來,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隨即湊了過來問道。

「沒事,等著看看。」林鶴軒擺了擺手,示意沒無妨,眼神緊緊的盯著龍小炮,緩緩說道。

「是。」林鶴軒的下屬表情一愣,隨即點點頭,退了下去。

「龍小炮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要不要緊?」鐵青城趕緊走上前對著龍小炮問道,現在龍小炮可是鐵青城的寶貝,容不得有一絲一毫的傷害。

林鶴軒驚異的看了鐵青城一眼,也隨即跟著鐵青城身後,來到了龍小炮面前。

「我…我感覺沒事啊?沒多大感覺啊?」龍小炮回過神來,低下頭握了握自己的手,又抬起頭有些疑的問道。

「剛才發生了什麼嘛?球怎麼又碎了?!」龍小炮驚呼一聲,將懷疑的眼神投向林鶴軒。

林鶴軒嘴角一抽,表情有些無語起來,剛才發生了什麼你不知道嗎?你可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啊。

鐵青城與林鶴軒對視一眼,心中猜測龍小炮頓悟的事情已經有了確定,卻沒有繼續詢問下去,而是開口轉移起了話題。

「老林啊,依照剛才測試水晶球內部爆發的波動來看,你認為龍小炮的木屬性元力等級達到了什麼級別?」鐵青城看了龍小炮一眼,轉身對著林鶴軒問道。

「唔…達到了皇級上等等級吧。」林鶴軒看了龍小炮一眼,沉吟半響,緩緩開口說道。

龍小炮與鐵青城幾乎同時鬆了一口氣,他們都在慶幸,鐵青城在慶倖幸虧龍小炮木屬性元力不是同樣的帝級恐怖天賦,不然沒辦跟林鶴軒爭搶這個在鑄造師職業上天資恐怖的學員。

龍小炮慶幸的是自己及時的控制住了模擬木元屬性的力度,不然起碼都跟鍛造師天賦差不多了,會是恐怖的火木帝級雙元力屬性元,然後龍小炮之名明天會響徹整個學院,成為無數學子羨慕嫉妒恨的對象,這顯然與龍小炮來這鍛造堂的初衷相違背。

「還好還好,沒太過分。」龍小炮暗自嘀咕

一聲,鬆了一口氣。

「什麼沒太過分,你在說什麼?」鐵青城耳朵一動,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啥,也許你聽錯了。」龍小炮眉頭抖了抖,打了個哈哈,表情不變,淡淡的開口說道。

這傢伙耳朵怎麼這麼好,我那麼小聲都能聽到?實在是變態,龍小炮用眼睛的餘光偷偷的看了鐵青城一眼,心中排腹不已。

龍小炮忽略了自己眼前這傢伙的恐怖修為,只要達到了洗靈境界后,武者的六識就會被天地元氣給清洗一遍,突破常人,更有甚者甚至能夠達到天地試聽的恐怖效果。

「老鐵這下你沒話說了吧,龍小炮同學也有著不俗的煉藥師天賦,可不能浪費了。」林鶴軒得意的撇了鐵青城一眼,說道。

「……」鐵青城出奇的沒有反駁,反而一反常態的點了點頭。

「喂喂喂,你沒事吧,你還是不是本人啊。」這下輪到林鶴軒驚訝了,這傢伙平常不是又是沒事就和我抬杠嘛,這次怎麼不反駁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