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情況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果然還是應該回去的好啊。」一個孩子此時都快哭了,偷偷地對著前面的程獨秀同學低聲說道。

在這群孩子之中,程獨秀這個孩子是最有話語權的,是他們的主心骨。

「可是回去的話。我們說不定會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被射殺的,你沒有看到這兩人看著我們的眼神,太可怕了,媽媽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李小釗已經哭了,雙手不停的揉著眼睛上的淚珠。

「這哪裡是去參觀工廠的道路,這明明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戴眼鏡的孩子一語道出了真相。

「現在說這些也於事無補,就當上了賊船吧,聽著,我們不日也會成為大人的,現在只不過是提早作出覺悟而已。」

最終,程獨秀卻是無可奈何地說出了這麼一句不咸不淡的安慰話語來。

「程獨秀同學。你難道不害怕嗎?」

「我已經有所覺悟了。」

走了一小會兒,在徐增壽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間有幾十平米的房間內。裡面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個玻璃櫃,裡面放置著一些東西。以及一個個相框,相框裡面還有一張張記載著不知道是什麼東東的圖片。

孩子們都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將他們領進這麼一間房間裡面。到底是要幹什麼呢?

「孩子們,過來看看,這個就是東方之星的歷史。你們可以從這裡看到它的變遷。」

徐增壽招呼孩子們來到那個玻璃櫃前面來。

孩子們這才知道,原來這是要讓他們了解一下東方之星的歷史。

這樣也好,他們這一趟也可以解決心中對於東方之星的疑問:這玩意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徐增壽首先向眾人介紹一下那塊在『不幹所』裡面。孩子們早就已經見識過的那黑乎乎,軟綿綿,黏糊糊的不知名物體。

「這個是最新開發出來的東方之星7S。雖然是外型非常的普通,可是它的歷史非常悠久,還得從盤古開天。女媧補天的洪荒時代開始講起,東方之星從洪荒時代,經過我們一代代人的不斷改進。終於才有了今天的東方之星7S,它一直支持著我們的生活,是我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看著這塊不知名物體,孩子們紛紛在心裡表示:「我可不記得我們的生活被這玩意給支持過。」

徐增壽向孩子們介紹擺在東方之星7S下一個位置上面的相框,只見裡面是…戴上假頭套和假鬍子,還穿著獸皮。衣不裹體的張大炮。

只聽徐增壽這麼介紹相框裡面的張大炮說:「這照片上的是我們的東方之星之父,第一代張家族長張起零所製作出來的東方之星.1,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東方之星。」

當孩子們看向相框前面的所為東方之星.1的時候。瞬間他們和他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這就是一塊炸豬排吧?什麼東方之星.1,我們可都是上過私塾的學子,你這樣睜眼睛說瞎話真的好嗎?」

有孩子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但是隨即有捂住了嘴巴。他們可沒有忘記這些人可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啊。

別因為他這一句吐槽,而將他給結果在這裡。

然而,徐增壽卻像是沒聽見一樣。繼續介紹這塊豬排,額不是,是東方之星.1來,「當年盤古開天,就是靠著東方之星.1,女蝸補天也是。」

程獨秀卻是勇氣可嘉,直接諷刺道:「什麼意思,你這意思盤古開天不是用的開天斧,是用的這個炸豬排?女媧補天不是用的五彩石。是用的這炸豬排?」

徐增壽卻是搖搖頭,「不不不,你這個想法很危險。盤古開天用的是開天斧,女媧補天用的五彩石沒有錯,只不過他們在開天和補天之前,都是靠著東方之星體力滿滿,才能幹好開天和補天的活,這個解釋,你滿意不?」

孩子們紛紛表示:「我信你個鬼!」 徐增壽給介紹完了來自洪荒時代的東方之星.1后,便不顧在場孩子們的感受,繼續介紹下一個產品。

只聽徐增壽這麼跟孩子們說道:「接下來這個,是東方之星2.,歷經了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戰國以至秦,我們終於將東方之星.1升級到了2.。」

說是這麼說,可孩子們看著這塊所謂的東方之星2.。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因為擺放在裡面的依舊是一塊炸豬排,只不過這塊炸豬排上面多淋了一勺子的醬。

「這不還是一塊炸豬排嗎?」戴眼鏡的孩子忍不住吐槽道。

「不不不,你們沒有看到上面有字。看看上面寫了什麼?」徐增壽一臉笑意,點醒了這群孩子去在意一些細節。

至尊小神醫 例如,現在淋在東方之星2.上面的醬。

孩子們經徐增壽這麼一提醒。便再次看向那塊東方之星2.,只見上面用醬料寫了八篆字:「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徐增壽鼓鼓掌,為孩子們解釋了起來,「沒錯,當年秦始皇統一六國,用和氏璧鐫刻而成的傳國玉璽,就是刻的這八個字,而那一次,他正是從東方之星2.上面受到的啟發,哦對了,在這裡說一句,秦始皇是個胖子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因為他非常喜歡東方之星2.,所以會變成胖子是必然的結果。」

程獨秀同學無奈地吐槽道:「你這樣說,有考慮過秦始皇的感受嗎?」

徐增壽沒有理會,全程他都沒有顧及到再次孩子們的感受,就連他的同伴項恭,似乎項恭全程都沒有說話,只是負責在一邊監督孩子們不要隨意走動。

徐增壽介紹完了東方之星2.,后,就繼續給孩子們介紹寫一個產品,「然後就是全盛時代的東方之星4.,楚漢之爭,三國兩晉南北朝。隋后便是唐,唐朝時期,東方之星的研究技術已然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東方之星也不再只是官家使用的奢侈品,已經開始進入到了貧民百姓家中去了,可謂是達到了突飛猛進的成就。」

沒有錯,還是一塊炸豬排,不過這一次不是單單隻有炸豬排,還多了一小堆的新鮮蔬菜,和一小片的檸檬,還有醬料。

的確,比起之前的那些要好了一點點。多了一點配菜了。

但是…

「也就是說家家戶戶都能吃得上炸豬排了?這算哪個門子的突飛猛進。」戴眼鏡孩子推著眼鏡框繼續吐槽了起來。

「這簡直就是豬排的歷史,怎麼就成了東方之星了?」程獨秀也是同樣心中充滿了吐槽之語。

徐增壽依舊沒有理會孩子們的吐槽,準備接著介紹產品。可是下一個已經沒有了。

於是,徐增壽轉了回來,說:「然後。經歷了很多事情之後,東方之星便有了現在這個形態。」

孩子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你把炸豬排當做是東方之星的歷史變遷他們忍了,可是現在你居然把這塊不知名的釀糊糊物體也列入其中。這算什麼啊。

難道這塊黏糊糊物體也是豬排不成?

對不起,我的陸叮嚀 我們讀的書多,你切莫騙我們!

「搞什麼啊,這中間最重要的部分怎麼沒有介紹?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就混弄過去真的好嗎?」

「再說這玩意跟炸豬排根本一點聯繫也沒有。現在這玩意已經不再是炸豬排了吧,這東西真的是吃的嗎?真的可以吃嗎?吃了以後不會死人嗎?安全質量真的過關嗎?」

面對孩子們那一對對不信任的眼神,徐增壽視若無睹。而是轉身走出了房間,邊走邊說道:「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經熟悉了什麼是東方之星。那麼接下來就可以進入研製東方之星的工廠參觀了。」

「到了工廠,大家就可以看到東方之星的製作過程了。」項恭也難得說了一句話,真怕他全程沒有一句對白啊。

然後。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走進了工廠的中心區域。

當然了,不可能讓孩子們去接觸那些製造東方之星的器材,只能隔著玻璃在走道上看著工廠裡面的員工們是如何通過這些器材製作出東方之星7.來。

「看看那邊。孩子們,那就是傳送帶。」徐增壽指向裡面為孩子們繼續介紹起來。

明顯,孩子們都不想理會他了,因為之前經過他介紹出來的東西是非常的不靠譜。

「切,只是傳送帶而已,又不是沒見過。還有,傳送帶怎麼沒有傳送什麼東西過去,而且這工廠的員工呢?怎麼一個也沒有看到?」

戴眼鏡的孩子發現了一個真相。就是偌大的工廠居然看不到一個人影來,傳送帶倒是一直在運轉著,其他機器也在正常工作著。

程獨秀同學卻是不屑地笑了笑:「你忘了嗎?廠長不是死在外面了嗎?應該是知道消息后都跑去偷懶了吧。」

這麼一想。的確是這個道理。

廠長死了,員工自然是能偷懶就偷懶,說不定還可以在工廠這裡順點什麼值錢東西回去。

畢竟廠長死了。明天工廠會不會關閉,他們會不會失業,這都是個未知數。

就在這時,有個孩子驚叫道:「快看,有東西傳送過來了….是廠長…」

眾人聞言,齊齊看向了玻璃的另一邊,發現了躺在傳送帶上面,倒在血泊之中的廠長,也就是戴了假鬍子的張大炮。

「死掉的廠長被傳送帶傳送過來了…這是為什麼?」強如程獨秀同學這樣的智慧囊。也搞不明白為什麼廠長會躺在傳送帶上面。

孩子們紛紛看向了徐增壽,想聽聽看他是怎麼解釋的。

徐增壽卻是這麼解釋的,「東方之星製作的第一道工序。就是把壞掉了的廠長給傳送過來,然後進行組裝一下。」

「扯淡吧你,話說廠長不是你們兩人弄壞的嗎?」戴眼鏡孩子一語道出了真相。

的確啊,廠長是被這兩人用『外魔』科技武器給射殺掉的。

等會,他們會不會把一語道破真相的自己也給暗中射殺掉呢?

戴眼鏡孩子有些害怕,趕緊躲在了程獨秀的身後尋求庇護。

項恭卻是冷冷地說道:「胡說什麼,廠長本來就是壞掉了的。」

程獨秀挑挑眉「你們這樣一點也不尊重廠長,真的好嗎?」

他真為有這麼一群員工的廠長感到莫大的悲哀。 不理會孩子們對自己的職業道德是否有所懷疑,徐增壽為孩子們在一旁解說東方之星7.的製作過程。

「首先,一拳一拳的擊打在豬肉上面,這樣做出來的豬排才有嚼勁。」

孩子們便是看到了已經原地復活的施恩,正站在傳送帶旁邊,一拳又一拳的,拳拳有力的打在了一塊生豬肉上面。

然後,躺在傳送帶上面一動不動的廠長就這麼匆匆而過。

「這不就是東方之星的原料嗎?還有,這其中廠長到底參與了什麼了?他被送走了喂。這製作過程根本就用不到廠長的啊。」

程獨秀同學率先發言吐槽。

沒有人理會。

徐增壽繼續解說著,「然後就是把拳打腳踢后的豬肉進行腌制,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已經提前腌制好了,然後再裹上麵包糠。」

孩子們便是看到了原地復活的林若若將腌制好了的豬排用筷子加起來,然後放在了麵包糠上面。兩面都裹得非常的均勻。

然後,躺在傳送帶上面一動不動的廠長就這麼匆匆而過。

「廠長好像全程沒有參與進去啊,只是從東方之星的製作過程經過而已,話說你們真的不打算一直讓廠長這樣下去嗎?這樣製作出了的東方之星能讓人有食慾嗎?」

程獨秀同學再度發言吐槽。

還是沒有人理會他。

徐增壽接著給孩子們解說:「接著就是將裹上麵包糠的豬排放入油鍋裡面去炸,炸成了金黃色了再撈出來控油,然後切成小塊,然後全部喂壞掉的廠長吃進肚子里去。」

孩子們終於看到了廠長在這製作過程中起到作用了,將豬排炸好了的老吳一把抓住了傳送帶上面的廠長,然後強行將非常燙嘴的炸豬排一塊又一塊的塞入廠長的嘴巴裡面,然後來了一記倒頭栽,強行讓豬排順著咽喉來到胃裡面。

「終於參與進來了,廠長終於發揮作用了。」

「可是為什麼東方之星都已經製作出來了,為什麼要給廠長吃掉呢?」

面對孩子們的吐槽連連,徐增壽依舊沒有理會,還給大夥這麼說道:「這樣的工序,還要重複三次才行。」

然後,被強行塞入了一塊雞排后的廠長,又一次躺回去了傳送帶,然後再度返回,這樣的過程還有再來兩次,才能進行下一道工序。

戴眼鏡孩子因為有了程獨秀的庇護,膽子也大了起來,吐槽起來:「為什麼啊?你們這麼做到意義何在啊?難道廠長要吃掉三塊炸豬排才能滿血復活不成?」

程獨秀一指裡面的施恩,林若若還有老吳三人。說:「話說,剛剛我就注意到了,那三個員工分明就是在外面被暗器幹掉的那三人吧。」

項恭提醒道:「不要去在意這些細節。」

程獨秀斜眼看來一下項恭,「很難不去在意的呀,我說。」

連續三次做豬排,吃豬排后,終於要進行下一道工序了。

「重複完三道工序后,將吃掉了三塊東方之星.1的廠長傳送到維修部進行一頓維修,然後…」

緊接著,眾人就看到了還是那副死樣子的張廠長被傳送了出來。

程獨秀同學說:「還是和原來沒有什麼兩樣嘛,廠長還是依舊是壞掉了的樣子。」

徐增壽解釋:「廠長打從生出來就是壞掉的。」

戴眼鏡孩子又一次道出了真相來,「那這樣的話。剛才那工序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啊,廠長還是原來那個壞掉的廠長,而且東方之星7S也沒有製作出來的呀。」

他們來這裡參觀。就是想知道這個東方之星7.到底是怎麼製作的,而且有什麼作用。

可現在,一直就看到製作炸豬排和廠長吃炸豬排。

徐增壽聞言。身子一僵,然後繼續為眾人解釋下一道工序:「現在要進行第二道非常重要的工序,就是激活廠長當初研製開發東方之星7.的鬥志和決心。」

項恭也附和起來:「接下來請欣賞。廠長與東方之星,勵志篇,因為東方之星離不開廠長。所以全程他都必須在場。」

這群孩子被折騰了一早上的,顯然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隨便什麼都好,你們快點進行東方之珠7S的製造啊!」

「我們都以為這是東方之星廠長製造工廠了。」

「等會。廠長怎麼換衣服了?」

的確,經過一孩子這麼提醒,所有人才發現了傳送帶上面的廠長換掉了之前的工裝服。穿上了一套學生私塾服。

「是啊,他換了一身的私塾學生服啦。」

「這是要準備幹什麼?」

「傳送帶速度加快了,我們趕不上了。跑快點跑快點。」

「雖然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可是真的在意到不行啊。」

「喂,大家。看那邊。」

只見朱小嫦、吳莉、林若若,克里斯丁,十三郡主四人舉著一面大旗,上面寫著:加油加油沖沖沖,目標第一工業大王張大炮加油!!

四人一邊奔跑著,一邊揮舞著旗幟。還要一邊高呼大氣道:「加油,你是最棒的!」

這模樣,簡直就是從私塾畢業后。要走向社會進行一番創業的畫面呀。

「我們相信你的,你一定可以成為大明朝第一工業大王的!」

「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小張同學!」

「啊!!」

然後。四個人不知什麼原地,集體來了個平地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