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想不到這個風魔修為如此精深,假以時日恐怕是難以壓制了!」紐卡門大主教替教宗擔憂不已。

兩大公會的辛追大魔導師和考夫曼劍聖都一臉的陰沉,難怪風城態度如此強硬,原來人家實力早就達到一個讓人忌憚的地步。

葉家的人最不是滋味,不論誰勝誰敗,葉家都沒有任何好處,相反還可能遭受更大的恥辱。

而目前,葉留心只能將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歐陽春身上,只有他勝了,葉家或許還能留點臉面,不過今後恐怕要屈居人下了。

司徒家和艾克家族,一個是冷笑的看熱鬧,另外一個則一雙妙目死死的盯著在山坡上拿到青色的人影,眼眸中不時的爆發出異彩!

今天觀戰的,除了年輕的興奮的高手,還有不少心中落寞不已的,容叔就是其中之一,容叔的修為在艾克家族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但是沒有人知道,他曾經有機會衝擊神級高手的,但是卻失敗了,從此修為降至聖階中等,多少年過去了,無論他怎麼苦修,修為還是原地踏步,沒有一絲寸進,這種打擊對一個天賦極高的人來說無疑是巨大的。

決鬥還在繼續,這時候已經臨近中午時分,修為深的人往往幾天幾夜不吃不喝都沒有問題,沒有人捨得離開,神級高手的決鬥那都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從頭至尾一絲一毫的動作的看下來,誰都不會罷休的。

如果從劍意上看,太極劍法至繁至簡,已經融入了天地至理,而回春劍訣雖然也融入了規則之力,卻只是有限的幾種的疊加柔和,孰高孰低,自然有分曉,不過蕭寒對太極至理的理解也不過是皮毛,對於傳說中的太極劍法他也不過是自己從太極拳中揣摩出來的,但是拿來對付回春劍訣卻是綽綽有餘,就是有些生疏不太連貫!

生疏的劍法自然導致蕭寒一開始在歐陽春施展回春劍訣之下是險象環生,看的寧馨兒等人是心驚肉跳,情緒大起大落,驚呼之聲不絕於耳,但是當有看到蕭寒巧妙的避過必殺之劍之時,頓時歡呼之聲不斷傳來,就連歐陽世家陣營之中的高手們也情不自禁的為蕭寒擔心和喝彩!

一段生疏的過程之後,蕭寒對太極至理的領悟卻是不斷的增加,手上的風元素劍揮灑的也變得圓潤起來,大圈,小圈的不但將歐陽春的攻勢封住,還將觀戰的眾多高手的眼神都畫暈了。 的都是高手,再不濟的都是有數十次戰鬥經驗的,的簡單的畫圈就能將歐陽春凌厲的攻勢擋住,那換做誰都不可能相信,不少人已經開始沉思了,這可是大陸上從未見過的一種武學,難道是隱匿世家的傳承?

這是眾多觀戰高手心中最多的猜測!

就連最親近的寧馨兒等人也是這麼認為,穿越一事太過驚世駭俗了,要是讓泄露出去一句,自己恐怕不得安寧了,耶和項羽這神魔兩界的至尊的身份不是沒有人知道嗎,要不是自己巧遇到蚩尤,蕭寒也不知道這片空間的大佬居然是從地球過來的!

不過有一點蕭寒覺得奇怪,那就是風神是如何知道自己不是這片空間的人呢?

難道說主神級別的高手能看破自己的來歷嗎?

如果是這樣,那如果遇到主神級別的高手的時候可要小心一些,別被人抓了當白老鼠研究,有機會一定問一下蚩尤,有什麼辦法能不讓自己被人看出來歷!

一心兩用,歐陽春的回春劍訣對附帶的奇異作用幾乎對蕭寒沒有什麼作用,因為手中的元素劍形成的太極漩渦將其阻擋在外,而歐陽春如果知道蕭寒在這個時候還分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估計肺都能給氣炸了。

與人類神級高手交戰,可不比跟元蒙這樣的神獸交戰,雖然神獸也有相當於人類的智慧,可魔獸畢竟是魔獸,沒有系統的人類的教育,它們戰鬥只是一種本能,戰術更是用血換來的經驗,說白了,一文不值,只要掌握了對手的弱處,神獸並不可怕,所以蕭寒才能越級戰勝元蒙這樣的神獸,但是人類不同了,人類善於學習,而且會思考,尤其是在戰鬥中,更能激發人類的潛力,做到一些幾乎不可能做到地事情。

「風魔,你很強,但是你僅憑剛剛突破神階的實力,就算是魔武雙修,你今天也是必死無疑!」歐陽春見久攻無效,放棄了原本打算利用回春劍訣特殊的技能算計蕭寒的目的,轉而他要出大招了!

不過這歐陽春還真是挺貴族的,出招之前還提醒一下對手,只不過換來的是蕭寒的冷笑,如果是他,這種性命相搏地決鬥,別說有任何言語提醒了,恐怕逮著機會就會大下殺手了,還會傻不愣愣的告訴對方。

只有自信心極度膨脹地人才會做出這麼愚蠢地舉動!

當然。這也是蕭寒多守少攻迷惑了歐陽春。讓他認為自己剛剛突破。實力僅限於如此。

不止歐陽春有這樣地看法。周圍不少觀戰眾人有這樣看法地人不在少數。就連在半空中觀戰地幾名神級高手也有這樣地懷疑。唯二不懷疑是元蒙和龍十三。這兩位都是跟蕭寒交過手地。在元蒙地眼裡。歐陽春根本不是他地對手。而龍十三就更清楚了。歐陽春在她手下被揍地鼻青臉腫地。實力有多少她再清楚不過了。就算歐陽春故意隱藏。他也絕不是蕭寒那個壞蛋地對手!

只不過這個壞蛋每每行事出人意表。也不知道他心裡想些什麼?

呸。呸。他心裡想什麼。管我什麼事?龍十三連連呸了好幾聲。這才調整好心態。將精力重新投向了山坡上決鬥地二人。

回春劍訣地奧義是生生不息。不過到了歐陽春地手裡已經變成了血雨腥風。除了他手中地幽血劍之外。也與他此刻心中欲殺蕭寒而後快地心態有關。蕭寒沒擋下他一劍。心中地怒火便上升一分。殺意更是充塞腦中。如果有人能用神識掃描現在歐陽春地大腦。就會發現那裡充斥了一片紅色!

幽血劍可是一把殺戮之劍,在許多人眼裡更是一把凶劍,這把劍傳說可是能將一個正常的人變成一個只知道殺戮地魔鬼!

雖然傳說是有些誇張,但這把劍確實能影響一些意志薄弱不堅定的人,導其走上一條殺戮地不歸路,可以算的上是一把邪劍了!

歐陽春能修鍊至神級,意志不可謂不堅定,但是他太想殺死蕭寒了,殺念一起,便跟手中的幽血劍形成一種共鳴,無主的幽血劍突然感覺到主人心中那澎湃的殺意,自然是歡呼雀躍,兵器是有靈性的,兩者一結合,幽血劍中那洶湧的殺意自然也就慢慢的影響到歐陽春了,只不過他根本沒有發現而已,這種不謀而合,令歐陽春的回春劍訣都發生了巨大轉變。

在場的哪一個不是高手,自然看得出歐陽春這種轉變,而觀戰中的歐陽林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雖然歐陽春使的還是回春劍法,但是與歐陽家的回

已經大相徑庭了,雖然他沒有學過回春決,但是這回是有幸看到過歐陽春練習過幾次,與此時此刻施展出來的明顯不同,那種濃濃的帶著血腥味的殺意讓他感到渾身不舒服!

當然了,有這種不適感的並不僅僅是他一個人,在他周圍許多人都皺起了眉頭,年輕的甚至有些承受不住,繼續向後退去!

劍法,不論是防禦還是進攻,最終一點,都是用來殺人的,所以不論是何種劍法,那都是離不開殺戮,殺不了人的劍法,還能稱之為劍法嗎?

至少,蕭寒這個穿越著沒有見過。

回春鬥氣還有一種十分霸道的作用,就是斷人生機,這是歐陽家的不傳之密,中了歐陽家的回春鬥氣,可不像它名字中說的那樣會起死回生,而是一命嗚呼!

也是說,如果蕭寒身上任何一塊地方被歐陽春的劍尖劃破的話,那霸道的回春鬥氣就會鑽進去,進而阻斷蕭寒的生機,寓意回春,那是說這霸道的鬥氣會吸取被鬥氣所中之人的鬥氣或者身體能量為己所用,並不斷壯大自己,當然如果有修鍊回春決的人控制,這回春鬥氣也會變成救人的東西,它的吞噬同化作用能將人體內的異種鬥氣化去,對被鬥氣傷者那是有天大的效果,光明聖教不能做到的事情,回春鬥氣卻是能做到。

就是靠著這一點,歐陽家從無到有,發展到今天這麼龐大的一個世家。

回春鬥氣可以化解異種鬥氣的秘密,知道的人不少,收過歐陽家恩惠的高手眾多,要不然今天前來觀戰的人中會有三分之二人站在歐陽家這一邊,但是殺人的秘密卻至今沒有知道,因為知道的這個秘密的都已經成為死人,而且連靈魂都會被吞噬乾淨,死了之後也去不了冥界!

蕭寒知道歐陽春手中的那把劍很詭異,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始終縈繞著他心頭,所以,他極力使自己不與那幽血劍有任何的接觸,哪怕現在他的強悍到可比精鋼,他也不會蠢的那身體硬碰。

雙方都對對方修鍊的功法和能力都不清楚,尤其是蕭寒,綜合了歐陽家所有的情報,得出蕭寒是一個依靠速度取勝的人,除了速度之外,其他並無什麼特長,而且喜歡先發制人,以實力取勝,但是今天的打法,蕭寒簡直換了一個人似地,變得細膩謹慎起來,而且綿里藏針,防守的是水潑不進,簡直就是一個出色的防守大師。

蕭寒防守,歐陽春只能進攻,而且是進攻,再進攻!

不過歐陽春倒是有一點分析對了,對手沒有一擊之下就能擊敗自己的能力,所以才選擇了保守的防禦戰,而且還是持久戰!

持久戰對誰有利,這誰都說不準的,除了一開始的那兩劍之外,穩打穩紮幾乎成了今天決鬥的一大主旋律。

在這個主旋律之下,兩位決鬥者們打的是有聲有色,觀戰的人們也是大呼過癮,看的是心花怒放,就是不時的要往後退去,並且越來越看不清晰,這讓人有些不太滿意!

還是羨慕那幾個站在半空中的傢伙,他們一個個的不受影響,而且最靠近戰場,看的是一清二楚。

奈何,人家是神級高手,不是自己可以別的,雖然說聖階也可以短暫飛行,但停留在半空的本事卻是必須要有神級修為才能做到的。

所以修鍊到神級才是聖階高手們的目標,那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實在是太吸引人了。

「回春,爆!」

驀地,一聲大喝,將看的已經沒有勁頭的龍十三從假寐中驚醒,龍眼瞪的大大的朝決鬥的山坡上望去!

「如封似閉!」只聽得一聲朗朗輕喝,圍繞著蕭寒周圍發生了一連串的鬥氣爆聲。

鬥氣爆與魔法爆炸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是鬥氣爆卻更加厲害,殺傷力更大,但是卻不容易修鍊,這項鬥氣技能在鬥氣武學中也算得上是高級的,只是對鬥氣的微觀控制能力要求太高,修鍊成功的人很少,沒有想到歐陽春居然修鍊出來了。

鬥氣爆的威力巨大,尤其是在神級高手手裡施展出來,那威力更大,重新站好觀戰的隊伍一下子比鬥氣爆產生的巨大氣浪吹的是東倒西歪,這還是已經距離了上千米了,而且站在前排的都還是聖階高手,可見聖階與神級雖然只相差一個等級,但修為卻是小裂縫與鴻溝才可以比較的。 葉家。

作為京城之內的一個家族,葉家雖然說以前是沒落著的。但就像是葉錦榮所說的那樣,隨著葉惜的崛起,隨著盛世騰龍集團開始在國內嶄露頭角。該知道這個集團屬於誰的人,全都是知道了。

在清楚這個巨大的財閥是葉家葉惜創辦的之後,葉家的地位在京城內真的就是水漲船高起來。

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說實話作為葉家的家主,葉安定是怎麼都沒有想到,葉家能夠重新崛起,竟然是因為葉惜帶來的。之前他對葉惜是沒有什麼好感的,不但是葉惜,就連葉安邦他也因為當年的事情是不屑一顧著的。

但現在卻不行!

只是現在的葉安定臉色是陰沉著的,他看著坐在眼前的葉錦榮,氣就不打一處來。作為自己的兒子,葉錦榮有著什麼樣的毛病,他是清楚的,就因為清楚,所以很多時候,他都是避免著讓葉錦榮參政議政的。

就這,葉錦榮都被人給收拾成這樣!

「你說你,有著什麼樣的事情不能去做,非要去做那樣的事情。你還敢招惹上蘇沐,蘇沐是你能夠動的嗎?你以為你是什麼樣的身份,連蘇沐都想要收拾。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就算是我,現在都不能夠說動蘇沐就動蘇沐的。」葉安定怒喝著。

葉錦榮垂頭喪氣的坐著!

「你還好意思給我坐著,還不趕緊給我站起來!」葉安定大聲道。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你有必要這樣做嗎?現在開始訓斥起來了,以前你都幹什麼去了?從小就開始不教育,這時候再教育有用嗎?再說老三現在也在這裡,你讓老三評評理,這事就真的都怪咱們家錦榮嗎?

難道你沒有聽到蘇沐是怎麼說的那?蘇沐說出來的那些話,難道就不過分嗎?他這是分明沒有將咱們葉家放在心上。也沒有將自己當成是葉家人!」作為葉安定的媳婦,駱美娟還是對葉錦榮很為溺愛著的。

所謂的老三,說的就是坐在旁邊的葉安昌。

葉家葉安定是老大,葉安邦是老二,葉安昌是老三。因為葉安邦是長年累月的不回家,所以葉家有什麼樣的事情,都是靠著葉安定和葉安昌去做的。再說葉家的所有資源。也是掌握在這兩人手中的。

葉安邦能夠走到現在,說實話除卻個人能力卓越外,就是背後有著巨頭欣賞。真的是想要靠著葉家崛起的話,那是斷然沒有可能的。

聽到嫂子的話,葉安昌點頭道:「大哥,嫂子說的也不是全錯的。蘇沐怎麼說都是葉惜的未婚夫。竟然在知道錦榮是咱們葉家人的前提下,還做出那樣的舉動,這不是分明沒有將咱們放在眼裡嗎?

怎麼說咱們都是他蘇沐的長輩,這難道就是他面對長輩應該有的態度嗎?他現在可是還沒有成為咱們葉家的女婿就敢如此囂張跋扈,真的要是成為了,豈不是要坐在咱們頭上作威作福著?」

葉錦榮一句話都沒有說,他知道在這樣的場合下。說任何話都是沒有必要的,都是沒有可能影響到大局的。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保持著絕對的沉默便是。

果然隨著葉安昌的話音落下,葉安定的神情也開始從最初訓斥著葉錦榮,有所變化了。

「蘇沐當時真的是那麼說的?」葉安定問道。

「當然,我能夠瞎說嗎?他就是那樣說的,他說就算是我們葉家又如何?得罪了他,他照樣收拾。我的臉面丟掉了事小。但當著林朗御的面,我們葉家的臉面真的是讓蘇沐給踐踏的不能夠再踐踏。」葉錦榮訴說著。

「豈有此理!」

葉安定冷漠著揚起嘴角,「老三,現在就給老二打電話,我倒是很想要聽聽他怎麼給我解釋。」

「是!」

就在葉安昌剛想要動手打電話的時候,葉錦榮的手機刺耳般的響起來,他拿出來看到竟然是葉惜打過來的后。臉上露出著一種匪夷所思的神情,要知道葉惜是從來不會給他打電話的。

「是誰?」

「葉惜!」

「接聽!」

隨著葉錦榮接聽之後,微笑著道:「姐!」

「閉嘴,我沒有你這樣的姐!」

誰想到葉錦榮的姐剛喊出口。那邊傳來的便是葉惜冷漠的聲音。因為是摁著免提的原因,所以葉惜的話這裡的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駱美娟在聽到這個話之後,神情頓時陰沉下來。

你葉惜就算是再囂張,也沒有必要如此囂張吧?怎麼說葉錦榮都是你的弟弟,你竟然敢如此呵斥著?

「姐?你這是怎麼了?」葉錦榮問道。

「我是怎麼了?我問你,你今天是不是帶著人去招惹了蘇沐?」葉惜平靜著問道。

「姐,事情不像是你所想的那樣,我和蘇沐之間是有點誤會的。不過蘇沐真的是做得不地道,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竟然敢如此的落我面子。姐,你回來之後,可要狠狠的教育下他那。」葉錦榮開著玩笑道。

「你給我閉嘴!」

葉惜繼續毫不客氣的呵斥著,只不過這次她的態度明顯是變的冷淡起來,「葉錦榮你給我聽著,蘇沐不是你想要誹謗就能夠誹謗的,我和蘇沐之間的關係如何,那是我們的事情,和你和葉家都是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所以說你要是想仗著我,就對蘇沐如何的話,我保證你會後悔的。」

「葉惜,你胡說什麼那?你還當你是葉家人嗎?你怎麼能夠為了一個外人說出這樣的話。知道錦榮是誰嗎?他是葉家人,是你的弟弟,你怎麼能夠如此那?」駱美娟實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氣當場爆發起來。

短暫的沉默!

葉惜是真的沒有想到,這邊竟然是開著所謂的免提。不過無所謂了,就算是開著免提又如何?自己該是什麼樣的態度還是什麼樣的,是絕對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我就是這樣,就算是當著你的面我也是這麼說。現在相信聽著的不僅僅只有你吧?正好,你們都給我聽清楚。葉家是葉家,我是我。如果不是說因為葉家還有著爺爺在的話,你們以為我逢年過節還真的會回去嗎?真的是因為你們我和爸才回家的嗎?

你們當初做過什麼樣的事情,你們比我都清楚,你們捫心自問你們有沒有資格對著我說出什麼樣的話來。我告訴你們,我和蘇沐是相愛著的,沒有誰能夠拆散我們不說,誰要是敢對蘇沐有任何的威脅,我是絕對不會放過誰的。」

稍微的沉默過後,葉惜那邊的態度繼續冷淡著。

「我言盡於此,如果說你們真的想要聽的話就聽,不想要聽的話,就沒有必要聽了。依著葉家現在的政治地位,我還真的是沒有放在心上的必要。葉錦榮,你給我聽清楚,以後離蘇沐遠著點!」

咣當!

隨著話音落下,手機當場就掛掉。但那邊傳來這樣的陣陣忙音后,駱美娟已經是氣炸了。葉安定和葉安昌的神情也不怎麼好看,兩人是壓根沒有想過,葉惜竟然敢如此?

「你們都聽到了吧?這就是老二教育出來的閨女,竟然敢對著咱們這些長輩如此的沒有禮貌。她還有沒有點教養那?真的是沒有娘教就變成這樣了嗎?老二是幹什麼吃的!」駱美娟怒喝著。

「行了,你給我閉嘴!」葉安定呵斥著。

「大哥,這件事情你看怎麼辦?」葉安昌問道。

「能怎麼辦?我來想想再說!」葉安定皺眉道。

「好吧!」葉安昌點頭道。

這邊的葉家陷入到憤怒狀態中的時候,那邊的葉惜神情也是越發的悲憤著。她當然知道葉家人靠著她的關係,在京城內是開始胡作非為起來。但她卻沒有怎麼辦法去說,怎麼說她也是姓葉不是。

但發生了今天的事情,真的是讓葉惜為之憤怒著。

姜家人不能動蘇沐,葉家人同樣也是不能夠動蘇沐的。你們真的認為這盛世騰龍是我的嗎?當初如果不是蘇沐的話,我能夠發展起來嗎?就算是現在,很多時候很多決策都是蘇沐在背後出謀劃策的?

盛世騰龍沒有靠著你們,也沒有佔到你們的一點便宜,所以說我的盛世騰龍變成什麼樣,和你們也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叮鈴鈴!

就在這時候葉惜的電話響起來,是葉安邦打過來的。

「爸!」

「葉惜,京城那邊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就在剛才,你三叔給我打過來電話,說起了你剛才的電話。」葉安邦緩緩道。

「爸,你也是想要勸我的嗎?」葉惜眼眶開始濕潤起來,是委屈的濕潤著。

「勸你?怎麼可能?你媽是怎麼死的,你也不是不知道的。我和葉家之間到現在為止還維繫著的那點親情,真的是已經是淡薄的可憐。我說過我既然辜負了你媽,就絕對不會再讓你有任何委屈的。所以說你說的對,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出了任何事情爸給你擔著!」葉安邦斷然道。

「爸!」

葉惜眼眶中打轉著的眼淚再也遮掩不住,悄然落下。 陽春的變異回春劍法也確實厲害,蕭寒幾乎將自己領劍法的精義都用上了才堪堪抵擋住對手凌厲的進攻。

一個瞬間,雙方你來我往的,成千上萬劍就已經揮手而出,產生的罡風直將觀戰的眾人吹的是東倒西歪,狼狽不已。

能擋住歐陽家回春劍法的劍法必定是一種絕世劍法,所有觀戰的武士和魔法師心裡都是這麼想的。

其實蕭寒打的並不輕鬆,歐陽春的實力比他預計的還要高出三分,起碼這小子也是一個善於隱藏勢力的主,世家大戶出來的,哪一個不是狡猾如狐,如果不是到了決定命運的關頭,也不會亮出自己所有的實力而拚命了。

就是這樣,不到最後,歐陽春還是不會把自己所有的實力都暴露出來的,就如同蕭寒自己一樣,誰沒有一點保命的本錢?

久戰不下的歐陽春心中不免的生出一絲急躁了,再這樣打下去,天黑之前都未必能見分曉。

對手的實力他已經摸了一個大概,與自己大致相當,但還略遜一籌,若要擊敗,問題不大,但若是要擊殺對方,卻不是那麼容易,除非動用領域。

可是他雖然穩固了自己的境界,但對領域的運用卻僅僅悟的一些皮毛,不熟悉的領域很容易被人攻破的,尤其對方還是一個神級的高手,而且維持領域需要大量的精神力,他是一個劍修,可不比魔法師得天獨厚地條件,踏入神級之後,雖然精神力暴漲,可那也有一個盡頭,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動用領域的。

武士和魔法師踏入神級之後,各自的優勢就會相互抵消,慢慢地達到一個平衡,魔法師的領域一般都是防守型的,很少有魔法師形成攻擊型的領域,而武士形成的領域基本上都是攻擊型的,這樣魔法師地遠程打擊被領域一抵消,如果魔法師的實力不強悍的話,那在神級,魔法師遇上同等級地武士,很有可能會吃大虧的。

而魔武雙修型的更為人所忌憚,甚至越級挑戰都不吃虧,所以蕭寒一旦成長起來,那是相當可怕的,而且已知地蕭寒手下就超過四位神級高手,兩位劍神,一位不知身份的武士,還有一位就是身份神秘美麗的少女,許多人猜測著都是蕭寒家族中的重要人物,派來風城協助蕭寒掌控全局的。

天知道。這個隱匿家族還有多少神級高手?

歐陽春看不到地地方。歐陽林看到了。這就是經驗老到地好處。歐陽家地實力很強。但面對一個未知地勢力。又在千萬里之外地風城。不論是從大陸地形勢和歐陽家地利益上講。在決鬥中殺死蕭寒。對大陸和歐陽家來說都是一場不小地災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