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2 日

「感謝芳姨。」南頌很領情地點頭,拿在身上比劃,「給宋驍也記一功!」

又仰頭沖賀深露出一個乖巧的笑,「謝謝三哥~還是你靠譜。」

這一說,季雲和白鹿予不幹了,「哎哎哎,說誰不靠譜呢?我們難道沒有用心嗎?」

「就是!我們難道就不配擁有姓名嗎?」

互相嫌棄的兩兄弟這時候倒是一個鼻孔出氣,一唱一和,默契得很。

「都靠譜都靠譜。」南頌一個也得罪不起,齊齊鞠躬過去。

當妹妹的在這種時候最卑微,畢竟拿人手短。

賀深笑得不行,趕緊解救小妹,「這身戲服完全是照你的尺寸做成的,去換一下試試看,讓小穎幫你。」

小穎是他的助理,原本就是搞服裝出身的,當即陪南頌去了更衣間。

不一會兒,南頌從更衣間走出來,已經換好了戲服。

走出來的那一刻,眾人的視線都朝她彙集過去,賀深臉上是意料之中的驚喜,季雲和白鹿予則是驚艷得站了起來。

司哲又端菜出來,視線再一次凝在南頌身上。

耳邊是店員們不絕於縷的驚嘆聲,「好美啊……」

南頌裊裊婷婷地走出來,她身上的戲服不是傳統的正劇服裝,而是帶着點現代元素,被戲稱為「魚鱗裙」的公主服。

南星三寶之一的顧芳老師原本就是做服裝出身,是一個相當前衛的藝術家。

當年《靈犀公主》這部電視劇就是由她做的服道化,將現代藝術與古典元素相融合,當時也是打破了一定的審美,引起了廣泛的爭議。

南頌的髮髻還用鳳頭釵簪住,盤在腦後,漂亮的一字肩被一層薄紗外衣隱隱約約地遮住,鎖骨往下則是由紅色的亮片製成的裙裝,在燈光照射下一閃一閃的,古典美和現代美完美得融合在一起,襯的仙姿玉貌,讓人挪不開眼。

權夜騫冒雨跑進門,看到這一幕驚了一跳,「對不起走錯門了。」

「嗖」的一下進來,「嗖」的一下又出去了。

不對啊,沒走錯啊。

權夜騫抬頭瞧了一下門口的「食味餐廳」四個大字,確定自己沒走錯門,又重新返了回去,眾人看着他,紛紛失笑。

季雲走過去抱了他一下,「二哥,好些日子不見,你怎麼變傻了?」

「臭小子,怎麼說話呢,你才傻呢!」

權夜騫除了小妹哪個弟弟也不慣,當即抬手在季雲頭上狠狠敲了一記爆栗,不顧他疼得齜牙咧嘴,瞪大眼睛看着南頌,東北話都飈出來了。

「小六,你咋啦。這是穿了一趟古代,又穿回來了?」

南頌無語地翻她二哥一記白眼,「我要有那穿越的本事還好了。這是三哥給我做的戲服,怎麼樣,好看嗎?」

她原地轉了個圈,裙擺隨風揚起,像是美人魚在跳舞,畫面美到令人窒息。

等南頌轉完了,權夜騫卻是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把小巧的弓弩,交到了南頌手裏,一臉的鄭重其事。

「看來我今天給你準備的禮物很是應景,小六,等到了那邊,一定要拿好弓弩,保護好自己,這玩意在古代比槍還管用。」

南頌看着手中的弓弩:「……」嘴角抽了抽。

這到底是一群什麼哥哥啊?

媽媽,快把我哥帶走!!!

。 一整個晚上,陸霆之都感覺,時鳶很心不在焉。

他知道白天她和蘇清也一起去拘留所見過季晴,八成是跟那個女人有關。

於是,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來到了時鳶跟前,從她手裏把書抽了出來。

「小東西,一晚上了,你的心思沒放在我身上,也沒放在書上面,說說看,想什麼呢?」

陸霆之毫不客氣地擠進了時鳶那不大點兒的椅子裏,然後把小女人直接抱在了懷裏,才發現,她的身子很冷,雙手都是冰冰涼涼的,不由讓陸霆之蹙起了眉頭。

「陸霆之,你相信那些怪力亂神之說么?比如,重生,還有……借屍還魂?」時鳶複雜地道。

「聽說過,不過沒見過。」陸霆之輕撫着她的髮絲,像是在無聲撫慰她,「之前那個姓江的女人,不就是被什麼東西控制了么?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應該還是有的。」

陸霆之的回答讓時鳶很意外,也同時給了她把接下來的話講出來的勇氣。

「今天,季晴對我說,她其實就是江晴兒。她說礙於我的氣運太高,所以讓我死,便從我的朋友下手。她還說,如果她死了,那麼清也和雲琛就要給她陪葬。真的是惡毒至極。」

時鳶很是擔憂,可是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位唐小姐說的話,又看到了幾分希望,畢竟那系統已經被滅掉了,系統出品的毒藥,也就一併失效了。

話雖如此,但她也不能就此完全放下心來。

「那就讓她賴活着好了,既然那麼想活着。」陸霆之不以為然,「死太容易了,不是么?」

時鳶愣了愣,很快便明白了陸霆之的意思。

「你……」一時間,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殘忍么?」陸霆之挑眉,似在補充她未說完的話是的。

時鳶立刻搖頭,「她罪有應得。」

「還不算蠢到家。」陸霆之淡笑,明顯說在調侃她。

「我是絕對不會跟罪犯共情的。」時鳶堅定地道,「我其實是想說,你的想法太棒了,簡直跟我不謀而合。」

陸霆之親了親她櫻紅的唇,摸摸她的頭道:「好了,別多想。」

說完,便直接將她抱了起來,送她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時鳶連忙坐了起來,道:「我還沒有想睡覺呢!」

「那就去玩會兒遊戲,放鬆一下。」陸霆之意有所指地道。

時鳶這才想起,今天還沒有給自家崽崽做飯呢,於是乖乖躺下了。

陸霆之笑了笑,在她的額頭上吻了吻,「乖,早點兒睡,我今天可能要很晚了,別等我了。」

「嗯。」

時鳶知道陸霆之最近工作很忙,但他仍舊每天按時回家,應酬盡量全部推掉,表現真的很不錯。

「老公!」

陸霆之走到卧室門口,正準備出去的時候,身後傳來時鳶喚他的聲音。

他回身,懷裏突然撞上了一團軟軟的小傢伙,這個小女人竟然從床上直接跳到他懷裏來了,像只小猴子一樣地纏着他。

「么么。」時鳶說着,在他的臉上mua親了好幾下,「老公要努力工作賺錢養家,加油哦!」

陸霆之心頭一暖。

工作對於他來講,其實從來都不是為了餬口。

可聽到小女人突然重新為他定義了一下工作的意義,很新鮮,感覺很奇妙,讓他忽然覺得,工作似乎也沒那麼枯燥了。

他低頭,捕捉到了小女人的唇,深深地吻了上去。

「好,老公養你!」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最新章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全文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txt下載、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免費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

藺暖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九零:麻辣嬌妻惹不起、金牌經紀:大佬都是我的崽、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

。議事廳內,一名少女正在和一名美婦人正在商量着什麼。

只見少女身材纖瘦苗條,有着一頭瀑布般的藍色長發,深藍色的雙瞳,身着一襲淡藍色的衣服,遠處望去很有仙氣。

「母親,我才不要嫁給那個二王子!」葉泠泠一副倔強的表情。

巴拉克二王子臭名昭著,雖然很得巴拉克王的疼愛,但她葉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一百四十九章九心海棠家族 中央戰鬥台上。

數十位天才盡皆站於此,將燕狂天圍攏在內。

數十雙眼睛,帶著各種的神色,望向安然自若的燕狂天,估計這數十雙眼睛的主人,想以此來讓燕狂天感到壓力。

是以,在上台的瞬間,並未發動攻擊。

可惜的是,燕狂天根本不在乎這些,什麼用眼神來壓人,完全是扯淡!

在見到燕狂天根本沒有絲毫有壓力的表情時,一眾天才終於是忍不住了!

「諸位,一定要讓這傢伙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讓他知道他只是一隻井底之蛙罷了!」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柳禹。

柳禹自認為在諸多天才中,也算是名列前茅的,可是燕狂天居然如此的目中無人,這讓他自詡為超級天才的他如何能忍?

是以,在燕狂天說出那番話時,柳禹便已忍不住,衝上了戰鬥平台上。

柳禹上來了,他的那些手下小弟,又豈能不跟著上,所以,人數就一下子增多了!

「沒錯,絕對要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不要以為自己打敗了那個大塊頭,就認為無敵了!」

「上,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眾天才呼喝間,紛紛動起了手來。

燕狂天見此,面色不變,依舊是笑意不減,「來的好,那麼就讓我來秤秤你們的實力如何!」

說罷,腳步一個后移,巧之又巧的躲開了正面襲來的一拳。

身形瞬間而動,一個平移,躲開了另一邊的攻擊后,燕狂天也出手了。

「一掌千影!」

霎時間,燕狂天身前的無數掌影,便已然覆蓋向了那些天才。

掌影襲來,危機也在這些天才的腦中浮現。

這會兒大家都知道,若是再留手,那就真的要結束了!

「大盤天指!殺!」

「日月相合掌!殺!」

「猛獸狂襲!」

「地冥八音——咵!喔!噬!啥!嗶!嘚!咚!唏!」

「龍鶴拳!死!」

「指震星河!」

……

所有天才,全部拿出了他們的手段來,一時間各種色彩瞬息間的綻放了起來。

在峰巔上觀戰的葉辰四人,亦是眼神緊鎖的看著。

而葉辰面上則有些古怪!

他剛剛好像聽到了一句「誇我是傻嗶的東西」這樣的一句話。

這簡直就是太搞了有木有?

在安纖沁姐妹倆的峰巔上,倆姐妹盯著戰鬥台上的戰況,妹妹安纖嵐好奇的問道:「姐姐你說這些傢伙一起上,能不能把那個虛偽的傢伙給打敗呢?」

安纖沁冷清的眸子中,亦是閃過一抹神光,望著戰場的方向,對安纖嵐輕聲道:「燕狂天此人遂虛偽了些,但實力卻是有的,以姐姐的看法,怕是這些傢伙全上也拿燕狂天沒辦法!」

「啊?不是吧,這些傢伙也太菜了吧?還說什麼天才呢!哼!就儘是一些欺世盜名之輩罷了!」妹妹安纖嵐那如瓷娃娃一般的精緻小臉蛋上,儘是不屑。

呵呵~

見自家妹妹這般模樣,即使清冷如她,也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真是個傻妹妹!」

笑著輕撫了下妹妹的亮麗髮絲,隨後便轉過臻首,卻看向了葉辰他們所在的峰巔之處。

眼神意味深長,也不知到底在看什麼,隨即便移開了目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