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我不知道你們從哪聽到的謠言,但是我丈夫東方玉卿既然能在羊城屹立這麼多年,我想他不是一個遇到事情就退縮、迴避的人,你們大家心裡應該也清楚這一點吧?很不巧,我丈夫不久前出差了,我也剛剛懷孕……最近孕期癥狀比較明顯,所以也沒關注到外界的事情。」

原本嘈雜的現場,突然間變得安靜了下來。

秦菲接著解釋:「工地出了這樣的事情,集團的高層也是擔心我動了胎氣,沒有及時通知我,而東方玉卿一時間也趕不回來,所以才讓這件事沒有在第一時間被解決。有諸位見證,我在這裡替東方家向魏明的家人以及魏明本人說聲對不起!」

秦菲有條不紊地說完,就朝著魏明屍體的方向鞠了一個近似九十度的躬。

很顯然,在場的眾人被秦菲的態度給緩和了一下情緒,自發地往後挪動了一下腳步。

秦菲這才看到魏明的屍體還放在工地上,而附近也劃上了警戒線。

因為是高空墜落,魏明已經面目全非了。他身邊跪著一個女人,哭得是上氣不接下氣。

秦菲也是一個妻子,她知道一個女人遇到這樣的事情很難過,便走了過去。

眾人唏噓不已,倒是挺佩服秦菲的膽識。

按理說那些豪門裡的闊太太們,哪裡需要親自跑到事故現場來解決賠償問題?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靠近,女人停止了哭泣,扭頭看著秦菲,眸底一閃而過的殺意是那麼的顯而易見。

「魏太太,出現這樣的意外我真的很抱歉,你看你對我們公司有什麼樣的要求儘管提出來,只要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我們絕不推辭!」

秦菲說的很真誠,但是魏明的妻子卻猛然站了起來,惡狠狠地說:「你們公司有錢了不起嗎?我不要你們的臭錢,我只要我的丈夫能活過來!你們能讓他活過來的話,我可以什麼賠償都不要!我男人死了,要那麼多錢有什麼用?」

魏太太哭喊著,那血紅的眸子直直的盯著秦菲,彷彿要用眼神把她碎屍萬段了似得。

秦菲顯然聽出來了,這個女人的意思是不想要經濟賠償,也就是說不願意私下和解?

「魏太太,我知道您在乎的是夫妻間的情分,可是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總要想辦法解決是吧?你總不能讓自己的丈夫一直暴屍在這裡吧?」

秦菲話音剛落,魏太太的眸子猛然間沉了幾分,幾乎是咬牙切齒道:「他確實不能一直躺在這裡,所以我要你給他償命!」

幾乎不等話音落下,魏太太猛然間從袖口裡抽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接朝著秦菲的方向刺了過去。

「啊!」

圍觀的人群看到這一幕時,不由得尖叫出聲,而秦菲就像是被嚇傻了似的,直挺挺的站在那裡,眼睜睜的看著匕首朝著自己的胸口而來。

魏太太的目的很明確,甚至很多人開始了竊竊私語,認為這個女人等在這裡就是為了刺殺東方家的主人。

很快就有好心人想把秦菲拉開,但是又擔心誤傷到自己。

千鈞一髮之際,秦菲好像才反應著想躲開,卻還是被魏太太的匕首直接刺到了左胸上面。

鮮紅的血液頓時噴濺而出,驚嚇到了圍觀的眾人,現場頓時炸開了鍋。

「啊……殺人了!」

分佈在四周的新聞媒體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嚇到了,後知後覺地開始現場直播。 一道明悟之光。

方昊天將五行之精義盡數悟透了。

他的右手掌慢慢伸出,一團隱晦有五色的氣團在手掌心上緩緩懸轉散發著驚人的氣息。

「五行淬體!」

方昊天雙眼突然睜開,一道金影從他的眉心飛出,正是他修鍊的法相無劫身。

嗡!

手中那團五行絕神氣跟著就打入法相無劫身中。

法相無劫身立馬發生變化,瞬間變大,變得跟方昊天一般無二,同樣的高度,同樣的身形,同樣的臉,一模一樣,除了身上衣服不同之外,其餘皆是一樣,難分彼此。

「復魂。」

方昊天將神識打入法想無劫身的腦袋,頓時間他將他的靈魂記憶全部複製給法相無劫身。

「嗡!」

法相無劫身的身上開始有修為的氣息涌動,越來越強大,最後停在了靈武境巔峰才停下來。

成功了!

方昊天看著對面的「自已」笑了。

至此,他的法相無劫身算是成功煉成了,方昊天的法相無劫身便是第二個方昊天,也就是金衣方昊天。

只要金衣方昊天將修為提升到與方昊天本尊一樣的高度,就等於方昊天擁有了兩倍的戰力。

「嗖!」

金衣方昊天突然化為一道金光射入赤霄炎龍劍中,站在了劍魂的面前。

「你終於煉成了。」劍魂讚賞道:「從現在開始由我來幫你提升修為。」

金衣方昊天道:「求之不得。」,轟,他揮拳向劍魂打去。

劍魂笑了笑,出手拍擊。

金衣方昊天與劍魂對戰起來。

而金衣方昊天跟方昊天的本尊是相通的。

也就是說以後方昊天的本尊學到什麼,金衣方昊天也會了。而金衣方昊天學會了什麼,方昊天的本尊也就能夠學會。

這也等於方昊天擁有雙倍的戰力,也擁有了別人雙倍的學習能力。

方昊天的天賦本就驚人,現在有了金衣方昊天以後在修鍊與學習上更是驚人。

將法相無劫身修鍊成後方昊天鬆了口氣,目光看向手掌心,很快就能有一團五行絕神氣出現。

「宗主高高在上,我想得到他出手幫我解毒,唯一的辦法就是我需要引起他的重視。」方昊天這一年時間裡在修鍊之餘也想過許多辦法,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

總裁爹地你欠削 若讓蒙山宗覺得他是蒙山宗最傑出的弟子,有將五行絕神氣修鍊到極致的潛力,蒙山宗自然就會重視他,他就有機會見到宗主。

「該突破了!」

方昊天眼中毅芒驟閃。

轟!

他的身軀一震,立即吸引了龐大的五行靈氣進入體內。

頓時間,房間中靈氣洶湧無盡,方昊天一氣呵成的將五行氣融合,突破到了五行絕神氣第一重。

方昊天並沒有停頓,五行絕神氣突破到第一重后就開始凝集五行之氣第二重,一開始是土行氣迅速飈升,隨之就是木氣,然後另三行的氣也在瘋狂暴涌,五行氣迅速的向二重的巔峰湧進。

這一年時間,他一直都在積累,五行參悟已經到達極高的境界,現在差的只是在「氣」的量上。

仙界靈魂充沛,只要境界到了就能輕易突破。

同時間裡,方昊天的玄武與魂武修為也在突破,仙界的無形規則不斷的融入方昊天的靈魂,而充沛的靈氣則是滲入他的體內。

玄魂雙修,玄氣變幻,氣海凝聚,化為仙氣之心。

仙心轉眼則成,不斷凝實,方昊天的力量不斷的在變化。

據《三千仙藏》所述,化為初仙境,當凝仙心,仙心成,玄氣化仙氣。

其實玄氣也好,仙氣也好,最終就是化為一種力量。

只是仙氣比玄氣更加強大,更加神奇。

「轟隆隆!」

洶湧的仙氣不斷湧進仙心中,澎湃洶湧,浩浩蕩蕩,摧枯拉朽,仙心開始擴大,最終化為了一片寬大的仙心湖。

仙心湖成形之際,房間的靈氣涌動波動,波動越來越大,整個清點院的靈氣都在波動,最後波動擴到了整個雜役區,然後朝外宗蔓延,到達內宗,最後整個蒙山宗的上空靈氣波動的厲害,簡直風起雲湧,天地變色。

「這……」

「這是有人在突破。」

「誰,是誰突破有這麼大的動靜?」

「難道是宗主突破?」

「不是宗主,宗主突破的話動靜會更大。有可能是內宗有弟子突破……突破到金仙?」

「不對,只是初仙境的氣息,是有人突破到初仙境。」

「不可思議,突破初仙境竟然有這麼大動靜?」

蒙山宗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天地靈氣籠罩蒙山宗,波動的激烈。

蒙山宗的雜役,蒙山宗的弟子,蒙山宗的長老……蒙山宗所有人都被驚動了。

嗖嗖嗖……!

「是雜役區。」

一道道人影一飛衝天,懸浮在空中觀察,最後一個個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雜役區。

「大家別驚慌,是雜役區有個雜役突破到初仙境了。」

一個鬚髮皆發的老人突然飛起,聲音浩蕩擴散。

「什麼?真的是雜役突破到初仙境?」

「怎麼可能,突破到初仙境哪有可能這麼大動靜。」

「初仙境突破竟然有這麼大的動靜,簡直不可思議,絕對是絕世天才。」

「是哪個雜役?」

「你們都退下,今天之事不得對外宣揚,違者斬!」那鬚髮皆白老人突然喝起。

「是,大長老。」

眾人應諾。

鬚髮皆白的老人正是蒙山宗的大長老宋千行,是蒙山宗的大巨頭。方昊天的突破竟然連他也驚動了。

「轟隆!」

宋千行大手一揮,一團無形的光芒瞬間籠罩雜役區,然後雜役區消失了。

就這一手,便顯示了他巨頭之威,就算不是金仙層次那也是無限接近。

下一瞬間宋千行的身軀在空中消失。

眾人知道他去找那個突破的雜役了。

於是乎人人都在猜測:「是哪個雜役?」

宋千行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但他沒有出聲。

方昊天知道大長老宋千行到了,但他沒有停止,仍然繼續突破,他將五行絕神氣催動到了二重極致,然後融合,最終突破到五行絕神氣第二重。

同時他的修為也不斷上千,最終到達初仙境三重才漸漸慢下,最後穩下來。

「弟子方昊天參見大長老。」方昊天這才起身,對著宋千行深揖到底。

宋千行沒有說話,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方昊天托起然後就籠罩全身。

「你修鍊一年五行絕神氣竟然就到了第二重,但你何來第二重的修鍊之法?」宋千行臉色突然陰沉。

方昊天平靜道:「弟子自行推算修鍊,還望大長老能指點。」

宋千行動容:「你,你自行推算?讓我看看你的五行絕神氣。」

方昊天伸出右手,一團透漏著強大氣息的五行絕神氣緩緩旋轉。

「完美。」宋千行修鍊五行絕神氣無數歲月,修為精深故一眼便知,「好,好,沒想到我蒙山宗竟然出了一個絕世天才,如果你來歷清白的話我宗定全力培養。」

說完,他的手輕輕一揮,方昊天的面前就多了一塊水晶球。

「你將手放在水晶球上。」宋千行道:「只要你不是魔母教教徒便是清白。」

方昊天第一次聽到魔母教之名,但他沒有多問,大大方方的將手放在水晶球上。

水晶球沒任何反應。

一會,宋千行水晶球收回,道:「依你的天賦若是我樂河府人我定然知道。」

方昊天如實道:「弟子來自洪武世界。」

「跟煉丹那小子是同一個世界來的?」宋千行微訝,「據我所知你那個世界必須初仙境才能進入仙界。」

方昊天趁機將身中鬼神毒,丹尊助他上來仙界並幫他進入蒙山宗的事如實說出。

「原來如此。」宋千行沉默小會後說道:「此毒宗主確實可解。但宗主正在閉關,你雖表現出驚人的天賦但畢竟只是外宗弟子,並不值得宗主破關出來幫你。但我答應你,只要你能保持天賦,到了我認為值得宗主破關幫你之時我自會請示宗主。」

方昊天並也不奢望現在就能得到宗主幫他解毒,現在有了大長老這一番話便安心許多,於是趕緊道謝。

宋千行擺了擺手,接著說道:「你現在還弱小,所以你自行推算五行絕神氣修鍊到第二重之切不可能外宣揚。」

方昊天點頭。

弱小的時候表現出太妖孽的天賦是兩面刀,一面就是可以得到宗門的大力栽培,這一點現在方昊天幾可肯定。但另外一面則是招來妒忌被人陷害以及宗門敵對勢力知道后可能進行刺殺以防出現一個絕世強敵。

方昊天這一次突破如此高調,利與弊他都很認真考慮過的,他認為利大於弊所以才如此。至於被人陷害與敵對勢力的刺殺,如果真發生了方昊天覺得這也是一種磨勵。

當然,單是他的實力,這種磨勵就是找死。這一點他可是跟劍魂溝通過的,劍魂給他的答案只有兩個字:「無妨。」

有劍魂這個保護神在,方昊天自然敢放手而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