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我們玲瓏閣哪裡有什麼假期,我們壽命無限,不老不死,本來連累都感覺不到,哪裡還給我們放假這一說呢!」舒凡也不是沒有想過假期這個東西,她也曾想象向主子提過這個問題,她害怕主子的回答是。

「你一周就只工作兩天,你還想怎麼放假吧!」

嗯,這句話說得她特別不好意思,這玲瓏閣收的還是有緣人,這緣分的問題就玄妙了,這時間地點怎麼都說不準,假期說真的太不切實際了。只能說上交下個月的靈魂,這個月空閑一點……這樣來……

「我覺得他應該是打通了門,和玲瓏閣相連,這樣玲瓏閣有需要他就回來,沒有就在那裡待著,這麼一說問題似乎就說得通了。」舒凡陷入沉思,現在老闆的半點消息都對她來說如視珍寶。

「好了,我先去研究研究,你去忙你的吧!」舒凡抱著書準備走。

「如果你找到老闆的話,我是不是就不用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書了?」梁慕言笑嘻嘻地問。

「這是他好幾年前寫的東西你覺得他還在那裡?希望渺茫得很!」舒凡打擊道。

「我覺得不一定,他可喜歡那個地方了,我覺得一定是去了那裡!你不信可以去看看!」梁慕言一副不想再看書的樣子。

舒凡白了她一眼抱著書走了,這些問題還是等她有結果再說,希望不能抱太大了,她失望過太多次,她不見得有能力接受這個結局。

舒凡關進房間里打開那本書,前面有很多缺損,她不太清楚老闆究竟去了哪裡,大片的模糊,讓本來就不清晰的字跡更加模糊。

「我終於找到她,雖然才剛剛出生但是我確定她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她?是誰?

「很不幸,她的父母變成了她第一份祭品,我想將她帶回玲瓏閣,但是這麼小的孩子過早的剝奪了她的生活,我……」老闆並不忍心將那孩子帶回玲瓏閣,他選擇將她寄養在一個渴望孩子的女人家裡。

「她不願意成長,年齡一直停留在十二歲,來找她的孤魂野鬼有很多……周圍也有不少人喪生了……」女孩的養母已經開始懷疑這孩子的身份,就連鎮子上都是關於她的亂七八糟的傳聞。

「她還太小,清明的眸子里承載不了她應該承受的東西,她就該無憂無慮的生活,只是她戾氣太重,殺人手法太過去殘忍了。」殺人,這個女孩子,殺人了?之前那些人都是她殺的嗎?

「她戾氣太重了,有人找來了驅魔局,他們認為她心裡有魔……」這個女孩什麼問題?連驅魔局都來了?

「我帶走了她,她的養母就此被鎮子上的人殺死了。」

「她從我身邊逃走了……整個鎮子被血染紅了,她動手了,滿眼紅光,她站在屍體上哭泣……我沒有辦法幫助她……我將她帶回了玲瓏閣……」可是玲瓏閣沒有這個人啊!難道她一直在玲瓏閣里?

「我必須要找到幫助她的辦法,我抑制了她的戾氣,讓她和我一起在玲瓏閣生活,奇怪的是她終於願意成長了……」成長……什麼叫做成長。

「時間到了,我得讓她回去了,我篡改了她的記憶,讓她重新回歸生活,她很好……無論如何我都回將她找回來,作為一個正常人活著的……不讓她再帶著詛咒輪迴。時間不多了……」時間怎麼不多了?老闆他的什麼時間不多了?

「我沒有別的辦法了,我想最起碼我要救她……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寫到這裡一切就都斷了……

裡面內容很多,舒凡只能快速瀏覽一邊,那些不重要的東西她就只能快速略過,然後這一本東西記載的都是那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

她所到之處必有殺戮…… 收拾了東西舒凡帶上玄天就準備出門了,她現在務必得把她家老闆找回來。

她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去完成什麼,但是一想到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無所不能的老闆,他現在連簡單的保護自己都做不到……

她現在就是一個毛躁的狀態……

可是頭頂的鳥兒叫了,這麼關鍵的時候她不得不停下來,她甚至有些怒意。

她還是換了衣服去了工作間,她走路的聲音比平時要重很多,她推開門,那裡已經坐了一個人,背對著她,是一個男人。

推門的瞬間男人轉過頭來,這是一個極胖的男人,怎麼說呢,舒凡甚至能夠感受到他屁股底下的椅子所承受的壓力,她的椅子可能撐不過去了。

舒凡深吸一口氣,「你好,有什麼我能幫到你的嗎?」

「我想瘦,我從來沒有出過自己的家門,這是第一次,我居然能做在椅子上而不是地上。」這個男人的笑容溢於言表。

「我想也是。」舒凡倒是一點一點也不想跟他委婉。

「你用什麼來跟我換呢?」她感覺他可能給不起,她要的東西。

「用我的痛苦。」這個男人似乎挺想得開的,痛苦,這個東西本來就是負面的東西,他似乎想了不少!

「可以。」舒凡點點頭,勾著嘴唇笑了,痛苦……

「那你快把我這身肉弄沒吧!」男人迫不及待,他胖了太久太久了,他現在就想要瘦下來。

「好,我們先來簽契約。」舒凡一揮手,幻出契約,她現在急需把這單生意處理好,然後出門。

「好!」

契約的火焰滅了以後,舒凡取走了他的痛苦,變來一個大浴桶,把男人放進去,生了火放了葯,接下來就等他的油脂被煮出來。

「你覺得瘦到你要的程度就叫我。」

舒凡關上門站在門口等,玄天提著小燈籠走過來。

「你對高修陽怎麼這麼執著呢?」玄天似乎不理解,畢竟他們倆相處才一年,這一年對他不過是須臾年華中滄海一粟。

「不知道,他是我的歸宿,我的存在就是待在他的身邊的,有時候我就這麼想。」舒凡敲著門邊,數著時間。

「你一顆孤星何來的歸宿呢?你最好的結果就是待在玲瓏閣里,不要去害別人。」玄天毒舌她也是見識過的,這麼毒的嘴巴還真是……

舒凡抬手給他來了一個禁言咒,玄天發不出聲音就只好做在她身邊,像個被拋棄的小狗幽怨的看著她。

「他為什麼還不叫我呢?」舒凡站起身,有些疑惑,畢竟這個東西時間久了會要命的。

「嘭!」舒凡捂住口鼻推門而入,空氣里都是油膩膩的味道,瀰漫在空氣里,很難聞。

「怎麼回事?」玄天自己解了禁言開口問道。

舒凡猶豫了一下望了一眼浴盆,裡面油乎乎一大片,什麼都沒有,人呢?

「他人呢?」舒凡四周環顧一圈都沒有這麼個人。

「看來他在裡面了。」玄天飄起來看了一眼浴盆裡面說道。

舒凡幻了一根木棒輕輕攪了一圈。

「啊!」她驚叫出聲,她以為她可能不會再有這種叫聲了,但是眼前的場景還是讓她太過於震撼。

裡面是有一副白骨…:

「怎麼回事!他煮化了!」舒凡翻找了一下,只找到一顆眼珠。

「怎麼了?!」宋無易和梁慕言聽見叫聲也過來了。

「這個人不知道叫我嗎?他居然把自己煮化了?」油脂慢慢分泌出去,他應該有個度呀!

「過來!」舒凡腦袋一痛,躲在地上緩和了很久。

玲瓏閣的那位主子叫她了,也對,她犯了這麼大的事!

舒凡站起身來,腦袋又是一痛,她清楚的感受到腦血管的破裂,但是她的自愈能力又迅速的長好。

這種痛苦非常難受,頭腦都開始不清楚了。

「舒凡,你怎麼了?」梁慕言察覺到她的不對勁過去扶起她,舒凡揮開她的手往祭壇一步一步挪過去。

不走過這種疼痛是不會停止的,她太了解那位主子的尿性了,她的步子發飄。

這個男人的貪婪與她何干!是他選擇變成這一灘血水的,為什麼要怪她!

舒凡一步一步順著樓梯往下走,蜿蜒曲折,她頭痛欲裂!

「啊!」舒凡半跪在地上,主子知道怎麼讓他這種怪物痛苦!

他清楚她的構造。

「你不重視你的工作。」

「你沒有把玲瓏閣的工作放在第一位!」

隱隱約約一個聲音在數落她,接著她被鐵鏈子拖到水牢里,裡面的惡鬼接二連三的撲上來,他們啃食著她的血肉,這是懲罰。

她沒有一絲一毫的力量,這種無力感,不可抗拒,她明白這是警告,這是一個天大的警告,告訴她,她的頭上一直有人在。

她僭越了……

「直到你清楚你的錯誤為止,我不會放你出去的……」

「呵呵,你不過是警告我,不要再去查老闆的事情!」舒凡仰天長笑一聲。

「他已經走了,離開了玲瓏閣,你不要想著去查明白這些事,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那個聲音冷冷的說。

「他出玲瓏閣就是死路一條!」

「那是他的選擇,出了玲瓏閣,他就不配擁有這些能力了。」

老闆!老闆!老闆!舒凡咬著嘴唇,她現在心如止水,無論結果如何,這個錯她是不過認的。

她沒有錯……

「你本該失去你的記憶的……我想你要清楚這件事情!」

記憶?!不,她不能失去記憶……她不能完全作為一個傀儡活著!

「高修陽為了復活他的妻子,用自己和上一任玲瓏閣閣主做了交易。他集齊三千個靈魂,就還他自由身,他的妻子也會復活。」那個聲音沉沉嘆氣說道。

「他現在絕對用不著你去解救,或者你去保護,他本來就是有靈力的人,他符咒能力強大,一般人傷不了他的。」

「而你,是我選中的下一任閣主,他聽命於我將你引到了玲瓏閣,並和你簽了契約書。」

什麼?舒凡抬起頭,揮手震開那惡鬼,老闆他是為了讓她接任玲瓏閣才將她帶回來的。

「你要知道玲瓏閣,必須有下一任閣主,他才能離開……」 「我錯了,我不該僭越,我會做好我的本分的。」舒凡忍著淚水,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這些人計劃好的,從她踏進玲瓏閣的那一刻,一切都註定了。

她被拖起來,全身是血,很是駭人,只是她的目光空洞無物,整個人像極失去了靈魂,沒有了生氣。

「你知道的,我很中意你做玲瓏閣的閣主,沒有人比你更加合適,你想要什麼我便給你。」 綜美劇移動性禍端 那個聲音沉沉的,卻很讓人安心。

「我想要什麼?」舒凡喃喃自語,她腦子裡都是老闆聲音,他笑眯眯的樣子,她這輩子第一次有了自己想追求的東西……

「包括高修陽……我可以把他給你帶回來……」

「帶回來……」眼前老闆耐心教她寫符咒的模樣,回不去的,他走了,他把她留下來了,就這樣把她留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

「你需要我給你帶回來嗎?」

「不用……」舒凡蜷在地上發抖,她好痛苦……她沒有方向……她為什麼活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這麼痛苦,這麼窒息……

既然她註定要這麼痛苦的活著,那就讓老闆過得好吧,他用了五百年來複活他的妻子,他理應如此……

她是天煞孤星,註定孤獨一生的……

改不了的,她的命格……

舒凡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傷口已經恢復了,流了這麼多血她都沒事,她死不了。

「你很痛苦,需要我幫你嗎?我可以改掉你的記憶,讓你忘記這些東西。」

忘記?不,沒有記憶她就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舒凡搖搖頭:「我會好好工作的。」

「你還太弱小了……你會成長的,將來你會是玲瓏閣最厲害的一任閣主。」

舒凡沒有答話,一步一步爬上台階,她沒有退路,沒有選擇一開始她就是被這個世界遺忘的人……

她喜歡的東西都會離她而去……

牆上鑲嵌著的惡鬼安靜的躲著她的手,就連他們都害怕她,她是怪物,怪物!

她倒在祭壇門口,她趴在地上匍匐著,這裡是她這輩子最喜歡的地方。

「啊!!!!!」舒凡眼裡冒著火光,她痛苦的嘶吼,周圍一片火海茫茫。

「舒凡!」大火將梁慕言他們逼退,整個玲瓏閣都籠罩在火海之中。

宋無易幾次想衝進火海都被熱浪逼退,他們被推出玲瓏閣,火勢更加猛了。

「啊!!!!!!」

火燎燃了半邊天空,那些充滿回憶的地方燃起大火一點一點直至灰燼。

她的嘶吼一聲接著一聲,彷彿要把另一個自己吼出來。

大火燒了六天六夜,什麼都化成灰燼,一點都沒有留下來……

等舒凡靈力耗盡暈死過去后,梁慕言才能突破不安定的結界,她看到滿臉淚痕的舒凡倒在一片空地上,就連頭髮都被過燎乾淨了。

舒凡沒有了意識,梁慕言抱著她看著周圍一片平地,空氣里都是燒焦的味道……

那些有年代威嚴的玲瓏閣化為烏有,靈火燒的連渣子都不剩,地上除了一片黑印子什麼都沒有了。

「舒凡,你怎麼了?你怎麼了……」梁慕言已經不清楚原來這裡放著什麼,有什麼了。舒凡最喜歡的院子沒有了,她前幾天明明還在等菊花開的,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怎麼辦?」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梁慕言轉頭看宋無易問道。

「我……」宋無易也拿不定主意。

「等她醒吧。」玄天伸出小手給她傳了一些靈力,剛碰到她的手,他就忍不住皺眉,她的靈力真的一絲絲都沒有了,幾近枯竭。

正常人早就死了……

「醒了!」

睫毛微微顫動,舒凡慢慢睜開眼睛,她的眼睛由漆黑的眸子變成了一種深深的紅色,深得發黑。

她眼前是一副要哭了的梁慕言和焦急的宋無易。

周圍是一片廢墟,玲瓏閣除了祭壇被夷為平地了……

舒凡握著拳頭站起身……

「舒凡?」

她輕輕抬手周圍的景象還是劇烈的變化,四周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建立新的建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