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我們繼續前進嗎?」帕克咽了咽口水,問道。他的本意是要原地待援,因為出發的時候,並么有想到敵人會攻佔星海的控制室,但是現在他說不出口,面對一個反覆無常、如同瘋子一樣的殺人,他的心中,產生了深深的畏懼。他發誓,以後就算是旅行,也絕對不去東帝國,那裡出來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當然。」李東理所當然的答道,在前進之前猛然急停,在帕克驚訝的目光中,對著天花板,做了一個開槍的動作。控制室的小子們,洗乾淨屁股,等著我來好好收拾你們吧。

控制室中,看到了這一幕的人,都齊齊的吸了一口冷氣。一個人,居然可以憑藉個人的武力,衝破十幾人組成的緻密火力線,而且在短短的幾十秒之中,把對手全部扼殺,這是在演電影嗎?

一個戴著一副無框眼鏡的青年,看起來是這個團隊的中心,看了一眼四周的同伴,半晌,說道:「星海那些魔方都移到要求的位置了嗎?」

「還有13沒有到達固定的位置。」一個手下緊張的說道,一額頭的汗。

他們這一群人,並不是雇傭兵,他們不過是一個技術團隊,主要是從事黑客工作,坐在光腦面前,遠程操作控制,讓一些企業遭受上百萬上千萬信用幣的損失,讓他們獲得巨大成就感的同時,也十分的安全。這一次,是老大接到了一個報酬豐厚的任務,才讓他們不惜親臨現場,沒想到第一次在現場,就碰上了這樣恐怖的殺神。

俘獲冷情小嬌妻 文質彬彬的眼鏡青年面露猶豫之色,但是看到手下那些人一個個心驚膽戰的樣子,最終一咬牙:「撤,趕緊撤,留下一個自動程序吧。」那些譬如抹去案底、附贈千萬信用幣的好處,雖然誘人,但是也要活人才能夠享用,死人的享受,最多是一具精美但是冷冰冰的棺材罷了。

眾人如釋重擔。他們不過是一群連槍都蹲不穩的宅男罷了,面對監控錄像上的那個男人,簡直就像是小白兔遇上了老虎一般,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瞬間,人去樓空。

李東和帕克進來的時候,這裡沒有一個人剩下。

「哼,逃的倒是快!」李東冷哼一聲,並不在意。

帕克道:「要追他們嗎?我們可以通過監控錄像……」

「不用,」李東霸道的打斷道,「我來這裡不是和他們捉迷藏的!」是誰做的,這些是星盟警察的事情,而我,只要我的公主。 「找到魯道夫?約瑟夫的貴賓席,找找有什麼其他通道能夠上去。」李東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

他不是全能的,面對這麼一大堆的儀器,以及形形色色的光腦程序,李東並沒有辦法,只有靠曾經在這裡擔任過護衛的帕克了。

帕克上前,生疏的用他的大手在精緻小巧的電子屏幕上東點點西點點:「我是這裡的護衛,雖然也懂一些這裡的基本設置,但是……找到了!」語氣出奇的高興。一邊是他恐懼的李東,一邊是沒有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能夠這麼快找到目標。

「他們依然還在空中,不過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了。」

「怎麼可能這樣?」

帕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記憶,盡量用通用的辭彙來解釋道:「我曾經聽說過,其實整個星海體育場的結構,就是一個魔方,每一個單體結構就是魔方的一塊,能夠被控制著在一定的軌跡上做移動。現在他們移動到了這裡。」

說著,他點了點,屏幕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大紅點,正在沿著一條軌跡緩緩的運動著,而目標,是一個大大的藍色圓形。

李東指了指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

「莫名灣。」帕克咽了咽口水,艱難的說道,「通過它,可以進入柏明海。」

李東頓時眯起了眼睛。他們,這是想要在海上把他們的目標抓捕。不錯的計劃,既可以躲過在陸地上的曼城警方,而且有利於得手之後立刻轉移。

「讓它停下來。」李東說道。

「這個……恐怕不行。」帕克支支吾吾道,面露尷尬之色,「我並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方式,我無法把它停下來。」

那麼說來,可能是植入木馬病毒一類的東西。李東自己也鑽研過一些光腦的知識,加上後來碰到了蚊香那樣的光腦怪才,也算堪堪入門了。

「有什麼辦法把我送上去嗎?」

重生之貴門嫡女 「目前,所有的升降梯都被對方破壞了,沒有人能夠上去,也沒有人能夠下來。」

對方顯然一步步都計算到了,只要等到貴賓席的魔方到了莫名灣,等著眾人下餃子一樣掉下去,他們就坐等撈餃子就可以了。

李東仔細的審視屏幕上的地圖和貴賓席的行進路線,馬上,他就想到了方法。

他用手指輕輕的扣著光腦,等。

帕克不知道他要幹什麼,愣愣的看著他。

忽然李東動了。掄圓了拳頭,高高的舉起,重重的落下,目標是身前的光腦。

「砰砰砰!」

只聽三聲悶響,控制室中那幾台光腦就直接被李東擊穿了,火花四射。

李東轉身,洒然走出了控制室,而帕克也氣急敗壞的跟著跑了出來。

「轟隆隆……」

身後,那些光腦發生了小規模的爆炸,整個監控室化成了一堆廢墟。

「你你你……你這是幹什麼!」帕克幾乎是質問道。剛剛他不但差點被炸死,而且那些價值上億甚至上十億的控制設備,就這麼被野蠻的毀壞了。這是犯罪,赤裸裸的犯罪!

李東嘴角勾了勾,那是一個不屑的表情。我幹什麼?我只是用最簡單的方法,讓著該死的東西停下來,停在我想要它停下的地方。這些狗屎一堆的設備算什麼,它們連公主的一根頭髮絲都不如!如果邦妮她們受到什麼傷害,我要把那些幕後的人統統就出來,把他們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扯斷,扒皮抽筋,暴屍荒野!

出了甬道,回到了地面,陽光讓李東不由得眯了眯眼。

「窗外明媚,金髮媚眼映入我的眼。」

邦妮,我現在就想要看到你的發,你的眼。星海體育館,貴賓席的魔方上。

幾乎是爆炸的一瞬間,夏娜就擁到了邦妮公主的身邊,把她至於自己的保護之下。

「公主!」夏娜皺眉。

邦妮公主倒是鎮定,淡淡的說道:「不要緊張,這可能是事故,當然最壞的可能是恐怖襲擊。」星盟處處歌舞昇平,國富民強的大背景下,那些被他們用維和為借口,強行建立軍事區的那些國家的人民,饑寒交迫,苦不堪言。

這種情況下,報復,瘋狂的報復,不惜一切代價、甚至是自己生命的報復,就很可能發生。星盟近十年的報告中,最大的安全危機,就是來自那些國家的恐怖襲擊。

徐工回到了,面色沉重:「有人把所有的升降梯都統統炸毀了,我看到下面的人群很亂。」如同被開水澆了的螞蟻窩一樣,密密麻麻的人群,毫無方向感的四散。命如草芥,生命,在這時候,是如此之輕。做出這樣事情的人,無論是有什麼原因,為了什麼目的,都該死!

公主眯了眯眼睛,臉色璇又恢復了鎮定。

和她相處了多年的夏娜自然知道她心中在擔心誰,伸手,握住她冰冷的手,緊緊的,把她那份顫抖壓下去,用只有邦妮才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放心,禍害遺千年,那個流氓會沒事的。」是的,像他那樣的人,應該會沒事吧?

邦妮公主終於壓下了心頭的那份悸動,頭腦也開始迅速轉動起來。如果是恐怖襲擊的話,目標有兩種,一種是針對所有星盟平民的,而另一種則是針對星盟高層的。如果是第二種的話,那麼,自己所在的這裡,就是星盟金字塔高層最集中的地方,幾乎有一半以上的政府高層、經濟巨頭都集中在這裡。一旦這批人死了,星盟中,將會產生一場大地震,涉及面可能是無可估計的。

「阿比,現在我們這個結構魔方是往哪裡去?」她必須找一條下去的路,否則,她就很可能成為東帝國建國以來在國外被俘虜或者殺害的帝國王室成員。做這種第一人,她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具體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了很大的一個港灣。」徐工迅速回答道。顯然,穩重如他,剛剛觀察環境還是十分仔細的。

莫名灣。

公主殿下皺眉。再過去,就是柏明海了。對於星盟,特別是此行目的地的曼城,邦妮是下足了功夫,當初彪悍的公主可是有過,一旦李東敗訴,就是使用暴力,也要把他求出來的打算的。

天驕戰紀 一旦入海,事情就麻煩了,看來對方並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甚至有可能不是恐怖分子!

公主瞬間就得出了和李東類似的判斷。

「尊貴的公主殿下,不要驚慌,你最英勇無畏的騎士,魯道夫?約瑟夫,將會用生命來保護你的。」魯道夫帶著自己的保鏢,用他那誇張的語調,大聲的說道。

還好,現在貴賓席上人心惶惶,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有些腦殘的德里克人。

夏娜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這個德里克聯邦現任總統弗朗茨?約瑟夫的孫子,滿臉是掩飾不住的慌張,如果不是看到他身後依然跟隨的保鏢,說他來向邦妮尋求庇護的才像話。

邦妮公主這時候並沒有應付這位二少的心情和精力,只是淡淡的點點頭:「魯道夫先生,你和我們一起來吧。」說著,由徐工在前面帶路,自己跟隨,最有由夏娜鄙夷的帶上這位聯邦來的少爺和他那幾位一手能夠撂倒一批的保鏢。

還好,這裡是貴賓席,在沒有完全了解現狀的情況下,大部分人都保持著克制和表面的鎮定,但是,邦妮知道,只要等他們的保鏢一類的人把那些壞消息帶給他們的時候,這種表面的淡定自若,即將崩潰。

人都是貪生怕死的,無論誰,那些史書上的英雄也一樣,只是那些執政者不想要民眾看到那些英勇就義的英雄,也有被行刑逼供到痛哭流涕屎尿齊流的樣子。到時候,這裡的秩序,即將潰散。

她必須在這之前,找到一條逃生之路。 跟著到了升降梯的地方,望著被炸彈徹底毀壞的升降梯,露出了一個青天白日的空洞,邦妮愣了愣,心中一緊。不好,升降梯下面部分被破壞了也就罷了,上面也同樣被破壞了,那麼說明,在貴賓席這邊,有那些人的內應!

「哦哦哦,沒有想到,東帝國的公主陛下是如此的體貼,我們正想要在儘可能人少的情況下,和你進行一次會面,你就帶著自己的隨從一起到了這裡。」身後,來路上,站出了一票人,大約有20人左右,散亂的站開,每個人手上都端著槍械等遠程武器,瞄準著邦妮一行人。

說話的,是一個長發披肩的男子,半邊臉都完全被頭髮遮住,如果不說,看到的人都會以為是一個鶴立獨行的藝術家。

只見這名長發男子鞠了一躬,那優美從容的姿勢,比魯道夫那種半吊子像樣多了,十足的貴族派頭,甩了甩頭髮,用一口貴族的腔調說道:「初次見面,我的公主殿下,我是這個宇宙的流浪者,我沒有名字,你叫我長發就可以了。」

「混蛋,你如果敢傷害公主,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魯道夫揮舞著自己的拳頭,大聲叫囂道。

沒有人理會他,或者他那些在槍口下沉默的保鏢們。

「你是東帝國人?」邦妮公主依然鎮定,直直的盯著長發那隻沒有被頭髮遮蔽的眼睛。他的口音,帶著濃濃的神武帝國的味道。

「東帝國?」長發一笑,笑容中有著深深的嘲笑和不屑,「我是霸夏王朝的子孫,從來沒有聽說過東帝國這種東西!」

霸夏王朝?公主眯了眯眼。這個王朝,她也只是在史書裡面才看到過,一個偉大的王朝,末汗族最後一個王朝,曾經一度統治著整個麥哲倫星系,當時最有可能統一全宇宙的國家。被她的曾祖父,東方神武帝國的開國國王,桑德拉一世,聯合其他幾方勢力,從內部瓦解了整個國家。

黑髮,黑瞳,末汗族人,從此和曾經被他們打敗的落日族一樣,過起了無家可歸,同時全宇宙皆可為家的流浪生活。

「你們想要幹什麼?」公主瞥了瞥升降梯的破洞處,隨口問道。現在不適宜動武,所以只能從對方的目的上找到突破口。

長發燦然一笑,那笑容卻比不笑來的更加的慘然,只聽他說道:「我皇聽說有一個末汗族的手上有一大批的地契,想要從他手上購買一部分,當然,他想要自己貢獻出來的話,自然是最好的了。」不然,你們,就成為了購買時最好的籌碼。聽說那個忘了祖宗的狗雜種,居然喜歡上了你這個卑賤的東帝國公主!

邦妮立刻想到了對方是沖著李東來的,她認識的末汗族不少,但是卻沒有一個能夠通過挾持自己來達到威脅的目的的,除了那個流氓。

「李東手裡面有大量的土地?」邦妮側首,輕聲問道身後的兩個保鏢,或者說是夥伴。

徐工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據我所知,李東說他窮的叮噹響都不為過,怎麼可能擁有土地這種資源呢。

夏娜望天啊望天。這個混蛋!為什麼每一件壞事,都能和你扯上關係呢!無奈的回答道:「在參加軍中選拔的路上,他救了一群從中間星系逃難的人,裡面就有很多是那裡本地的貴族。」

邦妮自然知道,所謂的中間星系的貴族,只要花點錢買一大塊的土地,再打通關係,就可以成功的申請到一個男爵的頭銜。這種貴族的頭銜,是最沒有價值的,光有一個國王批量頒發的頭銜,而沒有相應的國家劃分的土地和城堡,僅僅是一個虛名而已,而正是這個虛名,卻催生出了一大批這樣的貴族。

這個計劃,還是帝國的財務大臣,康斯?坦丁,為了解決當時神武帝國的財務問題才想出來的,沒想到效果出奇的好,當年的收入,就到達了帝國總收入的一成。

至於中間星系土地的用處,邦妮也不難想到,那裡是東西帝國近幾年征戰的所在,底下,是有著「濃縮信用幣」之稱的能量礦,未來最主要的能源。

「他並不在這裡。」公主對長發說道,「即使他在這裡,我也不會讓他給你的!」面對那一個個黑洞洞的槍管,邦妮的態度出奇的強硬。他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而我的心,就是他的東西。你敢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我就要你的命!

「混蛋,小賤人,你以為你是誰!」

「我們不是和你在商量,你不讓也得讓他給吐出來!」

公主的話,頓時引來對方一片罵聲,眾多的污言穢語,不堪入耳,魯道夫氣得發抖,而徐工和夏娜則是開始暗暗的活動筋骨,在公主說完之後,他們已經知道,接下去,就是一場硬仗了。

「嘖嘖嘖,公主殿下,請不要回答的這麼快,否則,我可不敢保證在場的兄弟不會對你這具尊貴的身體,做出什麼事情來!」說完,長發更是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起邦妮的身體。

「做?做你妹啊!」一個暴躁狂亂的聲音在魯道夫懦弱的喝罵之前突然響起,震得在場的人耳膜生痛,「死人妖,給我去死吧!」

「年少高飛,怒斥天下誅誰。」

升降梯的破口處,一道黑影劃過,迅速向長發襲去,一個砂鍋大的拳頭,如同一顆導彈一樣,向著對方蠻橫的轟了過去。

李東,終於來了!拳頭直接命中了長發。

對方悍然不動,李東驚然。對於剛剛那一拳,他十分的有信心,絕對能夠把對方打得毀容等於整容,但是拳頭命中了對方面部之後傳來的觸覺卻告訴他,這名人妖狀的傢伙臉孔堅硬的簡直如同機甲一般。一拳就算是石頭都能夠打得崩裂,命中了長發之後,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對方依然站在原地,身子只是微微的後仰。

「果然,迷失了信仰,忘記了祖宗的傢伙,」長發獰笑,一把抓住了李東那隻手,「力量弱得如同蚊子一樣,不痛不癢!」

隨即一拳揮出。

李東被打得倒飛出去。

撞到一個雕塑,把那座雕塑徹底撞得粉碎,而他本身則被那些碎石埋了起來。

「嘿嘿嘿,好像用力過頭了,不會是死了吧。」長發聳了聳肩。雖然人物是讓他活捉這名叫做雷克雅的傢伙,還有他的同伴,但是長發可是一點都不在乎殺死一個民族的叛徒。

徐工和夏娜一看對方一上來就把李東給打倒了,都不由得往前踏了一步,兩隻手同時拉住了他們的肩膀。

邦妮公主拉住了夏娜,而徐工則是被李東拉住的。

公主殿下面若寒霜,看了李東一眼。沒事吧?

李東咧嘴一笑,連牙齒都是血紅色的了,但是鬥志昂然。沒事,就算再重的傷,看到美女你,我也頓時能夠變成內褲外穿的超人。

他走上前:「果然沒錯,你果然是一個死人妖,一上來就只知道愛撫我完美的肌膚!」

「再來!」

一聲爆喝如同雷霆一般,那些長發的幫手在一瞬間想要用槍瞄準,卻失去了李東的身影。

兩根手指,戳向了長發。

就算你的臉皮厚的能夠防彈,但是我就不信,你的眼睛也可以長的夠奇葩。

原本李東剛剛突襲的速度就十分的快,長發顯然沒有想到這時候他還能夠爆發出更加快的速度,在雙眼快要被擊中的一剎那之間,憑藉著本能,急忙後仰。

李東化兩支手指為抓,一把握住了長發的頭髮,猛地一按,把他拖著迎向自己的方向,重拳,如同打樁機一般。

「嘭嘭嘭!」。

一拳接著一拳的打在長發的臉上,後者好像被打蒙了,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不好,射擊!」

長發的同夥一看情況不妙,其中一個獨眼龍大喝一聲,其他人才反應過來,自己戰無不勝的頭兒現在正被如同一條死狗一樣的拖著打,紛紛端槍,射擊。

李東再次把手中的敵人當成了人肉防彈衣,但是沒有躲上多久,手中本應該早已死了不下十次的長發,突然退出雙掌,轟在李東的胸口,巨力驟然傳來。

李東心叫不好,立刻撒開了對方的頭髮,飛也似的後退。 對方一看自己的頭兒沒有問題,也停止了射擊,臉上頓時現出了喜色和驚嘆。頭兒不愧是頭兒,這樣的攻擊,加上自己這邊的密集射擊,居然都沒有事情。

「我都說過了,你的拳頭,對我來說就像是蚊子一樣,不痛不癢。」長發揚起了臉,獰笑,臉上的慘狀,讓邦妮和李東為首的四人都深深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還是人嗎!

李東已經把長發臉部的皮膚都打飛了,而下面粼粼的白骨都露出來了。照理說,這種情況,對方是不可能還通運過去的,但是事實上卻是,對方臉上,除了傷口,連一絲血液都沒有。

莫非又是智能機器人?李東第一時間想到,可是馬上否定了。自從自己接受了博古紋和鄭教授的身體改造之後,身體的力量和敏捷度大大的提高,就上是那些銅皮鐵骨,身體強韌度堪比機甲的東西,也不可能經受得住他剛剛的那一輪攻擊。

「原來你是改造人,那麼,就容不得你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來,從一個角落中,白衣如雪的慕容滿盈瀟洒的走了出來,看起來不像是走在被炸得凹陷不平的地面上,反而是在接受頒獎儀式,即使是這時候,他還是淡定、自信,好像掌握了一切。

他的手裡面,握著一把造型精緻的小槍,說那個是槍,不如說是那種專門為貴婦少女精心打造的藝術品,來的更為的貼切。

「你是誰?我奉勸你,這裡是我們末汗族內部的私人問題,如果實現的話,就給我滾開。」長發一口被對方看出了端倪,而慕容滿盈那種全知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決定先收拾了眼前雷克雅一伙人,再來收拾貴賓席這些官宦貴族也不遲。

「哦,末汗族嗎?剛好,我正好也有12末汗族的血統。」黑髮黑瞳的慕容滿盈說道,「而且,根據國際公約來說,改造人,已經被明令禁止了。告訴我,是誰幫你改造的?」

「不知所謂!」長發頓時攻向了慕容滿盈。

「小心!」李東忍不住提醒道。雖然自己之前和慕容滿盈和小雪有一定的恩怨,但是對方這時候出來,有偏向自己這方面的意思,李東忍不住出聲提醒道,同時準備上前營救,卻被邦妮公主一把拉住。

公主殿下輕輕的搖頭。

「改造人,分為多種,最低端的是,把身上的某些肢體或者器官替換成為機械,而較為高階的,就如同眼前這位一樣,把身體的骨骼都替換成為陶瓷骨架。」慕容滿盈飛快的說道,而可能正如他所說的,長發的陶瓷骨架增強了他身體的硬度和抗打擊能力,但是他的速度也隨之下降,慕容滿盈把話說完了,長發才到他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