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我可是藍月城第一天才!」

「兩個月後,鹿羽,你等待著我的報復吧!」

郭雲在氣憤之下,身軀微微顫抖,不斷的深呼吸,強行壓制著自己的怒氣。

他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叫了一個人。

這個人,鹿羽也與之交手過——馬元。

「找個機會,狠狠的教訓鹿羽一頓,打不死就行。」郭雲雙眸之中,閃爍著陰寒的光芒,陰沉的說道:「記住,不要驚動了玲兒。」

「郭雲少爺,您放心,一定辦妥。」

馬元諂媚的道:「上次實在是意外,出現了銀狼群,讓那小子抓到機會逃跑了,否則的話,我定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其誅殺,沒有證據,便是城主也沒有辦法。」

「嗯。」

郭雲微微的點點頭,目光陰戾,道:「此次不用你殺他,我會在兩個月後,親自將其誅殺!在擂台之上將其誅殺,城主也不會說什麼。」

「是!」

馬元低頭應道。

……

鹿羽與顏玲兒一同行走。

兩人的背影,被陽光拉扯的很長,只看背影的話,彷彿是依偎在一起一般,很是溫馨。

「你明明知道郭雲要對付我,剛剛為何還故意刺激他?」

鹿羽在路上問道,當時顏玲兒可以不說自己的所做所為的,可卻偏偏說了,這讓鹿羽疑惑。

「你不了解郭雲。」

顏玲兒搖了搖頭,無奈至極道:「若是我不說是你,他一定會糾纏到底,時刻纏著我,非得問出來是誰不行,還名曰其名要感謝那幫助我的人。」

這種事情,顏玲兒碰到了不止一次兩次了。

以往時候,若是但凡有什麼事情,有人幫助了顏玲兒的話,郭雲在收到消息之後,會藉此一直糾纏著顏玲兒,說什麼一定要親自謝謝那人。

這簡直搞笑,自己被人幫助了,關你郭雲什麼事?

第一次時候,顏玲兒很是不解,很是疑惑,也很是厭煩。

可是時間久了,她發現,自己不說的話,那郭雲就像一個癩皮狗一般,甩都甩不掉。

郭雲讓顏玲兒厭煩的地方,還不止於此。

若是發現幫助顏玲兒的人是女子倒也罷了,是男子的話,免不得要警告人家一番,讓人家不要跟顏玲兒走的太近。

所以一直道現在為止,顏玲兒都沒有異性朋友。

顏玲兒說起來郭雲的煩人之事,滔滔不絕,可見他對郭雲頗有怨念,且怨念頗深。

聽著顏玲兒的描述,鹿羽額頭之上,有冷汗流下,滿臉無語。

郭雲在對待顏玲兒的事情之上,竟然恐怖如斯,真不知道顏玲兒這麼多年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他深深嘆息一聲,道:「今後再有什麼事情,郭雲問起,你只管報我的名字。」

「你不怕麻煩?」顏玲兒瞥了一眼鹿羽,戲謔的說道:「你要知道,你現在已經被郭雲盯上了,在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只會讓他對你愈發仇視。」

鹿羽聳了聳肩膀,無所謂道:「反正已經被盯上了,無所謂,現在就已經恨不得殺了我,在仇視還能到什麼程度?」

話到這裡,鹿羽嘴角一揚,同樣戲謔道:「況且,我這可是見義勇為,還是英雄救美,你怎麼也得感謝我吧?距離以身相許就又進了一步嘍。」 森林之中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

跟顏玲兒分別之後,鹿羽再度進入了三點一線的生活。

每日修鍊,然後試煉自己的實力。

不過,靈玉液已經完全使用完畢,而三色花也沒有了效果。

「應該再去一遭大鷹商行了。」

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脖子,鹿羽輕聲說道,抬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正午時分,不算晚。

他估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現有的物品,一些天材地寶倒是還有不少,換算成下品晶石的話,有足足百萬之多。

大鷹商行之內。

鹿羽來到這裡的時候,自然有著接待急忙的過來,躬身道:「雲先生,您來了,請進。」

自從上一次的事情之後,大鷹商行所有人,都對這個雲先生十分的恭敬。

毫無疑問,這一次,鹿羽仍然是頭戴斗笠,穿著寬鬆的黑色衣服,不用真面容示人。

大鷹商行的一樓之中,有著不少的藍月城之人,正在打算換取一些物品之類。

鹿羽的進入其中,並沒有給他們造成絲毫的影響。

「哈哈哈,雲先生您來了,快隨我去裡面。」

林管事得到消息,便急忙出來迎接鹿羽,豪邁的笑道,聲音洪亮。

這一道聲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都是轉頭望去,當即,目光微微一凝。

「那個神秘的人是誰,竟然讓林管事都親自過來迎接了?」

有人皺眉疑惑,林管事在大鷹商行之內的地位,自然不用多少,很多人相見一面都難,可今天卻主動出來迎接,實在是有些不同尋常。

「雲先生?」有人則是皺眉呢喃:「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啊。」

眾人疑惑之間,林管事來到鹿羽身邊,笑道:「雲先生,這次又是什麼物品?需要換成什麼?」

林管事現在每天都盼著鹿羽過來,來一次就是數十萬的下品晶石的買賣,是真正的大客戶。

「這次的物品頗為不同。」鹿羽輕輕笑了笑道,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沙啞,「我們到裡面詳談。」

「應該的。」林管事一笑道:「實在是我的疏忽,竟然讓雲先生在這裡久等。」

兩人一同進入了三樓之內。

一樓中的眾人,都是有些疑惑,也有些震驚。

能讓林管事親自接待的人,已經很少見了,這雲先生,到底是什麼來頭?

要知道,林管事在大鷹商行之中,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接待過人了。

上了三樓之後。

鹿羽拿出了一些物品。

因為是早就已經對這些輕車熟路,也沒有什麼好交談的。

讓於先生過來鑒定了一番物品之後,一切便進入了正軌。

「這是碧雲玄丹。」

「這是蒼落根。」

「這是紫陽花。」

「……」

多種物品,整齊的擺放在林管事的桌面之上,於先生每鑒定一樣物品,便會將其放在桌面上。

一連數種物品,讓得於先生的眼眸之中,愈發凝重起來,越是到最後,越是凝重,甚至心跳都微微的加快了起來。

他不斷的將物品的盒子打開,不斷的報出名字。

而林管事,則是在與鹿羽交談,說一些家長里短之類的話,以此來增進兩人之間的關係。

鹿羽也會很客氣的與之交談著,不過卻是只談話,不談心。

在談話的時候,鹿羽自然是等待著於先生的鑒定。

林管事也是如此,他對這些物品,能認出一些,但畢竟不如於先生專業,將這些全部交給於先生來鑒定,自己只負責跟鹿羽打好交道。

於先生終於將所有的物品都清點完畢,鑒定完畢。

總裁de金牌小甜妻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道:「林管事,這些物品,價值……一百二十萬下品晶石。」

林管事正與鹿羽談笑風生。

聽聞此言,頓時渾身一僵,驟然轉頭,將目光投放在那些小盒子之中。

琳琅滿目的物品,讓他有些眼花繚亂。

「於先生,價值多少?」林管事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一次性一百多萬下品晶石的買賣,實在是太難得了一些!

「一百二十萬下品晶石!」於先生回應道。

「呼……」

林管事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將目光艱難的從那些物品上移開,望向鹿羽,拱手由衷道:「雲先生之大手筆,乃我首次見到,實乃震撼人心啊!」

一百二十萬下品晶石,這是什麼樣的概念?

這是林管事第一次接手這麼大買賣的概念!

他強行壓下心頭的震撼,緩緩開口道:「不知道這一次,雲先生想要換取一些什麼?」

「靈玉液十瓶。」

鹿羽淡淡的說道:「中品天武學還需要一部,另外,一把武器。」

林管事手持一支筆,鹿羽每說一句話,他便會在紙上寫上內容。

「十瓶靈玉液,需要二十萬下品晶石,中品天武學也是如此,除去我們抽取的利潤,還剩下七十萬下品晶石,如果需要武器的話,我還真能給雲先生推薦一柄。」

林管事算著下品晶石剩餘的數量,一邊對鹿羽說道。

「哦?」鹿羽略感興趣,若有林管事推薦,想必那武器也必是不凡。

林管事解釋道:「那武器乃是一柄劍,名為潮汐劍,其上帶有一顆二元化形境的天獸內丹,以提供源源不絕的靈力供給,每一次攻擊,都宛如潮水般連綿不絕,且氣勢洶洶,洶湧澎湃。」

內丹!

聽得林管事的解釋,鹿羽當即眼前一亮。

內丹的作用,與獸核相仿,不過,獸核是漫長時間的轉化之中出現的。

而內丹,乃是天獸自主凝聚而出。

一般的天獸,都會凝聚出來內丹,不過,大多卻是在三元化形境之後才能凝聚。

三元化形境,那是實力的一個分水嶺。

像這種二元化形境天獸的內丹,很是少見,多是一些天獸之中,天賦極佳的存在,方能凝聚出來。

「不知那柄潮汐劍,價值多少下品晶石。」

鹿羽頓時心動,旋即開口問道,若能將潮汐劍取在手裡,對自己的實力提升,絕對很是強大。

「六十萬下品晶石,便可以將那潮汐劍取走,雖然價格不菲,但對於實力提升不小,也算物超所值。」林管事笑眯眯的回應道。 六十萬下品晶石之後,還能餘下十萬下品晶石,在鹿羽的接受範圍之內。

「好,就他了。」鹿羽點點頭。

林管事大手一揮,手中筆在紙上再度寫下字體——潮汐劍。

「雲先生,還餘下十萬下品晶石,不知道如何處置?」林管事笑眯眯的說道。

十萬下品晶石,也可以購置不少的東西了。

「將其折換成中品晶石,我帶走。」

鹿羽略微沉吟了一下,旋即笑著說道。

中品晶石,是一種比下品晶石更加昂貴的貨幣。

晶石之中,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

其中每一個遞增之間的換算,是一百比一。

一百下品晶石,便是一枚中品晶石,中品晶石與上品晶石之間,也是如此。

十萬下品晶石,那便是一千枚中品晶石。

「好。」林管事手掌一揮,很是豪邁的道,在紙上又書寫上幾個字體——中品晶石,一千。

接下來的事情,就方便了很多。

有過一次經驗的鹿羽,可謂是輕車熟路,徑直去往了二樓的窗口位置。

毫無疑問,林管事仍然是在跟著。

先去武器的房間窗口,將那潮汐劍取出來。

潮汐劍,通體碧藍之色,宛如海水一般,其上散發著淡淡的氣息波動,是那內丹之上蘊含的能量。

將其握在手中,入手微涼,連體內的靈力運轉,也稍微的加快了一些。

不止如此,這潮汐劍,似乎還有凝神的功效,能讓人更加的專註起來。

「不愧是六十萬下品晶石的寶劍,值了!」

將潮汐劍握在手裡,鹿羽嘴角微微揚起,斗笠下的面龐上,閃過一抹喜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