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我將你養這麼大,難道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不用再說了,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來人,將小姐鎖在房中,不許外出!誰要是敢私自放人,我會要了他的命!」

「你還想等那小子?呵呵,只有張家的天才才能配上你,那小子,只要他敢來找你,我會當著你的面殺了他!」

「這是家族一致的決定,你的婚姻註定沒有自由,放棄吧,女兒。」

父親的話一次一次的在她的耳邊響起,不知不覺之間,慕芊芊已經有些淚流滿面了。

哭訴?沒用!完全打動不了那個頑強的父親。

打鬧?沒用!那個父親已經不再是以前的父親了,要是自己這麼做了,只會連累到更多的人。

逃跑?沒用!這裡是聖域,是慕家的天下,回去紫天的通道已經鎖死了,父親說了,一旦自己逃了,他會去要了紀羽的命……

此時,慕芊芊腦中不斷的想著這些,她真的很無助,完全沒有任何的辦法,該怎麼勸說那個父親?該怎麼才能讓那個父親改變主意?

不……沒有任何的辦法,父親已經變了,家族也變了,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讓她覺得暖心的家族了!

尋芳記:少爺哪裏逃 慕芊芊抽泣著,心中一種深深的無助傳遍了全身,但卻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到自己,任自己怎麼哭,怎麼鬧,都沒有人會將自己救出去……

「一個月?」慕芊芊想到這個時間,便是冷笑了一聲:「既然你不將我當成是你女兒,那麼我也不要再理這個家了!」

「這個充滿冷漠的家不是我的!既然你們想要將我當做交換的籌碼,呵呵……我是不會讓你們得逞的,張鐵,你永遠也得不到我的人,你能得到的……只會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慕芊芊心中已經是一潭死水了,沒辦法……她真的沒有任何的辦法,沒有人能幫到自己,那麼……乾脆就一起毀滅算了。

「我只能是我……絕對不是你們能拿來交換的籌碼!」慕芊芊咬著牙,眼神愈加冷漠,其中更是有幾分決然。

一種無奈,一種絕望……

「紀羽,對不起了……五年,我等不了你了……」想起那個少年,慕芊芊心底還有萬千柔情,但最後卻微微嘆了口氣,自己……也許再也見不到那個少年了吧!

就在此時,有細微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我都說了,讓你們滾!」慕芊芊馬上朝著門口大喊一聲,她真的太煩了,這些人怎麼總是要跟著自己,就像是催命鬼那樣,她覺得自己要瘋掉了!

然而就在下一霎,一個聲音傳來,讓她渾身都是一顫……

「咳咳……我這麼辛苦才混進來的,你就這樣叫我滾出去呀?」

慕芊芊整個人都怔住了、

這個聲音……太熟悉了,已經有好多年沒有聽過了,就算是聽,也只是在夢中出現而已。

怎麼現在又聽到這個聲音了?難道自己已經睡著了,在做夢么?

對了,那個聲音是從身後傳來的!

慕芊芊有些不敢相信,她想要回頭看看,卻又不敢,生怕回頭之後,那個聲音就會消失,讓自己更加的痛苦。

「怎麼,都不願意看我一眼嗎?」

又來了,那個聲音又來了!

慕芊芊渾身都顫抖了一下,她有種想哭的衝動,想要回頭看看,卻又壓制住了這種想法。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會來這裡的,才四年而已,他還來不了……

一定是幻覺!一定是這樣的!

慕芊芊心中顫抖著想著,此時她希望那個聲音再一次響起,哪怕是幻覺,她也想好好的多聽幾次。

就在此時,她忽然感覺到兩隻手慢慢的從自己的左右兩邊將自己抱住了,將自己攬入了懷中。

好熟悉的味道!好熟悉的感覺!

慕芊芊此時已經淚流滿面了……

「為什麼、明明是假的,為什麼會這麼真!為什麼!」她哭了,喊著。

「因為這不是假的,是真的。芊芊……我找你好久了,你……還好嗎?」

當那個熟悉的聲音再在耳邊響起的時候,慕芊芊的身子慢慢的蜷縮進了那個懷抱,真的……溫暖的感覺,還有貼心的感覺,似乎都在訴說著,自己沒有做夢,一切都是真的!

「對不起,芊芊,我來晚了……讓你獨自一個人承受這麼大的壓力。」

「不、你沒有來晚、是我差點違約了……你真的來了、真好……」

慕芊芊背靠著紀羽,蜷縮在紀羽的懷中,整個人都安靜了下來,這種感覺真好……哪怕這只是夢,她也希望這個夢能長久一些,甚至就算永遠不要醒來也沒有關係。

小玄跟皮皮已經慢慢的退出去了,將這個空間留給了紀羽跟慕芊芊。

時間慢慢的過去,兩人安靜的相擁著,誰也沒有說話,生怕這安寧的時間會就這樣浪費。

門外不遠的丫鬟此時也安心了,小姐終於不叫了,應該是睡了吧?自己還是不要去打擾的話,小姐的心情不好……

良久良久,那種溫暖的感覺還沒有消失。

慕芊芊渾身一顫……

「你真的來了嗎?我還能感覺到你的溫暖,不是在做夢么?」她喃喃說道,她不敢亂動,怕動一下,這個溫暖的懷抱就會消失。

「是啊,我來了,你回頭看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平靜的聲音,充滿了溫柔。

慕芊芊不敢回頭,而此時,那雙手慢慢的抱著自己的身子,將自己翻了過來。

此時,慕芊芊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一切的一切,沒有任何詞語能表達出此時自己的心情。

那熟悉的面孔,已經變得剛毅了許多,但是人還沒有變,還是當初的那個人……

「嗚……」她一隻手捂著嘴巴,想要哭出來,看著眼前的人,她又在強行控制自己的淚水,不讓它流下。

「告訴我,這是真的……」她有些顫抖的說道。

那隻還有溫度的手指爬到自己的臉上,淚水被擦拭了,慕芊芊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人,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芊芊,真的是我,我來找你了,我來到聖域,就是為了找你!」紀羽一字一句,認真的對慕芊芊說道。

再也忍不住那種感情了,從之前的四顧無助茫然,但現在那個朝思夜想的人突然出現,慕芊芊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直接便撲到紀羽的懷中,放聲大哭起來。

「你知道嗎,我好想你!」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你真的來了……你真的來了……」

慕芊芊在紀羽的懷中,口中還不斷的用哭泣的口氣說著。

紀羽此時也非常的辛酸,他緊緊的抱著慕芊芊,沒有說話。

慕芊芊剛剛的話他全都聽見了,他真的無法想象慕芊芊要承受什麼樣的壓力……

一個人在這個冷漠的家族,想要逃脫,卻被人時刻的盯著,想要反抗,根本沒有人理會……

連那個父親都不站在自己這邊,慕芊芊承受的壓力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想到這裡,紀羽都不自覺的拍了拍慕芊芊的後背,重重的嘆息。

寶寶:冷酷爹地鬥媽咪 慕家……竟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么?竟然還要用這種聯姻的方法來抵抗強敵?

紀羽心中冷笑不已,既然自己來了,就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慕芊芊是他的……他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染指,哪怕是慕家,也不行!

紀羽神情變得冰冷無比……

很長的一段時間,慕芊芊都在放聲大哭,將自己的委屈全都哭訴了出來,好在小玄他們早有所料,直接將這裡的空間封鎖了起來,有七星陣的掩飾,沒有人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

終於,慕芊芊不哭了,她從紀羽的懷中掙脫出來,不斷的撫摸紀羽的面容,生怕紀羽會就這樣消失似的。

「皇者巔峰……你這麼快就到了皇者巔峰了啊,呵呵……呵呵……」慕芊芊看到了紀羽的修為,不斷的傻笑著。

紀羽苦笑一聲:「為了儘快來見你,我一直都在拚命修鍊……還好,我沒有來晚,不然我真的會後悔一輩子的!」

的確,要是他再晚一步來,也許就再也見不到慕芊芊了,又或者會見到一個已經成為張家媳婦的慕芊芊,這一切,都是他所不能承受的,若是那樣,他會發瘋的!

他真的很慶幸,自己沒有來晚……紀羽鬆了口氣。

「不、你就不該來這裡,不該來的!」此時,慕芊芊流著淚,朝著紀羽喊道。(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房中。

紀羽跟慕芊芊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經歷了見面之後的喜悅,該面對的問題還是要面對的。

「紀羽,你快離開這裡吧、你不是我父親的對手,也爭不贏張鐵的!」慕芊芊深呼一口氣,抓住紀羽的手,小聲說道。

她擔心這樣會打擊紀羽的信心,但事實卻就是如此,一個慕家,一個張家,以紀羽的實力,又能怎麼面對呢?這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上的爭鬥啊。

紀羽看了慕芊芊一眼,見到慕芊芊眼中的幾分落寞,他的心狠狠的顫動了一下,他知道她是在擔心自己。

紀羽抓起慕芊芊的手,雙眼認真凝視著她,緩緩問道:「我走,你怎麼辦?」

慕芊芊慘笑一聲,還能怎麼辦?見到紀羽雖然讓她欣喜,但沒多久她又從欣喜之中掙脫了出來,紀羽救不了她,反而她還很有可能將紀羽拉下水啊。

「忘了我吧,能見到你我已經很高興了,我以為我永遠都見不到你了,現在我很滿足了……忘了我吧紀羽、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就讓我一個人去面對吧。」

看著慕芊芊臉上的哀傷與落寞,聽到她的話,紀羽的心狠狠的顫抖了一下,抓著慕芊芊的手,搖了搖頭:「我來到這裡不只是為了看看你而已,我要帶你離開這裡!」

聞言,慕芊芊臉色一變,感動只是一瞬即逝,馬上便被焦急取代:「不行,你千萬別想不開!以你的天賦,封帝是遲早的事情,你不能衝動,不然你會被毀掉的!」

慕芊芊雙眼盯著紀羽,眼淚在眼眶打轉,雖然紀羽的話讓她感動,但她絕對不是那種傻傻的看不清楚現實的女兒,她出生聖域,知道自己的家族跟張家的實力,以現在紀羽的力量,要是改亂來,簡直就是找死,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紀羽被毀滅。

「答應我,你千萬不能跟他們起衝突,現在的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慕芊芊反抓著紀羽的手,水汪汪的眼睛看著紀羽,生怕紀羽一時衝動,做出了什麼想不開的事情,那樣她會後悔一輩子的。

慕芊芊的著急紀羽看在眼中,他知道她是為他擔心,此時的形勢的確非常不好,他一個人的實力不足以抵抗慕家跟張家,一旦碰撞,那絕對會迎來毀滅性的打擊,慕芊芊救不出,反而會搭上自己……

紀羽不是那麼衝動的人,他看得清楚現實。

微微嘆了口氣:「要麼我現在帶你離開,我們遠離這個地方!」

平衡破了,大戰將要降臨,他不信慕家還有這麼多時間去追尋他們兩個人,他有七星陣,將慕芊芊帶走,遠遠的離開這個地方,閉關修鍊,總有一天他會再次回歸,這樣……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到紀羽的敘述之後,慕芊芊卻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不行的、紀羽,他們在我身上下了禁制,一旦我離開慕家,我父親會馬上知道,你會跟我一起死的,七星陣還擋不住他的天眼!」

這一句話便將紀羽的想法撲滅了,說實話,這個計劃是他想了很久才決定的,帶著慕芊芊離開這裡,接著不斷的修鍊變強,他相信,以他的天賦,封帝不用多久,到時他也會有很重的話語權了。

但卻沒想到慕芊芊身上有禁制,一旦離開慕家,他們將會遭受毀滅性的攻擊。

「我去將張鐵殺了!」他有些憤怒的說道。

「你不能去,你冷靜一點!張鐵已經是聖人中階了,他是被稱為最有可能第一個封帝的年輕一輩,張家的人現在都圍著他轉,要殺他,很難!」慕芊芊急切喊道。

紀羽深呼一口氣,他也知道、原以為直接將慕芊芊帶走就可以了,但卻沒想到會有這麼多的麻煩,一時間他也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讓他看著慕芊芊嫁人?他絕對做不到,到底……該怎麼做呢?

「紀羽、算了吧……放棄我吧……」慕芊芊幽幽嘆了口氣:「能見到你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我以為永遠都見不到你了你知道嗎?」

看了看慕芊芊那有些憂傷的面容,紀羽覺得自己的心非常難受,「你想自殺?」

慕芊芊點頭:「我絕對不會嫁給他的,但也不能將你拖下水……除了這樣,我、我真的想不到任何辦法了啊!」

「不行!絕對不行!芊芊,我絕對不會看著你尋死的,我一定會帶你走的,你別衝動!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你千萬別想不開!」紀羽有些慌了,急忙朝著慕芊芊喊道,他絕對不可能看著慕芊芊死去,那樣他會瘋的!

實力……實力!又是實力!

以他現在的實力真的做什麼都很難啊,寸步難行!該怎麼做才好……

「我等你。」看著紀羽,慕芊芊沒有說太多,眼淚奪眶而出,撲在紀羽的身上。

對她來說,今世還能見到紀羽真的已經是她覺得最幸運的事情了,剩下的,她不願意多想了,真的……

「芊芊,現在的局勢怎麼樣?我是問三大家族之間的局勢。」紀羽深呼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也許在普通的時候他想不到辦法,但現在是戰爭即將降臨的時候,一定會有辦法的。

慕芊芊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本來看守我的人被我父親全部調走了,家族裡面一下子少了很多人,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還有我父親,整個人突然就變了,一定要我嫁給張鐵,時間還強行的提前了一年。」說到這裡,她的眼中又有些悲哀,沒想到那個這麼疼愛自己的父親,最後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紀羽聽著,心中便更是確定了,戰爭要來了,現在慕家在準備應戰了,若是所料不差的話,張家那邊也應該準備了。

「那麼你父親急著跟張家聯姻是為了什麼你知道嗎?」

慕芊芊搖頭,表示不知道,不過也從丫鬟那邊打聽到了一些事情,張家跟衛家都有大動作了,可能要聯手。

「張家、衛家……聯手么?」紀羽聽到之後,心思也慢慢的活絡了起來。

他有種奇怪的感覺,這怎麼像是一場陰謀呢?

慕芊芊父親的態度變得太快了,按照慕芊芊的說法,其實一開始要聯姻根本就不是她父親的意思,甚至她父親還阻止這種聯姻的方法。

張家、衛家……

到底是出現了什麼問題,聯手了?

「芊芊,你有沒有大哥?」忽然,紀羽腦中忽然想到了什麼,急忙問道。

慕芊芊楞了一下,旋即搖了搖頭:「沒有、我只有一個弟弟。」

「多大,什麼修為!」紀羽進一步問道,他眼睛閃爍著光芒,像是抓到了什麼線索。

「十歲,天空戰師的修為。」慕芊芊不解的看著紀羽,不知道為什麼紀羽會將主題轉移到她弟弟身上。

十歲,弟弟、天空戰師……

紀羽來回走動了幾次,不斷的重複著這些字眼。

他總覺得這中間有問題,但卻又說不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了?為什麼你在糾結這些東西?」慕芊芊有些奇怪的看著紀羽,完全弄不明白紀羽在想些什麼。

「我總覺得有些問題,又想不通、」紀羽揉了揉腦地啊,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