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我怎麼感覺不對呢?聽說秦思雨的男朋友可是申海市的,難道這個女人是一路找來的嗎?」

眾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曾老師的臉色也變的難看起來。

扭頭看向身邊的秦思雨,頓時愣住了。

只見秦思雨一臉平淡,微笑的端著酒杯,眯著眼睛一副看戲的樣子。 「思雨,那個就是你的男朋友嗎?你怎麼找了一個這樣的人?」

曾老師雖有疑惑,但還是把秦思雨拉到身邊,小聲的問道。

秦思雨聽后笑了笑,「曾老師,你就放心吧!他不是那樣的人,他很有責任心的,而且他所有的女人,我都認識。唯獨這個女人,我不認識,你不認為她演的太假了嗎?」

秦思雨話語驚人。

曾老師瞬間被雷住了。

腦海里反覆的回放著秦思雨的話。

他所有人的女人,我都認識。

這是什麼意思?

危險貝勒爺:福晉不好當 意思說那個叫顧銘的男人,在外面有很多女人了。

不行,這事一定要和秦思雨好好談談。

曾老師打定主意后,決定今天晚上把秦思雨叫到家裡去,勸她離開顧銘。

「思雨,你不過去看看嗎?」王娟輕聲問道。

「在這裡不是一樣能看到嗎?為什麼要過去?」秦思雨笑了笑。

王娟頓時急了,「秦思雨,你是不是笨,那個女人明顯是趙峰找來的,你不過去揭穿的話,你和顧銘的臉可就丟盡了!」

「娟子,你放心吧!他們鬥不過我老公的。你就老老實實的坐在這裡看戲吧!」

秦思雨微微一笑。

王娟算是被秦思雨給打敗了。

發生這種事,她竟然還能夠如此淡定,真懷疑她們兩個是不是男女朋友關係。

而另一邊,趙峰怒視著顧銘。

「小子,你種做這件事,難道沒種承認嗎?」

顧銘淡淡的看向趙峰。

不知道為什麼,趙峰感覺那道目光十分的寒冷,不由的後退了一步。

顧銘冷笑,向那個女人問道:「你說你是我女人,那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

「你……」

頓時,女人被問住了,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悄悄的扭頭看向趙峰。

「你看他幹什麼?難道他能夠給你答應嗎?」顧銘冷笑。

「他問你話呢,你看我幹什麼?」

趙峰見那個女人在看自己,頓時暗叫不好。

女人瞬間也沒明白了過來,哭泣的說道:「這位兄弟,你是個好人,求你給我做證,我跟他在一起一年多,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是幹什麼的。」

「真是人渣!」趙峰罵了一句,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顧銘搖頭,再次問道:「那咱們是在哪裡相識的地方?一想起秦家村,就讓我想起很多東西。」

秦家村?

女人一愣。

趙峰暗中不好,他知道顧銘是在引導這個女人。

「咳,咳!」趙峰故意咳嗽了兩下。

「對,就是在秦家村,我就是秦家村的人,你第一次見我就喜歡上了我,然後,然後就把我拉進了小森林!」

女人故作一臉羞澀的樣子,哭泣的說道。

噗嗤!

秦思雨笑了,王娟也跟著笑了。

包間里的人都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顧銘和那個女人。

她們兩人的笑聲打破了這份寧靜。

所有人不解的看向她們二人。

「沒事,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秦思雨捂著肚子大笑。

而曾老師和言老師看到這裡,算是明白了過來。

同時也知道為什麼秦思雨會笑了。

秦家村,那是秦思雨的家。

自己帶出的這群學生,知道秦思雨家是秦家村的,恐怕只有王娟一個人知道。

就連趙峰都不知道。

而秦思雨的男朋友說出秦家村時,那個女人明顯愣了一下。

如果這個女人是秦家村的,秦思雨可能不認識嗎?

而那個女人又怎麼可能不認識秦思雨!

曾老師與言老師對視一眼,全部皺起了眉頭。

但是他們並沒有出言阻止,想要看看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

就在這時,包間門再次被推開。

酒店服務員捧著一大束玫瑰花走了進來。

「趙先生,您定的鮮花已經送到了。」

服務員上前微笑的把玫瑰花遞給了趙峰。

道謝后,趙峰捧著玫瑰花走向秦思雨,單膝跪下。

「思雨,從高中時,我就已經愛上了你。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思雨答應我吧!」

「答應他!」

「答應他!」

……

短暫的安靜后,許多人開始跟著起鬨。

秦思雨微笑的看著趙峰,慢慢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上前接過了玫瑰花。

頓時令趙峰激動不已。

可是下一秒,他就激動不起來了。

在眾人的見證下,那束玫瑰花快速的枯萎,最後成了標本。

「趙峰,你看到了嗎?這是上天的意思,你的花我接了,可是老天爺不同意,它讓這束鮮艷的玫瑰花變成了標本。」

秦思雨一臉的可惜,微微搖頭,拿著那束鮮花走向顧銘。

「我是他的老婆,我的男人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更清楚。而且剛才他所說的那個叫做秦家村的地方,那是我的家。」

秦思雨冷笑一聲,淡淡的掃了女人一眼,繼續說道:「你不是說懷了我老公的孩子了嗎?你知道他為什麼問你孩子在哪嗎?」

女人已經徹底懵了。

趙峰讓她過來,可沒說眼前這個男人的老婆在這裡呀。

目光不由的再次看趙峰。

「你不用看他,自從你進來開始,我就已經知道你是趙峰找來的。他給了你多少錢?」

秦思雨眯著眼睛,可是目光卻是十分冰冷。

「思雨,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趙峰跑了過來,裝出很無辜的樣子。

秦思雨瞥了他一眼,並沒有理他,對著女人冷笑道:「你知道我老公是幹什麼的嗎?他是申海市多家企業的董事長,就算是在米國、緬國、昆城,都有他的產業。 霸愛囚情:就是吃定你 他的身價上千億米元,就你長的這個樣子,你認為他會看上你嗎?」

秦思雨的話一出口,頓時傳來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所有人都被震驚住了。

「另外,我老公還是名神醫,你有沒有病,肚子里有沒有孩子,他一眼就能看的出來。你還讓我繼續說下去嗎?」

秦思雨不屑的掃了女人一眼,嘲諷的看向趙峰。

「趙峰,謝謝你的花,可惜老天不允許咱們在一起。」

說著,秦思雨將那束玫瑰花遞給了顧銘。

「老公,人們常說人的緣分天註定,我不知道咱們倆人是不是老天註定的。如果是的話,我相信這束玫瑰花一定會重新開花的。」 「我們一定是上天註定的。」

顧銘站起,接過那束玫瑰花,微笑的看著秦思雨。

小樣的,你玩這麼一手,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眯著眼睛微微的瞪了秦思雨一眼。

秦思雨呵呵一笑,那意思彷彿在說,你敢收拾我,我不讓你打地鋪。

「天呀,你們快看!花開了!」

「真的開了!難道這是天意嗎?」

「真漂亮,好像比剛才還要鮮艷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玫瑰花重新恢復了生機,鮮艷無比。

趙峰看到這一幕,頓時傻眼了。

這怎麼可能?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而那個女人,站了起來。

也被這一幕給感動了。

隨後,走到趙峰面前,大聲說道:「戲給你演完了,把尾款給我吧!」

頓時,包間內再次安靜,眾人的目光全部投向了趙峰。

「什麼尾款,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趙峰頓時大怒,指著女人咆哮。

女人冷哼,「趙少,可是你剛才……」

啪!

一聲巴掌聲響起。

「你個騙子,竟然騙到我趙峰的頭上來了。馬上給我滾!」

趙峰扇了女人一巴掌,隨後指著門口罵道。

女人捂著臉,極其憤怒的盯著趙峰,冷笑道:「好,這一巴掌我記住了。」

說完,女人離開了包間。

「騙子,這個女人就是個騙子。大家不要因為她而掃了興。大家繼續吃繼續喝!」

趙峰見女人離開,暗自鬆了口氣。

裝出一副跟他完全沒關的樣子。

可是大家都不傻,深深的為他的行為而感到可恥。

「思雨,一束花代表不了什麼?你剛說的那些,只不過是為了提高他罷了。如果他真的那麼有錢,剛才你們來的時候,怎麼是走著來的?」

趙峰還是不甘心。

他並不相信秦思雨所說的那些話。

說完,抬手看了一下手錶。

時間差不多了,應該來了!

隨即,看向了包間門。

砰!

包間門被踢開!

「誰是顧銘,給老子站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