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我難受什麼,一點兒都不難受。」陳浩摸著她小手,別提多高興了。

「真的嗎?」蘇墨雪抿嘴壞笑,「伯父剛才,可是提醒我說,這段時間你都得老實點兒。」

「還建議咱倆分床睡,要不然懷孕初期,對孩子特別不好。」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陳浩才把一張笑臉,給慢慢收起來皺上了眉頭。

「小雪你說,我這段時間,都得吃素?」

「當然了,這是常識。」

「那要多久啊?」

「嗯,現在是一個禮拜,如果一個禮拜后確定懷孕,那老公你至少得堅持仨月。」

「啥?仨月!這熊孩子是來做兒子的,還是來跟我討債的。」

「笨蛋呵呵,趕緊帶你老婆回家,你兒子說他媽媽想瞌睡了!」

「遵命! 逼入洞房 哈哈小雪,就是這仨月該咋熬啊。」

陳浩哈笑著,彎身把蘇墨雪橫抱到懷裡,低頭親過來一下,得意的朝停車場走了過來。

瞬間。

這醫院的院子里,久久回蕩著蘇墨雪幸福的咯笑聲。 白濟通院里伺候的下人中,有一半是之前被大夫人一劍刺死的方氏安排的,另一半則是白大爺安排下來的。

這幾日,白濟通院里的氛圍,事實上要比整個白家還要來得壓抑。那些之前被方氏安排進來的人也不知怎麼的,就惹了白濟通的厭煩,整日里非打即罵;至於白大爺安排進來的那些人,白濟通剛剛回到白家的那幾天,他們看著自己的同伴們挨打受罰,雖然一個個內心戚戚,好在這邪火總歸是沒有燒到他們的頭上,但這幾日卻也是不對了。

整個院里的,不管地位高低,不論年齡老幼,但凡出現在白濟通眼前的,八成就是一頓打罵。

以至於此刻,院里的下人聽到聲響,一個個都遠遠地看著,沒人敢冒出頭來。

「你是誰啊!你是誰啊!你到底想幹什麼!」,尖利的女聲彷彿穿牆刺耳。

成隼和白濟遠站在大開的門外,並沒有主動進到白濟通的房間里去,畢竟裡頭還有個「姨娘」,他們沒有聽到女人的響動,貿然進去也就罷了,既然明知道裡頭有女人,卻是不好進去了。

不同於成隼此刻一臉的冷冽,眼前的景象倒是莫名戳到了白濟遠的笑點。

「還真是巧啊……」,他看著被踹開的房門,不由地喃喃自語,他父親被破了院門,他這三哥沒幾天就被踹了房門,這是父子之間的心有靈犀?過幾天不會輪到他吧。

而白濟遠這似笑非笑,傻不拉幾的表情,好巧不巧地就落進了,正怒氣沖沖地衝出來的白濟通眼中。

於是白濟通下意識地就盯死了白濟遠那張讓他厭惡的臉!

「很好笑嗎?白濟遠……」,他紅著雙眼,咬牙切齒地說道,每一個字中都飽含了他的憤怒!

白濟遠可不是白濟通院里的下人,因為白濟通一個眼神就能嚇得跪地求饒。

畢竟門又不是他踹的,喊也不是他喊的,他只是把成隼帶進了白濟通的院子里,講起來白濟通現在也還是成隼的准姐夫,那成隼也只能算是半個外人!進了也就進了唄,他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而成隼也只是這喊白濟通起床的方式,稍微暴力了一些。

白濟遠一臉的問心無愧,看在白濟通的眼中那就是,無所謂,就是不把他當回事!

「白濟遠!!」,白濟通瘋了似地猛衝向白濟遠。

成隼正想拉開身邊的白濟遠,一把撈去卻是撈空了,原來白濟遠早已側身而過,而收勢不及的白濟通就結結實實地撞上了成隼原本打算拉拽白濟遠的左臂。

「喀咔」一聲清脆的骨頭錯位聲響起的同時,白濟通和成隼已經雙雙翻倒在地!

白濟遠突然就有些不敢動了,他有些分不清楚那一聲骨頭錯位聲,到底是從誰身上傳出來的。

但是看情況,半邊身體被白濟通壓住的成隼,顯然更加危險!

「白濟通,你快起來!你壓到成家少爺了!!」白濟遠一臉的焦急,卻不敢太大力,只能嘗試著輕拽了一下白濟通。

「啪」,白濟通下一刻反手就揮開了,白濟遠拉住他手臂的手,但同時,他身體的重量卻是更多地壓在了成隼的身上。

「額……嗯……」

成隼痛苦的悶哼聲隨即響起。

白濟遠不知道,白濟通剛剛的舉動,到底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但是不管如何他都已經顧不得了!

他對著不遠處依舊張望著,不敢上前的小人咆哮道:「趕快去請個大夫來!再去個人把這裡的事情告訴我母親!!快!!!」

一邊咆哮著,他已經不顧白濟通的掙扎,找了個合適的角度,雙手穿過白濟通的腋下,就將白濟通整個人從成隼的身上反抱起來。

白濟通並不配合,而且他的體重對白濟遠來說也的確比較吃力。

好在這會兒,有兩個下人大著膽子一左一右扶住了白濟通的肩膀,大大減輕了白濟遠的壓力。

將白濟通交給那兩個下人之後,白濟遠才發現成隼已是一臉蒼白,滿臉細密的汗珠!

「成隼,你怎麼樣?成隼?」白濟遠快速蹲在成隼的身邊,出聲詢問。

成隼齜牙咧嘴地想從地上起來,但他的雙手剛一用力,豆大的汗水就從他的腦門上滲了出來,白濟遠趕緊伸手讓他借力,以免他再次倒砸在地上。

「哪兒疼啊?你告訴我哪兒疼啊?」

「還行,沒事……走……帶我去前頭,對了……帶上白濟通。」

成隼借著白濟遠的力,艱難地從地上起來,期間不是沒有下人想要幫忙,卻他們剛有要幫忙的苗頭,就又紛紛被白濟通用兇惡的眼神給嚇了回去了。

白濟遠想要先帶著成隼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成隼此時卻虛弱地繼續說道:「還有裡頭那個女的……,白濟遠,拜託了。」

白濟遠皺眉:「你能不能……」

「什麼亂七八糟的,白濟遠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先是踹了我的房門,現在又是倒打一耙裝受傷!什麼帶上我,帶上裡頭的女人的!我的女人也是你們能隨便置喙嗎?!今天我哪兒都不去!誰來請,我都不會去的!真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嗎?」

因為憤怒,白濟通這一頓搶白顯得中氣十足!

白濟通本是冷眼旁觀的,是他撞的成隼,成隼骨頭錯位的聲音,除了成隼之外他自然是聽得最清楚的,但他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但他撞上成隼的時候,就發現成隼的身份應該也是不一般的,因為成隼的身上是有熏香的,而一般的人家或者是寒門的學子,是絕對用不起熏香的!

所以,他一開始保持了沉默,但成隼居然得寸進尺地還妄圖帶走他的女人!

如果這樣他還能忍,他的顏面何存?他白家的顏面何存?

於是,他打斷了白濟遠的話,也直接否定了成隼的話!

白濟通強硬的拒絕和斥責,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而就在這時,白大爺派人去請的大夫人卻是拐道來了白濟通的院子。

白濟通的話,大夫人並沒有都聽清楚,發生了什麼大夫人也不清楚,但大夫人清清楚楚地聽到了「誰來請,我都不會去!」

因而,哪怕人還沒有到,大夫人的呵斥已經到了!

「這可就由不得你了,白濟通,你今日是非去不可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哦,原來是這樣……」聽完之後,花一步突然間恍然大悟,隨後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看樣子羈妖還是很夠意思的嘛。真不愧信哥一直在幫她,不過如果她要是把黑鬼族滅了就好了,現在我想起當時那種場景還一肚子的氣呢」。魔扎聽后認同的點了點頭。

「你們就別說風涼話了……」黑鬼族人一臉的惆悵,苦澀的回道。

趙信擺了擺手,其實這些他都能理解,人走茶涼,本來自己當初讓羈妖離開就是為了要放長線釣大魚,而後再去對付銀靈子。既然事已至此也沒有什麼好說了,只要自己出現就可以了。

「算了,別再說這件事了,現在就去你們府邸吧?對了,黑火可在?」

黑鬼族人一聽趙信不計前嫌,頓時興奮異常「好好好,一切以信大人話為主」,隨後又皺了皺眉頭「黑火?這個屬下真的不知曉,這段時間我們族都被派往各種任務,彼此之間幾乎沒有什麼機會相見,不知道信大人找黑火為何事?」。

「何事?算賬……」花一步咬牙切齒的回道。

「……」

四人沒過多久就回到了黑鬼府邸,黑鬼府邸還與原來相同,在平民街中。不過跟數日前相比有若天壤之別。奢華的府邸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看起來有些破敗的民宅。門前的石獅缺頭斷尾,石灰灑落一地,牆壁上滿是胡亂的塗鴉,門前無人把守,向府內看去,更在一片糟亂落寞之景。

一行四人進入了黑鬼府邸中,半天後才被一巡邏的族人發現,可見現在黑鬼一族落魄到了什麼情況。得知了趙信回來之後,整個黑鬼一族幾乎已經炸窩了,不一會兒在府邸中的人都聚在了一起,其中還有一臉難堪的黑鬼族長黑耀。

花一步掃了一眼人群「黑火那個小子呢,趕緊給我叫出來」。

黑耀見狀一臉謙遜的上前「黑火剛剛被我派出去了,我知道你們之間可能有一些誤會,不過還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能不計前嫌……」。黑耀的話沒有說完,花一步的臉幾乎已經被氣紫了,黑火是銀靈子派來的卧底,幾人之前的遭遇大多數的事情也是和黑火有關,現在黑耀居然說將黑火放走了,花一步的憤怒可想而知。

「黑火是卧底,老子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你丫的是不是欠抽?」暴走的花一步也不管黑耀族長不族長了,當即指著對方的鼻子就罵開了,黑耀被罵的臉一陣青紫。在他身後的管家黑海可受不了了,走了出來「小子,不要蹬鼻子上臉,我們族長會是你能罵的嗎?」。

「就罵你怎麼著了?你丫也是一個德行」花一步的話實在是太刺耳了,黑海終於受不了了,運足了氣就要衝上去教訓花一步,可剛衝到一半就被黑耀給攔下來了。

趙信看到這一幕嘆了一口氣,看了黑耀一眼「你糊塗啊……」,說完也不多留,招呼上花一步和魔扎兩個人就要離開這裡。

「趙信大人……」黑耀在後面喊了一聲,趙信轉過頭,看到的是黑耀求助的眼神。

趙信則有些氣不打一處來「如果不是我們之前有交情,光是你放走黑火那一件事,就足夠讓我殺了你了,現在還叫我?」。

「黑火?黑火怎麼了?」黑耀神情一滯,隨後恍然道:「難道那個小子真的是叛徒?」。

花一步冷眼旁觀「難不成小爺是在逗你?」。

「小子……你……」黑海話說一半,又偷看了一眼趙信,低下了頭,而旁邊的黑鬼族人則也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相互之間看了一眼,頓時轉身離開,看那架勢就是去尋找黑火了。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這麼糊塗的一個人,信哥你怎麼就找到他了呢?」花一步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

趙信搖了搖頭「他不是糊塗,只是不信任你們而已」。

…………

這個時候,黑耀終於幡然醒悟,原本只是想著維護自己的族人,沒想到現在錯過了這麼大的一件事「那……那現在怎麼辦啊?」。

趙信轉過身,背著黑耀說道「怎麼辦也與我無關了,我決定和你的關係就到此為止吧,人不出事不知道人心深淺,還有你放心,妖族不會找你麻煩了」。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黑鬼府邸,而花一步和魔扎也狠狠的盯著黑耀一眼,轉過身離開了。

黑海看著趙信三人離開,詢問道:「族長,您看這事怎麼辦?」。

黑耀嘆了一口氣「算了,黑鬼族的氣運也就如此了,聽天由命吧」。

「那黑火怎麼辦?」

「怎麼辦?就算是把黃界翻個底朝天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我要清理門戶」黑耀突然挺直了脊背,雙眸中泛著讓人心悸的狠芒。

「是……」

本來趙信還想著怎麼去找羈妖,但是三個人還沒有等走出平民街,羈妖居然就已經街口等著趙信了,如此靈通的消息,讓趙信不得不佩服。

「大軍師……」見到趙信之後,羈妖一臉的驚異,原本聽到手下說這事的時候,羈妖還不相信,但是當親眼看到趙信的時候,羈妖頓時覺得自己的生活又充滿了希望。

「羈妖大人」之前趙信對羈妖沒有太多的想法,甚至連黑耀都感覺不如,不過當自己出了事之後,才知道羈妖是什麼樣的人。朋友之間,有時候不一定非要看到的才是真的,而是看人走之後會怎麼做。

「回來就好」羈妖哈哈一笑,將手伸入了懷中,拿出了一個羅盤一樣的東西。趙信雖然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但是卻記憶猶新,這羅盤正是之前羽人道士手中之物。

惡魔烙印:纏愛雙面嬌妻 羈妖看了眼羅盤之後,臉色頓變,不過隨後又恢復了過來,裝作不經意的看了眼趙信,無所謂的笑道:「大軍師,咱們找個地方聊?」。

「可以啊」趙信點了點頭,雖然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可是沒有任何的理由去拒絕羈妖。就這樣,一行人離開了平民街,又去了主街的那個高檔會所中。(未完待續。) 「好奇怪,怎麼都沒人。」

這天一大早,蘇菲菲靠在沙發上,抱著薯見客廳里都沒人,就感覺有些好奇。

因為在平時,老姐這個時間早起床了,從來都不像自己也一樣睡懶覺……

「小雪慢一點,小心腳下台階。」

「老闆呵呵,八字才剛有有一撇,我沒那麼嬌氣的。」

「不行!必須得嬌氣,小雪慢一點兒,台階稍微有點高。」

蘇菲菲坐在沙發上,看陳浩拿手扶著老姐,都跟攙扶病人一樣小心翼翼的下樓。

她慌忙扔下薯片,邁開小長腿跑了過來。

「老姐,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蘇菲菲來到跟前,就想拿手摸老姐額頭。

只是她這小手,還沒等碰到蘇墨雪額頭,卻先給陳浩抓在了手上。

「小祖宗,小心著點兒,你老姐身子不方便。」

「姐夫,我老姐怎麼了?」

「懷孕了唄,哈哈菲菲,你要做姑姑了。」陳浩咧嘴哈笑著,心裡那叫一個得意。

「什麼?懷孕,我老姐懷孕了!」

蘇菲菲猛瞪大眼睛,看老姐臉頰通紅,頓時就不知道從那來的一股子力氣,原地跳起來大喊了聲「耶」。

蘇菲菲儘管,一直都在偷偷喜歡著陳浩。

可她再喜歡陳浩,畢竟蘇墨雪也是她姐姐,姐姐現在懷孕了,做姑姑的當讓高興。

但與此同時。

蘇墨雪給陳浩扶到沙發跟前,拿手扶著小腹坐到沙發上,看老公跟妹妹倆人高興成這樣。

她這心裡頭,真是有種說不出的高興,可高興的同時還給無奈的要命……

「菲菲,別聽你姐夫胡說,八字才剛有一撇,大夫說……」

「當然只有一撇了,等寶寶生下來,本小姐才算做姑姑嘛。」

「對對對,菲菲說的一點不錯!」陳浩伸出個大拇指,沖蘇菲菲豎了起來。

「不過菲菲,你以後可得小心著點,別整天在家裡蹦蹦跳跳的,回頭碰著你老姐,那我可不願意。」

「哎呀姐夫,你是寶寶的爸爸,本小姐還是寶寶的姑姑呢!」

蘇菲菲伶牙俐齒的說完,就跟做了多大決定似的,猛把右手給舉過了頭頂。

「本小姐決定了,從現在開始,咱們家進入到緊急狀態,蘇墨雪同學的身份直接從姐姐,晉級到國寶級別!」

「呵呵真好,老姐你真是太棒了,昨天還什麼事都沒有呢,突然就要做媽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