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找死!」這名黑魔族生命力極其旺盛,一拳轟向神武,正好對上了他的鐵拳,兩人同時暴退。

神武的手臂一陣劇痛,那名魔將同樣是深受重傷,胸口處已是骨骼和內臟全數顯現。

「死!」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一道金色光柱貫穿天地,金甲神將手中的一桿長槍將這名魔將釘死在地面上,靈槍如龍,魔將渾身是傷,已是只能垂死掙扎。

大戰一觸即發,黑雲大將和黑骸大將均是遭到數人圍攻,人族大能手中均有絕世靈寶,加上天神印壓陣,兩位大將也是被全面壓制。

「我們也退!」黑骸大將當機立斷,他座下的萬骨王座在身後分解,最後化為一個白骨巨人,直面所有人族大能。

轟隆隆!

那白骨巨人力可拔山,矗立在天地之間宛如一根擎天柱,被諸多靈寶轟擊,也是屹立不倒。

黑骸大將帶人沖回到斷罪秘境之內,那白骨巨人也被天神印碾碎為無數碎骨,其中最主要的上百根白玉一般晶瑩剔透的靈骨卻是飛回黑骸大將身後,隨他一起遁走。

「我們追不追!」幾位大能在斷罪秘境的入口處對視一眼。

「當然要趁他病要他命!決不能讓黑魔族有喘息之機!」天璇老人握著星盤就欲殺入斷罪秘境之中。

可他以星盤探路,無數星光飛入斷罪秘境內,卻是瞬間就被一片天地撐開,給硬生生轟飛。

無數星光爆散,一座黑白相間的棋盤旋轉著橫亘在斷罪秘境的入口處,黑魔族早有準備,以此寶封住了斷罪秘境的入口,不讓人族大能衝殺進來! 「天地棋盤!這件至寶雖然有些損毀,可其威能無窮,更是可自成一片天地,以此寶封禁斷罪秘境,黑魔族這是早有準備啊!」

天地棋盤曾是浩氣宗的鎮宗之寶,其完整時的威能可與天神印相比,現在雖有些殘損,可仍然是一件至寶!

天地棋盤橫亘在斷罪秘境的入口,人族大能試著轟擊那天地棋盤,卻也都是撼之不動,其宛如一片天幕,漸漸與斷罪秘境貼合在一起。

「黑魔族這是在自我封閉,爭取喘息之機!」天璇老人接回星盤,發現其中有很多星辰已接近破損,他顧不得心疼,而是關注著天地棋盤的變化。

「他們居然捨得捨棄天地棋盤這種至寶,也要封住斷罪秘境的入口,那我們該如何是好。」

不禁有人族大能面露憂色,有種進退不得之感。

天權老人握緊天神印,他面容肅穆:「既然黑魔族要封印這裡,那我們就助他永遠封印此處!」

他高舉起天神印,灌輸真氣之後,天神印便不斷變大,印出了一個個字元。

天神印的正下面印刻有密密麻麻的神秘文字,其字體奇特,乃是一種迥異於天武大陸常規文字的字體。

有傳言稱這是來自天神一族的文字,具有神奇的能力,乃是天神印的力量來源之一!

一個個氣沖斗牛的神紋衝天而起,其散發著璀璨的金光,凝聚的力量越來越多。

天璇老人低喝一聲:「天權老兄,我來助你!」

天璇老人也往天神印內灌輸真氣,其他靈海境大能一一效仿,他們每人都激發天神印上的幾個神紋,使之不斷放大,釋放著強大無匹的力量。

「給我去!」

天權老人一拍天神印,那些神紋便一一飛到斷罪秘境的入口處,其貼在七彩光幕上,在快速的修復著光幕,使之漸漸合攏,並獲得極大的強化!

當足足三十二個神紋融入七彩光幕之後,其已形成了一道新的封印,乃是天神封印!

隨著這道封印形成,天風印也從天神印之中脫離,其在天權老人的操控下,狠狠的鎮壓下來,與那道封印融為一體,使之成為真正不可撼動的封印!

金甲神將極為驚訝的看向天權老人:「天權前輩,你居然將天風印融入其中,那若是不解開這個封印,天風印就無法再動用了,這樣做真的值得么。」

天權老人死死盯著那道封印:「只要能封印住黑魔族,使得他們無法在天武大陸上肆虐,一枚天風印是完全值得的。」

「若不是其他天神印乃是天元國等國度的寶物,我甚至會以天神印來徹底封印這處缺口。」

「怕只怕即使那樣,也阻攔不住黑魔族太長時間……」

「那黑天魔尊可是舉世無敵的無上人物,若是他解封之後,情況恐怕會有所逆轉啊!」

神武心中一動,黑魔族之中強者輩出,除了七大魔將之外,還有諸多強者,他們均被封印在那黑暗深淵之中。

現在光是剛剛解封的黑骸大將,就有著橫掃靈海境的威能,其他比之更強的無敵人物,對天武大陸來說確實是一場災難。

還好神武提前鎮壓住了黑天魔尊,讓這位無上大能被憋屈的壓在天魔塔之中,無法相助黑魔族。

不過此事還是不能掉以輕心,黑魔族中高手眾多,這道天神封印可鎮壓住缺口多長時間誰也不能保證,只能爭取多為天武大陸贏取一些時間。

神武也考慮過向眼前的幾位大能說出黑天魔尊之事,可此事事關重大,在發生魂族的事情之後,他就懷疑人族高層之中還可能有魂族的『合作夥伴』,他不敢輕易冒險。

若是讓人知曉黑天魔尊的存在,將其釋放出來,那整個天武大陸都要遭殃。

同時黑天魔尊修為奇高,難以磨滅,就算交給人族大能,恐怕也無法徹底滅掉黑天魔尊,神武還會暴露自己,此事風險太大,神武決定暫時靜觀其變再說。

「這位小友,不知是否有興趣去我大楚國做客,我大楚國的美景在斷魂谷六國之中乃是魁首,被無數人稱讚。」

天權老人將其他幾枚神印交還給幾國的高層,他便將目光鎖定在神武身上。

銀髮老者笑容可掬,看著神武的眼神充滿了善意。

神武臉上的烏金面具乃是從通靈界中兌換的額,可隔絕探視,神武也不怕被此人發現虛實,他沉默不語,沒有馬上答話。

「哈哈,神武小友可不要被天權老兄的花言巧語給忽悠走了,我天元國才稱得上是斷魂谷六國乃至西南十八國中最為人傑地靈的國度。」

「神武小友完全可先去我天元國做做客!」金甲神將同樣是態度友善,熱情的邀請神武。

「說到天元國,自然是我一元宗的神山和十二神峰最為奇秀,乃是無上妙境,我一元宗更是每年令弟子催高山峰,將整座山峰最低拔高一尺高。」

「輪到神峰奇險和景觀險峻,我一元宗才是西南十八國當之無愧的第一!」

連一元宗的長老都對神武熱情洋溢,見神武年紀極輕,他更是鼓吹道:「我一元宗以仙子眾多而著稱。」

「我弟子這一代就有四大仙子,每一位都是風華絕代的翩翩佳人。」

「若是神武小友有緣,或許可與其中之一成就一對神仙眷侶!」

一元宗的這位長老露出大家都懂的笑容,居然直接就開始拚命給神武配起對來。

天璇老人不禁暗罵這老賊可恥,連美人計都用上了。

在場的幾大勢力,之所以會如此放低姿態,要交好神武,便是因為他那少年至尊的名號!

同級時可與少年時期的天妖、絕代教主和蒼穹女帝一戰,還佔據了王者至尊之位,此等天才,在整個天武大陸都排的上號。

只要不中途隕落,神武必定可成為一方巨擘,是可隻手遮天的人物!

若是能交好這麼一位未來的絕世強者,對這幾大勢力百利無一害。

神武面對多位打牢的熱情邀約,他表情淡定:「既然已來到大楚國,那我就隨兩位一起前往楚風皇城走一遭吧!」 楚風城,大楚國的皇城,風行商行中門庭若市,這全賴風行商行在前不久的丹藥大會上奪得了第一,幾樣特殊的丹藥成為無數武者爭相購買的目標。

攻心計之大牌名門妻 「新鮮出爐的太玄靈血丹!十五萬兩白銀一枚,趕緊秒了!」

「太玄靈血丹可額外貫通一條經脈,我必須拿到手,誰夠別跟我搶!」

「我沒有你們那麼有錢,能搶到幾枚新型靈氣丹就滿足了!」

一位穿著灰衣的少年滿意的看著飽滿的商鋪,風行商行這段時間來的超高人流量,都是由這些特殊丹藥所帶來的。

填房重生攻略 在這半個月以來,風行商行在楚風皇城的分部的業績足足翻了一倍,這還是丹藥售賣剛剛開始的結果。

「太安,你這段時間將商行經營的非常不錯,李宇向我推薦你果然沒錯。」整個人宛如圓球一般的錢多多來到灰衣少年身後。

現在負責管理商行的日常事務,已是一位商行供奉的李太安表情淡定,他轉身向錢多多,咧嘴露出滿嘴雪白的牙齒,笑容爽朗:「還要多謝錢掌柜您給我這個機會!」

「我從小就想要掌管一個商鋪,能在李家負責一個商鋪已是萬幸,沒想到我有朝一日居然能在風行商行中當一位供奉,真是做夢也會笑醒!」

風行商行是天武大陸上的四大商行之一,其勢力遍布各大地域,西南十八國更是其勢力中心,李太安也曾幻想過以後能加入風行商行,可那也只是在做夢的時候想想。

畢竟他只是李家的一個旁系子弟,毫無武學天賦,又沒有什麼勢力背景,風行商行對執掌商鋪人員的要求極為嚴格,李太安若是正常加入風行商行,最多也只是一個打雜的。

可在數個月前,他卻因李宇的一句話,被錢多多找到,還成為了藥鋪的掌舵者!也就是灰衣供奉,可這已算是風行商行的中層,開始負責管理各種商鋪。

李太安在這段時間內找到了董燦,同樣是藉助李宇的關係,董燦幫助風行商行進行煉藥,使得藥鋪的生意越發火爆。

董燦得到李宇的真傳,掌握了嘗百草之法,他對各類草藥的藥性了如指掌,煉丹之時順手拈來,成功率極高!

短短一個多月時間,董燦便已是藥鋪中的紅人,他連太玄靈血丹都能煉製得出來。

他便是得了李宇的藥方,同時可完美髮揮藥效,太玄靈血丹也難不倒他。

由於李太安的成功和李宇的提前安排,李家的眾人也隨他來到了楚風皇城,在風行商行中從事一些護衛之責,在楚風皇城中有了棲息之所。

錢多多淡淡笑道:「此次丹藥大會,我得李宇相助,賺了數千萬兩白銀,在小掌柜中的排名提升到了七十二名。」

「現在又有你的輔助,再過兩年,我應當可前往天元國執掌天元城的分部。」

「到時候我會推薦你成為小掌柜,這幾年你要做的就是積累資本,達到成為小掌柜的要求。」

風行商行的小掌柜乃是組織里的高層,每一位都掌握著大量的資源,像錢多多就掌控著大楚國的幾支商隊,還有幾大郡城裡的所有商鋪。

李太安想成為小掌柜,還是任重而道遠。

錢多多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嘆息一聲:「可惜李宇小友在斷罪秘境一戰中失蹤,若是他還在,那你成為小掌柜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李太安卻是眼神灼灼發光:「我相信李宇一定還活著,他可不會被區區黑魔族所迫害。」

「說不定等他再次出現時,便已是不同凡響了!」

見李太安的表情,錢多多十分疑惑他為何會如此有信心,根據他所得到的情報,李宇貌似已落入黑魔山內,很可能已經隕落!

「這位貴客,快快請進!」守在門口的小廝高聲道,這是有著風行商行貴賓令牌的貴客到來了!

錢多多和李太安轉頭之後,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商鋪門口。

此人身穿一件乾淨的白衣,面色如冠,年輕的臉龐上洋溢著陽光、自信的色彩,氣勢不凡,讓人一見難忘。

「李宇!你果然來找我了!」早就知道李宇活下來的李太安真情流露,他上前幾步,狠狠的和李宇擁抱了一下。

李宇以神武的身份在通靈界內登上王者至尊之威,李太安便已知曉李宇獲得好好的。

不過李牧歌告知過他,李宇就是神武的真相千萬不能宣揚,就算家族中的長輩都不能隨意告知,他只能苦苦的瞞著這一秘密。

錢多多也露出和煦的笑容,他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簡直眯成了一條縫:「李宇,你回歸了是我這段時間以來聽到的最好消息!」

李太安拍了拍李宇的肩膀:「你算是捨得回來了,快跟我去看看家主他們,家族長輩可都很擔心你的安危啊!」

這位性格直率的少年直接拉著李宇衝出商鋪,來到李家在楚風皇城中的落腳點。

這是楚風皇城中的一座庭院,曾經是一個中等家族的基地,這個家族在數十年前沒落,最後更是被其他家族聯手所滅,後來被風行商行買下。

「錢掌柜在數個月前將我們李家的成員都接來楚風皇城安置,對我們多有照拂,琳妹她們更是有機會進入楚風武館,這全都是錢掌柜的功勞。」李太安在一旁解釋道。

李宇朝錢多多點點頭:「多謝錢掌柜這段時間來對太安和我李家的照顧……」

如同肉球一般的錢多多舒展開臉上的肥肉:「李宇,你這樣說就太客氣了。」

「幾個月之前若不是你拉了哥哥我一把,讓我躲過了身敗名裂的下場,還大賺了一比,現在我也沒有這麼好過。」

「我錢多多從來都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更別說你這救命之恩了。」

「以後李宇和李家有什麼事情是我能幫上忙的,儘管吩咐!」

錢多多的樣子看似姦猾,在做生意時也耍過不少手段,可他確實以真正的行動證明此人是有恩報恩的真君子,李宇不禁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走入李府之內,很快就有人向李家家主通報,李宏業驚喜的聲音從內傳出:「什麼!李宇他回來了!」

「趕快跟我一起出去迎接!」

已晉陞到先天境的李宏業從宅院內快步走出,當看到李宇之後,此人哈哈大笑道:「我就說我李家男兒,不會這麼輕易的隕落!」

「李宇,你回來就好!」

李家內部很快就傳遍了李宇回歸的消息,整個李府內像是有天大喜事降臨一般,一片歡呼雀躍,讓李宇也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宇弟,你這個傢伙可讓我一番苦等,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李牧歌陡然從人群中衝出,攔著李宇的肩膀,沒有一點男女之別的說道。

她的話語中隱隱有點擔憂又帶著一絲責怪,李宇只好苦笑道:「說來話長,晚上再跟牧歌姐你詳細解釋。」

李宇之前以神武的身份參與到無罪城一戰之中,被天璇老人和天權老人邀請來楚風皇城遊玩。

他便順道答應下來,與兩位大能一起趕到楚風皇城之後,他便隨便找了一個理由離開。

為了不讓親人好友擔心,他馬上就轉換為李宇的身份找到風行商行這邊,他沒想到正好在商行遇到了李太安,就不用特意去找他。

李宇和李宏業等人剛剛落座,庭院外卻傳來一陣喧囂聲:「我空家的少家主大駕光臨,你們這個小家族簡直是蓬蓽生輝,居然還敢阻攔我等?」

「快給我滾開!」 庭院外傳來一陣悶響,幾名李家成員摔進庭院之中,李宇皺著眉頭,也不知哪個不知死活的居然敢上門搗亂。

李宏業更是長身而起,他看向走入庭院中的幾人。

只見五名氣勢不凡的武者緩步走入庭院內,為首一人身穿紫紅色衣袍,上面如同一朵朵蓮花的圖案讓李宇升起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其與紅蓮聖火的模樣和外表一模一樣!

戰少,一寵到底! 跟在這名壯年男子身後的三名帶刀護衛和一名年輕男子,正是其中一名護衛出手,將李家的幾名年輕子弟和護衛一齊扔進了庭院之中。

「這就是那個天命城的李家么,哪位是李宇?給我站出來!」

那名緊跟在紫袍男子身邊的年輕人傲氣極重,盛氣臨人的掃視走出來的李家眾人,帶有一絲居高臨下的味道大喝一聲。

「你是何人,不僅闖到我李家出手傷人,還敢如此囂張的要李宇站出來,你當你是誰?」

李家之中的一位年輕天才忍不住對此人冷冷怒斥,他看到自己的一位堂弟被這群人扔進庭院,摔了一個遍體鱗傷,顯得極為狼狽,他的心中也不禁怒氣翻湧。

若不是李宏業等家族前輩攔住了他,恐怕這位李家天才直接就出手了。

可那名白衣少年不屑的冷笑一聲:「我們的身份,你們恐怕知道之後只會生出高山仰止之感,而你一個小小的破落小家族的成員,還不配知道我們的身份。」

「讓你們家族中的長輩出來迎接我們,這是你們李家幾百年才有的榮幸!」

這名年輕男子極為強勢,他高傲的昂起頭:「我們家族與你們這樣的破落小家族乃是天地之別,我們肯屈尊降貴,來到你們這個小地方,已是你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這回連李宏業也忍不住怒喝道:「我不管你們是哪個家族的武者,是欺我李家無人么!」

那名年輕男子認真的回答道:「你就是李家的主事之人?居然才剛剛晉陞為先天境,小家族就是小家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