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放寒假了,我當然要訂機票回家啦!昨天我還和阿爸媽媽通過電話,他們都讓我快點回去呢!」

艾小咪天真可愛的俏臉沖著芳姨露出了一個甜美的微笑。

「那你回去過寒假的事,少爺他知道嗎?」

芳姨小心翼翼地詢問,結果卻在艾小咪的臉上找到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什麼?

作為一個在校就讀的大學生,學校放寒假了那她當然就應該和其他的同學一樣高高興興地回家啊!

艾小咪覺得這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而且她和豐城爵之間的那份協議早就被男人毀了,所以她現在是自由的,想去哪裡就能去哪裡,為什麼還要經過別人的批准才能回家和自己的父母團聚呢?

「芳姨,我只是暫時住在這裡的。豐城爵那邊,他應該可以明白的……」

艾小咪知道管家芳姨一直都誤解了她和豐城爵之間的關係,但是再多的誤解也終有真相告白的那一天。

她不屬於這裡,更不屬於豐城爵,她有自己的路要走,她也絕對擁有這個掌控自己人生之路的權利。 當天夜裡,豐城爵緊趕慢趕回到家中。

男人這幾天真的很忙,幾乎每天都過著披星戴月的日子,他唯一能夠讓自己鬆弛下來的時候就是回到家中見到艾小咪的那一刻。

艾小咪今晚睡得有些遲了,此刻正坐在床頭饒有興緻地看著小說。

「豐城爵,你回來啦?」

男人風塵僕僕地打開房門,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張美麗動人的笑臉,感覺一整天的疲倦瞬間煙消雲散。

豐城爵可算是回來了,她還一直都在擔心自己會等不到他回來就先睡著了呢!

「豐城爵,你晚飯吃了嗎?」

「外面冷不冷?我去給你倒杯熱茶過來。」

「豐城爵,你先去洗澡吧,我去樓下給你拿點心。這可是我特地為你做的哦!」

艾小咪今天的表現未免也太殷勤了點,這讓豐城爵在高興的同時卻又感到一絲不太好的預感。

我以新婚辭深情 男人走進浴室,將渾身上下的寒氣洗盡,等到他回到卧室的時候眼前早已擺滿了一桌子精緻可口的茶點,那都是艾小咪特意為他精心準備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第一時間,豐城爵的腦中浮現出這樣的一句話。

不過,他的心情還是很好,所以並不介意艾小咪不加掩飾的拍馬與討好。

「豐城爵,你肚子一定餓了吧?快來嘗嘗我今天新做的小蛋糕。」

「嗯。」

艾小咪知道豐城爵並不抗拒甜食,所以為了讓男人心情好起來,不會時不時就發火發狂,她還特意買了一本烹飪甜點的美食攻略,一有時間就跑進廚房向別墅里的大廚請教。

經過一段契而不舍的努力之後,如今的艾小咪在製作小點心的手藝上也可以說是有那麼兩把刷子了。

「好吃嗎?」

「嗯。」

豐城爵耐著性子配合艾小咪,他倒要看看這小丫頭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葯。

「那你再嘗嘗我新烤的小餅乾。」

「好。」

「味道怎麼樣?」

「嗯,不錯。」

牆上的時鐘敲響了十二點,艾小咪持續著臉上的微笑一刻都沒表露出內心真實的想法。

飛往鹿城的航班是明天下午三點,在這之前艾小咪勢必要向豐城爵交代一聲自己的去向,類似上次那樣離家出走的戲碼她是再也不敢上演第二次了。

「豐城爵,其實……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終於等到這一刻,豐城爵放下手中的茶杯,目不轉睛地盯著艾小咪不善偽裝的眼睛。

周圍的氣氛一度變得緊張,艾小咪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險些就快跳出了嗓子眼。

「什麼事?」

豐城爵氣定神閑地坐在那裡,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君主般威嚴。

「我,那個我……就是學校放假了,我訂了明天下午的機票回鹿城。」

「……」原來如此。

這下豐城爵終於明白了艾小咪刻意的討好是所謂何事了,敢情又是為了離他而去嗎?

男人感覺自己的心突然間有些刺痛,就像是被針扎了一般,千瘡百孔,鮮血直流。

為什麼?

艾小咪為什麼總是想著要離開他?

艾小咪為什麼總是一逮到機會就想方設法地離開他?

艾小咪見豐城爵的臉色突變難看,心頭一驚立馬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這下糟了,沒想到芳姨的擔心是很有必要的。

「豐城爵,對不起,我知道我應該先和你商量一下再訂機票的。可是,可是我住在西山別墅的這段時間都是瞞著爸爸媽媽的,如果現在我不回去的話,他們一定會起疑心的……」

艾小咪說的也十分有理,即便她有心一直留在豐城爵的身邊,也找不出一個學生放假不回家的理由,更別說她現在是心心念念地想著返回鹿城了。

豐城爵聽了艾小咪的解釋並沒有為之動容,相反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艾小咪已經不止一次地離他而去了,如今她這一走,少說也得有一個月的時間見不到面。

那在這一個月見不到艾小咪的日子裡,他又該如何生活下去?

他離不開她,他會想她,會瘋狂地想念她。

「豐城爵,你……生氣了嗎?」

男人一直默不作聲,這讓艾小咪不知如何是好,她開始擔心豐城爵好不容易恢復好的情緒病又為因此爆發出來。

「是!」

下一秒,男人不假思索就承認了。

沒錯,他現在很生氣,他真的是氣瘋了。

可是,他的怪病似乎沒有因為內心的怒火而爆發出來,他竟然可以不止一次地掌控住自己時而暴走的失控情緒了嗎?

貌似,這應該是件皆大歡喜的好事,不過……

「艾小咪,你要是敢走出這個房間一步,那這輩子都別指望再見到我了!」

豐城爵絕對不能讓艾小咪知道自己的病已經痊癒了,否則女孩兒就會因此徹底走出他的世界,一去再也不回頭了。

在必要的情況下,豐城爵唯有在艾小咪的面前上演一番就病複發的戲碼了。

即便他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卑鄙,但是……這不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嘛!

在艾小咪還沒有愛上他之前,豐城爵無論如何都要將她留在自己身邊,只有這樣他才有更多的機會去打動女孩兒那顆堅如磐石的心。

「豐城爵,你不要這樣,你……冷靜一點。」

嗚……豐城爵又生氣了,早知如此艾小咪就不應該著急訂好機票想著返回鹿城的,或許她應該事先找個理由讓養父養母相信自己,這樣就能避免豐城爵的怪病再次發作了。

「艾小咪,你走,你走了就永遠都不要回來了!」

豐城爵演技逼真,簡直就不亞於中戲畢業的學生。

為了讓艾小咪徹底相信自己的演技,他順手打翻了桌上的點心和茶水,不一會兒就將樓下的傭人也都紛紛引來了。

「少爺又發病了,大家快上去幫忙啊!」

「快,快打電話給秦醫生,快啊!」

「少爺,你沒事吧?啊呀……」

嗚……豐城爵的情緒病好不容易有了緩解的跡象,居然又被艾小咪的突發決定一棒子打回了原形。 富麗堂皇的卧室經過豐城爵一番狂風般地瀟洒暴虐之後,呵呵……那簡直就叫一個狼藉遍地的壯觀啊!

放眼望去,艾小咪的眼前竟是一地古董收藏的碎片,有花瓶、有茶碗、有字畫……

豐城爵每次發起瘋來就會把整個房間里唾手可得的東西都摧毀成碎,那些被他摔壞撕碎的古董字畫都是從拍賣行里買回來的寶貝,聽傭人說了都是些價值連城的孤品。

可是這些寶貝在豐城爵的眼裡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它們唯一的用處,就是成為男人發泄時的對象。

「小咪,你先帶著少爺去隔壁客房坐會兒,等我們把這裡收拾好了再過來。」

芳姨唉聲嘆氣地收拾著一地的殘酷,以此之前她就已經好心地提醒了艾小咪,可沒想到這個傻丫頭就是不聽勸,現在可好……被她說中了吧?

「好。」

艾小咪紅著眼,忍著奪眶而出的眼淚攙扶著方才冷靜下來的豐城爵緩緩走出卧室。

等到把男人搖搖欲墜的身體安置在床之後,艾小咪背著身子對著牆角開始默默地流淚。

她滿心的愧疚感油然而生,她覺得自己很對不起芳姨和那些正在卧室收拾殘局的傭人們。

「小咪,你過來。」

與此同時,豐城爵內心中的愧疚感遠勝艾小咪,因為他不得已的發狂引發女孩兒如此傷心難過,這都是他的錯。

「不,我不過來。」

艾小咪心中有氣,但更多的是她不希望讓豐城爵看見自己軟弱無能的一面。

好吧,女孩兒果然生氣了!

既然她不願過來,那豐城爵就只能再接再厲一把,裝作若無其事地主動過去向她示好了。

「你,怎麼了?」

豐城爵明知故問,他自然是知道艾小咪此刻正在傷心地抹著眼淚。

「沒什麼,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睡吧,我去隔壁幫忙芳姨他們收拾。」

這一刻,艾小咪很難去面對豐城爵,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應該去和一個病人計較。

「艾小咪,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回去?」

豐城爵果斷拉住艾小咪的手,冷靜下來之後,男人不得不去重新思考眼前發生的問題。

艾小咪說得也有道理,她住在西山別墅的這段期間的確是對外界有所隱瞞,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她的養父養母。

寒假一整個月都不讓艾小咪回鹿城的家和親人團聚,思前想後豐城爵也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有些自私了。

既然艾小咪不得不回鹿城一次,他也不得不放她回去一次,那麼……

「是,我已經有很久都沒見到爸爸媽媽了,我想回去看看他們。」

艾小咪一臉委屈的模樣令人再難拒絕她的請求,既如此,豐城爵也只好忍痛割愛這麼一回了。

「好,我允許你回去。」

「真的嗎?」

「是,但是有個條件。」

「好,你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豐城爵突然間大發慈悲,瞬間將艾小咪臉上的哀怨盡數撫去。

條件就是,「我陪你一起回去!」

「你說什麼?」

豐城爵是不是瘋了?

他居然要陪艾小咪一起回鹿城的家嗎?

那怎麼可以?

艾小咪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自己的養父養母知道她和豐城爵之間的關係。

望著女孩兒一臉的震驚和無措,豐城爵就知道艾小咪誤解了自己話里的意思。

「鹿城的那塊地,我有必要親自去一次。」

其實豐城爵也沒那麼必要為了那塊地親自去一次鹿城,類似這點小事隨便交給他手下的人就能輕而易舉搞定。

只是現在艾小咪心心念念想要回鹿城,他就唯有找個冠冕堂皇的借口陪著女孩兒一起回去了。

如此一來,豐城爵也就用不著忍受一個月漫長的時日見不到艾小咪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

豐城爵居然同意讓她回鹿城了,艾小咪喜出望外,高興地一蹦三尺高。

原來豐城爵說要陪她一起去鹿城是為了公事,剛才艾小咪險些誤會了他的意思,還以為他要陪著自己去鹿城的家呢!

「收購計劃不可外露,我需要一個熟悉當地環境並且靠得住的人做我的助手。」

豐城爵允許艾小咪回到鹿城,那也並不表示他就會輕易放過女孩兒,一整個月都見不到她,讓她心安理得地待在家裡。

「嗯。」

艾小咪認真地聽著豐城爵的講話,以她單純的思考模式根本就聽不出男人的弦外之音。

「所以,這個助手的人選非你莫屬。」

「……啊?你說什麼?」不是吧?

艾小咪好不容易可以回趟鹿城的溫馨小家,可以和養父養母好好地團聚一次,誰會想到這個可惡的豐城爵就連放個寒假都不能讓她舒舒服服地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