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既然如此,就讓那個小傢伙送過去吧。」

石無暮一個念頭,將正在感受補天古經的李小曼靈魂拉入煉仙壺中。

「誒?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剛入煉仙壺的李小曼緩緩蘇醒,她看着一片虛無混蛋的空間,大驚失色,隨後便看到了前方體態修長,丰神俊貌,黑白絲髮,鎮壓黑暗仙王本源的石無暮。

當李小曼看到黑暗仙王本源時,黑暗本源發生暴動,想要掙脫石無暮的鎮壓,去感染侵蝕李小曼,哪怕只有一點點,但在石無暮全力鎮壓下,它一點辦法都沒有,威能被完全抹除,不然,李小曼見到黑暗仙王本源的那一刻就會淪為黑暗子民。

「是你!」

李小曼就認出眼前如謫仙般俊美公子,是那個獨戰三尊恐怖黑影的男子,只不過,他現在狀態似乎有點不好。

「小丫頭,過來。」

李小曼聞言,頓時感覺聲音熟悉,這不就是多次提醒她的那道聲音嗎,隨即,李小曼飛到石無暮面前。

「您需要我做什麼。」

她看出石無暮似乎被什麼東西拖住了,無法抽身,現在叫她,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石無暮看着李小曼,輕易讀取到她心中在想什麼,嘴角露出絲絲微笑,一時間,李小曼有些痴了,他笑起來好好看。

「小丫頭,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你願意嗎?」

而李小曼一時還沉寂在石無暮的笑容中,畢竟,能見仙王一笑,自含玄妙神韻,洗滌李小曼靈魂,道道神紋出現在她靈魂上,散發金光,可保其靈魂邪祟不侵。

過了好一會,李小曼才反應過來,頓時面露微紅,太失禮了,她語氣中帶着尊敬,詢問道:

「您需要我做什麼?」

「很簡單,我會將你送入青銅古棺里的小世界中,你會遇到一尊名為『青帝』的強者,你只需要將這一絲本源交與他便可。」

石無暮鎮壓着暴動的黑暗仙王本源,將自己的一絲仙王本源遞給李小曼,李小曼結過後,體悟到本源蘊含的無盡道韻,靈魂再次升華,畢竟,就算不吸收,只是體悟也是天大機緣。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位神秘存在選擇了她,李小曼也不多問,照做就是。

「我明白了。」

隨後,石無暮手指輕划,一道連通棺中小世界和煉仙壺空間的空間裂縫,而感受到空間裂縫的出現,將李小曼送入其中。

「吼!!蒼天無暮仙王,本王總有一天會衝出去的!」

而黑暗仙王本源更加暴動了,演化成一頭猶如黑暗仙金構造的黑暗魔龍咆哮著,瘋狂掙扎,想要擺脫石無暮的鎮壓。

石無暮聞言,眼神一冷,手中演化一座光明小世界,翻手間光明鎮壓黑暗,直接將黑暗魔龍鎮壓,冷哼一聲。

「哼!當初你們三尊黑暗王者我都不怕,更何況如今只剩你了,不需萬年,我就將煉化你,化作吾之底蘊!」

黑暗魔龍再次被鎮壓會黑暗本源之態,它極度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沒了顧慮,石無暮仙王法則震動,光明大道顯化,一座又一座光明世界演化,全部砸在黑暗本源之上,加快煉化速度,只要煉化完這最後一團黑暗本源,他就是自由身了。

~

(新書起航,求收藏,求推薦。) 唐淵摸著下巴,

「但是結果卻是,劉二狗的平安歸來,他甚至還有閑心報一個警,再給領導打了個電話。

如果這些能說他的職業道德比較高的話,那麼他在驚嚇之後,一直在大門口處等著這一點,就只能說明當時的現場並沒有什麼危險了。

而且事後,保安李白舒也失蹤了,還有他口中的那些貓的屍體。

這太奇怪了。」

「的確奇怪。」衛澤言開口。

「……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劉二狗所看到的,其實只不過是一個虐貓狂,他和惡靈之間一點關係都沒有。

但是這裡面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對方只是一個單純的虐貓的變態。

那麼在事情完成之後,那些貓的屍體和地上的血液。為什麼會消失不見?

還有那聲慘叫,他為什麼要慘叫?

為什麼要把劉二狗給吸引過去?這個也很奇怪。

所以這個邏輯上說不通。」

夜小柯也終於回過勁來。

她拍了下手掌,「所以說,你們認為,劉二狗看到的可能是一種幻覺?」

唐淵和衛澤言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點了下頭。

他們的確是如此認為的,否則無法解釋,他身上為什麼一點惡靈的氣息都沒有。

這時候,陳陽也和那三個人聊完了,他轉過身來看著夜小柯,唐淵,衛澤言三人。

「具體的情況你們三個應該也知曉了。

我只能給你們說,在局裡新發的惡靈探測器中,的確在這個工廠裡面檢測到了惡靈的氣息。

雖然那道氣息一閃而逝,時隱時現。

但是在考慮到已經有兩個人接連失蹤,我們依然把它定性為是,超自然案件。

所以現在,這一起案件就看你們的了。

我會在大門外,期待你們的表現的。」

說著,他就帶著金總,保安,職工三人,向門外走去。

夜小柯像是想到了什麼,她趕忙走到唐淵的旁邊,和他耳語幾句。

隨著唐淵一聲響指。

啪——

包括陳陽在內,金總,保安,職工四人身體陷入靜止,宛如雕像。

夜小柯瞪了唐淵一眼,她指了指陳陽。

唐淵搖了搖頭,「夜小柯前輩,你還是快點使用你的通感吧。」

夜小柯無奈,她來到劉兒狗身前,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開始閉著眼使用自己的能力。

衛澤言的眼神有些波動,他悄悄的掃視了下唐淵和夜小柯,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大概花費了有半個小時,又隨著一道響指,陳陽他們四人像是毫無察覺似的蘇醒,自然的離開。

夜小柯終於走了回來,她向兩人點了下頭,她已經對那三個人使用了她的能力。

這也就是說,一些情報通過通感的力量,已經掌握到手了。

夜小柯開口,「劉二狗並沒有說假話。」

三個人互相望了望,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去現場看看吧。

這麼想著,他們不約而同的邁出腳步,向這個工廠中最大的建築走去。

那棟建築雖然看起來不小,但是也許是因為裡面現在沒有一個人的緣故,所以三個人很快的就把第1層和第2層逛了個遍。

期間他們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於是他們來到地下室。

地下室更像是一個倉庫,這裡面擺放著各種原材料以及零件,還有一些廢棄的工具。

他們把燈打開,燈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只是空氣和採光不太好,顯得有些陰森。

不過奇怪的是,三個人在這裡轉了有10來多分鐘,也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這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倉庫。

看不到惡靈的氣息,甚至鼻子也嗅不到惡靈的腐臭味。

這裡,真的存在惡靈嗎?

唐淵思索著皺起眉頭。

他站在倉庫的最中間,雙手抱胸,瞳孔來來回回的掃視著這裡的四周。

他看到夜小柯在各種機器旁來來回回的走動著,還不時用雙手這裡摸摸那裡摸摸,相比也是在觀察些什麼。

在剛才,夜小柯和那個保安劉二狗,進行了一次通感。

她用一種第一人稱的視角,完全的看到了昨天晚上對方所看到的那些畫面。

所以她可以確定,那一個保安小哥並沒有撒謊。

但是,另一個保安李白舒和貓的屍體,以及那些灑賤的鮮血,都消失不見了。

夜小柯走到當時李白舒站著的地方,她閉著雙眼把雙手放在地上。

半響,她無奈地睜開眼。

「不行,毫無一絲反應。」

她見唐淵望來,就向他默默的搖了搖頭。

唐淵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他向衛澤言看去。

只見衛澤言,捧著那本黑色封皮的影之書,嘴巴里小聲點叨個叨叨的,不知道在念著什麼。

他走到一個燈光下站定,把影之書的書頁翻開,然後翻轉朝向地面。

呲——

大量肉眼可見的黑色物質,從書本中噴涌而出。

這物質流動而又粘稠,渾身漆黑也不反光,幾乎沒有發出一絲聲響,這高速奔涌的黑色液體,就如那噴涌的石油一般湧進了,衛澤言腳下的影子當中。

在唐淵和夜小柯的注視下,那影子扭了扭身體——活了。

啪!

衛澤言合上書本,他垂下頭,看著地上的影子,語氣很淡定。

「開始吧。」

話畢,那地上的影子就如同膨脹般劇烈的向四周擴張,並向外延伸出密密麻麻的線條。

這些密密麻麻的線條,如同有生命的線球般互相交錯、纏繞、組合,重疊。

不過短短一兩分鐘。

整個地下室的房頂,牆壁,地面全都鋪滿了一層黑色的影子。

又很快,在唐淵的驚嘆和夜小柯的懵逼的眼神中,這些黑色的影子層層疊疊的鋪滿了,現場所有物品的表面。

最後,它們甚至連天花板吊著的燈泡都給覆蓋住了。

這一下子,整個倉庫就變得伸手不見五指,漆黑一片。

這是?!

唐淵心裡一動,他連忙對夜小柯喊到。

「夜小柯前輩,快打開手電筒!」

咔噠。

一束光,在這漆黑的倉庫中亮起。

「夜小柯前輩,請你完完全照劉二狗保安記憶中的方式,現場復刻一遍。」

衛澤言淡淡的聲音,從黑暗的角落裡傳來。 來人還是兩個老熟人。

二王的奶嬤嬤,言清月身邊的丫鬟喜棋。

兩人是來傳話的。

上一次見面還是解決連曉曼的時候,那會兩人趾高氣昂,恨不得把囂張兩個字寫在了臉上,這會見著,都是半彎著腰進來的。

「小姐好,二公子好。」

兩人和和氣氣。

言清喬不意外,坐在旁邊的言猛倒是愣了一下。

下人的脾性多數隨主子,言清月是個標準的勢利眼,對著比自己身份高的笑臉相迎,對著他們這些弟弟妹妹,可是一個好臉色都沒有過,這些下人也跟著傲慢了起來,每次見著侯府裡面的人,都恨不得拿著餘光看人,哪裡見過這麼乖順的。

「喊我明日去王府做什麼?」

言清喬捏著瓷杯的蓋子,漫不經心的撥了撥裡面的茶沫,翹著二郎腿一副欠揍的樣子。

二王的奶嬤嬤賠笑:「娘娘說了,多日不曾見過小姐了,有些想念,娘娘近來不方便出府,便遞了請帖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