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既然存心找死,那就去死吧!」中年男子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巨劍,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在中年男子那強大的氣息威壓之下,滅殺聯盟眾人的臉色變得蒼白無比,不少強者因為無法抵擋中年男子那強大的壓力而跌坐到城牆上。

情況,已經不容樂觀了,一旦滅殺聯盟的強者頂不住中年男子那強大的壓力,臨陣反叛,那滅殺聯盟可就徹底完了。

中年男子顯然也知道這一點,他那舉起了巨劍並沒有急著出手,而是緩緩地向前劃出,在巨劍劃出的時候,他身上的強大氣勢卻是毫不隱藏地爆發了出來,他要用強大的氣勢,摧毀滅殺強者的最後一絲意志,只有這樣,這些滅殺強者才會死心塌地地為自己所用。

終於,一名滅殺強者再也無法抵抗那強大的壓力,瘋狂地大喊起來:「我投降!」

完了,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滅殺盟主等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絕望,他們幾乎已經能夠看到無數滅殺強者再次倒戈的一幕。

萬事開頭難,只要有人帶頭,那接下來滅殺強者倒戈,也就只是時間問題了。

中年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將施加在喊出投降的那名強者身上的壓力撤了回來。

身上的壓力一松,那名強者喜出望外地朝著中年男子跑了過去。

「反覆無常,留你何用?」就在其他滅殺強者已經打算倒戈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接著,那名滅殺聯盟倒戈口中噴出了一股血箭,跌跌撞撞地倒在了中年男子的身前。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些正準備倒戈的滅殺強者心中一顫,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中充滿了懼意:這是要打算秋後算帳嗎?要是這樣的話,他們若是投降,下場恐怕不會比那名強者差多少。

顯然,這些滅殺強者認為,那名投降的強者是死於那名中年男子的手中,於是,他們下意識地放下了心中的打算。

與那些強者想法不同,滅殺盟主等人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上浮現出一絲驚喜之色,當然,他們並不認為那名倒戈的強者是死於中年男子之手,畢竟,中年男子如此處心積慮,肯定不會做出這麼不智的舉動。

而那名中年男子的臉色,可就難看得多了,竟然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殺掉了自己的一顆有用的棋子,讓他的布局功虧一簣,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是誰?」中年男子怒吼。

不是那名中年男子?那些滅殺強者心中一動,瞬間明白他們似乎誤會了那名中年男子,不過,此刻,他們卻再也不敢輕舉妄動,畢竟,對方能夠輕鬆解決掉那名強者,也能夠輕易的解決了他們,在這種局勢未明的情況之下,他們可不想冒這個險。

「好久不見了!」一個聲音傳了出來,接著,凌傲天在眾人的矚目之下走了出來。

聽到凌傲天的話,中年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之色:「是你,凌傲天!」中年男子喊出凌傲天的名字的時候,中人類很輕易的聽出他話中那咬牙切齒的味道。

這名中年男子到底是誰?滅殺盟主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從中年男子的反應,他已經明白凌傲天顯然與這名中年男子有過糾葛。

「真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活了下來。」凌傲天看著眼前這名手握巨劍的中年男子,叫出了他的名字,「破滅之主!」

一石激起千層浪,聽到凌傲天叫出中年男子的名字的時候,滅殺聯盟眾人沸騰起來,破滅之主不是死了嗎?他怎麼會還活著?

「我早就說過,你是殺不了我的!」破滅之主看著凌傲天,臉上浮現出一絲讓人琢磨不定的神色。

「九極峰頂沒能要你的命,那我現在刪了你也是一樣!」既然破滅之主確實還活著,他們之間的一戰在所難免,凌傲天亮出了手中的殘劍。

「凌傲天,你真的死心塌地的與我為敵?」破滅之主的眼神中透出一絲恨意。

「並不是我要與你為敵,而是你執意與大陸為敵,為了大陸的平靜,我只能殺了你。」凌傲天平靜地看著破滅之主。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來看看你這段時間有多少長進吧!」知道一戰已在所難免,破滅之主也懶得再與凌傲天廢話,一橫手中的巨劍,指向了凌傲天。

看著渾身散發著強大氣息的破滅之主,凌傲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當初,為了殺掉破滅之主,他們可是費盡了心機,還是讓破滅之主逃過一劫,如今,破滅之主的實力已經達到神級,想要勝他就更加不易了。

就在凌傲天思索該如何應對實力強大的破滅之主時,破滅之主出手了,一柄巨劍挾著凌厲無比的氣息朝他卷了過來。

應對實力強大的破滅之主,凌傲天不敢大意,在破滅之主出手的一瞬間,他已經將第一分身和剛剛恢復過來的聖緣分身釋放了出來。

兩大分身與凌傲天一起,揮動著殘劍迎上了破滅之主。

伴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四道身影一合即分。

「看來,當初的神劫對你的影響可不小!」凌傲天的嘴角浮現一絲笑容,與破滅之主試探性的交手,他已經感覺到破滅之主的實力雖然已經超過了聖級巔峰,卻並沒有他預料中那麼強大,顯然,破滅之主當初雖然渡過了神劫,卻並非完好無損。

凌傲天的話讓破滅之主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陰沉之色。

「雖然我並不能發揮神級的完整實力,但是要擊敗你卻是沒有問題的!」破天之主並沒有否認凌傲天的話,再次揮著巨劍,沖向凌傲天。

面對著破滅之主凌厲的攻擊,凌傲天並沒有半點退避的意思,車兩大分身同時迎了上去。

流雲三式!

奪天七絕!

九絕步!

凌傲天與兩具分身將自身的絕學發揮到極致,朝破滅之主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面對著凌傲天的強大攻擊,破滅之主雖然只是一人,卻將自己的一柄巨劍揮舞得虎虎生風,與凌傲天和兩大分身斗得火熱。

兩人的交手瞬間過了百招,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看來,單憑我一人想要勝你,是不可能的啦!」凌傲天的眼中浮現出一絲堅定之色,面對著破滅之主這樣一個巨大的威脅,他已經不打算跟對方講什麼公平了,朝一直等在一旁的鬼王等人招呼了一聲。

「哼!」看到鬼王等人朝自己沖了過來,破滅之主冷哼了一聲,竟然出乎意料的向後退去,在鬼王等人還沒來得及形成合圍之時躍下城牆,朝著遠處遁去。

破滅之主舉動,完全出乎了凌傲天的意料,一時之間,居然沒人出手阻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向遠處遁去。

破滅之主竟然就這樣逃了!凌傲天有些發怔地看著已經逃出一公里開外的破滅之主,眼中流露出濃濃的不敢置信之色。 「他就這樣逃了?」幻影魔王不敢置信地驚呼起來。

凌傲天苦笑了一下,說道:「好像是這樣沒錯。」說實話,他也是完全沒有想到破滅之主竟然會如此果斷,直接退走,以致於發現破滅之主退走之時,他竟然完全沒來得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從他的眼皮底下從容離去了。

隨著破滅之主的離去,滅殺聯盟的危機算是解除了,眾人雖然有些遺憾沒有能夠留下破滅之主,不過,滅殺聯盟能夠避逸再次落入破滅之主的手中,也算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了,對於立下如此奇功的凌傲天等人,滅殺盟主等人自是不敢殆慢,無比盛重地將幾人迎入了滅殺聯盟的總部之中。

一番盛大的歡迎宴之後,凌傲天等人辭別了滅殺眾人,往鳳落閣趕去。

當凌傲天等人回到鳳落閣,已經是十天後了。

將所有的情況跟鳳落閣主說了一遍之後,鳳落閣主皺起了眉頭:「破滅之主竟然真的還活著,那麻煩可就大了。」

凌傲天自然明白這一點,有些無奈地說道:「是啊,破滅之主只要活著,就必定會在大陸上掀起腥風血雨,可是,我們如今沒有辦法掌握他的行蹤,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鳳落閣主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由於破滅之主的緣故,接下來的日子裡,鳳落閣眾人雖然向平常一樣,但每個人的心中卻並不像表面上那般輕鬆,破滅之主的事情,如同一塊巨石,一直壓在眾人的心上。

在這樣沉重的壓力之下,兩個月過去了。

在這兩個月里,破滅之主如同在人間蒸發了一樣,在大陸上根本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

魅力游戲劍士 眾人不禁開始疑惑起來,這破滅之主怎會如此安份,難道他真的放棄了?

然而,就在眾人開始懷疑破滅之主是不是轉性了的時候,一個人的到來,再次在大陸上掀起了軒然大波。

這天,凌傲天正在大廳與鳳落閣主分析大陸的局勢,幾名鳳落閣弟子扶著一名身負重傷的男子來到了鳳落閣大廳當中。

「墨魘,是你!」凌傲天認出了那名受傷男子。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墨魘吃力地睜開了眼睛,當他認出凌傲天後,吃力地站了起來,無比激動地抓住了凌傲天:「凌兄弟,快,快帶我去見龍主,暗黑龍族出事了。」

凌傲天臉色大變,正想追問,卻發現墨魘因為情緒激動,昏發過去。

「來人,快去請暗黑龍主!」

幾名鳳落閣弟子趕緊去找暗黑龍主去了。

不一會兒,暗黑龍主跟在那幾名鳳落閣弟子來到了鳳落閣大廳之中,隨之而來的,還有綠朧等人。

墨魘經過眾人的一番救治,再次清醒了過來。

「龍主!屬下有負龍主重託!暗黑龍族……」墨魘泣不成聲。

「別著急,慢慢說!」暗黑龍主輕聲安撫墨魘,臉上的神色卻陰沉無比,從墨魘的樣子,他已經猜到了大概。

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之後,墨魘開始講述起來。

暗黑龍主與綠朧離開暗龍島之後,墨魘一直按照暗黑龍主的交待,一直沒有公開暗黑龍主已經離開了暗龍島的事情,然而,紙包不住火,暗黑龍主的離開暗龍島的事情還是被泄露了出去。

得知暗黑龍主離開了暗龍島,暗黑龍族的強者坐不住了,紛紛要求前往東大陸,保護暗黑龍主。

墨魘與幾大長老雖然竭力制止,但最終還是沒能控制住暗黑龍族眾強者的情緒,最終,他們只得答應了暗黑龍族眾人的要求,前往東大陸。

經過一番安排之後,墨魘與幾大長老帶著暗黑龍族的強者,離開了暗龍島,打算前往東大陸,然而,就在他們離開暗龍島不久,便遇到了麻煩。

暗黑龍族的數量雖然不多,但實力都頗為強大,在極東海域可以說是橫著走的角色,可是,這一次,他們才離開暗龍島不久,便遭到了襲擊。

極東海域,除了暗黑龍族之外,還有幾個實力頗為強大的種族,平日里,這些海上的強者因為忌憚暗黑龍族的強大實力,倒也不敢輕易挑釁,可是,這一次,東海蛟一族也不知什麼緣故,竟然如同發瘋了一般,朝暗黑龍族發起了瘋狂的攻擊。

東海蛟,在極東海域也算得上一個極為強大的族群,可是,它們的實力與暗黑龍族相比,卻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的。

在極東海域生活這麼多年,暗黑龍族自然清楚極東海域的生存法則見東海蛟一族竟敢主動攻擊,他們自然不會示弱,直接便與東海蛟一族展開了激戰。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東海蛟一族在面對著實力比它們強上不少的暗黑龍族,竟然顯得無比瘋狂,悍不畏死。

一番激戰下來,東海蛟一族損失慘重,可是,那些活著的東海蛟竟然沒有一點想要退避的意思,繼續朝暗黑龍族發起瘋狂的攻擊。

因為實力的緣故,暗黑龍族最終還是取得了勝利,不過由於東海蛟一族的瘋狂,他們雖然取得了勝利,卻也產生了不小的傷亡,實力大減。

而在暗黑龍族還沒來得及修整恢復實力的時候,另一個海上的強大種族,噬血鯊,再一次朝暗黑龍族發起了進攻。

當暗黑龍族費儘力氣,將噬血鯊一族擊敗的時候,等待他們的,又是另外一場戰爭。

就這樣,一直相安無事的幾大海上種族輪番朝暗黑龍族發起進攻,在它們的輪番攻擊之下,暗黑龍族最終應為實力的巨大消耗,全部被俘,而墨魘,也沒能倖免。

成功俘虜了暗黑龍族眾人之後,幾大海族將他們押解到一個地方,關押了起來。

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上,暗黑龍族眾人自然不甘心,於是,在暗黑龍族幾大長老的協助下,墨魘趁著幾大種族守衛疏忽,衝出了他們被關押的地方。

接下來,墨魘逃過了幾大海族連番的追捕,才擺脫了追兵,趕到東大陸,可是,等他趕到東大陸的時候,暗黑龍主他們已經到了鳳落閣,於是,他便馬不停蹄地趕往鳳落閣,由於沒有時間修養,才使得他在趕到鳳落閣之後昏了過去。

聽完墨魘的敘述,暗黑龍主皺起了眉頭。

「前輩,也許,幾大海族此次的異動,與破滅之主有關。」凌傲天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應該是這樣沒錯。」暗黑龍主點了點頭,把目光轉向了綠朧,「綠朧,看來,我得趕回極東海域看一下了,你記得,在你完全與龍骨完成融合之前,千萬不可以動用自身的修為。」

看到暗黑龍主打算離開,凌傲天叫住了他:「前輩,如今暗黑龍族的強者被俘,你就這樣趕過去,恐怕也解決不了問題。」

暗黑龍主沉默了,他何嘗不知道這一點,本來,他可以向鳳落閣請求援兵的,但是,一想到鳳落閣如今也因為大陸的局勢而處於不安定的情況,他沒好意思開口。

凌傲天何嘗不明白暗黑龍主心中所想,他微微一笑,與鳳落閣主交換了一下眼神,說道:「前輩,既然這事可能與破滅之主有關,我鳳落閣絕對不能袖手,還請前輩稍等片刻,等晚輩召集一下人手,與前輩一同前往。」

「傲天!」暗黑龍主激動地看著凌傲天,他的這番話,完全顧及了自己的顏面。

「爹,你就聽天哥哥的吧!」綠朧也開始在一旁幫腔。

「暗黑前輩,沒錯,破滅之主的這些舉動,唯一的目的,便是掀起大陸的動亂,這等行徑,我鳳落閣若是坐視,只會給大陸帶來更大的浩劫。」鳳落閣主也幫忙勸說起來。

若是凌傲天一人答應出手相助,暗黑龍主可能還會有所顧慮,如今鳳落閣主開口,他自然也就放心了,於是,他將了點頭說:「如此,便有勞各位了。」

由於破滅之主的緣故,鳳落閣的眾人可是一直處於待命狀態,從凌傲天作出決定開始,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一千多名鳳落閣的強者便已經整裝待發。

暗黑龍主看了一下準備出法的一千多名鳳落閣強者,眼中明顯閃過了一絲感激之色,他能看得出來,鳳落閣此次派出的強者數量雖然不多,但實力絕對是鳳落閣頂尖的。

「多謝!」無盡的感激,化作這兩個字,從暗黑龍主的口中傳出,接著,他走到那一千多名強者的身前,彎下腰去,跟那些強都鞠了個躬。

凌傲天跟鳳落閣主說了幾句之後,把目光看向了大廳內的幾名強者:「幾位,可願隨我走上一趟。」

「凌小子,這樣的事情,怎麼少得了我?」 搶來的老公 幻影魔王大笑著說道。

「自當前往!」鬼王的話雖不多,卻代青著他的決心。

……

「爹,我也要去」就在眾人一切準備妥當,準備離開鳳落閣的時候,綠朧開口了。

「綠朧!」暗黑龍主皺起了眉頭,綠朧的龍骨融合尚未完成,他可不放心讓綠朧前往。

「天哥哥!」綠朧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凌傲天。

凌傲天苦笑了一下,剛想說話,一旁的鳳青衣開口了:「讓綠朧一起去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暗黑龍主不說話了,他很清楚,想要阻止綠朧,恐怕不是那麼簡單。 對於綠朧的性格,凌傲天自是極為了解,見暗黑龍主都沒有再開口阻止,他自然也沒再說什麼,默許了綠朧的請求。

接下來,鳳落閣的一千多名強者經過一番簡單的整頓之後,在凌傲天的帶領之下,與暗黑龍主一起朝著極東海域趕去。

十餘天後,鳳落閣眾強者進入極東海域。

極東海域,對於海上生活的種族來說,自然是極其舒適的,但是,對於鳳落閣的眾強者來說,可就沒那麼自在了修者雖然實力達到尊級便有了一定的御空能力,但那畢竟是無根之木,全憑修為支撐,在茫茫的大海之上,他們不能一直呆在海里,但若是御空飛行的話,憑他們的真氣恐怕也只能支撐數天的時間,但是,他們顯然不可能這樣做,畢竟,在大海之中,有著兇悍無比的海族的存在,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一場硬仗,若是消耗過大,那他們的下場是可想而知的。

為了能讓鳳落閣的強者保持足夠的精力應付接下來的戰鬥,凌傲天他們不得不準備了幾艘大船出海,平日里沒事的時候,那些鳳落閣強者只能窩在船里保存實力。

上千名強者窩在幾艘大般里無法做大範圍的移動,這種感覺是可想而知的,好在鳳落閣的這些強者的實力都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層次,平日里一修鍊就是一兩天時間,倒也沒有在漫長的海上航行中出現什麼亂子。

十天後,凌傲天他們來到了極東海域的中心地帶。

「大家都打起精神來,我們已經步入了四大海族的領地,隨時可能會遭到攻擊。」暗黑龍主提醒眾人。

像是在應和暗黑龍主一般,就在他話音剛落的一瞬間,在他們的四周響起了一陣尖嘯,接著,在他們的前方出現了上千道十餘丈高的水牆。

「是東海蛟!」暗黑龍主看著那高高的水牆,說道。

凌傲天面色凝重地看著那上千道水牆,一擺手,船上的上千名鳳落閣強者立即作好了戰鬥準備。

「我想,我們恐怕有大麻煩了!」暗黑龍主苦笑起來。

凌傲天愣了一下,順著暗黑龍主的目光朝著周圍看去,立即便明白了暗黑龍主的意思,在他們船隊的四面,幾乎同時出現了無數的海獸。

「四大海族!」墨魘驚呼起來。

沒錯,將他們團團圍在中間的,正是極東海域實力最為強大的四大海上霸主,四大海族,東海蛟,噬血鯊,寒冰水蟒,冥河玄龜。

四大海族在眾人的目光之中,緩緩地朝凌傲天他們逼了過來。

嗷!

東海蛟首先發出了震天的長嘯,朝著船隊逼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