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是啊。」

「我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師水平就是這麼lo,lo到隨便拉出一個年紀輕輕的醫師就救了張市長的一條命,還保住了張市長的兩條腿,也就我們這麼lo的醫院才有這種醫生。」楊副院長口口聲聲說自己醫院水平lo,但卻一副驕傲至極的模樣。

「華醫生啊,張市長住在醫院裡面天天都念叨著你,想要看看救了自己一條命,還力挽狂瀾從市第二人民醫院那群骨外科庸醫的手中保住了自己兩條腿的小夥子是誰呢。」楊副院長拍著華新的肩膀,一臉的驕傲。

「抱歉。」

「本人男,愛好女,可沒興趣見什麼男人。」華新翻了個白眼,可沒興趣和他們兩個老大不小的人在哪裡像毛孩子一般的鬥嘴,「我要入席吃飯。」

「喂。」

「華醫生。」楊副院長見華新這麼不賣自己面子,也是氣得吹鬍子瞪眼。

「楊院長,我認識你。」這個時候,剛剛指責華新的人群中一人認出了楊副院長。

「呵呵,你好。」楊副院長很開心得點頭道。

惡魔總裁太溫柔 「楊院長,我上次去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時候,也聽過張市長的事情,聽說市第二人民醫院的骨外科專家都把張市長推進了手術室裡面,準備要切掉張市長的兩條腿,卻是一個什麼華醫生的衝進了手術室裡面力挽狂瀾的阻止了他們,並且一個人進行手術,保住了張市長的兩條腿。」

「這還不止,還聽說那個華醫生還救活了一個已經被急診室醫生宣布死亡的小姑涼,他們說得簡直神乎其神,難道那個華醫生,就是他。」那人不由指著華新的背影說道。

「童叟無欺,只此一家。」

楊副院長不由搖晃著一個工作證件道:「這就是華醫生特聘醫師的工作證件。」

「啊。」

「還真是特聘醫師。」

那人接過華新的工作牌看了起來,一臉驚訝。

「楊院長,是不是真的哦?」

「他真的是那個救了張市長一條命還抱住了張市長兩條腿,把一個宣布死亡的小姑涼從鬼門關里救過來的那個華醫生。」那人不確定的道。

「那是當然。」

楊副院長傲然的道:「你沒看那小子拽得跟個什麼似的,連我這個院長的面子都不賣,就知道他有多叼了。」

「楊院長,我信你。」那人不由看著華新的背影,驚呼的道,「難怪,難怪,他醫術這麼強,連小敏都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他立刻就掉轉了槍頭。

「是不是真的哦?」

不由有人詢問著。

「那當然是真的,你是不知道,市第一人民醫院裡面現在還傳得神乎其技呢。都有好多人慕名而來想要找華醫生看病呢,沒想到卻在這裡遇見了華醫生。」

剛剛還指責華新的人,頓時就變得尷尬起來,同時驚訝的看向華新的背影。而反觀張強黑著一張臉,整個人都懵逼了,心裡狂呼:「什麼?那小子就是救治了張市長並且保住了張市長兩條腿,狠狠打了市第二人民醫院骨外科專家們臉的那個華醫生?」 張市長是分管蓉城醫療的副市長,是個得民心的副市長。

他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之後,就牽動了整個蓉城市醫療機構的心。

各個醫院都組織了一批骨幹精英趕到了市第一人民醫院參加會診。

尤其是張市長的胸口貫穿傷在高速公路上就已經經過了手術得到了最完美的處理。否則,張市長得不到救護車趕到車禍現場就會因為流血過多而死亡。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張市長的雙腿因為粉碎性骨折。已經開始出現壞死,皮膚呈現灰黑色。

蓉城市各個醫療機構的骨幹精英參與會診之後,為了保住張市長的腿,已經進行了一次手術。但是,手術很不理想,因為粉碎性骨折,骨骼破碎的太過嚴重,整個膝蓋位置遍布大量的血管組織,神經結構組織,韌帶結構組織遭到了嚴重的撕裂斷開,不能一一縫合,最後粉碎性骨折的位置壞死的細胞組織越來越嚴重。

經過會診,已經確診,如果不儘快進行截肢手術。

壞死的細胞組織會不斷蔓延,甚至引起敗血症等更加嚴重的病症。

最後不得不進行截肢手術。

但是,華新卻在最後關頭出現。力挽狂瀾,以一人之力完美的完成了這個手術,保住了張市長的兩條腿。

這事,張強是知道的。

沒想到那個華醫生,就是現場的那個毛頭小夥子。

「天啦。」

張強完全不敢相信,就是他保住了張市長的兩條腿。

「這這這……」

張強頓時就感覺無地自容。

「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厲害的能力?」

儘管張強不願意相信,但這事卻是做不得假的。而楊副院長也沒有隨便找個人來忽悠他的動機,再看看小敏,她已經去了,在那種情況下,沒有任何醫療儀器和任何醫療藥品,比如強心針,腎上腺素的幫助下,僅僅憑藉著手中小小的金針就救醒了她,這不得不說華新的針灸技藝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這……」

張強一臉的不可思議。

而這時,小何小敏兩家人的父母見到小敏蘇醒了過來,雖然都知道小敏很有可能是迴光返照,甚至沒有多少時日,卻還是打起了精神,要把這場婚禮進行下去,給小敏一個沒有遺憾的人生。

但,小敏蘇醒過來后。卻感覺自己不同了,不像之前那般痛苦,渾身虛弱無力,彷彿身體裡面有著勃勃生機一般,給予了她無限的動力,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臉上的蒼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健康的紅潤之色。

「小敏?你感覺怎麼樣?」

小何感覺到了小敏的不同。

「呼。」

小敏深吸了口氣,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我感覺現在特別精神,渾身都暖洋洋的,好像充滿了力量一般特別的精神,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

「是嗎?」

「那就好,那就好。」

小何卻並不這麼覺得,心裡不由一杯撕裂般的疼痛。

她這或許是最後時間裡面的迴光返照吧,所以才這麼精神。

小何的想法同兩家老人的想法一樣,心裡雖然疼。卻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陪著小敏繼續進行著婚禮。

婚禮後續,本來還有小何小敏去敬酒。

但是,大家都知道小敏的身體情況,並沒有要求。

小何小敏一起向大家告罪了一聲,敬了一次酒之後,就入了席。

「嗯。」

「好吃,真好吃。」

小敏這個時候胃口打開,第一次覺得什麼東西都好吃。

「好吃就好。」

「小敏,你多吃點。」

小何同兩家老人圍著小敏,生怕小敏再也吃不到好吃的東西似的,紛紛給小敏夾菜。

小敏雖然感覺自己精神很好,卻也不認為自己的病好了,也覺得自己可能是迴光返照,但她卻沒有當自己是病人,而是一個正常人一般該吃吃該笑笑。

婚禮進行到現在,才像是一場正常的婚禮。

「咦?」

「小敏的精神狀態很好啊。」

「居然有說有笑的,而且胃口這麼好。」

「哎。」

「我看,小敏現在的狀況更加的像是迴光返照。恐怕過了這一波,就連大羅神仙也救不活她了。」

「是啊。」

「也不知道她能堅持多久,希望越久越好吧。」

不少賓客吃著飯菜,時不時的看向小何小敏的方向。

小敏根本就不像一個迴光返照的人一般,她能吃,能笑,精神狀態也很好,臉色看上去異常的紅潤。

「叔叔,阿姨,我給你們敬酒。」

而最後小敏甚至拉著小何開始在宴會大廳裡面敬酒。

她根本就不像個癌症病人,或者說是迴光返照的人一般。

「小敏啊,你別累著了。」有人善意的說道。

「阿姨,小敏感覺身體棒棒的,精神頭也很好呢。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這種感覺真好。」

「那就好,那就好。」

客人也不便說什麼,但心裡還是有些感傷。

但,剛剛圍著華新指責華新的那群人,聽說了華新的事迹之後,看向華新的眼光卻不同了。尤其是看到小敏現在的狀態,雖然也覺得小敏有可能是迴光返照,但一想到華新在市第一人民醫院裡面傳奇般的拯救了兩個人,兩個人現在都健健康康的在保養,就不得不對華新報以不同的眼光。

「難道……他真的這麼自信?」

「他說小何和小敏兩人後面還有很長的日子要過,他真的能治好小敏么?」

「而且,他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特聘醫師啊。」

「如果沒點本事,市第一人民醫院會邀請他做特聘醫師么?單單特聘兩個字就彰顯了他的能力。」

「不說小敏究竟是否是迴光返照,但他能救醒小敏就說明他的確有幾把刷子了。」

「是啊。」

「那我們就期待下去吧,也真希望他能治好小敏。」

「如果他真這麼神奇,那可得好好認識他一翻。能認識這麼牛鼻的醫生,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啊。」

這邊竊竊私語著,華新的事迹也在宴會大廳裡面流傳了開來。

各個看著華新的眼神也不再像剛才那般厭惡了,而是帶著好奇的目光看著華新:「他真能治好小敏么?不說治好,能多活幾年也是好的啊?」 「希望吧。」

賓客們竊竊私語的時候,小何和小敏也走向了華新這桌。

「大哥,我們敬你。」

小何小敏舉杯說道。

「祝福你們。」

華新站了起來,同小何小敏舉杯道。

「謝謝大哥。」

小何小敏感激的道。

「婚禮結束后,我們再聊聊。」華新仰頭喝掉杯中酒。

「嗯。」

小何小敏點頭:「大哥,我們先去其他地方敬酒。」

「好。」

華新點頭。

小何小敏旋即離開了這桌。

「哥,你太厲害了,洋子好崇拜你哦。」華洋挽著華新的手臂,滿眼都是小星星。

「弟娃啊,幾年沒見,你的變化真是讓人不敢相信,你還是那個小時候光著屁股亂跑的那個小屁孩么?」周莉也被華新在婚禮上的表現驚訝到了。

實在難以相信,當初那個農家小子,搖身一變就成了巴蜀省會城市第一公立人民醫院副院長親自到鄉下邀請的特聘醫師,就連市長都要受華新的恩惠,市長夫人親自接待。

「呵呵。」

「小莉姐,你還看過哥哥光屁股的樣子啊。」華洋聞言,咯咯笑了起來,旋即促狹得看了華新一眼,拉著周莉玩味的道,「小莉姐,你快給我講講哥哥小時光屁股的時候是個什麼樣子?」

「你哥啊,就是一個光屁股玩泥巴的小屁孩。」周莉玩味的眼神看向華新。

「哼。」

「我是光屁股玩泥巴的小屁孩,小莉姐你可也好不到哪裡去。」華新故作回憶道。「哦,我記起來了,小莉姐你可不厚道呢,小時候說抓麻雀給我玩,就扒我褲子,還牽著繩子說帶我出去放麻雀玩。」

「哈哈。」

「小莉姐,你還這麼做弄過哥哥啊。」洋子聞言,咯咯大笑了起來。

「哼。」

「你小莉姐可不是省油的燈,還抓螃蟹給我說,想要看看螃蟹和麻雀是怎麼打架的,螃蟹一下子就夾住了麻雀,疼得麻雀那是撲騰著翅膀要死要活的呢。」華新不滿的抱怨著,但是嘴角卻帶著意味深長的邪笑看著周莉。

「哈哈。」

「小莉姐,你小時候可真逗,可真會欺負哥哥。」華洋咯咯笑著,眼淚都笑了出來。卻渾然不知華新在哪裡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呢,周莉小時候哪裡那麼對過華新。

「哼。」

「小時候,小莉姐就該讓那螃蟹夾死小麻雀。現在他翅膀硬了,就開始懟螃蟹了。」周莉聞言,哪裡不知華新話裡有話,不由心領神會的同華新拌著嘴。

「呵呵。」

「麻雀大了,翅膀硬了,可是要上天的,一翅膀就扇死那死螃蟹了,看那螃蟹還想怎麼夾死麻雀,螃蟹能飛上天么?」華新邪魅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