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是嗎?那我就當一回鬼又如何?」劉笑天冷笑一聲。寶劍猛地帶起一股凜冽的氣息,然後向著這名侍衛斬落而去。

劍光璀璨耀眼,殺氣濃烈無匹。

「噗嗤」一聲,這名天元境三重的侍衛竟然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便是被劉笑天一劍斬落了頭顱。

藍鷹與張全都是深色之中露出一抹驚訝之色,尤其是張全,他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殺!」最後一名神遊境三重的侍衛知道自己已經躲無可躲,索性放棄逃跑的念頭,手中長槍帶起一道凌厲的槍芒,空氣扭曲,槍尖顫抖,直接向著劉笑天的頭顱刺來。

劉笑天一個優美的翻身,恰好躲開了對方的猛烈一擊,下一刻,劉笑天身子突然微微一斜,手中寶劍往前遞出。

噗嗤一聲,寶劍帶著殺氣從對方的後背刺入,然後沒入對方的身體。

這名侍衛看著從自己肚子刺穿出來的劍尖,神色帶著一抹不可置信之色,最後艱難的轉過臉龐。

用一種異樣的神色盯著劉笑天。嘴唇微微動了一下,但是始終沒有發出聲音來。

這名侍衛很想問:「你到底是人還是鬼?」但是這句話卻永遠的停留在了喉嚨處。

他死的不甘心,也死不瞑目。

劉笑天抽回寶劍,臉色帶著冷漠,整個人身上被血跡染紅,宛若從地獄出來的魔鬼一般。

張全也是徹底懵逼了,這傢伙他媽的還是人嗎?自己帶來的這二十多名手下,瞬間就變成了自己一個人。

這……張全儘管很有信心殺死眼前這個傢伙,但是看到這滿地的屍體以及剛才這傢伙殺人的表情,張全還是不由得臉上露出一抹複雜的神色。

這傢伙那殺人的表情可是夠狠夠毒的。

「臭小子,小王爺了?」張全帶著一抹狠毒的神色,慢慢向著劉笑天靠近。

「不知道!」劉笑天冷漠的搖了搖頭,神色帶著一抹戰鬥的強烈慾望。

「那就給我死!」下一刻,張全動了,瞬間天元境五重的修為爆發到極致。凌厲的勁氣在周圍捲起一股強大的旋風。元氣肆虐整片空間。

「小心!」感覺到這張全真正的修為之後,藍鷹也是變色大變,大玄龜悠閑的神態也是變得有幾分凌厲起來。

下一刻,藍鷹也是動了,但是他畢竟距離劉笑天比較遠,所以瞬間功夫,張全已是到了劉笑天面前。

「天元境五重!」劉笑天嘴角帶著一抹謹慎之色說道。然後整個也是修為爆發,與已經站在自己面前的張全對站在了一起。

不過很快,劉笑天便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無匹的威壓浸透自己的全身,此刻的劉笑天,連呼吸都是困難起來。

「去死吧!」張全輕輕拍出一掌,看似信手拈來,但是這隨意的一掌,卻是給劉笑天造成了一股無可戰勝的感覺,甚至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那就是自己在這樣的掌法之下可能會死。

「砰」一聲,劉笑天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對方一掌拍飛了出去。

本來藍鷹擔心到了極致,但是看到劉笑天被拍飛出去,藍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看來這張全還是低估他了,因為張全自始至終都沒有將藍鷹放在心上。

因為張全對自己很自信,放眼整個楚國,真的沒有很多人是他的對手。所以張全並不想急著殺死劉笑天。

他要慢慢的折磨死這個傢伙。

看著劉笑天橫飛出去,下一刻,張全也是動了。

然而,就在張全身形移動的瞬間,張全卻是感覺到了一股比自己更加強悍的能量向著自己包裹而來。

這一刻,張全那高傲的神色終於有所變化,因為他也不是傻子,對方這氣息實在是太強大了,竟然還要比他高出那麼一點點。

張全徹底被驚得目瞪口呆,感覺到不對勁,整個人氣息爆發到極致,然後轉過身,一拳向著自己身後轟擊過去。

「轟……」兩名天元境五重的修者數年修為狂暴而出,氣息何等的劇烈,這裡瞬間便是颳起一股強悍無匹的大風,地面上塵土飛揚。

蹬蹬瞪!

兩人拳芒碰撞之後,張全卻是接連後退好幾步,才勉強穩住身形同時臉上蒙著的面紗也是被對方強勁的勁風飛掀飛。

然後露出一張醜惡無比的臉龐。

這張臉刀疤縱橫,宛若被人切割過一般。

張全死死的盯著眼前此人,神色露出一股無法相信的神色。

眼前這人難道真是皇帝嗎?可是這怎麼可能?不過要不是皇帝?那誰還有如此強大的修為?

張全第一次破天荒地的在臉上流露出一抹難堪的神色。

「你到底是誰?」張全幾乎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張全的神色憤怒的顫抖著,他們辛辛苦苦花費了這麼長時間,卻最後不僅不能夠殺掉這個臭小子,竟然還能夠碰上一名比自己還要高的修者。

張全真的很不甘心啊!

「你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藍鷹冷笑道。然後只見一道淡紫色的光華射出。

看到這一幕,張全內心徹底冰涼了。

今天還真他媽的遇見鬼了?指間能夠流轉出如此光華能量的人,在整個楚國,那只有楚國皇室血脈的人才有。

眼前這男子真的是那個被他們毒的什麼都不知道的皇帝啊。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皇上在這裡的?

張全腦海之中全然是一片空白,今天所發生的這一切,他真的一點也不明白。

「難道眼前這兩個傢伙都是鬼變的嗎?」張全神色露出不解的神色。

但是很快,張全就有些明白過來了,很可能一切的緣由都在他們追殺的這個臭小子的身上。

怪不得王爺當初看到這個傢伙的時候,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看來這個臭小子還真是不簡單啊。

張全神色冰寒的望了一眼劉笑天。

此刻劉笑天盤膝坐在地上,當看到自己看他的時候,這個該死萬遍的傢伙竟然還衝他露出一抹邪惡的笑意。

劉笑天的這種樣子簡直要將張全給氣炸了。

「張全?你真的是張全嗎?原來你就是十年前被人追殺的那個採花大盜,今天能夠殺了你,也算是了卻我的一樁心愿,我二弟還真行啊,竟然把你這樣子一個十惡不赦的傢伙留在身旁,怪不得我派出的人從來沒有追查到你的下落。」看著臉上有些恐怖的張全,藍鷹冷笑道。

「是嗎?我也沒有想到啊,竟然有一天終於會栽到你的手上。不過皇上有一件事你錯了,其實我真名就叫張全,與十年前的那個人並無差別。」張全露出猙獰的笑容說道。

藍鷹的神色十分的冰寒,並且腦海之中想起了那個十年前的事情。

十年前,有一個人十惡不赦,令少女們聞風喪膽,這個人就是曾經在楚國為禍作亂的採花大盜第一人。

此人身份神秘,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容,皇室也是拍出過無數的高手,但是最後此人都是逃脫了。

這傢伙更加可惡的是,有一次竟然潛入都城,把一位皇家重要官員的十五歲女兒給禍害了。

從此此人更加的臭名昭著,這件事情也是將藍鷹給驚動了。

所以為了抓住這個可惡的傢伙,藍鷹也是最後親自出手了,有一天,藍鷹可是親手堵住了這個傢伙。最後戰鬥的時候,這傢伙不敵,臉上被藍鷹用長刀劃出幾道傷疤。但是最後這傢伙還是逃走了。

不過自此那件事情之後,這個神秘的採花大盜就徹底好像在人間蒸發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

藍鷹也是全然沒有想到,這個十惡不赦的傢伙竟然被自己的弟弟給收成了手下。

現在這幾道傷疤此刻看起來卻是無比的猙獰。

「皇上,你記性很好,並且我下不現在也確認你是皇上無疑,因為這幾道傷疤正是當年留下的,可是小的有一件事很不明白,你為什麼在這裡?而龍榻上還不是有一個皇上嗎?」張全帶著不解的神情。

「這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都是我安排的,既然你是一個如此邪惡之人,那現在就可以去死了。」劉笑天站在不遠處,淡淡的說道。

清風徐來,輕輕吹著劉笑天的長發,長發亂舞,此刻的劉笑天看上去雖然很年輕,但是給人一種特別沉穩的感覺。

「臭小子,原來是你搗的鬼!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的。」張全冰寒無比的說道。

眼看著他們的計劃完美無缺,眼看著他就要成為二王爺最得力的那個助手,到時候,整個楚國的美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所以這些年他一直潛伏在王爺的手下在等待機會。

因為張全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偏愛女色,但是只要自己出力,幫助二王爺成為皇上。那自己還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到時候別說是一般的美女,就是天下一等一的的美女他都敢采了。

到時候,就是別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又能如何?

「張全,你沒有機會將我碎屍萬段了,因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劉笑天冷漠的搖了搖頭笑道。

「張全。你罪惡多端,今天我就代替整個楚國那些被你糟踐過的女孩子來報仇雪恨,」藍鷹冷笑道,瞬間,藍鷹身上氣勢陡然爆發,天元境五重巔峰的修為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帶著一股子無可匹敵的凌厲氣勢。

「皇上,你想殺我?沒有那麼容易。」既然現在已經撕破臉皮,張全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此刻要麼殺了這皇帝與這個該死的臭小子,要麼自己只有逃跑,否則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張全說完,整個人的氣勢也是猛然間爆發,整個人瞬間出現十幾道模糊的影子。

「又是無影蹤的人?還真是可恨,難道這個無影蹤出來的就沒有一個好東西嗎?」看著張全施展出的功法,劉笑天不由得無語道。

「給我死!」手中長刀綻放,帶著無情的勁氣斬向張全。

空中刀芒綻放,氣勢凌厲到了極致。

「轟……」

同時也是轟鳴聲不斷。

當長刀斬在一道影子上的時候,這道影子在如此強大的力量之下便是灰飛煙滅,不過很快,張全又是變幻出同樣的影子。

藍鷹冷喝一聲,手中長刀綻放無數的刀芒,接連向著這些影子斬落過去.

「轟……」

轟鳴之聲不斷,但是不管藍鷹動用多大的力量,這些幻影一直不停的出現,弄得藍鷹憤怒不已。

「哈哈……皇上,我說過,雖然我修為比你低,但你是殺不了我的。」看著地面上接連被藍鷹的刀芒斬出巨坑,張全狂妄的笑道。

「哼,我就不信了!」藍鷹冷喝一聲,手中刀芒比剛才更加的凜冽幾分,身上元氣比剛才更加的濃烈數分,隨著藍鷹整個人的變化,周圍的空氣都是劇烈的晃動起來。 藍鷹手中刀光璀璨,凌厲的氣勢宛若要斬破天地一般,但是很可惜的是,不管藍鷹斬掉多少的幻影。

這張全都是絲毫無損。

「我草你奶奶!」看到這樣子,一向很少說過粗話的藍鷹也是終於罵了一句粗話,

實在是太氣人了,明明眼睜睜看著這個大奸大惡之人就在自己面前,並且自己的修為還比對方高一點兒,但是他還是斬不了這個傢伙。

「哈哈!我說過,你們殺不了我的!」張全狂妄的笑容在虛空飄蕩,聽起來十分的猖狂。

「哼,斬不了你是因為你沒有遇上我,這次遇上我,你就等著投胎吧!」大玄龜翹著二郎腿,冷笑道。

「仙人,幫我!」藍鷹對著大玄龜喊道。

雖然藍鷹對大玄龜並不熟悉,並且這個傢伙看起來十分的色,但是藍鷹卻是知道,自己身中一百零百種奇毒都能夠解掉,這其中定然有著大玄龜的功能。

尤其是大玄龜有一種讓他看不透的氣息,所以藍鷹對大玄龜很尊敬。每每喊大玄龜的時候都是以仙人的稱號。

「好,你聽我斬就是了。」大玄龜懶洋洋的說道,然後放出神識開始勘查起來。

最強山賊系統 不多時間,大玄龜便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從左邊數第五道身影就是他的真身。」

大玄龜話一出,藍鷹速度快若閃電,手中長刀可是毫不遲疑的斬落了下去。

「啊!」

下一刻,一聲慘叫聲傳出,張全帶著一抹震驚的神情跌落在了地上。

其他幻影一下子也是煙消雲散,露出真容的張全,整個肩部被藍鷹長刀斬出一條長長的血口,此刻鮮血正不斷的往下掉落了。

果然不愧為龜仙人,竟然神識如此強大,真是太好了。

張全神色彷彿都要噴出火焰,冷冷的盯著大玄龜,下一刻,張全便是向著大玄龜沖了過來,整個人速度快到極致。

看到這一幕,劉笑天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哼,想殺我師兄,沒門!」

然後劉笑天在張全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只是大聲喊了句:「雲來!」

下一刻,一朵白的如同羽毛般的白雲出現在大玄龜的腳下。整片雲朵嗖的一聲,便是載著大玄龜躲開了張全的攻擊。

張全徹底鬱悶了。

今天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我日你祖宗十八代,老子今天這是碰上妖魔鬼怪了嗎?

你他媽的喊一聲雲來,真他媽的就有一朵雲彩飄落下來。

這時候,更加讓張全無法接受的是藍鷹的長刀已經帶著無可匹敵的光華向著自己斬落了下來。

張全身形快到極致,迅速的,召喚出自己的幻影。

因為張全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修為要比藍鷹低一點,所以不可能是藍鷹的對手,目前唯一要做的就是首先躲開這藍鷹的攻擊,然後殺了劉笑天,再然後運轉功法逃走才是王道。

藍鷹的刀光儘管凌厲無匹,但是還是被張全給逃脫了。

「媽的!」藍鷹憤怒無比的罵道。

下一刻,張全躲開藍鷹的攻擊之後,然後速度快到極致,手中光華綻放著森冷的光芒,整個人向著劉笑天攻擊而來。

劉笑天冷笑一聲,然後又是一句讓張全差點兒奔潰的喊聲傳出。

「雲來!」

一聲雲來!

然後便是一片雲彩。

雲彩很聽話的趕緊來到劉笑天身邊,然後帶著劉笑天消失在天邊,很快在另一邊出現了劉笑天的身影。

「嗯嗯,有點意思,這白衣女子送我的這個禮物我喜歡。」劉笑天面帶笑容的說道。

看到這一幕,張全的內心是崩潰的,怎麼殺一個修為如此低弱的傢伙就這麼難嗎?

「殺!」下一刻,藍鷹又是一擊猛烈的刀光斬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