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是我女朋友哦!」夏子笑著回應。

「她叫若水……」看起來有些內斂的一個女孩子,是夏子這種性格的人喜歡的類型,月檸點頭示意道:「你好,我叫月檸,是夏子的朋友。」

「啊?哦哦,你好,我叫凌若水。」

三人的交談中,月檸有種奇怪的感覺,眼前兩人看似情侶,但總是有種違和感在裡面。

夏子的強勢毋庸置疑,凌若水的內斂也無話可說。

想要尋找怪異的源頭,月檸看到了夏子一直很溫柔,而凌若水則是點頭或搖頭,大致上就是表達同意或不同意。

想了一會兒,月檸暗自分析道:「我怎麼看著,有點像照顧小妹妹呢?」

「但願是我多想了吧!」

同性永遠都是一個禁忌話題,身在事外的月檸並不想摻和。

聊天中,夏子還拿出了幾盒面膜道:「喏,這是我多餘的,家裡還有好多款,月檸你也該保養一下皮膚了。」

「呵呵,謝了,我不需要。」

「不行,這些面膜你必須收下,最見不得漂亮的女生不愛護自己了。」

「我不是……」好玄沒說出,自己並不是女生,糾結了一下,月檸開口道:「那好吧!面膜我就收下了。」

回家估計也是丟牆角里,但她肯定不會當面說出來。

而且直到現在,凌若水依舊沒有說過幾句話,大致上就是安安靜靜的當個聽客就好了。

「叮咚,叮咚~」

在幾人沒有話題的時候,夏子的手機適時的響了起來,只見她打字回應了幾句。

很快就面目怪異的看向月檸。

收好手機以後,雙手撐著下巴怪笑道:「嘖嘖,月檸你猜一下,剛剛給我發信息的到底是誰?」

「是誰啊?我不想猜。」

「一個你很熟悉的人哦!」夏子故作高深,但是任憑月檸想破了腦袋,也只能攤手道:「我的朋友很少,真的不知道是誰?」

總裁老公,太粗魯 「哇,既然你朋友那麼少,都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夏子的神情就更加怪異起來,因為來信正是陸塵星這傢伙。

一個半月的時間,月檸的變化很大,而陸塵星的出現,在她看來不過是一個萍水相逢的人。

好一會兒之後,夏子才放棄道:「是陸塵星啦!」

「卧槽!陸塵星?」

「是啊!他問我,你是不是跟我在一起呢!」

下一刻月檸不淡定了,她有種感覺,只要兩人見面的話,陸塵星能找個話題,跟她從八點扯到凌晨十二點。

如果不是顧及身份的話,月檸早就一巴掌呼過去了。

去你妹的,寫死路一條啊!

見月檸面色糾結,夏子更是曖昧道:「誒,話說回來,你和陸塵星是怎麼一回事?該不會你們兩個?」

「哈?我不是,我沒有。」

https://tw.95zongcai.com/zc/49539/ 夏子肯定是想歪了,而月檸更加不安了起來,問道:「唔!那個,我問一下,陸塵星那傢伙現在?」

「哈哈,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卧槽!」敵軍出動了,月檸更是提出了告辭:「家裡還煮著東西,嗯,嗯……我得先回家一趟。」

「誒?為什麼啊?」夏子質疑道。

「不是說了,我家裡還在煮東西。」

「不是,我是說,你好像很怕陸塵星呢?」夏子再次問道,正常的朋友關係,是絕對不會這個樣子的。

那麼也就是,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正常?

再次端詳了一下月檸,夏子忽然之間發現,眼前的女孩子是真的漂亮啊!

帶著微微媚態的眼睛,差點讓她著迷,笑道:「要不是我已經有若水的話,肯定就追你了,把你摁在牆上的那種哦!」

「所以,該不會是,陸塵星他在追你吧?」

「絕對沒有。」夏子的想法已經突破天際,月檸則是悠悠道:「我和那傢伙,已經快一個月沒見過面了。」

「剛剛傍晚的時候,還把他拉黑了。」

「噗~」當聽到月檸把陸塵星拉黑的時候,夏子一口咖啡噴了出來,強忍住笑意說道:「拉黑?哈,哈哈……他居然也被你拉黑了?」

「啊?夏子你也拉黑過他嗎?」

「是的……」

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確認過眼神……不不,是遇到了知己啊!

當下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大吐苦水道:「你是不知道,陸塵星每天有事沒事,就找我聊的話題。」

「我真的是日了*了。」

「哈哈,還好的啦!」 皇后每天都在欺負朕 夏子微笑,接著說道:「其實怎麼說呢!陸塵星人很好,就是性格有點,有點像什麼來著?」

「我想想啊!用什麼形容比較合適。」

「不用想了。」月檸大手一揮,臉上還有著黑線說道:「不就是特么的小奶狗嗎?一隻溫柔的小奶狗。」

「對!就是小奶狗。」夏子拍板叫道,兩人一起數落起了陸塵星。

不要問月檸為什麼不待見他,如果你曾經要也是個男的話。

還是屬於直男的那種。

碰到溫柔的人不算事兒。

要命的是,那個溫柔的男人,還是只小奶狗天天纏著你。

還是那句話,她沒一巴掌呼過去,已經算是克制的了。

算了下時間,月檸開口說道:「唔!我真的不能在這裡了,陸塵星馬上就要到了吧?」

拿起夏子送的面膜,行跡匆匆的離開咖啡廳,臨出門的時候果然見到了陸塵星。

往下低了低頭,不露痕迹的從旁邊出去。

陸塵星找到了夏子,見只有兩個人,不解的問道:「咦,你不是說,胖檸那個傢伙,她也在這裡的嗎?」

「噗~胖檸……」

夏子又是一口咖啡噴出來,一臉無可救藥的看著陸塵星。

擦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道:「月……嗯!胖檸你已經見過了。剛剛就從你的身邊路過。」

「哈?不可能。」

「是真的,我騙你幹嘛?」想解釋月檸現在的狀況,沉吟了一下,夏子還是問道:「我說,你該不是看上月……胖檸了吧?」

「額,夏子你想多了。」

「但願是我想多了。」夏子的笑意更甚了,見陸塵星還有疑問,笑道:「你和胖檸不是同一個學校的嗎?開學后就可以見到了。」

「到那裡,去尋找你的胖檸吧!」

「幹嘛要尋找啊?」陸塵星表示不理解,印象中那麼大的一坨,點頭道:「萬千人群中,我一眼就能看出來是胖檸了。」

「唔!噗……」

「哈哈,沒錯,你一眼就能找到胖檸了。」

不止是夏子笑了,連內斂的凌若水也是捂嘴偷笑,剩下一臉莫名其妙的陸塵星。

不就是尋找胖檸嗎?

他一眼就能認出來了,那個胖胖的女孩子。

ps:七夕了,快樂點,順便天氣播報,颱風天,大雨。作者菌給你們唱首歌:聽……狗哭的聲音,一隻狗哭泣到天明。嗯呢!作者菌沒有女票的,陪著你們,所以票票給我咯!來自一個真誠的作者的純潔的眼睛。 夜幕燈火燃滅,躺在陽台上乘涼。

暑假也快進入尾聲了,還有未完成的事情嗎?月檸這樣捫心自問道。

「減肥,距離預期目標不遠了。」

看了眼玻璃中的倒影,月檸笑了起來道:「是了,我現在還是個,很美,很美的女孩子。」

「賢美,還是咸美?」

「我選擇後者,做一個既閑且賢的人,系統晚安……」

對著未知空間里的系統道了聲晚安,月檸將躺椅往後放了放,還有一件薄毯子,乘著涼風安然入睡。

如果系統要她成為一個賢妻。

一些既定軌跡,月檸無法改變,但她可以改變自己的生活態度。

做一個悠鹹的人,在鉛華洗盡的寧靜中,回眸,輕歌,曼舞。

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時候,月檸已經在廚房裡忙碌了,打散了飯粒,煎蛋,還有紫甘藍和胡蘿蔔。

這是昨天剩下的飯,她打算做份蛋炒飯。

小火炒熟了菜,月檸問道:「嗯,接下來,我只要倒入米飯就可以了嗎?」

「系統:是的,不過建議少放,或者不放鹽,因為您剛剛加的醬油有點多了,大火翻炒兩分鐘就可以出鍋。」

「好的,我知道了……」

幾分鐘后一份地道的家常飯菜出鍋,散發著醬油,還有雞蛋的清香。

吃了一口,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至少不會比小飯館里師傅做的難吃,剛吃沒幾口,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叮咚,叮咚~」

「哎,來了,來了,大清早的趕著投胎呢?」

撇著嘴月檸有些不滿,她還是第一次大清早的,遇到有人來敲自己家的門。

而且在打開大門之後,她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下去。

門口站著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捲髮,紅裙,臉上塗著厚厚的脂粉。

那是一個月檸很不想見到的人,當下就咬牙切齒道:「李艷梅,你不在家陪著魏安軒,到這裡來幹嘛?」

「抱歉了,我家不歡迎你。」

砰的一聲月檸又將門關上,來的正是魏安軒的老婆,那個女人多次在小區里,撒潑耍瘋的侮辱過她的媽媽。

門又被大聲敲了起來,月檸捂住耳朵都沒有用。

那一家子的人不下地獄,她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了,再次打開房門后,月檸還沒有說話李艷梅已經尖聲叫道。

「我說月檸你怎麼這麼不懂事?」

「因為我不歡迎你的到來,這裡是我的家知道了嗎?」

「哈哈,你的家?」李艷梅目露輕蔑,接著說道:「誰說是你的家了?我兒子也有這裡一半的產權,你算個什麼東西?」

「那你又算個什麼東西?」月檸冷眼道。

「我才不是東西。」李艷梅就意識到了不對,眼中帶著怒火,但很快就笑了起來說道:「呵呵,算了,我今天不跟你一般見識。」

「唔!對了,你們跟我進來看看房子吧!」

李艷梅對著後邊的人說道,直到這個時候,月檸才發現那裡還站著兩個人,像是新婚不久的夫婦。

她到底想幹什麼?賣房子?

月檸終於徹底生氣了,自己可還住在這裡呢!當下質問道:「我說你們是不是過分了啊?不知道這房子已經是有主人了嗎?」

「哈哈,別聽她胡說。」

「來,你們看下戶型,正對東南方向,冬暖夏涼,兩居室,而且空間設計合理,一口價200萬不能再少了。」

一旁月檸端起了炒飯,在那裡看著李艷梅的表演。

原來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他們一家子人都已經,把房子的價格給想好了,甚至連買家都聯繫好了。

在打開主卧室的時候,李艷梅還有些顧忌和嫌棄。

恰是這個時候,月檸忽然踩了一下她的高跟鞋,砰的一聲過後,正好摔進了主卧室裡面。

「哎呦,月檸你這個小賤……」

那句髒話還沒有罵完,月檸手底下一滑,那盤蛋炒飯又掉在了李艷梅的頭上。

炒飯的香味瞬間四散開來。

特別是李艷梅的頭髮,看起來油膩的不行,特別噁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