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是,師父。」

新的一天,太陽升起,天殤早早就起床,在她弟弟的墳墓前坐著,今天她就要前往皇族帝國了,經過昨天的修鍊,她已把腐蝕之拳,還有劍氣鞏固,一般武者上不了她,完全可做到自保。

「弟弟,你放心吧,等我歸來之日,就是他的末日,而姐姐我,現在踏上新的旅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會看你,你一定要好好保佑姐姐哦。」

就這樣,內身穿背心,外傳一件短袖外套,穿著牛仔緊身褲,高跟長靴的天殤,帶著飲血以及魔盒,出發了,目的地,皇族帝國,開始新的道路。 虹龍帝國的邊境城市之一的邊龍城,這座城市的城堡足有十米高,周圍都是高手用元氣築起的城牆,非常的堅固,易守難攻,這座邊龍城內的守軍就有十二萬人,這座城市比帝國首都龍焱城的面積還要龐大,因為這座城市的正前方就的一百公里處,便是皇族帝國的領地。

雙方在這座城池外面廝殺已達千年,積怨已深,皇族帝國的皇帝曾放出豪言:要是有誰能夠攻破邊龍城,我就把皇帝位置拱手相讓,讓位給這位豪傑。

「好茶啊。」

酉時,太陽慢慢降落,一位身穿黑衣的少女正在某間茶館里喝茶,而且還戴著斗笠,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周圍除了她,沒有人戴斗笠,他們似乎已經習慣,混江湖的,戴個斗笠,不想別人知道自己身份的很正常。

「這座城市太大了,比首都還要大,我必須把此地的形勢給摸清了,為以後打進首都做好準備。」

這少女就是天殤,她沒有直接去皇族帝國,而是先在邊境城市逗留幾天,她十三歲的時候,她的父親帶領著各位王子公主巡查這座邊境城市,當時只是看到邊龍城的一角,並沒有深入了解這個邊境城市,在當時的影響,只知道這座城市的大,元氣形成的城牆,就這麼多。

等到茶館沒有什麼人,天殤立刻拿出一張圖紙,仔細觀看自己這一個禮拜所畫的城市圖,包括居民區,商業區,士兵駐紮的地方,她這張圖畫得非常真實,建築,城市裡面的大人物等等都畫得非常清楚,她從小畫畫,其畫工就可以做到以假亂真,普通人一般辨別不出真偽。

「雖然現在把圖畫的這麼清楚,但比如說從哪裡進攻,用什麼辦法進攻,唉,都怪那時貪玩,沒有好好學習兵法,看來要重新去學校學習一番了。」顯然天殤對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非常後悔,撅起嘴,委屈起來。

「都讓開。」

街道上突然傳出馬車的聲音,好像是哪位達官貴人或者是皇子什麼的出來巡邏。

天殤像其他人一樣,在兩旁觀看,街道兩邊站滿了身穿鎧甲的士兵,最引人矚目的是馬車和馬,馬車是用金子製作而成,整個車廂金光閃閃,哪怕是馬,毛都是金色的,還有馬鞍,也是金色的。

馬車上坐著一位肥胖的少年,頭戴束髮金冠,身穿金色長衣,旁邊有兩位衣著暴露的侍女正在喂這位肥胖少年吃水果,好不威風。

「這該死的垃圾,邊關將士在打仗,戰事吃緊,糧食儲量不足,而身為城主的兒子文鑫居然過這麼腐朽的生活,唉,我虹龍帝國上千年的基業恐怕要沒了。」一位老子見到這樣的情景,不禁感到痛心,老淚縱橫。

「他老爸是個英雄大將,怎麼會生出如此之子,身為大將的兒子,就應該努力習武,報效國家,上場殺敵,可如今,這廢物只知道玩樂,絲毫不懂得武功,唉···」

「這人剛剛新婚沒幾天,就這樣了?」

不光是這個老者,街上很多行人都用憤恨的目光看著這位城主的兒子,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這位在馬車上的少年早已死幾萬次了。

「想不到當初那個小帥哥,經常調戲我的那個小帥哥變成這副模樣,呵呵,他不練武,既然他是城主的兒子,那就可以知道這個城市的整個布局了,看來得尾隨他了。」

拿定主意,天殤偷偷的尾隨這位少年。

天殤偷偷跟著這位少年來到一個風花水月的地方,那就是青樓。

「你們在這就行了。」這位少年吩咐下屬,走進了青樓,留下下屬包括在他車上的兩個女子在門外。

「該怎麼辦呢?我想進青樓,師父。」天殤非常著急,想趁少年的守衛沒有進去,進去逼供的。

「你可以借口進去找你家男人,笨蛋。」就在天殤猶豫不決的時候,在盒子裡面的莉莉絲給出了一個主意。

「這位小姐,你不能進去。」

私人定制大魔王 天殤要進去的時候,被兩個門衛攔住。

「我來找我家男人,有問題嗎?」天殤說這句話非常臉紅,幸好戴著斗笠沒有被別人看出,自己還是黃花閨女的,竟然編個借口說找自家男人。

「請吧。」

重生僞蘿 走進裡面,全是紅色的裝飾,四周有許多小房間,中央有一個巨型圓形池水,池水上開滿著荷花,池水散發出淡淡的清香,特別是那些女子,身穿各種花色長衣,在客人面前能歌善舞,好不熱鬧。

「喲,姑娘,你也想來青樓嗎,可否摘下斗笠,讓媽媽我瞧瞧。」

一個雖然四十多歲,但看起來像二十歲左右的普通貴婦拿著絲巾,扭動屁股,走過來,細心打量著天殤。

「哼,我來找我家男人,他的名字叫文鑫,不想死的話告訴我他在哪間房。」雖然天殤壓低聲音對青樓媽媽說話,但她的劍已經出鞘到三分之一,威脅著她。

「我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文公子的夫人,文公子前幾天大婚,沒想到你就是文夫人,失敬失敬,他在六樓最中間那裡。」老鴇一聽是文鑫的夫人,立刻轉變態度,她雖然沒有去過婚禮,但傳聞文鑫的夫人會武功,而且為人強勢。

青樓的六樓,並沒有任何姑娘,只有三間房,但凡在這座城市生活的人,基本都不敢上六樓,因為六樓是這個城市最有權勢的人所在的地方,整個青樓最美的三位女子都在這裡,別人是無法靠近的,萬一得罪他們,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在中間那個房間,一個年輕女子正在給一位胖子倒酒,這位女子一身紅衣,纖細的小手,在舉杯那霎那,那一抹微笑,用一成語形容也不為過,傾國傾城,是的,真正的傾國傾城,那一笑,使很多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唉,我家有母老虎,我真想把你娶回家,可是我夫人太厲害了。」這位胖子臉上充滿著無奈,看著眼前的美女,卻不能帶回家,眼神充滿著不甘,懊悔。

「文公子,只要你在我身邊就·····」

「嘭。」

那位女子的話還沒說完,房間的門被瞬間踢開,進來的一位戴著斗笠的黑衣女子,這女子正是天殤。

她拿著劍鞘指著文鑫,道:「不想死的話就跟我來。」

「哈哈。」

面對這威脅,這位胖子反而大笑,沒有絲毫的恐懼,他推開旁邊的女子,道:「在剛才我一直覺得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人要對我不利,原來是你啊,是一位戴著斗笠的美女,既然這樣,那你別想活著出去了,雖然我想把你納為妾室,但我家那位會殺了我的。」

在文鑫身上,一股元氣爆發而出,跟天殤一樣的境界,元嬰境。

「糟糕,不是說這貨,不會武功的嗎?」天殤此時的心情非常的混亂,雖然是元嬰境,但眼前的男人比自己的實力還要強上一些。

「破碎印。」

文鑫伸出手掌,雙手合在一起,手掌出現元氣,打在前方,一個巨型掌印出現,立刻轟向天殤。

天殤經過這幾天的訓練,反應速度的跟著提升,立刻翻個跟斗,躲過文鑫的攻擊,她快速拔出她的武器,飲血,往前連揮幾劍,數條劍氣揮舞而出,像劍的虛影一般,直線飛向文鑫。

文鑫也不躲不閃,雙手交叉,頂住了那些劍氣,劍氣刺中雙手,衣袖被摧毀,文鑫的雙手露出兩個鐵碗護手,劍氣在鐵腕上留下痕迹,隨後文鑫交叉的雙手用力一甩,這些劍氣到處飛舞,其中一道劍氣砍中那位女子,鮮血淋漓,一命呼呼。

「你死定了,猛虎之拳。」

看到這位心愛的女子死掉,文鑫憤怒到極點,他的右手出現元氣,形成一隻黃色的元氣老虎,非常的巨大,向天殤打去。

「腐蝕之拳。」天殤見狀,不狂不忙,或許她正在等這個機會,招式對轟的機會,她的右手出現紫色元氣,有種腐蝕的氣息,紫色的元氣形成巨拳,和文鑫的猛虎之拳對轟,產生了一股強勁的衝擊波,把六樓的房間衝擊得破碎,木板毀壞。

「快,少爺有危險。」樓下的士兵見狀,立刻以輕功飛上來,這些士兵很多都是浴血境界,到達浴血境,就可以秀輕功飛行了。

房間裡面,天殤吐了幾口血,斗笠都飛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她立刻撕下衣角,遮住口,萬一被文鑫認出,會非常麻煩,反觀文鑫,右手沒了,被腐蝕的氣息毀掉,他呻吟著,流血非常多。

「趕快拿起地面的盒子,快走,別管他了。」

天殤按照莉莉絲的話,在文鑫的斷手的位置旁邊,發現一個小盒子,比莉莉絲所待的那個盒子還要小很多,她立刻撿起來,往其他的房間跑。

「該死。」見天殤拿著那個盒子被拿走,怒罵道。

「少爺,你沒事吧。」門外的士兵速度飛上來,看著除了斷手的文鑫,沒有一人。

「快去追,把剛才那個人捉回來,一定要拿回那個盒子·····」

整個青樓都被查封,但沒有見到天殤,原來,在剛才,天殤走下四樓,看到到處都是士兵,乾脆從四樓的裡面的窗子跳下外面,剛好有一輛馬車停在那裡,救了她一命。

「相公你好點了嗎?」一位青衣女子正在給文鑫包紮著傷口,看著文鑫的手,留下了淚水,看著非常心疼。

「記住,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誰敢暗算我丈夫,查出來后,立刻通知我,我親自去捉拿,交由我丈夫發落。」

「是。」

突然間,文鑫突然抱緊那個女子,道:「從今以後,我不再惹你生氣,我不再朝三暮四,從此只喜歡你一人,不娶妻,不納妾,此生只有你一人,如有違誓,將五雷轟頂,死無全屍。」

這女子便是帝國皇帝的女兒,三公主,祁芳華,年芳十八,皇帝為了進一步收復邊關大將的人心,把自己的女兒嫁過去,自從兩人結婚這幾天,兩人一直爭吵,沒有一天安樂的日子,文鑫一直把休妻掛在嘴邊,如今祁芳華被文鑫的舉動著實嚇了一跳。 天色已經進入了丑時,是為四更天,大部分人已經入睡。

然而在虹龍帝國的邊境城市,邊龍城的大街上確是燈火通明,許多士兵在站崗,挨家挨戶的巡查,弄得人心惶惶,難以入眠。

文府,冠冕堂皇的文府,是城主之子的府邸,牌匾是金色的,亭子下的池水散發出金色的光,那些荷花是用黃金做成的鐵荷花,插在水池裡,整棟府邸都鋪滿了金沙,不知道搜羅著多少民脂民膏才能有如此規模。

「報,已經審問很多人,沒有發現可疑人物,而且根據那位兵隊長的描述,她中箭后,像自己發出了一個遠超攻擊,很像是劍氣,兵隊長就這麼一躲,那人就消失不見了。」一位士兵走進來,單膝跪地,稟報道。

「不用查了,那刺客應該跑遠了,該死的,要是讓我查出是誰傷我兒子,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府邸大廳里,一位穿著鎧甲,棕色皮膚,眼神凌厲,充滿滿腔怒火的中年男人,看著他旁只有一隻手臂的兒子,文鑫。

這位中年男子,便是虹龍帝國五大猛將之一的文燎原,家族世代從軍,成名后,他為帝國開疆擴土,鞏固帝國防衛立下汗馬功勞,在邊疆殺得皇族帝國心驚膽戰,聞風喪膽,和帝國皇帝從小玩到大,是拜把子的兄弟。

「公公大人,我夫君從小被你當傻子養,目的是為了不讓別人捉住把柄,不讓他遭遇仇家報復,讓他玩物喪志,讓別人認為他只是個廢物,而您私下秘密叫他各種兵法,前幾天才練習武學,但現在我認為在家待著不助於他的成長,我不僅要做他的娘子,我還要成為她的師父,所以,請我這個乾坤鏡的娘子全面教自己的丈夫武學,而且把他帶去外面修鍊,目的地已選好,洪原帝國。」

不僅文鑫,甚至連文燎原都獃獃著看著這位媳婦祁芳華,想不到一個十八歲的少女居然說出這麼霸氣的話。

「好,那我就把兒子教給你了,記住,去到那裡,一定要隱形埋名,還有,結婚這麼多天了,你們兩個明天去探望你們的父王,順便問下去到洪原帝國應該怎麼做,他會給你指引。」文燎原立刻答應祁芳華的請求,並且囑咐道。

新的一天來臨,陽光還是那麼的明媚。

天殤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在一座茅屋裡,睡著暖綿綿的床,這茅屋比她之前住的那個老鼠蟑螂到處走,床又破爛的茅屋舒服很多,雖然不知道誰救了她,她留下了眼淚。

「啊!好痛。」她動了一下身子,身體發生劇痛,她慢慢揪開被子,上身,被繃帶包紮著,而且還聞到藥草的味道。

「孩子,你醒了,來,吃下早餐。」

一位瘦弱的中年婦女拿著熱乎乎的早餐走進來,是油條,豆漿,雞蛋。

「謝謝,大娘。」天殤對這位婦女充滿著感激,如果不是她,她真的要掛了。

在昨天,她廢了文鑫的手臂之時,立刻跳下去,趁守衛很多都往這裡趕來,趁著空擋,藉助莉莉絲的力量,飛上城牆,逃脫了,然而還是被一個在城牆值班的兵隊長看到,他放了一箭,箭射中天殤的肩膀,天殤趁機放了幾招劍氣,等兵隊長躲過攻擊,再看前方,天殤早已逃脫。

那朵瓊花有妖氣 天殤在半路上流血過多,被一對行醫的夫婦所救,所以醒來后就看到這個茅屋。

「大娘,這裡是哪裡?」天殤邊吃邊吃早餐邊問,她最需要弄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

「哦,你一定是外地來的,這裡是皇族帝國的邊境的一個村落。」

「太好了,到達皇族帝國了,謝謝你,大娘。」這是對她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她將在這個國家準備她的復仇。

「大娘,這裡就你和你丈夫一起住嗎?」吃著早餐,兩人聊起了閑話。

「對啊,我女兒她是練武的,不經常回來,所以就我和我丈夫住這裡,對了,我丈夫是個醫生,昨晚她幫你敷的葯是我女兒帶回來的,四個時辰之內,你的傷會好起來。」

······

早飯過後,大娘要和她丈夫去外出診斷,留下了天殤。

天殤拿出了從文鑫搶過來的盒子,比莉莉絲的盒子還要小,只有手掌的大小,寬度只有五厘米,她仔細觀察這盒子,道:「怎麼這個盒子有點眼熟啊,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是儲蓄盒。」莉莉絲從盒子里冒出來,道。

「我說怎麼這麼眼熟呢,我之前見過那些將軍使用過,就是盒子雖然小,但裡面可以裝很多東西的盒子。」莉莉絲這麼一說,天殤恍然大悟,終於明白這箱子的用途。

「讓我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

天殤把盒子倒過來,一大堆東西被倒出來,都是一些武學功法,武器。

「這傢伙不是不喜歡練武的嗎?那他的盒子怎麼會有這麼多有關武學的東西?」天殤對文鑫滿臉的疑問。

「有些事情,不能聽別人說,要自己細心的去觀察····這,難道這是。」莉莉絲再教天殤做人的道理之時,發現地上有一個殘頁,異常的激動。

「丫頭,你真的發了,你真的是踩了狗屎運了,哈哈。」

「師父,怎麼了?」天殤第一次看到莉莉絲如此的失態。

「這本叫逆天行功法。」

「逆天行?」

「是的,逆天行。」莉莉絲非常的激動:「這本功法是上古時期留下的功法,是一位比天神境還高的最強者叫夢魘天所創,他不服某個強大的意志安排,力求改變這一切,就創立了一種超強的功法,叫逆天行,力求改變這天下,雖然最後和三大高手決鬥隕落而終,但憑著這招逆天行,和當時圍攻他的三大高手同歸於盡,但他的寶物,他的一切散落世界各地,包括他的最強功法,逆天行。」

聽著這麼激昂的故事,天殤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懇請莉莉絲,道:「師父,我想練這個。」

過了三個時辰,在村子後面的山上,天殤正在觀看著逆天行功法。

當他看第一眼,眼前一黑,一副幻象進入了她的腦海,這是一個上古洪荒世界,萬族爭霸,各種到處廝殺,到處都是屍體,直至出現一個人,這人非常的模糊,他的出現,貌似為了改變這一切,萬族共存。

「哇,太厲害了。」當天殤醒過來,回憶起剛才這幻想,各族爭霸的場景,實在是太壯觀。

逆天行,分為九大功法,十重天,即逆天行共有十大境界,此卷乃是第一重天,心境合一,學會後,力量和速度會發生質變,此為第一功法,心境道。

學成此法,需感應自己的意志,堅定自己的意志才是正確,不受他人感染,感受周圍,感應天下,大自然的力量,使大自然成為自己的力量,心境合一。

「好一句心境合一。」天殤看到這句話,非常激動,遵循自身意志,感受身邊,達到心境合一。

天殤首先修鍊這裡,她拋開任何雜念,去感受周圍的氣息,然而閉著眼睛盤坐著一個時辰,什麼都沒發生。

「師父,我到底哪裡出錯了?」見沒有什麼成效,天殤撅起嘴巴,像莉莉絲撒嬌,以求莉莉絲的幫助。

「蠢貨,沒看到功法裡面說以自己的意志去感受嗎,別廢話了,趕緊練習。」

天殤再一次閉眼感受,這次心無雜念,就這樣過了三個時辰。

此時的太陽照射非常厲害,有隻蜘蛛在她身上爬她也毫無反應,突然間,她的腦海出現了一個畫面,天上的日月星辰,地上的花草樹木,風吹雨打······

天殤的身上突然冒出一陣微光,周圍的樹葉,花草飄動,一陣清涼的微風,天殤絲毫不受影響,突然間,天殤的氣息猛的往上增長,體內的元氣不斷增加。

「轟」只見一聲巨響,天殤用力往前一拳,一股拳風擊中山林,而且被擊中的巨型樹木瞬間倒塌,只是普通的一拳,並沒有用腐蝕之拳。

「不錯,你已經做到心境合一,心境合一,是做到遵循自己的心境做事,不受任何事物干擾,甚至把大自然化為自己的力量,而你練成了第一重心境合一,使周圍大自然的氣息轉化為你的力量,從而連飆兩個境界,達到浴血境。」

在剛才,天殤的元氣達到飽滿狀態,他趕緊進行突破,把元氣近一步增強,提升,達到大成境,大成境,就是元氣的成型,元嬰只是元氣的雛形,而大成境就是元氣的成型之境,然後成型之時再次升華,使身體的血液發生質變,重鑄身體骨骼,浴血蛻變,達到浴血境,使之力量增強,可以使用輕功。

「吼。」

就在天殤準備慶功之時,在山下,一隻長達六米,高三米長著兩顆鋒利獠牙的一隻巨型老虎,正在威脅這這裡的村民。

這是魔獸,上古時期就存在著的生物,體型巨大,實力高強的還擁有智慧,經常襲擊人類。

「快跑。」村子里的人大量都往外跑。

「女兒。」

一個小女孩被絆倒了,眼看老虎就要來到她身邊,已經張開了口。

在這危機時刻,一個穿著背心的女子拿著一把紅色的唐刀,站在小女孩還面前,拿一塊步蒙著小女孩的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