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有,這次交付贖金,就中了冷沐風的埋伏,只有幽老一個人逃了出來,冷沐風沒有現身,否則幽老怕也凶多吉少。」

周哺身體一晃,差點摔倒:「一百多人全部死了?」

「嗯。」周琦看了周哺一眼,小聲說了一聲。

周哺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一百多名武尊,他花了大代價才從各地招募來的,這才剛剛出手,就全軍覆沒了。

「冷沐風的實力怎麼增長這麼快,一名巔峰武聖也險些留下?」

「他吞併了應天府,應天府中的高手都歸順了他,裡面就有一個叫錢斌的,也是巔峰武聖的修為。」周琦解釋道。

「杜天虎這個白痴!白白便宜了冷沐風。」周哺忍不住罵道。

「你先下去休息,這件事我需要仔細考慮一下。」周哺對周琦說道。

周琦想了一下,現在還不是向太子要人的時候,便躬身說道:「謝殿下!」說完,轉身退了出去。

周哺在房間中來回踱步沉思,直到天色漸晚才停了下來,吩咐侍衛道:「備馬,馬上趕去皇宮。」

皇宮中,周聖元也在踱步沉思,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次求親,竟被神機閣突然殺出,給破壞掉。

他還在思索對策,太監在外輕聲稟報道:「啟稟陛下,太子有急事求見。」

周聖元微微嘆了一口氣:「讓他進來吧。」

「是!」

不一會周哺走進房間,俯身拜倒在地:「兒臣見過父皇。」

「起來吧,現在進宮,可是周琦帶回了什麼消息?」

「父皇聖明,冷沐風很可能受傷了。」周哺將周琦的推斷,一五一十的做了稟報。

「總算有一個好消息。」周聖元嘆了一口氣說道。

周哺一愣:「父皇,又出什麼事情了?」

「妙無計突然趕到神龍城,說燕無極的一個侄子,英俊瀟洒、修為高深,十分仰慕火靈兒。可笑,他哪裡來的侄子,他們神機閣帝國的繼承人,不是那個草包燕無力嗎,若真有這樣一個侄子,還有燕無力什麼事。」

「這妙無計分明是故意搗亂的。」周哺聽到這裡說道。

浴血承歡 「他搗亂倒不怕,關鍵是龍在天那個老狐狸,明知道妙無計在胡說八道,竟然還說要考慮考慮,要交給火靈兒去選,選個毛啊!」周聖元難得爆粗口道。

周哺也聽明白了,龍在天是沒有同意他和火靈兒的婚事,想到張玉兒現在對自己的態度,周哺不由一陣頭大。

「他沒提什麼條件嗎?」

周聖元搖搖頭:「沒有,只說要考慮考慮,表面上誰也沒得罪,不過還不是藉機拒絕了我們。」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那個人要怎麼說?」周哺想起了張玉兒背後的那個神秘人,問道。

「什麼也不用說,龍在天今天拒絕了,我們明天再派人去,一直到他答應為止,我倒要看看他燕無極能弄出一個什麼『侄子』出來。」

周哺無奈的搖搖頭,父皇每次一聽到這個燕無極,情緒都有些失控,他也是見怪不怪了,說道:「這件事先放在一邊,冷沐風該如何處理,龍在天拒絕我們,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冷沐風。」

一言點醒夢中人,周聖元點點頭:「有道理,只是兩位老祖剛剛行刺失敗,你有何打算?」

周哺說道:「混亂之地我們暫時無能為力,不如調集重兵防守桃山郡、飛虎郡、孟林郡一線,防止冷沐風出來。」

周聖元沒有說話,周哺接著說道:「然後,下令田有雨征討武堡,武堡不是在他手中丟失的嗎,就讓他奪回來了。」

周聖元眼睛一亮:「妙計,你是要田有雨與那個雲飛揚打個兩敗俱傷。」

「正是,雲飛揚修為高但人少,田有雨兵多將廣,又有郭、樂、秦三家協助,那就讓他們打個痛快。田家勝了,替我們剪除心腹大患,一旦敗了,他田家的元氣勢必大傷,還有什麼資格敢抗命不遵。」

周聖元聽得連連點頭,想了一下說道:「我再派周坤老祖帶五萬暴龍軍團駐守武陽縣,一來,督促田有雨和四大家族,二來,震懾青龍關對面的龍血軍團。」

周聖元說動手便動手,連夜下旨,封田有雨為討逆大元帥,四大家族悉歸他調遣,即刻征討武堡。

同時又從神都調出三十萬大軍,趕赴桃山郡一線,徹底封死冷沐風北上的路線。

為防止冷沐風逃竄進來,周哺、周琦、玄廣和張玉兒,親率剛剛組建完成的破軍營,共三萬餘人,也來到桃山郡,將這裡封鎖得如鐵桶一般,所有進出的行人、商隊,都要接受嚴格的盤查。

青龍關,田有雨在周勝、周勇離開后,就逍遙起來,與三大家族前來支援的高手,每日飲酒作樂,好不痛快。

直到這一天,他接到周聖元的聖旨,升他為討逆大元帥,命他出兵征討武堡,才傻了眼。

將聖差送走,田有雨在帳中悶悶不樂,他這個討逆大元帥,除了野狼軍團的士兵,就多了三大家族可以隨便調遣,但真的可以隨便調遣嗎?周聖元這是明顯借武堡的手,具體說就是雲飛揚,來削弱他和三大家族的實力,同時,也離間他和三大家族的關係。

「周家真是太卑鄙,竟然能想出這樣的毒計,父親,我看,您完全不用理他。」田福壽在一旁說道。

「能不理嗎?你馬上親自寫信,將這個情況告訴你爺爺,讓他與三大家族商議一下,看該如何處理。」田有雨說道。 岳嘯天逃離飛龍山之後,進入蒼龍帝國境內一個偏僻的山谷中靜養,連服兩顆玄元丹,才將被冷沐風吸去的靈氣補充回來。

只是他的左手,卻無法重新長出,岳嘯天越想越氣,又有些后怕,冷沐風從哪學的如此變態的修鍊法訣,竟可吸收修鍊者的靈氣,難怪他的修為進步如此神速。

想著想著,岳嘯天竟將蒼龍閣也恨上了,他早就知道潛龍是蒼龍閣的勢力,想不到他們不但不阻止冷沐風,還趁火打劫。

「你們不仁,也休怪我不義!」岳嘯天惡狠狠的說了一句,飛身離開。

再說冷沐風,現在神軍營實力暴漲,佔據應天城、岩石城兩座大城,青天鎮、石門鎮和鬼門鎮三座小鎮,鐵血堂人數已經激增到近萬人。有錢斌武聖巔峰的高手,也有冥老、端木瑞、公孫豹等五名武尊巔峰的高手,算上冷沐風就是六人。黑冰衛更是擴張迅速,正在以混亂之地為中心,向四周急遽的輻射。

如果再算上武堡眾人,尤其是武神雲飛揚和武聖巔峰的歐陽千尋,冷沐風思忖和周家一戰的時機,已經悄然來臨。

他和柳飛絮在山洞中密謀數日,最終認定,必須在混亂之地之外,找一安身之地,方能立起古武帝國的旗號,而這又必須要得到蒼龍帝國和神機帝國的支持。

「我去找胡連,看他們能不能在一線天牽制周家。」冷沐風說道。

柳飛絮點點頭:「周哺正好幫了我們一個大忙,他將桃山郡一線封得像鐵桶一般,殿下正好有理由否決北上。」

「即便周哺不來,我們也不可能北上,到那時還不被神機閣榨得骨頭都不剩。」

「可是,不給他們些好處,他們會幫我們嗎?」

「無論他們幫不幫,我們都要借勢崛起,要些銀兩還可以,但若想割占城池,絕對不行。」冷沐風說道。

「那殿下與他們談判,怕是十分艱辛。」柳飛絮有些擔憂的說道。

冷沐風詭異的一笑:「我們為何要與他們談判,我只是通知他們一聲。」

冷沐風叮囑柳飛絮一番,來到胡連的房間外,也未敲門,直接走了進來。

胡連正盤坐在床上閉目冥想,見冷沐風進來,不由苦一聲跳了下來:「殿下有何吩咐?」

「不敢,周哺在桃山郡的消息,想必胡先生也已經知道?」冷沐風問道。

胡連點點頭:「還有三十萬禁軍和數萬修鍊者,殿下若打出去,怕是更加困難。」

「是啊,所以我想請貴國在一線天牽制周家。」冷沐風說道。

「一線天?」饒是胡連聰明絕頂,一下也聽糊塗了:「為何選擇一線天?」

「現在的情況,我們之前的商議只能作廢,我要選擇在別的地方立足。」冷沐風平靜的說道。

胡連恍然,深深的看了冷沐風一眼:「武陽縣!」

「對,胡先生是個聰明人。」

「那我能問下,殿下如何對付青龍關的田有雨,即便你與他聯手,也不過是暫時而已,你隨時可能會腹背受敵。」胡連問道。

「這個我自有辦法,就想請胡先生幫忙問下,燕陛下不知能否幫這個忙。」

胡連笑道:「我們已有協議,只要殿下答應,陛下自然會出兵。」

冷沐風搖搖頭:「胡先生,我已說過,先前那個商議已經作廢,若貴國肯出兵,我願意用銀兩來補償,我們一個在西,一個在東,相距遙遠,就算給你們一座孤城,你們怎麼來守?」

胡連一愣:「殿下只打算付出銀兩?」

冷沐風點點頭說道:「對!」

「這件事恕我做不了主,我要請示閣主才行。」

「好,我今天就要離開飛龍山,胡先生有任何事情,直接找柳飛絮就行,他知道該怎麼做。」

「殿下是要親自去蒼龍帝國?」胡連馬上反應過來。

「呵呵,什麼都瞞不過胡先生,武陽縣頻臨青龍關,青龍關又與蒼龍帝國接壤,我若想守住武陽縣,必須得到蒼龍帝國的協助。」

胡連輕吁一口氣說道:「龍在天也非心善之人,雖然有你跟火靈兒的關係,但若想他支持你,條件怕也非常苛刻。」

「這點我也清楚,但不談怎麼知道呢,只是我離開飛龍山,有一事還要拜託胡先生。」

冷沐風說著站了起來,深深向胡連行了一禮:「往日多有得罪,還望胡先生大人大量,不要往心裡去。他日我若成功復國,定不負胡先生。」

胡連連忙起身說道:「殿下客氣,我一定會和柳大人齊心協力,保飛龍山無憂。」

「多謝胡先生!」冷沐風謝道,取出三顆玄元丹、三顆金還丹堅持留下,然後離開了飛龍山。

冷沐風一路南下,穿過翠谷盆地,來到盤龍古道的出口。這裡有一個盤龍鎮,人來人往,異常熱鬧,與鬼門鎮類似,商旅雲集。

冷沐風在這裡盤桓三日,摸清了盤龍古道的情況,知道這裡也盤踞著數千名土匪,比黑風峽谷還要多。

收拾一番,冷沐風婉拒多支商隊的邀請,獨自一人衝進盤龍古道。有意了解這裡的地形,冷沐風時而騰空飛行,時而緩步慢走,嘴裡不時發出陣陣感嘆:「奇峰俊秀,當真又險又美。」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啊!這裡駐上一萬精兵,蒼龍帝國就是百萬人也打不進來。」冷沐風站在一處懸崖旁感嘆道,一條僅能通過一輛馬車的山路,在這裡盤旋而下,繞山延伸向遠方。

一股山匪正盤踞在這裡,領頭的叫孤鷹,此時正帶人趴在山頭上觀察冷沐風。

「大當家,就是這人,一個人站在這感慨很久了,好像有兩把刷子,要不要動手?」一名嘍啰趴在一旁小聲問道。

「就他一個人?」孤鷹問道。

「對,前後我都去打探了,沒人。」

「看來不好對付啊,禿狼,你去將兄弟們都叫下來,我們碰到肥羊了。」孤鷹眼中閃著精光小聲說道。

「什麼肥羊,一看就是個又瘦又硬的刺蝟,沒有幾兩肉還扎手。」一旁一個禿頂的大漢忍不住小聲嘀咕道。 「笨蛋,你沒看出來嗎,這是凌雲宗懸賞的那個古風太子。」孤鷹瞪了那個禿頂大漢一眼說道。

「什麼?」趴在山頭上的十多人頓時來了精神,禿狼從懷中掏出一副畫像,看了半天也沒看出是古風。

「笨蛋,畫上畫的是他的正面,你從這裡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能看出什麼。」孤鷹忍不住罵道。

「那你怎麼看出來的?」禿狼不甘心的問道。

「我這雙眼睛什麼時候認錯過人,只見他的長相一眼,就能大致推斷出他的身形,是古風錯不了。」

「就是,大當家什麼時候錯過,軍師你快去叫人吧。」一旁的一名嘍啰小聲催促禿狼。

「每次都是我,我好歹還是你們的軍師。」禿狼嘀咕一聲,還是爬起來,悄悄向後方退去。

冷沐風站在懸崖旁看了半日,才緩緩轉身準備離去,這時,突然從上方傳來一聲大喝:「站住!」

隨即數百條身影從山頂疾飛而下,將他團團圍住,為首一人面黑如碳,身高丈二,手提一根銀色長槍,身穿白甲白袍,打扮得不倫不類。

冷沐風看得一愣,那人甚是威風的一提銀槍,指著冷沐風喝道:「你可是古風?」

「你是哪裡的山匪,敢打劫爺爺。」

「我就是這鷹驚崖的山匪,…」

孤鷹還想接著往下說狠話,被旁邊一個嘍啰打斷:「老大,他在占你便宜!」

「嗯?」

「他說他是你爺爺。」那名嘍啰一臉無奈的說道,旁邊的數百人也是面露愧色,跟著這樣一個老大來打劫,還真是丟人。

「放肆!看槍!」孤鷹怒極,大喝一聲,長槍疾刺而來,宛若一條白龍咆哮出海。

冷沐風眼前一亮,這人腦袋雖然不好使,但這身修為卻不弱,已是武王巔峰,難怪能做這股土匪的大當家。

冷沐風抽出龍鱗劍,靈氣運行,一條金龍飛出,張牙舞爪的迎了上去,「砰!」 https://tw.95zongcai.com/zc/67082/ 的一聲,兩條神龍撞在一起,互相撕咬起來,一旁的山匪急忙四處散開。

冷沐風身形一晃,出人意料的來到孤鷹身旁,舉劍便刺,一旁的嘍啰頓時大聲喊了起來:「大當家小心!」

「這小子偷襲!」

「不好了,當家當心頭上!」

孤鷹一愣,古風不是在自己左邊嗎,怎麼又要當心頭上,不禁抬頭看去,頓時黢黑的扭曲起來。只見上空一道水桶粗細的閃電,攜裹著無盡威勢,正迅疾向自己頭頂砸來。

孤鷹來不及多想,銀槍一抖砸向空中,同時身形一旁急閃。但是他卻忘了,他手中還握著銀槍,雷電順著銀槍迅疾無比的向他打來。

歸途的路 「哇啊啊!」孤鷹被電得原地劇烈的抖動起來,一身白甲白袍也變的黝黑無比,還冒起了黑煙,只有他嘴中兩排雪白的牙齒,隨著他的慘叫聲不時閃現。

這還是冷沐風對他手下留情,不然孤鷹此時已經當場殞命。禿狼等人見狀,大喝一聲,紛紛取出法寶就要上前攻來。

冷沐風早來的孤鷹身邊,龍鱗劍往他脖子上一架,鷹驚崖的土匪見狀,只好又退了下去。

「放了大當家。」禿狼底氣不足的喊道,他也知道是白喊,誰會在這個時候放人。

「先告訴我,你們怎麼知道我是古風?」

「呃,你還不知道,有人將你的畫像,傳給了盤龍古道三千多名土匪,重金懸賞你的腦袋。」禿狼說道。

這時,「撲通」一聲傳來,孤鷹渾身抽搐的倒在地上,一張嘴,一股白氣吐了出來。

旁邊的土匪一驚,冷沐風說道:「放心,他死不了,是什麼人懸賞我的腦袋?」

「是一個身材魁梧,滿臉絡腮鬍子的老頭。嗯,他身邊還跟著一位儒雅的中年人。」禿狼接著將來人的長相詳細描述一遍。

冷沐風知道了,那是岳如海和岳嘯天,看來岳嘯天告訴自己火靈兒的消息,果然沒安好意,難道自己殺死岳鵬飛的消息走漏了?

「你,你不是最多才武王修為嗎,怎麼一下子高出那麼多?」倒在地上的孤鷹終於有力氣問道,他可是被坑慘了。

「懸賞我的那個人告訴你的?」冷沐風問道。

不僅孤鷹,禿狼也在一旁直點頭,若知道冷沐風已經是武尊修為,打死孤鷹也不敢單挑冷沐風。

「嗯,那是之前,一年多前吧,我確實是武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