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杜家這篇已經暫時翻過去了,你們先說說需要和我商量的事吧。」周雲峰並沒有在杜家的問題上繼續糾纏,岔開話題道。

「雅兒,你來說吧。」林覺轉頭看向林雅兒,微笑道。

「恩。」

林雅兒應了一聲之後,就將昨晚和林飈商量的結果給周雲峰說了一遍,當然說的都是應該讓周雲峰知道的。

「你們林家有九品聖丹丹方,而且還有湊齊了靈藥靈草。」周雲峰心中一喜,問道。

「沒錯,希望周前輩能一試,只要能煉製成功,不論是對周前輩自己,還是對林家都是一件難得的好事。」林雅兒正色道:「並且我爺爺承諾,只要周前輩能煉製成功,這一批的三份藥材煉製出來的丹藥都歸前輩。」

「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當然,我爺爺也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林雅兒笑了笑,說道。

「林小姐,希望你能一次性把話說完,你這樣把一句話分成幾段說,是很浪費時間的。」周雲峰苦笑道。

「爺爺希望周前輩在煉丹的時候,能讓燚爺爺在一旁觀摩。」林雅兒說道。

「觀摩倒不是什麼難事,條件也很誘人,但是恐怕我是沒有這個機會了。」周雲峰想了想道。

「前輩是什麼意思,雅兒不明白。」林雅兒不解的問道。

周雲峰的前半句話明顯就是答應了,但是後半句話又是拒絕了,雖然說的很委婉。

「難道你們沒有看出來嗎,我必須馬上跑路了。」周雲峰一瞪眼看著林覺四人,道。

「周兄弟是擔心杜家的報復。」林覺皺眉道。

「我殺了杜家的兩名四劫武聖,另外還重傷了兩名長老,其中的一人還被斷了一臂,杜家要報復我是百分之百的事情,他們人多勢眾,我現在只能跑路了。」周雲峰苦笑道。

「周前輩,難道就不能再逗留幾天嗎。」林雅兒不死心的問道。

林雅兒和林燚費了不少心思,才將林飈說服,現在一切都準備好,就只等周雲峰點頭了,但是現在周雲峰卻要離開藍波城,林雅兒又怎麼會甘心。

「我是想再留一段時間,其實我也很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已經達到了九品靈丹師,可是我等的了,但是杜家卻等不了啊。」周雲峰為難的說道。

「前輩,如果林家能保證你們在藍波城的安全啦。」林雅兒沉吟了一下,臉色肅然的看著周雲峰,沉聲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考慮,但是你做的主嗎。」周雲峰眼睛一眯,淡淡的說道。

林覺雖然在剛才為了增加周雲對林家的好感,對杜無戰等人放了狠話,但他畢竟只是林家的長老,不是林家的主事人,周雲峰可是不會去相信那些話的。

「雅兒可以馬上回去和爺爺商議,前輩只需再等半個小時,雅兒一定給你一個明確的答案。」林雅兒沉聲道。

「好,我就答應你,給你辦個小時的時間,反正如果我兄弟能再得到更多的九級高階魔核,我們也未必就怕他杜家。」周雲峰想了想,重重的點頭道。

「我怎麼覺商人的職業更適合他,什麼時候都不會忘了爭取利益。」聽到周雲峰此時提到九級高階魔核,林雅兒心中不由的嘀咕道。

「浩爺爺,麻煩你帶雅兒回一趟府,五爺爺和燚爺爺就先留在這裡吧,以防杜家再次派人來。」林雅兒其實看著林覺三人道。

「雅兒,快去快回,我就在這裡陪著周兄弟和石兄弟,我倒要看看杜家還能玩出什麼花樣啦。」林覺冷笑道。 ?第51章殺意

看著廳中的兩具屍體,看著一條手臂掛在肩上臉色蒼白的杜無戰,看著只剩下一條手臂、臉色慘白狼狽不堪的杜河,看著自己原本意氣風,現在卻一臉后怕的愛子,杜天南沉默了了解杜天南的人都知道,杜天南沉默時才是最可怕的,因為這代表著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杜妄,說,怎麼回事。」杜天南眼中涌動這寒意的看著杜妄,沉聲道。

杜妄是杜天南最看中的兒子之一,否則周雲峰這件事情也不會交給杜妄處理,但是現在的情況也不單單是讓杜天南失望那麼簡單了。

兩名四劫後期武聖武聖隕落,兩名長老重傷,其中杜無戰還有好點,只要耗費一些丹藥,手臂是可以恢復的,但是杜河的手臂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在重玄界也不是沒有斷臂重生的丹藥,但是這樣的丹藥已經出了聖丹的範疇,先不說它的價格,就是它的層次,也不是杜家這樣的家族能接觸到的。

所以杜河這條手臂算是徹底廢了,廢了一條手臂的杜河,實力必然大打折扣,這就影響到了杜家的整體勢力。

「爹,都是孩兒的錯,是孩兒低估了對手的實力。」杜妄低頭沉聲道。

雖然派出杜無戰幾人的決定是杜天南作的,但是此時,杜妄萬萬不敢將責任推給他老爹,他唯一的明智選擇就是將所有的過錯都攬到自己身上。

「你們遇到了林家的人。」杜天南陰沉著臉道。

「是。」杜妄點頭道。

「好你個林飈,你既然下次毒手,老夫絕不與你善罷甘休。」杜天南眼中頓時殺機湧現,冷聲道。

「爹,我們雖然遇到了林家的人,但是他們並沒有出手,出手的是周雲峰和那個石炎。」見杜天南誤以為是林家出手的人,杜妄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什麼,是他們兩人下的手,就只有他們兩人。」杜天南眉頭一皺,問道。

「就只有他們兩人,無通、無戰兩位叔叔最先就是被石炎一拳將重傷的,你如不信,可以問七長老和八長老。」杜妄解釋道。

「家主,妄少爺說的句句實話,出手的確實就只有他們兩人,說來慚愧,我就是被周雲峰一掌重傷的,而老八是被石炎一爪斷掉了手臂。」杜無戰滿臉羞愧的說道。

「你是說你和八長老都是被周雲峰和石炎一招重傷的。」聽了杜無戰的解釋,杜天南的眉頭不但沒有舒展開,反而皺的更緊了。

「沒錯,確實是一招,我們出手的四人全部都是被一招重傷,我想這還是因為他們不想要我們性命的原因,否則我們恐怕已經死了。」杜無戰苦笑道。

「看來是老夫低估了周雲峰和石炎的實力,怪不得敢和我杜家作對,原來是隱藏了實力。」杜天南沉聲道:「那無通和無名是怎麼回事。」

「他們是被周雲峰殺死的。」杜妄眼中閃現著怨毒的說道。

「將事情前前後後,一字不漏的給我說一遍,不能漏掉任何一個細節。」杜天南緩緩閉上雙眼,淡淡的說道。

杜妄等人都知道這是杜天南判斷大事情時的習慣,所以在杜天南將眼睛閉上后,杜妄就開始將敘述整件事情,沒有漏掉任何一個細節,同樣也沒有添油加醋。

「如此說來,周雲峰和林家一早就知道了我們杜家會動手,否則周雲峰也不會那麼有恃無恐,林覺等人也不會前後腳趕到。」杜天南聽完整件事情后,睜開雙眼淡淡的說道。

「應該是如此,以周雲峰和石炎今天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們不可能沒有現有人在監視和跟蹤他們。」杜無戰沉聲道。

「讓我意外的倒不是林覺幾人能趕到,而是周雲峰和石炎的實力,明明就只有三、四劫武聖的修為,卻能將一個五劫武聖一招重傷,甚至有秒殺的能力,他們要麼是有隱藏修為的秘法,要麼就是大有來頭。」杜天南臉色露出冷色,道。

「他們的來頭應該不小,否則林家也不會只和他們合作,而不是強行讓他們歸順林家,這說明林飈對他們也有所忌憚,只不過今天卻讓我們闖上去了。」說到最後,杜無戰一臉的自嘲。

「爹,最可惡的是林覺那個老傢伙,居然敢威脅我們杜家,他們也太狂妄了。」杜妄氣憤的說道。

「林覺如此做,不過是想贏得周雲峰的好感罷了,周雲峰為他們煉製那麼多極品成色的八品靈丹,他們有這樣的表現也不奇怪,只不過這樣一來,我們就不能再對付周雲峰了。」杜天南冷笑道。

「爹,我們杜家這次損失如此大,難道就這麼放過周雲峰。」杜妄不甘心的說道。

「放過,哼,殺了我杜家的人,想全身而退,簡直是痴心妄想。」杜天南臉色陰沉的冷哼道。

「那爹的意思是。」杜妄問道。

「林覺的話不是無的放矢,我們杜家的實力本來就略弱於林家,現在無通、無名隕落,七長老和八長老重傷,就更不是林家的對手了,和林家硬碰,我們會吃虧,明的不行,我們就來暗的,今天不行,我們就明天,我不相信周雲峰會一直躲在藍波城,只要他一出藍波城,老夫定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杜天南滿臉殺意的說道。

「馬上派人日夜見識周雲峰的住所和林家,一有消息馬上回報。」杜天南沉聲道。

「是,孩兒馬上就去安排。」杜妄躬身道。

「周雲峰不是常人,武尊就不要派去了,全部派武聖,而且要快,你馬上就去安排,我擔心周雲峰會跑。」杜天南電了點頭道。

「是。」杜妄的眼神一凝,隨後眼中儘是殺意,應聲之後,就轉身離開了大廳。

「你們兩人先去療傷吧,療傷的丹藥隨後我會派人送到你們的住處,你們放心,你們的傷絕對不會白受,周雲峰和石炎一定會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杜天南看中杜無戰兩人沉聲道。

「謝家主。」杜無戰兩人眼中一喜,對杜天南躬身道。

待杜無戰和杜河離開后,杜天南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眼中閃爍著一道道寒光,臉色也變的陰沉的可怕。

「周雲峰,如果你今天不殺我杜家的人,老夫還可能顧忌到你的實力和林家,不再和你計較,但是現在我們就不死不休了。」杜天南冷聲道,冰冷的聲音好像是來至九幽

林雅兒辦事的效率確實不低,不到二十分鐘,她就再次來到了周雲峰的小院,一起來的還有兩人,這兩人的分身都極不簡單,其中一人就是林家的家主林飈,另外一個人就是林家的大長老林點蒼。

林點蒼在林家是派前三的存在,林家修為在他之上的就只有林飈和那位神秘的太上長老,一身修為已經達八劫武聖巔峰,就算是遇到九劫武聖初期強者,他也能抵擋一陣。

「哈哈,想不到林家主和林大長老也屈尊來我這個小地方,真是蓬蓽生輝啊。」周雲峰對林飈、林點蒼抱拳大笑道。

「周兄弟,你說笑了,你堂堂的八品靈丹師,甚至是九品聖丹師的人住的地方,又怎麼能說是小地方啦,是我們打擾了才對。」林飈笑道。

「不要站著說話了,都請坐,有什麼我們坐下慢慢聊。」周雲峰笑道。

「林家主,我想我的意思林小姐也已經轉達了,不知道你是什麼看法。」分賓主坐下后,周雲峰單刀直入的說道。

「周兄弟,你的意思我已經知道了,我和大長老來此就是給你答覆的。」林飈微笑道。

「哦,不知道林家主的意思是。」周雲峰問道。

「杜家打擾周兄弟,是我們林家的疏忽,但是這樣的事情我林飈絕對不允許生第二次,所以我將大長老帶過來了,以後大長老就留下保護兩位的安全,有大長老在,就算是杜天南那老匹夫來了,也不休想輕易傷到兩位兄弟。」林飈氣憤的說道。

「其實我也不那麼擔心,就算是杜家再次出手,他們也未必奈何的了我們兄弟,只是有他們搗亂,我就不可能再煉製丹藥了,與其如此,我也就沒有必要在和杜家糾纏下去了,離開藍波城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有林家能抵擋杜家,就最好不過了。」周雲峰並沒有因為林飈的話而表現出激動之色,而是淡淡的說道。

聽到周雲峰的話,林飈的眼中不由的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他本來還有對周雲峰用強的意思,只不過因為林雅兒和林燚的勸說,他才放棄了這個想法。

今天周雲峰和杜家碰闖的情況,林雅兒已經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林飈,林飈也確認了周雲峰和小炎在海上的時候確實隱藏了實力,但是現在聽到周雲峰的話,他覺得他對周雲峰和小炎的估計還是低了。

林飈知道周雲峰說的並不全是實話,但是周雲峰眼中的那份自信卻是騙不了人的,所以林飈斷定,周雲峰和石炎肯定有不一般的底牌,這些底牌至少可以讓他們保住性命,否則周雲峰不會表現的如此自信、淡定,也不會有這樣的口氣。

想到這裡,林飈不由的看了林雅兒和林燚一眼,如果不是他們兩人有遠見,也許今天損兵折將的就不是他杜天南了,而是他林飈了。

「周兄弟可以完全放心,在藍波城內,杜家還翻不了天,我林飈可以在這裡保證,在藍波城內今天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生第二次。」 寵妻出逃:惹火霸道總裁 林飈信誓旦旦的說道。 ?第511章煉製九品聖丹

商議了一番之後,周雲峰和林飈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周雲峰也承諾不管他能否煉製出九品聖丹,他都給林燚一次機會,近距離觀摩他煉丹的機會。為了讓林燚儘可能的晉級到八品靈丹師,林飈也可以算是豁出去了,林飈擔心一次太少,所以希望周雲峰能給三次機會,但是他也不白多要那兩次機會,而是給了周雲峰三顆九級高階魔核。

如果是一般的九級高階魔核,林飈也開不了這個口,而三顆九級魔核都是變異屬性的魔核,其中一顆雷系,兩顆風系。

雷系魔核的主人是一隻九級高階後期魔獸,兩顆風系魔核的主人雖然差了一些,但是也都是九級高階中期魔獸。

這三顆魔核並不是林家收購來的,而是林家自己的收藏,那顆九級高階後期的雷系魔核在林家已經保存了四百多年,而兩顆風系魔核的主人是一對風系飛禽,是林飈在一百多年前和林家的那位老祖聯手將其擊殺所得。

風雷系在人類中是變異屬性,在魔獸中風、雷系魔獸雖然遠比同系的武者多,但是數量也非常有限,林家正是看在這三顆魔核稀少,所以才一直收藏在家族裡。

只不過這次為了讓林家能出一名八品靈丹師,林飈也豁出去了,用這三顆魔核為林燚換取了兩次觀摩學習的機會。

一切商議好之後,林飈就帶著林雅兒和林燚離開了,林點蒼、林覺、林浩三人則被留了下來。

因為周雲峰沒有煉製過九品聖丹,所以周雲峰只答應了在煉製八品靈丹的時候讓林燚觀摩學習,對此林燚也欣然同意了,因為他現在需要突破的是七品靈丹師,而不是八品靈丹師,所以觀摩煉製八品靈丹的效果可能反而好些。

有了林點蒼等人護衛,周雲峰當然不用再擔心安全問題,他也不擔心林家會算計他,因為林家現在有求於他。

在林飈三人離開后,周雲峰就告訴林點蒼三人,他需要閉關十天,為煉製九品聖丹做準備,隨後就帶著小炎去閉關了,將小院的安全扔給了林點蒼三人。

昨天的交易,周雲峰也從靈丹閣得到了五顆九級高階魔核,在幾天打劫來的九枚乾坤戒中,周雲峰也找到了一些九級高階魔核。

只不過這些魔核都是九級高階初期,其中只有一顆火系的九級高階中期,在以往得到的九級高階魔核中,九級高階中期以上的魔核也是極少。

因為擔心杜家再來搗亂,所以周雲峰和小炎都還沒有來得及煉化這些魔核,現在終於有時間了,周雲峰將這些魔核全部給了小炎,而他則是開始煉化林飈送來的那三顆魔核。

對於煉製九品下品聖丹,周雲峰雖然沒有十成的把握,但是七八成還是有的,所以並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更不需要他所說的十天時間,他只是想在這十天內利用三顆魔核讓風雷系突破到四劫武聖。

因為周雲峰的關係,林家和杜家的關係變的更加惡劣,藍波城內的氣氛也有一些難以捉摸的變化,就算是毫不知情的人也感覺到了藍波城內的味有些變了。

但畢竟林、杜兩家並沒有真正開戰,況且他們的關係本來就一直不好,所以這些變化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杜家監視,林家護衛,周雲峰、小炎閉關,一切都好像又恢復了平靜,表面看不出有什麼不同。

一轉眼,十天過去了,周雲峰已經將三顆魔核全部煉化,他的修為也如願的從三劫武聖突破到了四劫武聖,而且還不是簡單的初入四劫武聖,而是四劫武聖中期。

因為領悟的原因,周雲峰並沒能將煉化三顆魔核所得的靈氣全部吸收,而是將其中未吸收的部分封印了起來,周雲峰相信等他將這些靈力全部吸收之後,風雷系距離五劫武聖就不遠了。

九級高階的魔核,每差一個等級,其中蘊含的靈力都是數倍來至十倍的差別,能得到三顆九級高階中期以上的魔核,對於周雲峰來講,可以說是一場不小的機緣。

密室中周雲峰看著手中的丹方,周雲峰手中的丹方並不是原本,而是一份手抄本,但是周雲峰對此並不介意,他只在乎丹方上的內容是真的就行了,至於是不是原本,對於他來講毫無意義。

「和『天聖丹』一樣,都是九品下品聖丹,但是卻比『天聖丹』差了不少,不管是作用,還是所用的靈藥靈草,而正是因為如此,這『紫雪元丹』的煉製比『天聖丹』要簡單不少。」周雲峰笑道,眼中洋溢著自信的光芒。

周雲峰將丹方上的內容熟記之後,就將丹方給燒毀了,然後將星元鼎和林飈給的三份靈藥靈草取了出來。

「三份靈藥靈草,只要成功,煉製成的丹藥都歸我,看來林飈並沒有對我報太大的信心嘛,不過這樣也好,我能多得到一些九品聖丹。」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一番準備之後,周雲峰就開始了他第一次煉製九品聖丹,九品聖丹的價值遠八品靈丹,同樣它的煉製的複雜程度也不是煉製八品靈丹所能比的,過程異常複雜,就算是周雲峰有不小的信心,此時也不敢有半點馬虎。

只不過就算周雲峰再小心,第一份靈藥靈草也還是被他煉製成了一推黑灰,面對這樣的結果,周雲峰並沒有失去信心,而是在思考一番之後,再次開始煉丹。

「幸好林飈給了三份,要是只給一份,就真的瞎了。」周雲峰苦笑道。

言罷,周雲峰的臉色變得無比嚴肅,眼神凝重的注視著星元鼎,地火靈珠也被他再次放出置於星元鼎之下。

一珠珠的靈藥有條不紊的被投入星元鼎之中,滋滋聲不斷從鼎內傳出,密室中也瀰漫著炙熱的空氣。

在專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時間過的異常快,很快又一天時間過去了,周雲峰第二次煉製『紫雪元丹』也接近了尾聲,現在已經完成了凝丹,現在就差最後的兩個過程,封靈和出丹。

周雲峰一雙眼睛微眯,黑色眸子閃爍著一道道精光,周雲峰的雙手在星元鼎上空不斷揮舞,一道道手印結出,手印變化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已經看不清周雲峰的雙手,只能隱隱看看一團模糊的殘影。

突然,周雲峰微眯的雙眸猛睜,眼神一凝,手印變化已經快到極致的雙手也突然停了下來,雙手凌空對星元鼎一拍,低沉的喝聲道:「封。」

一拍之下,星元鼎中的一顆龍眼大小的紫色丹藥高轉動,這一顆丹藥好像一下被注入了靈性一般,表面突然多了一層神秘的靈氣光澤。

看到這樣的變化,周雲峰凝重的眼神中不由的露出了一道驚喜之色,但是這道驚喜之色並沒有停留,而是一閃而過。

因為煉丹還沒有結束。

周雲峰的雙手再次舞動起來,一道道手印再次被結出,這個過程並不長,就只持續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雙手再次凌空拍向星元鼎,周雲峰喝聲道:「出。」

周雲峰的話剛剛落口,在星元鼎中那顆不停轉動的紫色丹藥好像是終於找到了牢籠的出口一般,一下就向空中飛去,衝出了星元鼎。

雖然周雲峰早有準備,但是他還是低估了九品聖丹的靈性,費了一番手腳之後,周雲峰終於將這顆意義非凡的丹藥抓在了手中。

看著手中的丹藥,沉穩如周雲峰也難免激動起來,他不僅是煉製出了一顆九品聖丹,更是代表著他已經正式成為了一名九品聖丹師。

「中品成色,而且還是最少的一顆,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已經證明我是一名九品聖丹師了。」周雲峰激動的笑道。

在市場上流通的丹藥,中品成色的丹藥差不多佔了五成,下品成色的丹藥又佔據四成,上品成色丹藥佔據不足一成,而極品成色的丹藥就是鳳毛麟角了,這也是為什麼周雲峰的那些丹藥能為林家帶來那麼大利益的原因。

只不過周雲峰因為靈魂力遠強於同等級的丹藥師,再加上有地火靈珠的原因,所以他煉製出來的丹藥很少低於上品成色,只不過這顆『紫雪元丹』雖然只是中品成色,但是周雲峰還是非常高興,畢竟這是他煉製出的一顆九品聖丹。

『紫雪元丹』並不是一爐只能煉製出一顆,而是有著三種出丹數,分別是五顆、三顆以及一顆,丹藥師的煉丹水平決定出丹數,周雲峰這一次雖然煉製出了『紫雪元丹』,但是卻只出了一顆丹,是煉製成功中最差的一檔。

不管怎麼說,和第一爐相比,這一次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畢竟成功煉製出了『紫雪元丹』,況且周雲峰這是第一次煉製九品聖丹,所以對於這樣的結果,周雲峰已經非常滿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