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林大哥不會出事吧?」沒等張九天回應,一旁的糖寶在想了很多林玄仲還沒回來的原因后,當即提出那最不好的猜測。

「林大哥的實力比一般的七階武修要強,不可能隨便出事,糖寶你不要瞎猜,」說話的是倪友斌,在林玄仲是否會出事方面,倪友斌沒有認真考慮過,因為倪友斌潛意識裡就不覺得會有那種可能。

「不對,糖寶說的有些道理,或許城裡有不歡迎我們的人,」方青的說法很含蓄,但意思已經很明顯。

「那你說說林大哥會出什麼事?」見方青選擇相信糖寶,倪友斌當即反問一句,

「這個?我不知道啊!」下一時間,方青搖搖頭一臉無知。

「那你瞎說什麼,林大哥又不是那種喜歡惹事的人,張九天,你說是吧,」說著倪友斌又看向張九天,真要說起來,還是張九天與林玄仲待在一起的時間最長,理應對林玄仲的動向更加了解。

「將軍吉人自有天相,應該不可能出事,不過至於為什麼到現在都沒回來,我也不大清楚。」

「你們說林大哥該不會去哪個酒館偷偷找樂子了吧?聽說上次上面還賞了林大哥不少玉石!」見張九天沒能說出個所以然,方青只好又從自己的角度做個推測。

「放屁,你以為林大哥和你一個德行,」結果迎來的就是倪友斌的一句反駁。

「不管了,我們還是回去吧,」被倪友斌這麼一罵,方青不好意思再猜下去,趕緊向張九天打聲招呼,「張兄,要是林大哥回來,你通知我們一聲。」

「好,」今天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答覆,張九天雖然滿心無奈,還是朝方青笑笑。目送三人離去后,張九天總算鬆了一口氣,同時不難想到要是明日林玄仲再不回來,恐怕自己將永無寧日了。

拋開軍營的情況不提,吃完飯後,胡老又重新給林玄仲的眼睛塗藥,然後讓林玄仲早早休息。

今天累的夠嗆,躺在床上后沒和星宇說兩句話,林玄仲便睡著了。與林玄仲相同,星宇同樣是練功練的很累,睡著比林玄仲睡得還沉。

第二天一早,醒來后,林玄仲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眼睛上蒙著的布條解開。睜開眼,眼前一亮,所有景象慢慢清晰起來,很快一切都恢復正常。只不過越是看的清楚,昨日被那胡大暗算的畫面在腦海中越是清晰,那種如獲新生的感覺漸漸消失,很快只剩下對胡大的回憶。

一段時間后,林玄仲慢慢翻身起來,打量一下身上的外傷,不出意料的是都已經好的七七八八,弓術的修鍊效果的確非同一般,似乎連傷口癒合的速度都比之前更快一些。在暗暗為學習弓術高興時,轉身一看,旁邊的星宇還在沉沉的睡著。

想起昨日星宇出現在殺人現場的情景,林玄仲內心一陣擔心,只是還沒弄明白昨天發生的事究竟對星宇造成什麼影響,現在除了能看出星宇睡得很安然外,再看不出任何其他東西。起身穿好衣服,林玄仲打算今日早早回去,已經離開軍營兩天,沒去想方青他們會找自己,但軍隊里的事務不能一直交給張九天處理。

穿好胡老特意準備的一身新衣服后,打開門帘,林玄仲看到胡老正在客廳里收拾東西。

「林小友,你的眼睛好了,」胡老眼光一撇迎上正要出來的林玄仲,語氣溫和地問了一句。經過昨天的事,雙方的關係明顯親近不少,不像之前那樣雖然互不嫌棄,但絕對不算親近。

「恩,」點點頭,林玄仲又接著道:「等會我就回去。」

「那留下來吃個早飯吧,等會我和星宇今天要出去採藥,正好送你一程,」胡老很理解地點點頭,然後直接出了客廳。

等胡老提著盞燈去廚房后,一個人留在客廳里沒什麼事,林玄仲到屋外走走。清早,山上的晨風很冷,以林玄仲的體質都能感受到陣陣寒意,看來住在山上還有不好的地方。

等出了院子,往山下一看,下面那些村莊里已經飄起縷縷炊煙,在運轉元氣禦寒后,越走林玄仲越覺得閑適。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內心的感受令林玄仲覺得現在的處境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惜這種想法並不持久,很快又被想成為強者的念頭取代。

沒讓自己多想下去,片刻后完全冷靜下來,林玄仲只知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繞著院子走一圈回來,林玄仲看到星宇已經在用胡老剛燒好的水洗漱。一晚過去,星宇又像昨天早上那樣充滿朝氣,似乎昨日的經歷並沒有給其帶來影響,打量星宇一番后,林玄仲內心的一些陰霾倒是慢慢散去。

等跟在星宇後面洗漱后,沒多久,胡老把三人早上要吃的東西都送到客廳里。一頓早飯吃的甚是融洽,以至於等吃完飯,林玄仲才意識到恍惚間已經過去一個早上。

等胡老在廚房收拾停當,三人一起出去。沿著前天走過路,回到當初三人相遇的地方。爺孫兩人把林玄仲送到那裡,也意味著分別的時刻到了。

「林小友,保重,」胡老高興地笑著,對於這樣一場分別似乎一點都不覺得什麼。一旁的星宇眼睛直直地看著林玄仲,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可最終沒能說出口。

「再會,」笑著向爺孫兩人一招手,已經走出幾步的林玄仲緩緩轉身離去,拿著無塵劍從來時的路下山,一走就再也沒有回頭。

等走到山下再往山上看時,蔥綠的樹遮擋林玄仲的視線,一絲惆悵的情緒油然而生。拋開在村裡遇到的事不提,過去的兩天算是在林玄仲以往美好的回憶中添了一筆。不知道還沒有回來的可能,現在林玄仲只能笑著把兩天里發生所有事情都記住。

再回首,林玄仲心裡只剩下與軍營有關的事,不知道現在營地那邊是什麼情況,所以林玄仲的腳步在不斷加快。事實上,過去的兩天里,關內關外風平浪靜。

聯軍那邊,因為一次失算,兩名主帥要面對一個極大問題,於他們而言,沒有大型攻城器械便意味著沒有攻城成功的把握。即便龐大的重山可以為他們提供足夠的木材,以及他們可以找到足夠的木匠與鐵匠,然而依舊無法在短時間內造出足夠數量的攻城器械。

樊關不是平常的普通關卡,沒有攻城車,光憑人力要攻下這樣一道關卡代價無法考量,所以兩日來如何攻城這個問題令兩名聯軍主帥大感為難,可惜青元大國給他們的時間並不多,他們即便不能儘早取得一些成績,還是要有一些實際行動。眼下聯軍那邊一邊忙著趕製大型攻城器械,一邊謀划如何攻城。

與此同時,經過兩天的查看,趙旭已經完全摸清聯軍的兵力情況,聯軍的兵力正如之前他們所知的那樣有五十萬數。當然趙旭更關心的還是兩名聯軍統帥的為人,目前因為抓到的密探不多,所以得到的信息不多,趙旭只知道兩名聯軍主帥都是一心想挫夜軍聲威從而揚名的人。

雖不知兩名統帥的具體能力如何,但僅僅根據他們的意圖推斷,趙旭覺得目前還是守城比較妥當。不管對方有多少兵力,趙旭都有信心守住樊城。而在守城方面,夜軍早已布置妥當,上上下下所有人員物資都已到位,可以隨時迎接聯軍的進攻。

值得一提的是,趙旭之所以會果斷的放棄進攻方面的打算,與聯軍營地那邊的情況有很大關係。儘管距離樊城有著三十里路,兩邊大營都是戒備森嚴。或許兩名統帥不善於把握時機,但是在領兵方面的確有一定的能力。在四處設防下,分開的兩座大營如同兩座堡壘般穩固。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趙旭都沒有看到可以突襲的機會。

在監視聯軍大營期間,趙旭對聯軍營地周邊環境已經做過詳細了解,沒發現一條可以用來發動突襲路線。如果夜軍貿然出動,聯軍會第一時間做好防範。另外,趙旭還懷疑城內有聯軍的間隙,或許是從邊緣區域潛入樊城的密探,或許是城內一些願意主動幫助聯軍的人。如此一來,夜軍貿然出兵的風險更大。

在結合各方面因素考慮之後,守城是目前夜軍的最佳選擇。只不過趙旭與兩名聯軍主帥有一個共同的問題需要面對,雙方都不能幹耗時間。聯軍那邊更多是因為青元大國的使命,而夜軍這邊更多是因為糧草有限。

糧草方面,剛出兵的飛、揚兩國即便各自要養著幾十萬大軍,暫時還算不上是他們要考慮的問題。不過對於一直征戰的夜軍而言,隨著時間的推移,糧草正漸漸成為問題。如果當初燕南天的糧草隊伍沒有受到攻擊,或許現在情況還好一些。 第649章稱職一回

現在樊城以北大小城池十數,還可以徵集到一些糧草,只是暫時趙旭還沒決定要不要為征糧調遣軍隊。另外,冒險分散兵力四處收集糧草並不是長久之計,如果能儘早擊敗聯軍,從而完全佔領翼國,那樣糧草問題才能得到根本的解決,所以最關鍵的還是與聯軍的一場對決。

在林玄仲返回軍營的途中,趙旭又把幾名主將和一些軍中地位高的將軍召集起來商議軍事。在議事開始之前,趙旭特意清點一下人數,本來要到的有十五人,可已到的只有十四人。在詢問之下,趙旭才知道沒到的是林玄仲。

因為上次的嘉獎,林玄仲的官銜剛達到參加重要議事的資格,結果第一次竟然缺席,趙旭不免有些不悅。

「李將軍,林將軍何在?」因為李劍然是林玄仲的直繫上級,在得知林玄仲未來后,趙旭自然而然地看向了李劍然。

早先李劍然在得知今日趙旭要召集諸將議事後,已特地派人去通知林玄仲,可惜得到的答案是林玄仲依舊不在軍中。現在趙旭問起林玄仲沒來的原因,李劍然自是一陣頭疼。要是早知道林玄仲會一連出去幾日,李劍然之前定不會同意林玄仲的請求。

「屬下不知,」沉吟良久,李劍然才如此回答趙旭。

「為何不知?」

「兩日前,林將軍特意找到屬下說是要請假幾日,屬下以為暫時沒有戰事便准予其休息幾日。只是自兩日前林將軍出去后,一直到今日都未回營。」

「大敵在前,本帥已有明令不準任何人私自出入軍營。雖是經你允許,但你亦有失責之處。等其回來之後,按照軍法懲處。」回想起那天練兵時的場景,趙旭對林玄仲近日離開軍營一事非常不滿。

「屬下知罪,」李劍然點點頭,心裡已經在想著該如何處罰林玄仲。

「元帥,可否容屬下說一句?」就在這時,燕南天突然站了出來。

「但說無妨?」不知道燕南天此刻站出來想說什麼,趙旭神色一凌還是點了點頭。

「林將軍年輕有為,遠超同輩,但正因為其年紀尚輕,不如我等沉著,近來經歷種種,或許林將軍覺得壓力太大才想著出去走走,所以還望元帥莫要見責,」在一眾將軍的關注下,燕南天自發地為林玄仲說句好話。

「既然如此,李將軍不必再責罰林將軍,不過下不為例,」另一邊,聽完燕南天的說法,趙旭在面露思索之色后,最終接受了燕南天的建議,不追究此次林玄仲離營的責任。

「參見元帥,」趙旭的話剛說完,一路匆匆趕回軍營,在得到張九天提醒上面正在議事的林玄仲,第一時間換身衣服,然後慌慌張張地跑到中軍大帳。

「林將軍,你進來吧,」一看來者是林玄仲,趙旭語氣淡漠的招呼一聲,讓站在門口的林玄仲進來。

與此同時,營帳里的大多將軍一個個別有深意地打量著林玄仲,在注意到林玄仲那微微泛紅的眼睛后,一個個又紛紛向林玄仲投去一種理解的目光,顯然在他們看來過去的兩天里林玄仲應該是在花街柳巷快活。

下一時間,當林玄仲打量著營帳里都有哪些將軍時,不少將軍的異樣目光都被林玄仲看在眼中,只是林玄仲還以為是因為自己來的太遲。

「林將軍,大敵當前,你卻私下離營。雖有李將軍允許,但依舊觸犯軍規,本帥不希望再有下次,」等林玄仲站在其他將軍特意留下的一個空位后,趙旭威嚴的目光又落在林玄仲身上。

「末將明白,」來時的路上就已經想到可能會得到上面處罰,即便並不擔心會受到怎樣的處罰,林玄仲還是打算正常面對。

接下來,趙旭當著眾將的面正式講述與聯軍有關的信息,然後在主戰方面讓眾將各抒己見。

之所以徵求諸將的意見,主要還是因為趙旭想了解一眾部下對戰爭的一些想法,當然最終的決策權還是在趙旭一人手上。

在趙旭的提問下,十幾名將軍接連闡述他們的觀點,最終以定下守城的結果結束,一場議事持續了半個時辰。

在那些將軍一一表述各自觀點期間,林玄仲已經了解到所有關於兩軍對峙的情況。現在的形勢與之前相差不多,樊城的存在給聯軍造成極大阻礙。只不過令林玄仲意外是樊城的存在同樣給夜軍主動出擊造成許多不便,若是想主動襲擊聯軍,起先夜軍還不如直接駐紮在城外,那樣還有發動奇襲的機會,現在似乎只局限於正面對決。

離開大帳后,林玄仲帶著許多想法回到自住處。等到走進院子時,藍馨公主與糖寶姐弟正在屋內等著。

沒想到三人會在自己住處,當三人從屋內迎出來時,林玄仲大感意外,不過臉上還是多出幾分笑容。那三張熟悉的臉似乎無論如何都令林玄仲無法討厭。

出去兩天後,再次面對藍馨公主,之前的那種彆扭感覺似乎已經消失。

「你們來了!」在三人沒說話前,林玄仲已經先招呼三人一聲。

「林大哥,這兩天你去哪了?怎麼現在才回來?」迎上一臉笑容的林玄仲,糖寶笑嘻嘻地跑了過去。

「之前我到東面的重山附近走走,在途中遇到一些事情耽誤一些時間,才回來的這麼遲,」見糖寶拉扯自己的衣袖,林玄仲忽然想起星宇,當即笑著給糖寶解釋一句。

「什麼事啊?」

「先進去我再給你們說,」見糖寶對自己遇到的事很好奇,林玄仲打算好好說一說那些事。

「那好,我們進去吧,」笑著答應一聲,糖寶直接牽著林玄仲的衣袖向屋內走去。

另一邊,藍馨公主和糖衣笑著等林玄仲過來,然後四人直接走到屋子裡面。

外面的守衛知道林玄仲回來,早就在屋內備好新鮮的茶水,現在林玄仲正好用茶水招待幾人。等給三人一人倒一杯茶后,林玄仲慢慢說起過去兩天的經歷。

從遇到爺孫兩人一直說到今日回來,林玄仲特意強調的還是星宇的修鍊資質,至於在重山村遇到的事情只是說個大概。

「林大哥,等我長大也要像你這麼厲害,把那些壞人都殺光,」等林玄仲說完,糖寶的第一反應就是表示一下自己志氣。

「那你還不快去練功,」見糖寶一臉認真,一副很有志氣的樣子,藍馨公主實在忍不住取笑一句。

「林大哥,不如你再教我練練身法吧,這段時間都是我一個人練,也不知道有沒有進步?」沒去搭理藍馨公主,糖寶很聰明地把藍馨公主的注意轉移到林玄仲身上。

「好,」議事剛剛結束,眼下的確閑著沒事,既然糖寶要求,林玄仲沒理由不答應。

「那我們先到院子里吧!」得到林玄仲同意,糖寶很是高興。近來一直在軍隊中,不斷受到士兵影響,糖寶在修鍊方面的積極性很大。雖然年齡還小,但要成為強者的志氣卻一點都不小。

「恩,」沒想到糖寶的說練就練,一點沒有浪費時間的意思,林玄仲倒是很意外糖寶對修鍊的積極性會如此之高。

沒多久,四人走到院子里。林玄仲和藍馨公主以及糖衣站在一起,糖寶則按照林玄仲的吩咐,已經在下面練習八荒步給林玄仲看。

見糖寶練的有模有樣,林玄仲忽然覺得有些好笑。沒想到一向不稱職的自己,今日總算可以稱職地當一回師父。

在林玄仲的關注下,糖寶越練越是認真,一轉眼已經把八荒步的基本步法全都施展出來。由於糖寶還沒有練成三步八荒,無法連續走出三步,所以八荒步的基本套路是糖寶目前的修鍊根本。

八荒步的基本套路分為進攻和防守兩個方面,一共只有九種走法,所謂的「走法」便是步法走向,簡單點說,如同尋常武技中的各個招式一樣。無論是進攻還是防禦,每種走法都有獨立的特點,現在糖寶已經可以走出九種「走法」,只是細節方面還存在許多不足之處。

要改善糖寶的那些不足,林玄仲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只需先指出問題所在,然後再親自演示給糖寶看。至於糖寶能學會多少,自然要看糖寶自己的領悟能力。

以林玄仲五步八荒的身法造詣要指點糖寶這樣還處於基礎階段的徒弟自然沒有問題,或者說,林玄仲說的那些與步法有關的內容於糖寶而言都是真理。

一段時間后,經過林玄仲的悉心指導,糖寶已經完全明白自己在練習八荒步時的錯誤所在,接著在林玄仲進一步指導下,糖寶一次又一次地改善了自身的不足之處。

一個時辰下來,糖寶的進步已然達到林玄仲的預期。由於身法的提高還受自身境界影響,林玄仲並不指望糖寶在身法方面進步過快,因為目前糖寶的境界太低。於是,在指導糖寶練習身法后,林玄仲又教糖寶練習最基礎的武技。 第650章西境之危

武技做為鍊氣的依託,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惜糖寶在修鍊武技方面的天賦不及星宇。對比之下,還是星宇的天賦更加出色。

一陣感觸之後,不知不覺已到中午,因為要去吃飯的關係,林玄仲與三人分開。接著又與張九天遇上,張九天此刻正好是從校場回來。於是,兩人便一同前去吃飯。

兩天不在營中,軍中的事務多少需要了解一下。於是,在去吃飯的路上,林玄仲特意讓張九天說說軍中的情況。

另一邊,張九天的回復很快讓林玄仲明白除了自己不在軍中是個問題外,軍中並沒有其他問題。只是提到方青他們來找林玄仲的事時,張九天不免抱怨林玄仲太不負責任,把麻煩都丟給自己。

在知曉自己不在軍中,張九天真正要應付的方青等人,林玄仲只好笑著向張九天表示歉意。邊走邊說,沒多久,兩人走到吃飯的地方。

令人意外的剛說完方青,兩人便在那裡遇到方青和倪友斌兩人。最近一段時間,方青和倪友斌一直黏在一起,從起初的略有不和一直到現在的臭味相投,兩人的關係有著巨大進步,當然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林玄仲。

見到林玄仲后,同糖寶一樣,方青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問林玄仲去了哪裡。

面對方青詢問,剛剛與張九天討論過此事的林玄仲,只好把剛才告訴張九天的簡化答案又簡化一番,然後告訴方青和倪友斌。

「怪不得你的眼睛有些特別,像是很長時間沒休息般,」等聽完林玄仲用三言兩語概括的內容,方青的目光慢慢地移到林玄仲臉上。

「沒想到如今的武修如此無恥,連普通的村民都去搶,」緊接著,倪友斌發出一聲感嘆。同樣是做為武修,但胡大那些人的行為在倪友斌看來實在是世風日下。

「世道如此,難道兩位還不清楚當今天下的形勢嗎?」張九天無奈地笑笑,雖然說話的口吻中帶著一絲玩味,但似乎又並沒有與兩人開玩笑的意思。

「唉,真不知道這戰爭要打到什麼時候?」長嘆一口氣,方青表現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天下形勢如何不是我們這些小角色可以決定,我只希望不管戰爭什麼時候結束,我們幾個都能活到戰爭結束的那天,」方青的苦嘆引發了倪友斌的感慨,別說決定天下形勢,其實倪友斌連現在的形勢都不了解。

與倪友斌的情況類似,其實時至今日,林玄仲還是不清楚戰爭的起始原因,只知道戰爭似乎還會持續很長時間。

「別再討論這個了,林大哥的體術學的如何,等會可否練給我們看看,」越說越令人無奈,在想到他們談論這些根本沒有意義后,方青當即試著換換話題。

「體術是用來強身健體,不是用來打架,沒什麼好看!」可惜林玄仲並不覺得方青的提議足夠好。

「林大哥,你已經很長時間沒陪我們修鍊,不如抽點時間陪我們練練,」接過方青的話茬,換湯不換藥,倪友斌說了個類似的建議。

「下午我要去校場練兵,可能沒有時間,不過張九天可以陪你們練練,」猶疑之間,林玄仲忽然注意到張九天。想想以張九天的實力,要單獨與方青或倪友斌比試都沒問題。於是,林玄仲便打起張九天的主意。

「若是如此,倒也可以,」下一時間,方青點點頭對林玄仲的提議表示贊成。

「恩,我沒意見,」今時不同往日,自從林玄仲連殺三名高階武修的事在軍隊里傳開后,林玄仲在倪友斌心中的形象已有巨大變化。現在想想即便與方青聯手都不是林玄仲的對手,還不如與張九天比試。

「如果兩位不嫌棄,張某倒是樂意奉陪,」明知林玄仲是故意把麻煩丟給自己,張九天還是笑著接了一句。事實上,張九天對於鬥武並沒多少興趣,只是因為過去兩天的事,張九天想讓方青與倪友斌知道多花點時間修鍊的重要性。

「那好我們先吃飯吧,」不知張九天為何答應的如此爽快,方青和倪友斌接連笑笑,誰都沒去多想。

吃完飯,四人一同前往林玄仲的住處,然後在院子里比武。院子外有兩名守衛把守,不怕會有人過來干擾。

論實力,張九天在六階武修中屬於那種頂級的存在,各方面都很出色。相較於張九天,倪友斌與方青都只是單方面突出一些。不管怎樣,兩人與張九天的比試多少還是有些看點。因而在去練兵之前,林玄仲在一旁關注了一段時間。

一個多月過去,方青和倪友斌在身法方面都有長進。雖然兩人學的身法不同,但各自實力都因為身法方面的進步得以提升。可惜不管是方青還是倪友斌,在單獨對上張九天後,原本他們的自身優點都不能再算是優點,反而張九天在各個方面的表現都要強於兩人。

等到兩場比試結束,林玄仲最直接的感覺是近來進步最大的非張九天莫屬,方青與倪友斌的進步根本不能與張九天相比,不愧是快要邁入高階武修行列的人,張九天比方青他們強太多。在見識到張九天展現的實力后,林玄仲倒是越發期待在張九天成為高階武修后兩人之間的一場較量。

一轉眼兩場結束,儘管方青和倪友斌提議讓林玄仲給他們找回面子,可林玄仲並沒有興趣現在出手。與三人打聲招呼后,林玄仲獨自往校場那邊趕去。

沒多久,林玄仲走到校場。本部的士兵在注意到身穿盔甲的林玄仲來后,一個個大為激動,紛紛要求林玄仲考察他們的訓練成果。

面對那麼多人的熱情,林玄仲不斷地笑著回應,然後與下面士兵一起練習最基本的搏鬥技巧。如此簡單的練習之前只存在於林玄仲的記憶中,現在切身體驗一下,熟悉的感覺越發強烈。

時間匆匆流逝,一個下午,不是在陪下面士兵練習外,就是在和別的將軍說話,在完全融入到軍營的氛圍之中后,林玄仲的一舉一動都有將軍的派頭。

到晚上,軍營裡面氛圍更是融洽,雖然大敵當前,但是每個士兵在休息時依舊喜歡與其他人聚在一起談天說地,軍營里沒有那種緊張的氣氛。眼下樊城這邊的情況即是如此,而在夜國西境,局勢早已動蕩不安。

羅皇親自認命的伐夜統帥已經帶著集結之後的百萬大軍抵達夜國西境,眼下正駐紮在夜國境內。百萬大軍的陣勢無比龐大,如今趙武已經不能再用正常的眼光衡量對方的兵力的強弱。

羅天大軍抵達夜國境內的當天,統帥已第一時間向發布夜國招降文書,傳達羅皇願給夜國最後一次機會的旨意。

如果夜國願意歸降,雙方之間一切矛盾一筆勾銷,今後夜國的所有領土依舊是夜皇的封地。如果夜國抗旨不尊,百萬大軍將踏平夜國,到時候一切後果都將由夜國一力承擔。

當羅皇的聖旨傳到夜都后,朝野上下無不震驚,剛參加過五國會盟的藍策與眾多大臣紛紛皺起眉頭,如今的形勢再次讓夜國處於生死存亡的境地,是戰是降似乎已經不是藍策一人可以決定,所以在收到羅天大國的聖旨不久,藍策第一時間召集眾臣商議軍事。

與以往的情況不同,此次羅天大國的百萬大軍如同一把巨劍懸在夜國上方,稍有不慎,整個夜國都將化為齏粉。因此在議事時,許多大臣接連提出歸降的意見,最後經過爭論大體分為三個方面,「力降、主戰、急逃。」

三種方向中以主戰一方最為激進,幾乎每個主戰的大臣都不情願把夜國的戰果拱手送人,所以他們的意見是迅速向其他四國求援,要求各國速派大軍前來幫助夜國抵禦危機。只要再有五十萬援軍,以趙武的軍事能力,他們便可不懼對方的百萬大軍,畢竟以趙武威震一方大名足抵幾十萬兵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