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死老太婆,靈獸內丹你幫我保管好,我會親自找你取回,還有你兩次陰我殺我之事,我也記下了,下次相遇,必取你狗命。」

聲音飄渺,在這一片天地間傳盪,而黑雲消散,顯化出劉姥姥的真身。

她此時滿臉煞氣,眼中充滿了無窮的怒火,舉掌向前一拍,靈紋飛出,一小片樹林化成虛無。

「江寂塵,你個小畜生,老身與你誓不兩立!」

劉姥姥暴怒的冷喝,只是連她自己都不知江寂塵是利用什麼手段瞞天過海,逃出了她的黑雲鎮壓。

青月城一眾人更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江寂塵帶著駱雪,真的逃出去了,這……」

「哈哈,消息終於可以傳回去了,太好了,想不到又是江寂塵幫了我們。」

眾青月城天才子弟終於反應過來,大聲音歡呼,感到無比高興。

肖強、黃業等人卻是臉色難看到極點。 ?

武道危途 又是一個夜晚,月色幽幽,光華如夢,灑落大地,世界一片靜謐。

月光森林深處某處,孤峰、巨湖、彎月、淡霧,構成一幅蒼涼的畫面。

巨湖很大,四周立著八座孤峰,月在中天,投入湖中,一切都顯得神秘而唯美。

湖中心,有一座立於湖面上的古殿,被一片神秘月紋包裹著,殿門緊閉,不知湖中古殿有什麼樣的存在。

在湖和孤峰之外,則是無盡暗黑的森林,到處瀰漫著黑霧,強大恐怖的氣息籠罩四方,更有森然強大的遊魂在暗黑的林間飄蕩。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這是一片可怕的絕地,便是宗師級人物也未必能夠輕易穿過這片暗黑林地。

這裡畢竟是月光森林的最深處,幾乎是等同於禁地的存在。

然而,此時在湖邊的東、西兩座孤峰之巔上,都立著一道身影。

東方孤峰之巔,站立的是一名灰衣人,背負古劍,負手而立,目如神芒,冷冷地盯著對面的一座孤峰上的身影。

江寂塵若在此,必然會認出灰衣人就是斬殺赤火猿王,送他小木劍的神秘劍客。

在他的對面,西方孤峰之巔上,站立著一個白衣中年人,白衣翩然,面容俊朗,星目劍眉,一身超凡脫俗的氣質。

他笑容溫和,讓人有一股親切之意,看著神秘劍客道:「若讓人知道天劍盟的灰衣劍客青虛會出現在這樣一個低等國度,實是無人會信。」

神秘劍客神情沒有一絲的變化,聲音漠然地道:「煉血盟的鬼血人白子畫都來了,我又豈能不來,一不小心,讓你血煉了整個天珠國,那就是我的失職了。」

鬼血人白子畫溫和的一笑道:「我這次可不是為了血煉,這天珠國入眼的靈修者都沒有幾個,根本都不值得我出手血煉,所以,青虛兄放心就是。」

灰衣劍客青虛淡淡地回應道:「對於煉血盟的人,我從不會有放心之意。」

鬼血人白子畫低頭嘆一聲道:「青虛兄這樣說,還真是讓我傷心,我可是對青虛兄當朋友看的。」

白子畫的聲音剛落,一道聲音驀然之間傳來:「你這樣的朋友,只怕沒有人敢要,連自己的師尊都血煉了的人!」

聲音落下,隨之南方的孤峰之上,虛空一陣扭曲,一道身影出現。

這是一個青衣老者,頭髮花白,留著山羊鬍,雙目灼灼有神。

「虛空穿梭術,空老頭,你的修為竟然又見漲了,可以以虛空經上的術法,穿過亡魂之林。」

又一道聲音響起,北方的孤峰之巔上又出現一道身影,這個人竟然是一個道士,一身破舊的道袍,看起有仙風道骨的樣子。

「凌虛觀的蒼松道長,您也來了,看來,今晚要來的人都齊,是否就可以出手了?」

白子畫這時開門見山地道。

他們同時出現在這裡,雖然沒有約好,但目的都是一致,都是為了開啟巨湖中心的古殿。

「倒是想不到,天珠這樣低等的國度,會有上古神靈古殿出現,真是不可思議,神殿之內,說不定就有失落的神靈傳承。」

蒼松道長的語氣有些激動之意。

白子畫和空老頭已雙眼放光,唯有青虛劍客,他目光依舊盯著白子畫,目光沒有落在神殿之上,他冷冷地質問白子畫道:「我聽說你劫了一個小女孩,你是想以她的血來開啟這古殿么?」

白子畫面容依舊一片溫和,聲音平靜地道:「那個女孩身上懷有月靈氣息,似乎與這神殿的氣息有些相近,本來想讓一個老僕人偷偷送她進來,因為我知道在我手上,你必然會對我出手。」

「小女孩呢?」

青虛依舊不依不撓地追問道,沒有結果,似乎誓不罷休,也根本不會與他們一起聯手開啟上古神殿。

萌妻駕到:傲嬌首席別囂張 白子畫也熟知青虛的性格,此時竟然忽然嘆息了一口氣道:「我那老僕人竟然把小女孩弄丟了,被一個二級凡士境的少年救走了,我不知該說老僕人是廢物,還是要該讚揚那二級凡士少年的不凡,只是還真是想不到天珠這樣低等的國度也會出現這等不凡的天才少年,有趣!」

聽到白子畫的話,青虛想到那個帶著小女孩的少年,他們似乎就是白子畫口中所說之人。

如此,青虛放下心來,然後淡淡地開口道:「開始吧!」

空老頭這時開口道:「這次開啟,沒有十天半個月,根本無法破開外面的上古禁制,而且,殿門開啟,應該要在月圓之夜,現在離月圓滿之夜還有十天!」

「放心吧,天珠這種低等國度,應該不會有人能夠闖過亡魂之林,並出現在這裡,無需布禁制,動用吧。」

蒼松子也點頭說道。

於是,四人各立四方孤峰之巔,遙遙對著巨湖中心的古殿伸出手掌,剎那之間,四道驚人的靈光從四方落向巨湖古殿上。

超級紅包神仙群 靈光變幻不斷,細細觀看,似有無數靈紋凝成的靈陣,然後組成綿綿不絕的靈光。

若有人在此,必然會震驚無比,因為這四人都是超越大宗師的無上存在。

……

與此同時,江寂塵已經帶著駱雪逃了出來,脫離了劉姥姥的神識鎖定,再要找到他們,並不容易。

而江寂塵之所以能夠無息地從劉姥姥的黑雲鎮壓和神識鎖定中消失,自然是藉助了強大的靈修步法。

虛空無影!

幽影步中的第二式,可以瞬間暴發出速恐的速度,比平時的極限速度還要快上數倍。

融身虛空,化身無影,剎那千里!

二里多的距離是江寂塵現在的極限,而且還是靈力極限暴發下,一下子之間就抽空江寂塵氣海之大半的金色靈力。

不過,效果顯然也驚人的,帶著駱雪漫步在月光之下,很快就遠在百里之外。

駱雪此刻芳心暗動,與一個男子獨處,於月光之下牽手共行,此情此景,只怕會成為一生最深的記憶,今生今世不會忘。

她希望這一段路,不會有盡頭,可以永遠地牽手走下去……

但這顯然不可能,他們終究要分開,走上不同的路!

「你們駱家的長老很快就會來這裡接你,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哦!」

江寂塵揮揮手,身影沒入遠方,消失在黑夜裡。

剛才,一出封絕禁制,駱雪就以傳音玉石通知她們駱家的長老,並會在此匯合。

江寂塵自然不可能與駱家的長老相見,所以,護送到了這裡,再而離去。

駱雪愣愣地看著遠方,神情痴然而憂傷…… ?

江寂塵沒入黑暗中的時候,身影一折,又無聲無息的返回到與駱雪分離的地方。

他終究是不放心駱雪一個人,唯有等駱家長老來接走她之後,他才會真正的離去。

折回去時,當看駱雪痴然和憂傷的樣子,江寂塵心中沒由來的多了一些牽挂。

若在前世,對他來說,牽挂只是一種羈絆,不會讓它留在心間半分,阻礙他的修行之路。

所以,他錯過了一個人,而她是否還在遙望天邊星宿,靜靜在發獃,靜靜的思念,如星河永流,沒有盡頭。

此刻,卻天隔兩界,她還好嗎?

……

前世的記憶已經封印,除功法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只是模糊的印記,但唯有那件事,前世不在乎,今生卻如此的深刻在心,便是封印也無法忘卻。

江寂塵不敢再深入回憶,一旦陷入前世,只怕難以自拔,所以,他平復了心神,隱身在黑暗中的一棵古樹之上,安靜地看著那個遙望遠方的女孩。

之前轉身,不過是故作瀟洒,他不想離別太憂傷,所以就在暗守護。

「江大哥,雖不知再相見是何日,但願你保重!」

駱雪輕輕地對著遠方自語。

黑暗中,江寂塵心底輕輕嘆息,駱雪真是一個美麗善良的姑娘,也是青城四美中唯一有好感的人,若不能收入後宮,實是可嘆可惜呀!

「嗯,還是提升修為要緊,唯足夠強大,方能守護她們,就不用像現在這樣暗中看著了。」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而駱家的長老收到消息之後,很快就趕到了,然後接走了駱雪。

看到駱雪跟著駱家入長老消失之後,江寂塵就繼向著一個方向前進。

從傳音玉石中傳來消息,韓青、小月兒他們暫時安全,韓青的隱藏能力,江寂塵是絕對放心的,所以現在不急著與他匯合,而是有一件事必須要去做。

「山間派何峰,花雨派大師姐這兩人我必不能放過,我說過殺你們,你們又豈能逃得了?」

剛才還是一個溫和柔情之人,這一刻已經變得鐵血無情,眼中儘是漠然之意。

這兩人對他出手也就罷了,無論是暗殺偷襲都可以,他不會有一絲憤恨之心,亦不會感到生氣。

但他偏偏要用小月兒這樣小女孩的生死來威脅他,這樣的人他最不能容忍。

當時,小月兒隱藏的那處地方其實很隱密,只是沒想到,少年張小羽身上有一道金蛇派的印記,最後被金蛇派的金木以金蛇秘法追蹤到了,所以才暴露了位置。

金蛇派印記已經被韓青抹去,金木也被江寂塵殺死,現在剩下的就是取何峰和花雨派大師姐的命。

江寂塵此刻彷彿化身成了暗黑中的君王,身體完全與黑暗融為一體,飄然前行,追尋何峰的蹤跡而去。

靈獸狂潮之後,這些人都以保命秘法分散逃走,但江寂塵卻早早已經何峰和大師姐身上留下了印記氣息,現在雖然無法確定具體位置,但以心中對印記氣息的感覺,可以判斷出對方所在的方向,只要沿著這個方向,靠近對方,最終必能確定他們的位置。

江寂塵閉目飄行了一段距離之後,驀然睜眼。

「找到了,在北方,竟然是深入月光森林的方向,何峰,你逃不掉的!」

江寂塵此刻似乎已化成一個獵人,渾身上下透出一種唯有在獵人大師身上才會有的氣息。

他踏動幽影步,向著北方飄去。

……

月光森林中部,何峰亦在快速的前進,他身後還跟著一名山間派長老和三名山間派子弟。

「消息已經確認,月光森林中部的冰龍谷出現了冰龍花,現在很多人都往那裡趕去。」

身後一名山間派子弟彙報道。

這些人中,山間派長老有著先天四重境的修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威嚴。

他沉聲開口道:「掌門已發出急令,通知所有山間派子弟,即刻趕往月光森林中部的冰龍谷!」

何峰在一旁猶豫了一下才問道:「那追殺江寂塵……」

山間派長老大手一揮打斷何峰的話道:「爭奪冰龍花要緊,追殺江寂塵之事先押后,不急這一時。冰龍花關係到一門興衰,只怕到時連門中的小宗師都會親臨!」

聽說把追殺江寂塵之事押后,何峰沒來由的覺得心中不安。

他很想儘快的滅殺掉江寂塵,畢竟他圍殺江寂塵,反被對方擊敗,最後只能落荒而逃之事已經傳開了,這已成為他人生的污點,一生的恥辱,時刻都想著要洗刷回來。

他有些不甘心的問道:「孫長老,那冰龍花真的這麼重要嗎?」

孫長老看了何峰一眼,他現在對這個何峰有些失望,身為山間派傳承大弟子,竟然被江寂塵反殺得如此狼狽,落荒而逃,簡直丟盡了山間派的臉。

不過,何峰身份非凡,是大人物之後,他倒也不敢表現出倨傲之意,只是淡淡地回應道:「冰龍真血,落地成花,千年七瓣,聖品靈藥!「

「冰龍真血凝成的花種,歷經千年,吸收冰龍谷中的冰龍真氣,最後才花開七瓣,成為無上的聖靈之葯,一朵七瓣冰龍花,若煉成冰龍丹,可讓小宗師突破到大宗師境的機率大上五成,而若在洗脈丹中加入冰龍花的成份,嗯,足可以讓靈脈提升一個天賦等級,至於還有其它效用,那幾乎是難以言盡,畢竟這是凝著冰龍真血、吸收冰龍真氣千年的冰龍花,單是當真蘊含的真龍之力已足夠讓人受益無窮,修為暴漲了,而且,哪怕是氣海破裂,靈脈盡斷之人,只需吞服一瓣冰龍花,都足可以讓人氣海重生,靈脈盡續,甚至還能讓修為更進一步!」

孫長老的話已讓何峰感到無比的震驚了,但隨後又感到莫明的興奮。

他爺爺是山間派的大長老,到時冰龍花必有他一份,那他的修為和天賦一定可以暴漲,若踏入先天三重境,再對上江寂塵,豈不是可以隨意拿捏?

「江寂塵啊,你最好沒有死在封靈脫困術的後遺症上,等我吞服了在洗脈丹,再虐死你。」

何峰心中無比興奮地想道,甚至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暴虐江寂塵的場面。

也在這個時候,月光森林中部之地突然熱鬧了起來,各路人馬不要命的沖入,目標冰龍谷!

江寂塵對此並不知情,他的目標只是何峰和大師姐! ?

月光森林中部,對青少年靈修者來說,那絕對是兇險之境,非有必要,他們都不會輕易踏足。

但當冰龍花出現在冰龍谷的消息傳出之後,眾門派、眾世家的青少年天才子弟們竟然不顧一切的往月光森林中部衝去,他們跟在門派、家族長老身後,目標直指冰龍谷。

多年平靜的月光森林中部,此際變得萬分的熱鬧。

冰龍谷為位於月光森林中部盡頭的一座巨大山脈中,山脈似無窮無盡,連綿向月光森林的深處之地。

這一座山脈四周都被參天古樹覆蓋,生機充盈,靈獸眾多,上品的靈藥隨處可見,奇珍異物,非常的豐富,是月光森林之中的一片寶地。

以前,此地根本無人敢踏足,因為這裡存在著一頭無比強大恐怖的靈獸,這一片山脈就是它的地盤。

但現在經有人探路,竟然發現那一頭大宗師級的靈獸竟然已經不在了。

這消息一傳出來,眾人更加瘋狂的湧向這一座山脈。

江寂塵尋著何峰的印記氣息,也來到了這一座山脈。

他暗中聽到別人議論,得知冰靈花之事,並且得知這座山脈叫做赤火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