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死!」

唐玄又是一刀斬出。

「不!」

漆黑刀光劃過,彎刀武者勉強聚起的真氣牆連同他的身體被斬成兩半。

連續三刀,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黑鋒帝國其他十二重境強者,想救都來不及,眼睜睜看著彎刀武者被唐玄劈成兩半。

「尼木!」幾個黑鋒帝國高手驚怒交加。

唐玄斬殺掉尼木后,沒有停留,沖向另外兩個黑鋒帝國十二重境高手。他們兩個本來面對百花宗高手就處在下方,見唐玄衝過來,更顯慌亂。

腳步稍微一慢,就被百花宗高手抓到機會,輕飄飄隔空一掌,打得噴血直飛。

另一邊黑風帝國半步元胎境武者見勢不妙。施展出秘技,真氣狂涌,猛的劈出數掌,逼開和他對戰的那個百花宗高手。

朝著唐玄這邊電射而來,隔空一掌打飛另一個百花宗十二重境高手。

他抓住那個受傷的十二重境高手。大喝一聲:「退!」

他是果斷之人,知道頂尖高手如果一敗。局面立刻翻轉,何況雙方本來就處於僵持階段。

在半步元胎境高手的掩護下,黑鋒帝國兩個十二重境強者勉強安全撤退,身上或多或少都帶了點傷。

頂級高手一退,剩下那些實力稍弱的黑鋒帝國武者就慘了,敗退時,被百花宗弟子殺掉至少一半,留下了五六十具屍體。窮寇莫追的道理百花宗弟子明白,沒有追出太遠,就收縮回來集合。

擊退了強敵,百花宗弟子鬆了口氣,療傷的療傷,收斂屍體的收斂屍體,這一場惡戰,也讓百花宗弟子損失了九人,受傷的更多。

百花宗兩個十二重境的高手在徐重的陪同下朝著唐玄走過來。

他們能「輕鬆」贏得這場戰鬥,唐玄是關鍵,否則就算勝了也是殘勝,傷亡人數估計要翻個兩三倍。

所以兩人對唐玄是極為感激的,百花宗一向中立,和雲霄派關係不算惡劣。

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其中一個個子高挑,書生摸樣的白衣青年道:「在下百花宗高遠,多謝唐師弟仗義出手。」

「在下林亦歡,唐師弟你真是雲霄派弟子,雲霄派弟子里有這份實力的在下都有所耳聞。」另外一個風流倜儻,手拿一柄鐵扇的青年打量著唐玄,暗暗驚奇,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唐玄的年輕。

「高師兄,林師兄,久仰,我是第一次到北境來,兩位不認識很正常。」唐玄拱拱手,神色自如的說道。

戰事緊急,雙方只是略微寒暄幾句。

唐玄就問起雲霄派弟子蹤跡。

高遠說道:「我剛才在那邊的礦山夾谷里看到過你們宗門的一批人,不過現在他們還在不在那裡我就不知道了,很多隊伍都衝散了,唐師弟,乾脆你還是和我們一起吧,敵人勢大,單槍匹馬的在礦場內非常危險。」

「多謝師兄好意,不過我還是得找到他們。」唐玄搖頭道,謝絕了高遠的建議。

高遠嘆口氣:「那好吧,唐師弟你要小心,如果找不到自己宗門的人,可以過來找我們。」

「唐兄,你千萬要小心。」徐重說道。

「好的,諸位,在此別過,後會有期。」唐玄不是拖泥帶水之人,拱了拱手,就快步的往小山包下掠去,一下子就去遠了。

唐玄快速的朝著高遠剛才說的那個方向掠去。

單槍匹馬對他而言更加自如,因為他的靈魂力出眾,在戰場上可以規避掉不少危險,如魚得水。

沿途的礦場上,全部是屍體。

到了主礦脈這邊,死的不再只是礦工,武者的屍體變得多起來。

唐玄殺掉幾個落單的小股黑鋒帝國武者,來到了高遠說的礦山夾谷里,唐玄的目光一縮,夾谷口彷彿被巨大的力量犁過一遍,地面上全是真氣轟開的大洞和各種各樣的裂痕。

地上躺著數十具屍體。

唐玄一眼就認出了其中幾具屍體,穿著雲霄派弟子的服飾。

這裡顯然發生了一場大戰。

唐玄快步走過去,翻看著屍體,還好,他沒有看到譚卓等人的屍體,冷靜的看著地面上的痕迹,唐玄分辨出了雲霄派等人撤離的方向,往那個方向掠去。

沿途,唐玄,又發現了幾個雲霄派弟子的屍體。

飛快的掠出數里地,轉過一個彎,唐玄看到了一座石堡,裡面傳來陣陣廝殺聲。

唐玄快步的衝過去。

石堡門口,幾個黑鋒帝國的武者看到唐玄,猙獰的撲過來,唐玄在半空中,反手拔刀,刀光一閃,他已經掠過這幾個武者,衝進了石堡的門口,身後那幾名武者裂成數塊。

這座石堡是礦場內的重要建築,分為兩層。

唐玄一衝進去,就看到大量的黑鋒帝國武者和雲霄派弟子在交手。

沒有廢話,唐玄身影一晃,朝著最近的黑鋒帝國武者殺去,刀光所過之處,黑鋒帝國武者不斷倒下。

「唐師弟!」一個聲音大喊起來。

唐玄望過去,正是譚卓等人,被一群黑鋒帝國武者纏住。(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趙靜夫婦被一群黑鋒帝國武者逼在角落,他們腳下的地上躺著一個人,唐玄目力極強,一眼認出是譚卓,處於昏迷的狀態。

冷哼一聲,唐玄沒有廢話,鬼影無蹤身法催動到極限,一刀劈出。

兩個外圍的武者被斬出四截。

「幹掉他!」黑鋒帝國武者們厲喝,分出數人,朝著唐玄攻過來。

一道道真氣攻擊,在虛空中撕扯出一條條虛幻的光影。

「狂風十三刀!」

唐玄長刀所向,如同颶風驟起,絞碎所有臨體的攻擊,劈出十二刀后,唐玄高高躍起,精氣神融入戰刀之中,那一瞬間他彷彿化為了一柄長刀,沒有任何動念,憑藉著本能就將人刀合一施展出來。

在刀勢臻至巔峰的時候,他這一刀斬下,刀光慘烈揮灑,形成一條筆直的白線,在白線範圍內的所有武者,全部裂開,白線一直延展到牆上,將堅硬無匹的藍鐵礦石牆都轟出一道貫通的裂縫。

「唐師弟竟然領悟出人刀合一,我們都看錯他了。」趙靜夫婦和黑鋒帝國武者同時被這一刀震住。

唐玄剛才一路殺過來,一股刀勢早已經如同蓄滿湖水的大壩,滿的要自溢出來,剛才這一刀完美的將他刀勢與人合二為一,這種人刀合一已經不是當初擂台上那種初級的人刀合一,而是已經登堂入室,觸摸到了刀道本質。

可以說這一擊,即使是普通的十二重境強者都要避其鋒芒,其威力已經取代唐玄掌握的巔峰級天火一刀,成為其最強的殺招。

一擊之下,酣暢淋漓,唐玄感覺到自己對刀道的領悟又上了一層。

只是此時不容他細思,雖然地上被他一刀斬殺掉五人,但是走廊上黑鋒帝國武者人數還是不少。

唐玄快步衝到趙靜夫婦身旁,幫他們承受了不少壓力。

趙靜夫婦都是十重境強者。兩人聯手,至少能和普通的十二重境武者周旋一番,不過他們先前顯然經過了不少戰鬥,身上帶傷,真氣也消耗巨大,所以被一群實力不如他們的武者圍困在這裡。

「我帶你們衝出去,趙師兄。你把譚師兄帶上。」唐玄又揮刀斬殺掉一個黑衣武者。

「好!」

趙靜抱起地上的譚卓,跟隨在唐玄身後。

唐玄靈魂力一掃,選擇了黑鋒帝國武者人數最少的路線往外沖。

「殺!」

鮮血迸濺。

此刻的唐玄,不像是人,而像是一柄殺戮的利刃,所過之處。留下的是一地鮮血。

霸體大成后,他體力強悍,猶如魔獸之軀,而且隨著廝殺的磨礪,刀意反哺刀勢,勢不可擋,沿途的黑鋒帝國武者被他狠狠切開。即使實力本身並不弱於唐玄的武者,也在他的鋒芒前粉碎。

短短數十米距離,從剛才被圍困之地,唐玄帶著趙靜等人衝到了門口,而地上留下的屍體起碼有二三十具。

其中不乏十一重境強者。

唐玄一路橫掃殺戮,終於引起黑鋒帝國高手的覷視。

兩個十二重境強者拋下對手,往這邊衝過來。

「你們先出去,我斷後!」唐玄果斷說道。

「唐師弟。你……」

「趙師兄,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快點走。」唐玄雙目冷靜,望著前方,轟!他的瞳孔瞬間變得血紅,一根根筋脈凸浮起來,氣血如江河般逆流。心臟猛烈跳動的聲音,如同大鼓,連站在旁邊的趙靜夫婦也能清晰聽到。

逆血訣一催動,唐玄的實力再度暴漲。

趙靜夫婦對視一眼。齊聲道:「唐師弟,你小心了。」

兩人帶著譚卓跑出門。

唐玄堵在門口,在一個十二重境武者掠近到二十米左右距離時,他一刀斬出,他這一刀,沒有任何的花俏,唯一給人的感覺就是快,催動逆血訣後接近八千斤的氣力和雄渾的真氣將刀速推動到了一個異常可怖的地步,

衝來的十二重境強者毛骨悚然,在那超高速的一刀下,他的身體產生了強烈的反應,早就蓄力的彎刀急忙劈出。

嘭!

十二重境武者一口逆血噴出,急速倒退。

唐玄腳步在地上踩出兩個深洞,強烈的勁氣將他的衣服撕碎,逆血訣下,唐玄上半身肌肉賁張,異常猙獰。

「霸體果然好,逆血訣催動下,連我本身的防禦也在增強!」唐玄的手臂只是略微發麻,那些狂暴扭曲的勁氣在他皮膚上只留下一道道白痕,無法讓他受真正的傷。

而這一切,如同是以前,光是勁氣餘波就會讓他重傷,更別說和一個十二重境強者硬拼的反震力道。

相比較而言,那個十二重境武者倒是受了不輕不重的傷勢。

相較起在礦洞內初次和十二重強者交手,唐玄的戰力明顯有不小的提升。

「天火一刀!」

沒有廢話,唐玄趁此機會,一刀斬出。

刀勢自然而然融匯貫通,赤紅色的刀光彷彿隕星般轟擊出去。

「可惡!漩渦拳!」

被擊飛的那個十二重境武者,驚怒之下,手臂膨脹起來,猛的一拳轟出,一個如同漩渦狀的真氣拳勁飛出去,與刀氣相撞,噗嗤!兩者互相消磨,掀起一陣強烈的真氣風暴。

打出這一拳的十二重境強者臉色蒼白一些。

這一拳是他殺招,還沒有掌握的很完美,倉促之下使出,讓他受到反噬。

嘩!

一道黑光如同扭曲的毒蛇狠狠撞來。

鏘!

一刀斬中黑光,身影爆退。

另一個十二重境武者趕到,此人身材精瘦如狼,手持一個流星錘,眼神陰冷的盯著唐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