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殿下,韓小姐又來了,她知道你回府的事。」

鳳天賜現在心情很好,也不想任何人打擾了他跟冷小兔用餐,一邊夾著肉放到冷小兔的碗里,一邊淡淡的說:「趕走。」

「誒。」冷小兔突然抬頭阻止:「可我想見韓飛雪。」

「見她做什麼?」鳳天賜臉色霎時一變。

「我要問問韓飛雪,是不是她嫉妒成恨,派人來殺我的。」冷小兔站起身,那氣勢就像韓飛雪欠了她錢還沒還給她一樣。

鳳天賜嘴角微微一抽,她倒是想到了這一點,表示腦子不笨。

不過,冷小兔除了看起來傻了一點,的的確確不笨。

鳳天賜握住了她的小手,將她拽了過來,讓她坐回自己的位置:「這件事情,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相信很快會有結果。」

「可是,你不打算問問韓飛雪嗎?」

「你是笨蛋嗎?」鳳天賜輕輕的吐:「你若是想殺韓飛雪,你會當面告訴別人,就是你派人要殺掉她的嗎?」

「不會。」

「那人家憑什麼告訴你,就是她派人來殺你的。」鳳天賜反問。

他這樣一說,冷小兔就明白了:「哦,我懂了。」

「那就吃飯。」鳳天賜低喝。

隨後緩緩抬頭,看向護衛:「不論什麼原因,都別讓韓飛雪知道本宮此時在太子府。」

「那,萬一韓小姐私闖入府,屬下該怎麼做,請殿下明示。」

「打出去,就說這是本宮的命令。」鳳天賜這次是真的下了狠心,他覺得若不給韓飛雪一個警告,她是不可能會聽從他的話。

就比如前兩次的命令,韓飛雪一樣視而不見,直闖入府。

「是。」

而這些護衛有了鳳天賜這個命令后,也不無需再有顧忌了。

……

護衛走了,冷小兔抬頭問:「鳳天賜,你真的捨得把韓飛雪打出去。」

「你這是什麼話。」鳳天賜眉頭暴跳,搞得他好像陳世美。

「我哪知道你怎麼想。」冷小兔仰了一下頭,哼了一聲,便又低頭吃飯。

氣的鳳天賜連飯也吃不下,這冷小兔到底是不明白他的心意。

鳳天賜覺得有必要跟冷小兔講清楚,他之前之所以把韓飛雪留在自己身邊的原因都是因為她太愛鬧騰。

「冷小兔。」鳳天賜低喝。

冷小兔趴了滿滿的一口飯,只低低的嗯了一聲。

「你先別吃,本宮有話跟你說。」鳳天賜伸手拽了拽冷小兔的衣角。

卻被冷小兔嫌棄般的給甩開:「別嘛,剛才又讓人家吃飯,現在又叫人家先聽你講話,這樣停一下又吃,停一下又吃,會身體不好的,皇后乾媽說的。」

「你都吃了兩碗飯,停一下會餓死你嗎?」兩碗,也就是說,她現在懷裡棒著的那一碗是第三碗。

他有種感覺養了一頭小奶豬。

冷小兔怒怒的抬頭,嘴裡含著一口飯,吐音含糊不清:「那你說,我聽。」

……

看著冷小兔滿臉飯粒,鳳天賜頓時連表白的心都沒了,她這樣子真是太煞風景。

他有些煩躁的甩了她一句話:「算了,你繼續吃吧。」

「你你你……」冷小兔氣急敗壞:「鳳天賜,你在玩我吧。」

「本宮的確有話要跟你講,但是,你這樣子,本宮就不想說了。」鳳天賜站起身,狠狠的甩了甩衣袖,也不知為何,心裡就是煩煩的。

冷小兔卻覺得鳳天賜是個怪人:「奇怪,你講話還要看我什麼樣子嗎,難道是我長得太美,讓你無言以對?」

「閉嘴,不吃我就讓人收了。」

「我吃,我吃,我吃——」 到了晚上,正在冷小兔抱著鳳天賜的被子沉沉入睡時,鳳天賜卻將她給撈起,看到她睏倦的模樣,原本是想將冷小兔揪起來的心全無了。

被你寫進心坎裏 他抱著冷小兔走出了房間。

扁扁守在房門外,恭敬的問:「殿下,這大晚上的是要帶著冷小姐往哪去?」

「多嘴。」鳳天賜惡狠狠的瞪了眼扁扁。

扁扁自打嘴巴說:「是,是奴才多嘴,奴才不該多問。」

鳳天賜看了看扁扁,隨後又問:「你跟隨本宮多少年了。」

「回太子殿下,奴才三歲入宮,七歲被皇後娘娘安排到殿下身邊,跟隨殿下有整整十六個年頭了。」那會兒去冷府祝駕冷小兔滿月的前一天,正好是柳狐玥將扁扁安排到鳳天賜身邊的那一日。

柳狐玥不是看扁扁跟鳳天賜年輕上相差無幾,怕鳳天賜一人在太子府會無聊,就將扁扁安排給了他。

鳳天賜挑了挑眉:「想不想做大內總管。」

「什麼?」扁扁以為聽錯了。

「本宮不想重複第二遍。」

「想,想。」情急之下,脫口而出。

可是當扁扁回答后,又覺得不妥,便趕緊抬手狠自個的嘴巴:「奴才不敢想。」

……

「那就爭取。」鳳天賜低聲說:「有一個機會,你只要做好了,我安排你回皇宮當大內總管,未來……待本宮接位,你就到本宮身邊還伺候本宮,如何?」

「真的。」可以暫時的解脫掉殿下的魔爪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啊。

「對。」鳳天賜湊近扁扁耳朵旁,輕聲的說了幾句話。

扁扁聽后,大吃一驚,然後趕忙跪了下來:「殿下饒命啊,你還是要了奴才的命吧,這事萬萬不能這麼做啊,萬一皇後娘娘知道,奴才有十顆腦袋都不夠砍。」

「哼,你若現在不去做,本宮立刻要你腦袋。」鳳天賜冷冷一喝。

扁扁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腦袋,死,他當然怕死。

可是既然橫豎都是死,那還是多活一夜吧,等皇後娘娘怪罪下來,他再跳井自-盡,或者弔死自己,又或者一劍抹掉自己的喉嚨。

好死不如賴活著。

「別,奴才這就去辦。」

「快去。」鳳天賜狠狠的踢了扁扁一腳。

……

冷小兔被帶回冷府,冷家夫婦喜出望外。

不過,鳳天賜刻意的提醒兩位:「你們若是不想小兔再受到傷害,就不要將小兔回來的消息泄露出去,如今我母后也不知本宮找回了小兔。」

冷夫人回頭望向鳳天賜:「殿下,臣妾不懂殿下的意思。」

冷夫人長年在府宅里,況且,冷蕭寒待她如一心,並沒有像其它府院的主子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納妾,這冷府也就沒有其它府院那些爾虞我詐,冷夫人一顆心也保持著純潔善良。

而冷蕭寒,卻聽出了鳳天賜的話外之意來。

他趕緊從床榻邊站起身,來到了鳳天賜身旁的位置,就坐,然後輕輕的聲:「是不是小兔在外頭惹了什麼事,遇到了大麻煩。」

「沒有。」鳳天賜蹙眉:「雖然小兔有些貪玩,但卻惹不起什麼大風大浪,只是被有心人記恨上,招來殺身之禍。」

「什麼!」冷夫人吃驚的大呼:「我家雅雅……」

「噓!」冷蕭寒看著沉睡著的冷小兔蹭了蹭被子,便趕緊阻止冷夫人大聲喧嘩。

冷夫人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回頭看看動來動去的冷小兔,似乎是被她剛才的驚呼聲給攪了好夢。

鳳天賜覺得她醒不醒來倒是沒所謂,因為這丫頭睡了一整天。

但是,她似乎只是動了一下身子后,便翻過身去,繼續睡了。

這個比豬還能睡的丫頭,真是夠了。

……

冷夫人見並沒有將冷小兔給吵醒,便壓低聲音又問:「殿下,雅雅會不會有事,你需要我們做什麼?」

「本宮跟小兔會在冷府住些日子,你們只要繼續派人出去尋找小兔,不要聲張小兔找回的消息,也不要跟我母后講,總之,現在除了你知我知黎王知道小兔的事,不要再有別人知道,本宮自會處理掉想害死小兔的人。」鳳天賜自信滿滿的說。

冷蕭寒點頭,算是放心下來,只要冷小兔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就好。

鳳天賜這幾日便在冷府陪伴著冷小兔。

冷小兔也乖巧了許多。

……

這一日,冷夫人與冷小兔坐在院子內。

冷小兔趴在冷夫人的大腿上,身在舔著一塊糕點,輕輕的蹭冷夫人的腿。

冷夫人語重心長的喚了一聲:「雅雅——」

「嗯,娘!」冷小兔聲音軟長的應了一聲。

「你年紀也不小了。」冷夫人輕揉的撫摸冷小兔的腦袋,心裡一陣愁啊。

冷夫人現在才意識到冷小兔都到了出閣的年齡了。

冷小兔一邊舔著糕點一邊說:「是呀是呀,我都說我不小了,鳳天賜還老是叫一幫臭護衛跟在我屁-股後面,人家想好好的玩都不行。」

冷夫人低頭,看著自己的女兒,臉上又露出了一陣擔憂:「太子那是愛護你,怕你受到什麼傷害,才會讓人跟著你。」

冷小兔攥緊了拳頭,憤憤的說:「才不是,娘親,他是怕我失蹤了,少了一個陪讀。」

她抬起頭來,一口咬掉了大半的糕點,嚼了嚼,咽了下去,又道:「娘親,我問你一件事好不好。」

想起了之前某一日,鳳天賜將她摟在懷裡,熱吻的情況。

冷小兔這臉又紅了起來。

她露出了兩顆潔白的貝齒,輕輕的咬了咬自己粉嫩的唇瓣。

「嗯,什麼事?」冷夫人看到自家女兒難得露出嬌羞的模樣,便有些期待。

冷小兔扯了扯冷夫人的衣角,撲在了冷夫人的懷裡,聲音小小的問:「娘親,你你有沒有跟爹爹這樣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