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母親可在屋裡?」

丫鬟忙道在的,程曦抬腳便要去王氏屋裡請安,就聽那丫鬟接著道:

「……四爺也來給夫人請安了!」

程曦腳下一個趔趄差點絆倒,她忙扶住門扭頭瞪著丫鬟:

「四哥?」

丫鬟點頭道:

「剛來不久,在夫人屋裡說話呢。」

程曦嘴角一抽,不帶停留便乾脆利落地掉頭去了外院找程欽。

「祖父。」她一陣風似的跑進書房院子。

程欽正躺在竹躺椅上闔目休息,聞聲張開眼來,見程曦那副打扮,不由笑道:

「又出去玩了?」

程曦笑嘻嘻湊去他身旁,握了空拳輕輕為他敲打肩膀,一副小狗腿的模樣:

「祖父,我今兒去了西市舊街,結果讓我撞上一件事……您猜,是什麼事?」

程欽閉著眼不說話。

程曦便將白日發生的事說了。

「……那位狀元郎李寐如今還在雲南待著嗎?林涪都倒了這麼久,怎得也沒人將他調回來?」

程欽聞言便哼了一聲:

「你當官吏調動是兒戲嗎?當年李夢林的恩師同門,都已讓林黨給逐了。如今倒也不是沒人能為他說話,只是硯山縣窮山惡水,若無犯事被貶黜者,無人會去那裡頂替他的縣令之位。」

程曦不由感慨:

「我今日送李姐姐回去,見她家中當真寒酸清苦。 極品大玩家 她祖父身子不好,常年用藥,李姐姐便整日做些針線刺繡補貼家用,有時還拿了李寐的字畫去換藥。」

程欽不言語。

天下疾苦之人恆河沙數,身苦者有,心苦者亦有。

他睨了程曦一眼,道:

「你這般跑來,便是同老夫感慨李家之境?」

程曦這才想起自己目的,忙道:

「祖父,您能不能幫我個忙……」

*

王氏有些意外地看著來傳話的婆子,就聽那婆子笑呵呵稟道:

「……侯爺便特意讓寶墨過來傳話,道是四爺今日之舉他已知曉了,是為大善,是為義勇!」

王氏回頭看了看大咧咧坐在羅漢床上的程時,揮手讓婆子退下。

她看著程時,似笑非笑道:

「我說你今兒怎得忽然過來請安,合著是做了義勇之事。」

程時哼了哼,方要說話,便聽外頭丫鬟喚道「大小姐」。

門上帘子被撩起,已然換了一身輕衫羅群的程曦笑嘻嘻走進屋來,甜甜地喚了王氏一聲,又朝程時燦爛一笑:

「四哥,你今日不當值嗎?怎得這麼早便回來了。」

程時看著她冷笑。

程曦見狀便知不妙,她乾笑兩聲,膩去王氏身邊摟著她胳膊道:

「母親,我今兒一日都不曾見著峁哥兒了,怪想他的!晚上他還會過來請安嗎?」

峁哥是二爺程昀的幼子,如今三歲,正是白胖可愛的年紀。

果然王氏的注意便被小孫子給引了過去。

她與程曦說起家常,程時坐在一旁看著程曦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冷笑連連。

誰知王氏說著說著,不由就想到了至今連個媳婦影子都沒有的程時。

她看著程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瞧敏應,你倆從小一塊長大的,人如今都有三個孩子了,你呢!老大不小的年紀,給你瞧了這許多家姑娘,偏一個都不中意。你要個什麼樣兒的,倒是給我個准音兒啊!」

程時頭都大了。

他弔兒郎當地開口:

「放心罷,您與父親身子骨硬朗,總有抱孫子的一日。」

王氏不由恨恨道:

「你再這般樣子,便是老爺子幫你也不頂事。到時候,就是綁也將你綁著去拜堂!」

程曦笑得樂不可支。

卻聽王氏接著道:

「……再過兩年,便是你妹妹都要嫁人了!下月臨安公主府上的賞花宴,你便陪著曦姐兒一道去!」

程曦聞言差點讓口水嗆住。

臨安公主府的賞花宴,是京中出名的紅鸞會。

前世這個時候王氏還陪著程原恩在四川,壓根就沒有這一出。

而程時則覺得自己是腦子讓驢踢了,才會跑來王氏跟前找不自在。

他已經沒興緻同程曦算賬,匆匆找借口告辭:

「……晚上約了同僚,先走了。」說著起身走人。

程曦忙道「我送送四哥」,便一溜煙跟了出去。

她走到門外,見程時邁著大步往外走,忙小跑著追上去:

「四哥,今日之事你都知道啦?」她笑嘻嘻地拍馬屁,「到底是京畿衛,風聲就是快!」

程時站住腳,回過身睨著程曦,兇巴巴道:

「念在你今日幫的是李夢林家人,便放你這一回。若有下次……」他冷笑,「爺先就賣了你那護衛跟丫鬟!」

程曦卻眼睛一亮:

「你還記得李夢林?」

程時哼了聲,抬腳就走人。

程曦忙跟上去:

「四哥,你小時同李夢林一道在國子監讀書,也算是有同門之宜罷?我今日送李家姐姐回去,誰能想到她家中竟這般落魄……」

誰知程時卻冷笑:

「她不是傲骨錚錚么,既然要風骨,吃點苦頭算什麼。」

程曦以為程時指的是李寐,便猜也許是程時從前在李寐處吃了酸,兩人間落了罅隙。

她嘀咕道:

「讀書人嘛,自然有點傲氣酸腐……我就是見他家老爺子那般病重,李姐姐這日子也太苦了。」

程時不由皺了皺眉。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此事於程曦就如石子投湖,不過幾日便忘了。

而王氏如今怕程曦收不住心,一有機會便將她拘在身邊同沈繯學習打理內宅家事。

程曦瘋玩了好幾年,如今要她老老實實待在家裡,每日同管事婆子們周旋打交道,著實讓她如坐針氈。

王氏一面愁女兒姻緣遲遲難定,一面又生怕女兒還沒學會持家便要嫁人。

偏如今她應酬往來繁多,沒法日日盯著程曦,便再三囑咐沈繯好好看著她,莫要讓她成日往外頭跑去野。

沈繯哪裡能管得住?

一面是婆婆,一面是全家寵著的小姑子,沈繯兩頭為難。

她只得將次子帶來,道是自己操持家事分身無術,哄了程曦幫她照看。

程曦頭幾日尚且老老實實陪著在府中玩鬧,但漸漸的便覺得無趣。

她一拍桌子,決定帶上五歲的外甥去臨丘莊子上玩。

待沈繯處理完一應雜事,才得知程曦帶著自己兒子又溜出府去了。

沈繯尚且來不及找管事問責,便有媽媽悄悄提醒她:

「……侯爺准了的,派了五名護衛隨行,還有大小姐身邊的錦心、念心兩位姑娘,少爺的乳母也跟去了……」

沈繯便什麼話也不能說了。

到了晚上,一大一小兩個泥人高高興興地回來,一人拎著一隻魚簍子,還摘了滿滿一筐的鮮紅李子。

程曦選了最好的李子親自送去程欽那裡,囑咐寶書將李子浸酒。

程欽就著程曦遞過來的李子嘗了一個,問道:

「如今果園裡改種了李樹?」

程曦搖頭,笑嘻嘻道:

「是莊子東面那片院子里,種了一棵好大好大的李子樹!吳漢說那棵樹起碼有二十多年了。」

程欽想了想,似乎有些印象。

他隨口囑咐道:

「東面的院子與隔壁那莊子相隔一牆,仔細讓外人撞見。」

他指程曦一個女孩子爬樹瘋玩的事。

程曦皺了皺鼻子,笑道:

「我瞧見了,隔壁院子里全是雜草,都快成荒園子了!聽吳漢說,那邊常年不見有人進出,似乎便是荒在那兒的。」

程欽笑著不再多言。

他再次讓人專程去憑瀾居傳話,道是程曦送來的李子很好,極合他胃口。

王氏聽后,哭笑不得地一戳程曦額頭,到底沒有再說她什麼。

這般到了六月初,程曦才驚覺自己的壽禮還未選定。

她只得帶著錦心去小庫房裡翻找。

整整三間小庫房,程曦鑽在裡頭一整日也沒找出件合心意的,倒是翻出了許多參茸乾貨。

她瞪著滿滿一柜子的參須鹿茸燕窩,問錦心:

「……哪來的這許多?就不怕霉蛀了?」

錦心將程曦翻出來的物件一一對照簿子收起來,一面道:

「這些都是平日與夫人、奶奶們人情往來攢下的,還有一些是老夫人與侯爺賞的。」她一頓,「這一柜子奴婢吩咐了人每季都會查看,但凡不好的都拿去丟了,日後做人情禮時絕不會送出錯兒來。」

程曦點點頭,忽然想起一事:

「上回李家姐姐說,她祖父常年在用的葯里可是需要人蔘?」

錦心一愣,搖頭道:

「小姐,您去李家時奴婢並不在。」她想了想,「人蔘大補元氣,生津安神,補脾益肺,只要不是陰虛、濕熱、痰濕此類,服用多是有益無害的。」

這種基本的食補藥補相衝相剋之理,錦心爛熟於心。

程曦便吩咐錦心尋一些入葯多須的出來,再找些日常可用食補的乾貨來:

「……橫豎放久了也是丟掉,憑白糟蹋。」

第二日,程曦便帶著補品去了李家。

李家在南城宣北坊燈兒衚衕,那一帶居住的多是平民與商賈。

程曦讓馬車停在衚衕口,自己帶著秦肖與錦心沿著窄小的衚衕一路走到底,在一間小院門外停下敲門。

守門的老蒼頭認出程曦,忙朝院子里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