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水晶,你來了。」

水晶笑著點點頭,說道:「李社長,不好意思,昨天身體實在是太累了,沒有參加你的宴請,還請不要見怪。」

李正煥是明白人,知道水晶是在客氣,也沒有繼續邀請,笑著點頭:「水晶客氣了。我們看一下舞台的設置,然後我們到后場去開會,工作人員已經全部到位了。」

演唱會的流程早在兩個月之前就已經敲定,怎樣出場,怎麼結束,所有都已經妥妥噹噹。現在水晶要做的就是熟悉一下舞台即可。

一切都順順利利,下午五點,燈光閃耀,演唱會正式開始!

當聚光燈照射到舞台上時,水晶手捧一隻白鴿從天而降,現場一陣歡呼!

此刻,韓國的媒體都震驚了。剛剛他們從現場報道回來的消息。體育場人滿為患,在體育場的外面居然聚集了還有不下十萬人,看著場外的大屏幕。

水晶創造了歷史,體育場外面的人居然要比體育場內的人還要多!

陳青雲面帶微笑的看著台上的水晶,現在你可以振翅高飛了,沒有人可以折斷你的翅膀!v 「什麼地脈火龍?」秦浩天有些詫異的望著身邊的歐陽菲雲。【】

歐陽菲雲神色凝重的對著秦浩天說道:「這個我也只是從典籍內看到過,這地脈火龍只有在千年火山口下才有可能會孕育而生。是火之精華濃縮而成的。「

「應該是了。」西門菲雲的神色也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此時那地脈火龍看著秦浩天、西門靈鳳、歐陽菲雲三人。猙獰的咆哮了一聲。一張嘴,對著秦浩天、西門靈鳳、歐陽菲雲,一吐。一道火球噴發了下來。

三人感到那巨大的溫度。大為的吃驚。一陣的頭皮發麻。迅速向著邊上散開。

「轟!」的一聲。爆炸聲響了起來。

在三人的邊上,被那巨大的火球給砸出了一個一米見方的大坑。

三人看著那大坑,微微的有些驚駭。

「這地脈火龍怕有八級了,我們小心……」西門靈鳳的神色凝重的說。

「八級?」秦浩天聽的有些的吃驚。那七級的就已很可怕了。更遑論這八級的。這凶獸可不是多一級就是一級那種差距。尤其是到了後面,一級的差距,已是不可以道理來計了。

那地脈火龍又是幾個火球虛空對著幾人的身上落了下來。

秦浩天、西門靈鳳、歐陽菲雲感到那強大的溫度。紛紛閃避開來。

看著離自己最近的秦浩天。那地脈火龍一張嘴,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咬了過去。

「破玄刀」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中。秦浩天灌輸了玄氣進去。手中的刀一抖,對著那地脈火龍的身上飛射了過去。

「當!」的一聲。秦浩天的破玄刀直射在了那地脈火龍的身上。只是讓秦浩天有些吃驚的是,那幾乎是無堅不摧的破玄刀這一次似乎是失靈了。竟然沒有射進這地脈火龍的身體內。只是停留在地脈火龍的表面。

雖然沒有射進地脈火龍的身體內。但是還是讓地嗎,脈火龍疼的咆哮了起來。徹底的激怒了地脈火龍。「唰!」的一聲,地脈火龍的尾巴凌空向著秦浩天的身上抽了過去。

秦浩天感到一股強烈的勁風掃過。那地脈火龍的尾巴以百米每秒的速度虛空向他的身上抽了過來。

秦浩天寒了一下。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整個人虛空跳了起來。

「轟!」的一聲。那地脈火龍的尾巴重重的掃在了地上。地上在一陣劇烈的震蕩聲中。出現了一個大洞。那地脈火龍見秦浩天整個人彈了起來。頭狠狠的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咬了過去。

我擦。吞噬之劍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中。看著飛速射來的地脈火龍。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狠狠的劈在了那地脈火龍的頭上。

「轟!」的一聲。秦浩天感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從自己的劍身上傳了過來。秦浩天感到自己的虎口一麻!自己的手幾乎是把持不住。整個人凌空被震飛了出去。

那地脈火龍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的放過秦浩天,它已是把弄疼它的秦浩天給恨透了。嘴一咬,又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咬了下去。

西門靈鳳見狀,縴手一抖。白綾虛空向著那地脈火龍的身上飛了過去。白綾緊緊的纏在了地脈火龍的脖子上。

西門靈鳳的白綾是用上好的天蠶絲煉製而成的。所以,地脈火龍身上的火雖然極為的猛烈。卻也無法將它給燒斷。一時之間。地脈火龍被西門靈鳳的白綾給束縛住了。有些動彈不得的感覺。

邊上的歐陽雲菲見到這個機會非常好。嬌軀一扭,身子飛掠而起。

「無形劍氣……」

在虛空中,一道白色的劍氣在歐陽菲雲的白劍上湧現出來。無形的劍氣讓周圍的能量都顫動了起來,勢不可擋的向著那地脈火龍的身上刺了過去。

秦浩天的心裡微微的一驚。縹緲宮的無形劍氣在玄武大陸是非常出名的。傳說這無形劍氣到了最高境界,無色無影,無堅不摧。可破碎虛空,秦浩天不知道這無形劍氣在縹緲宮宮主手上使出來是何種感覺。想來,那一定是驚天地泣鬼神吧!

那地脈火龍因為根本就無法的閃避。是以,歐陽菲雲的這無形劍氣地脈火龍是生生的受了。

「轟!」的一聲。無形劍氣直直的轟在了那地脈火龍的身上。發出了劇烈的爆炸聲。那地脈火龍發出了劇烈的咆哮聲。顯然,這無形劍氣雖然是沒有讓它就此掛掉,但還是讓它受了不清的傷害。地脈火龍身上的火焰在歐陽菲雲的這一擊之下,暗淡了許多。

西門靈鳳對歐陽雲菲的無形劍氣的強大似乎也感到暗暗的心驚。聖殿和縹緲宮遲早會起衝突的。這無形劍氣如此的厲害。對聖殿確實也是一個不小的威脅。這想法在西門靈鳳的心裡一閃而逝。

只是歐陽雲菲雖然使用了無形劍氣。但這無形劍氣消耗能量是非常巨大的。她的臉色也不禁的有些蒼白。但她的努力還是得到了不小的效果。那地脈火龍雖然看起來聲勢不減,但是身上的氣息還是暗淡了許多。顯然有些強弩之末的感覺。

「不要,我快控制不住了。」西門靈鳳感到自己手中的白綾有些把持不住了。那地脈火龍不住地在掙扎著。西門靈鳳的白綾雖然能困住這地脈火龍,卻也是消耗了不少她的能量。

西門靈鳳的臉色越發的蒼白了起來。

秦浩天和歐陽菲雲自然不會錯過這西門靈鳳給自己等人製造的機會。

「破天七劍」

秦浩天身上的玄氣不住的灌入了吞噬之劍當中。

靈覺鎖定住了地脈火龍。一劍斬了下去。

「轟!」的一聲。伴隨著地脈火龍那痛苦的嚎叫聲。它身上的火焰又暗淡了許多。

歐陽菲雲手中的白劍化出了七七四十九道劍影,虛空對著那地脈火龍斬落。

「轟!」「轟!」「轟!」

四十九道劍影虛空的落在了那地脈火龍的身上。

那地脈火龍身上的火焰又熄滅了許多。似乎憤怒到了極點。掙扎的更加厲害了。

終於,在地脈火龍那極力的掙紮下。終於掙脫了西門靈鳳的白綾。

「轟!」的一聲,地脈火龍一個大力將西門靈鳳震飛了出去。

「呃!」西門靈鳳被震飛十幾米,凌空落下。「哇!」的一聲,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鮮血。

「嗷!」那地脈火龍瘋狂的咆哮了一聲。一個巨大的尾巴,朝著三人的身上掃了過去。

「轟轟!」這一次,地脈火龍的攻擊比先前猛烈了幾倍。幾個尾巴不住的向著三人的身上掃了過去。速度快到了極點。

在先前的攻擊下,三人的能量不同程度的消耗。尤其是先前的無形劍氣消耗了歐陽菲雲身上大半的能量。此時她的形式有些不妙了。而西門靈鳳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小心!」看著地脈火龍又是一個尾巴向著歐陽菲雲的身上掃了過去。歐陽菲雲似乎因為先前的消耗,速度減慢了許多。此刻有些的躲閃不及。在這危急時刻,秦浩天也沒有想的太多。火速的趕到了她的身邊。一把的將她推開。

歐陽菲雲是沒事情了。但是秦浩天卻是代替了歐陽菲雲成為了地脈火龍的目標。

「碰!」的一聲。歐陽菲雲是沒事情,可是那地脈火龍的尾巴卻是結結實實的抽在了秦浩天的身上。

「呃……」秦浩天但覺一股大力從自己的身後傳來。他整個人如炮彈的一般,被擊飛了出去。在那一刻,秦浩天感到自己的身體似乎要散架的一般。

「啪!」的一聲。秦浩天落在了地上。忍不住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

「浩天!」歐陽菲雲目欲巨裂。發瘋似的向秦浩天沖了過去。

看著那地脈火龍還要衝向秦浩天。西門靈鳳皺了皺眉頭。手中的白綾再次向著地脈火龍沖了過去。

歐陽菲雲看著秦浩天被地脈火龍掃飛出去,雖然擊的不是在她的身上,卻是比擊在她的身上還讓她難受。地脈火火那一掃的威力有多大,歐陽菲雲可是非常的清楚的。連地都能裂出一個大洞,更不用說是打在人的身上了。那會承受多少的痛苦。歐陽菲雲還是可以想象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傻?」歐陽菲雲哽咽著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看著歐陽菲雲的眼睛紅紅的。笑著,對歐陽菲雲說道:「不哭,我沒事的。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你……你到現在還逞強……」歐陽菲雲有些難受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雖然身子骨確實有些疼痛欲裂,但倒沒有太大的問題。畢竟是被地脈血泉給洗鍊過的。再加上秦浩天身上的鎧甲畢竟是為他抵沖了不少的力量。所以秦浩天倒沒有太大的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那地脈火龍再度掙脫了西門靈鳳的束縛,再度向秦浩天沖了過來。這地脈火龍似乎和秦浩天是耗上了。

看著向著自己衝來的地脈火龍,秦浩天的臉色一整,也被激發起了心裡的豪氣。看著張牙舞爪的向著自己凌空撲來的地脈火龍,秦浩天腳在地上一蹬。不退反進,凌空對著地,脈火龍沖了過去。同時,秦浩天屈指一凝。

「血神指!」

秦浩天身上的玄氣瘋狂的向著手指上涌了過去。瞬時,秦浩天的手指變的通紅一片。渾身散發出了一股煞氣。 水晶的演唱會取得空前絕後的成功。在歌壇上留下了一個奇迹,一個很難被超越的奇迹。

每個到現場的粉絲胳膊上都繫上了象徵和平的白色絲帶,表示對水晶的支持!

韓國發生在水晶身上的每一件事情很快通過網路、媒體等渠道傳播到了世界各地。所有人,在這一刻沸騰了。

原本在他們心目中就已經被譽為神一樣的女人,此刻更加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在演唱會結束的第二天,水晶坐著回過的飛機一走出機場,就被浩大的迎接儀式給震撼住了。

沒有了以往的擁擠,很安靜,上萬人的粉絲分成兩個隊伍,在隊伍的中間形成了一條只可以供一人行走的小路。

這一刻沒有人吶喊,也沒有人上前索要簽名。今天他們前來的目的只是歡迎一下這個不容易的女人。

當水晶從通道走出來之後,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經久不散。

所有人將這個動作一致保持到水晶走出機場坐上了車,這才停止!

當車子啟動,水晶趴著車的後窗望向那些目送她離開的粉絲,眼睛有些濕潤。在這一刻,她覺得她所做的都是值得的。

短短几天的韓國之行,卻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儘管表面上狀態還不錯,其實水晶也搞得心力憔悴的。

一回到家門,就甩掉了鞋子,不顧形象的沖回了自己的房間。

「你也上樓去休息一下吧!晚飯的時候我叫你!」翟靈薇轉過身笑著說道。

陳青雲在翟靈薇的小嘴上快速的香了一口,壞笑道:「不急著吃飯。你也夠累的了。要不一起休息休息?」

翟靈薇趕忙回頭看了一眼,這傢伙就喜歡玩這種突然襲擊的招數,搞得小心肝一個勁的亂跳。

有些事情一旦嘗到了甜頭,就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譬如毒品,在譬如就是做*了。

翟靈薇曾經在內心裏面不止一次的對自己說,做了這次以後就不能再做了。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最後一次。到現在她現在反而喜歡上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了。時常站在鏡子面前摸著自己的臉頰,喃喃道:「翟靈薇,你學壞了!」

「晚上來我房間吧!看我怎麼收拾你。好了,現在趕緊上樓去睡覺!」翟靈薇嬌嗔了一下,也上樓先去收拾東西了。

陳青雲笑著撓了撓腦袋,他一個大男人,也沒有什麼好收拾的。躺到了客廳的沙發上。還是家裡的沙發舒服,抽完一根煙后,閉上了眼睛。

小睡了一會,門口傳來雀躍的女童聲,陳青雲睜開了眼睛。剛剛坐直了身子,桃花就撲到了他的懷中。

「爸爸,你可總算回來了。桃花好想你哦!」桃花摟著陳青雲的脖子,親昵的說道。

「呵呵,你這丫頭是怎麼知道我回來的?」陳青雲笑著問道。

桃花笑道:「我天天有看電視啊!剛剛看到新聞,知道你和水晶媽媽回來了。我就讓小姑帶我回來了。」

桃花話音剛落,陳青衫穿著一身運動裝,耳朵上掛著耳機,扎著馬尾,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哥。你回來也不打個電話。如果不是桃花天天盯著電視看,我們都不知道你們回來了。嫂子呢?」陳青衫拔掉耳機,坐在陳青雲身邊,笑著問道。

陳青雲說道:「在樓上了。那邊的演唱會一結束,我們就趕回來了。實在是太累了,原本打算明天回去的。既然你都來了,一會我們就去爺爺那裡吧!」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你們爺孫兩個還真是有默契。剛剛桃花要回來的時候,爺爺就說你明天會過去。」陳青衫笑著說道。

陳青雲敲了對方一個響頭,笑著說道:「你這丫頭,怎麼說得你好像是個外人似的。」

陳青衫撅著嘴揉了揉腦袋,不滿道:「你怎麼還像小時候一樣喜歡敲我腦袋啊!我說怎麼學習總是不好,看來都是你造成的。」

陳青雲哈哈大笑。

「你們聊,我上樓去找水晶媽媽。」桃花從陳青雲的大腿上跳下來,跑到樓上去找水晶。

見桃花離開了,陳青衫神秘兮兮的湊到了陳青雲的近前,小聲的問道:「哥,我聽桃花說你這一個屋子裡面藏了兩個嬌啊!厲害啊!快說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陳青雲的額頭流出一顆大大的汗珠,沒有想到桃花這麼快就把自己給出賣了。居然連這種事情都被陳青衫給套了出去。

這丫頭從小就聰明,鬼精鬼靈,誰都別想騙得了她。不過,這事怎麼能輕易的就鬆口,陳青雲再次敲了陳青衫的響頭,說道:「你這丫頭,在國外這麼多年,知識沒見長,打聽八卦的能耐倒是增長了不少。桃花喜歡鬧,她的話怎麼可信?」

陳青衫笑笑沒有反駁,抬頭望向樓上,桃花已經率先跑了出來。在她的身後跟著水晶和翟靈薇兩人。

嫂子見小姑子總是要親切一些。水晶熱情的跟陳青衫打過招呼后,把翟靈薇介紹給對方認識。

陳青衫握住了翟靈薇的手,微笑著說道:「靈薇姐,你好。」隨即,挪動了一下身子,背對著水晶時,用口型說了一句:二嫂,你好啊!

翟靈薇真是被嚇得不輕啊!原本看到陳青衫就有種不知不覺的緊張。對方突然叫出二嫂這麼古怪的稱呼出來。心跳立即加速,小臉也不禁紅了起來。

這一切都被陳青雲看在眼中,心中不住的搖頭,這丫頭小時候就比較難纏。現在看來,簡直就變成了桃花的升級版。

才一個照面而已,就已經將翟靈薇的虛實全部給探視出來了。看來日後,少不了被她勒索的事情發生了。

「嫂子,既然回來了。如果你要是不累的話,就去爺爺那裡吧!奶奶已經準備好飯菜了。」陳青衫偷偷對陳青雲露出一個得意的神情,轉身建議道。

水晶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我們這就走吧!」

「靈薇姐如果有空的話可以一起去,反正都是一家人。」陳青衫別有深意的說道。

翟靈薇趕緊搖手,說道:「不了,不了。我還有事情,一會也該走了。」

「那好吧!我就不勉強你了。改天找你出來喝茶哦!」陳青衫笑著說道。說完轉過身拉住桃花的手。「走吧,桃花!」

隨後水晶也跟著一同走了出去。翟靈薇這才臉色好了一些,拍了拍胸口,問站在一邊笑呵呵看著她的陳青雲。

「你妹妹怎麼會知道我們之間的事情,不會出什麼事吧?」

陳青雲笑著搖搖頭,知道翟靈薇被嚇到了。

「沒關係,她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放心吧!好可惜,今天晚上吃不到你做的飯菜了。不過還好,晚上我可以回來睡。吃不到你做的飯菜,我就把你吃了吧!」陳青雲壞笑了一下,在翟靈薇的臉蛋上捏了一把,跑出了別墅。

現在水晶不僅僅在國際上的聲望大漲,就是在陳家裡面的地位也是猛漲了不少。兒媳婦有出息,做婆婆的也很高興。自從水晶走進家門,秦頌就拉著她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問這問那的,似乎陳青雲這個當兒子的直接被忽略過去了。

奶奶,媽媽,二嬸,妹妹,女兒。

看著客廳沙發上坐著的五個女人,陳青雲感慨,陳家陰盛陽衰啊!好在家中還有個同性別的爺爺,總算能找點話題來談。

躲開了五個女人,陳青雲跟著陳蒼天來到了書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