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江織,世上沒有神仙的。」

她雖然愛看電視劇,但也知道,電視里有很多杜撰瞎編的成分,她不相信會有神仙。

江織戳她的臉,在她右邊臉頰上戳了一個小窩窩出來:「那你怎麼不懂呢,世上也沒有怪物,只有被邪念蒙了眼睛的人類。」

周徐紡似懂非懂。

「就算真是怪物,」江織笑了笑,眼裡的星光溢出來,是柔軟的光,「黑無常大人,我陽壽很長,會喜歡小怪物很久的。」

閃婚蜜愛 黑無常大人沒有全部理解他的話,但黑無常大人聽明白了最後一句,江織說,他會喜歡她很久。

這一句就夠了,她不貪心。

不管有沒有神仙,也不管是不是怪物,世人的雙眼會不會被蒙蔽,她都不在乎了,因為江織的眼睛里有她。

她從來沒有這樣滿足過,像得到了全世界,得到了滿天漂亮的星星。

她笑了,眼睛彎彎的,把自己的衛衣帽子戴上,又踮腳戴上江織的:「小怪物要親你了,你低頭。」

江織便低頭。

她踮腳,小心翼翼地吻他。

次日,雨天,帝都氣溫太低,雨滴被凍成了冰子,滴滴答答地落。

早上八點,唐想開車去了療養院。

專門照顧她母親的看護小瞿剛從病房出來,見了她,笑著打招呼:「唐小姐來了。」

「我媽今天的精神狀態還好嗎?」

「一大早就管我要紙和筆,說她要寫字兒。」

又閑聊了兩句,唐想把雨傘放在了雨傘架上,推門進了病房。

「媽。」

何女士趴在地上的泡沫墊子上,撅著屁股在寫什麼,這時抬起頭,對唐想招手:「駱三快來,秀姨教你寫字。」

她又不認識人了,平日里念叨最多的就是駱三。

唐想耐著性子解釋:「是我啊,媽,我是想想,不是駱三。」

客家等郎妹 何女士一把拽住她的手,拉過去,四處看了看:「噓,你小聲一點,不能讓他們聽到你說話。」

唐想無力解釋,隨她鬧。

何女士突然跳起來,一驚一乍:「你的項鏈呢?」

「什麼項鏈?」

什麼項鏈何女士也沒說,坐在泡沫墊子上,搖頭晃腦地在自言自語。

「項鏈去哪了?」

「那是你媽媽給的,不能弄丟。」

「項鏈上有名字。」

「……」

前言不搭后語,何女士嘀嘀咕咕了很久。

瘋言瘋語的,唐想也沒聽明白,目光掃到了地上的本子,上面寫了字,工工整整的,是她家何女士的筆跡。

她寫滿了一頁,就兩個字:

——徐紡。

唐想把本子撿起來:「這是什麼?」

何女士晃悠著腦袋,笑得像個七八歲的孩童:「是你的名字啊。」

「我叫什麼?」

何女士愣了愣,歪著頭盯著她一直看一直看,然後認出來了:「你是想想。」她笑了,很開心,又不滿似的,抱怨她,「你怎麼現在才回來?」

唐想把本子攤開,給何女士看清楚:「媽,你先告訴我,這是誰的名字?」

何女士把本子推開,探頭看向門口:「你爸呢?」

「他怎麼還不回來?」

「是不是老爺子又差他去哪裡辦事了?」

「你去打個電話,讓他回來。」

「……」

何女士嘟嘟囔囔地說著,唐想喊她,她也不答應。

徐紡。

唐想看著本子上的字,若有所思。 「明玉公子,可能我和那男神幫的事,您也聽說過。」

「我一直有派人去調查跟蹤那男神幫的三人,那張堅沒什麼出奇的,一般只是去上課,而且腦子還有點不好使。」

「而羅侯,大部分時間,都會在房間里呆著,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只有這葉秋,我曾經多次派人去跟蹤他,可是他卻每一次都會無緣無故的消失。」

「之前,我還有些疑惑,可是,當今天那羅侯去將這石破天接走後,我卻豁然開朗。」

明玉公子彷彿也感覺到何錦接下來要說的話,是十分重要的,示意何錦坐下。

同時讓人給倒了一杯茶水,而後讓他繼續。

「我這段時間讓人仔細的進行了一個統計和調查,每次,那葉秋出現的地方,就沒有石破天,而石破天的每次出現,卻都和葉秋有聯繫。」

「明玉公子應該也知道,這石破天的第一次出現,是在古丹閣密境,可是我的調查結果,卻是這石破天最先是從圖書館出來的。」

「在石破天出來前,那葉秋剛好進入,這兩個人,一個從圖書館出來,卻沒有進入證明,另一個進入圖書館,卻沒有出來過。」

「然而,那葉秋卻偏偏出來了,這只是其一。」

「其二,五十一區傳送處,去往秘境的傳送中,那傳送時是葉秋傳送的,可是到了秘境傳送陣,出來的卻是石破天。」

「加上,通過我的調查,很多時候葉秋消失的周圍,就會出現石破天的身影。」

何錦越說越興奮,明玉公子卻突然生出一絲明悟。

「你是說,那葉秋就是石破天?」

「啪!」何錦一拍桌子。

「公子說的沒錯,我懷疑,那葉秋,就是石破天。」

一瞬間,很多事情都明朗了。

為什麼他們查不到石破天的過往,因為他沒有過往啊。

為什麼長樂幫這個消亡幾百年的幫派,還有成員在,因為那令牌只是葉秋撿到,或者其他途徑得到的。

為什麼石破天總是在密境出現后,就再也沒人見過他,因為離開秘境,他就是葉秋了啊。

最後的最後,讓明玉公子最終確定的,還是羅侯的出現。

如果不是葉秋,那羅侯為什麼會恰巧的出來給葉秋解圍。

而且那石破天既然能易容成羅成,難道就不能是葉秋易容成石破天嗎。

這麼惟妙惟肖的易容術,有一個會的已經十分不易,現在竟然一下出來兩個。

加上之前的種種推測,這石破天一定就是葉秋。

「是他,一定是他,那葉秋一定就是石破天。」

明玉公子一下站了起來。

「來人給我去好好跟著那葉秋,不要打草驚蛇,他還不知道我們發現了他,等他出城或者進入秘境時,我再收拾他。」

旁邊的何錦這時也站起來,恭敬的行禮。

「明玉公子,我覺得,跟蹤葉秋的事,還是交給我的好,因為我一直在跟蹤他,這樣他不會想到公子,如果公子派人跟蹤,那萬一暴露了,就不好安排之後的事情了,公子只需要以靜制動就好。」

「你說的不錯,何錦,以後你神級天才幫,就作為閻羅幫的附屬幫派吧,我會和幫主說的。」

明玉公子的眼中,這何錦已經從可有可無,變成了一枚有用的棋子,待遇一下就上來了。

只是何錦雖然嘴上感謝,眼神卻沒有什麼變化。

兩人又商量了一番,何錦便告辭離開,在傳送了幾個傳送陣后,他才拿出一塊聯絡石。

「大人,事情已經辦好了,那明玉公子,已經知道了葉秋就是石破天的事,而我也順利的接到了跟蹤葉秋的任務。」

一條信息剛剛發出去幾秒,一條新的消息就已經傳回。

「好好努力吧,只要你做好了我安排你的事,我會還你自由的。」

「多謝大人。」

……………………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三天,這一日,正是妖獸山脈密境開啟的日子。

黎天這次依舊沒準備用自己的身份去參加試煉。

這三天,黎天可不只是將煉丹師,制符師,煉器師這三個職業提升到了538級,而且他還將小李飛刀以及烈火天罡劍訣提升到了538級。

於此同時,他還學習了一個新技能,而神劍御雷真訣已經被自動遺忘。

「宿主:黎天」

「積分:600」

「等級:528(修道師八重天)」

「輔助職業:」

「廚師(宗師)」

「畫師(宗師)」

「教師(入門)」

「煉丹師(528)」

「煉器師(528)」

「制符師(528)」

「技能:」

「被動技能:」

「天馬流星拳(宗師)」

「平步青雲(宗師)」

「易容術(宗師)」

「主動技能:」

「小李飛刀(六重378級/九重)」

「烈火天罡劍訣(六重378級/九重)」

「飛仙劍訣(六重378級/六重)」

「背包:二十格。」

「物品:若干。」

「靈石:0」

「裝備:靈犀飛刀(頂級靈寶)實力探測墨鏡(十級以內有效),暗影披風(隱身:十級以內有效),狂徒鎧甲,誅仙神劍(後天頂級靈寶),天視地聽儀(未知)百變靴(頂級法寶),如意仙衣(低級仙器)幫派戒指(低級靈寶)。」

「系統異變:0/3(可異變系統,闖關升級系統,賺錢系統,幫派任務系統。)」

「隨機系統數:3/3」

「等級匹配系統:闖關係統」

「背包匹配系統:幫派任務系統。」

「輔助系統:賺錢系統。」

萌萌鮮妻不準躲 ………………

飛仙劍訣,就是黎天為石破天這個身份量身打造的,如果不是時間來不及,他還準備多練習一個技能。

經過幾次傳送,黎天的身份,再次從葉秋變成了石破天,然後他從五十區直奔妖獸山脈秘境而去。

而他不知道,就在他以石破天的身份出現要妖獸山脈密境之時,那明玉公子已經收到消息。

「嘿嘿,三天沒有動作,我還以為你不出來了呢,原來是為了參加這妖獸山脈試煉,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修鍊成師級修道者的,但是今天,我必讓你走不出妖獸山脈。」

「公子,你剛剛突破修道師級別,還是交給我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