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沒有。」月千歡搖頭,「隨便逛逛,看緣分吧。」

「嗯,也好」

結果,沒走到兩步。就有人匆匆過來找上了月明堂。「不好了明堂大人。容景長老那邊出大事,正著急著尋你過去!」

「什麼?」 這一切的變故著實發生的太快了,完全是電光火石之間!阿狗被撞飛出去后,我就看不到他了,視線正好被松樹給擋著。

我不敢大意,一邊警惕著中間的圓木,一邊喊阿狗,「阿狗,你怎麼樣了?回答我!」

可根本沒有任何的回應,我心裡擔心阿狗,又得提防著這圓木里的東西。

這圓木是天然形成的,只是被木匠工人加工過,先是從中間把這圓木破開成兩半,然後在把裡面的東西掏空,剛好做成了一口口的圓木棺材。

起初我還沒弄明白,現在大致算是猜到了一些。這圓木故意這麼安排設置,肯定是薩滿教的某種巫術。再結合這種神奇的樹葬,可能是想要保持圓木棺材里的屍體完好如初。

剛才我們動了棺材,恰好破了他們的巫術,阿狗這才遭到了他們的攻擊。

我一直留心著那口沒有蓋子的棺材,可一兩分鐘過去了,裡面也是根本沒有任何動靜兒。我抬頭看過去的時候,因為高度不夠,也看不到裡面到底是啥東西!

「阿狗,你回答我!」我見這圓木棺材沒有動靜,再次喊了一聲阿狗。

可阿狗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我心裡急的不行,也顧不上這口邪門的棺材,轉身便跳了下去!此時林子里的光線越來越暗,我只得把手電筒打開。

手電筒往阿狗撞飛出去的方向一照,根本連個人影都沒有!心裡正擔心,突然間,只感覺一陣僵硬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那麼一剎那,我渾身猶如遭了電擊一般,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好在之前經歷了不少這樣的場面,不然的話,肯定是魂兒都嚇飛了。

我暗暗呼吸了一口,頓了幾秒鐘的樣子,這才準備轉過身去。可還沒轉身,子龍和楊老七突然出現了,連忙朝我喊了一聲,「九哥,別轉過身去!」

聽到楊老七喊我不要轉過身,再看子龍,他也在沖我搖頭。而且,子龍此時正在兜里掏著啥東西。

我能感受到我肩膀上的手沒有啥力氣,好像就這麼隨意搭在我肩膀上的一樣,也沒有鬼魂那種刺骨的陰冷。

子龍已經拿出了乾坤鏡,慢慢朝我走了過去。在他走過來時,我便看到他打開了乾坤鏡,同時咬破了食指,用指尖血在乾坤鏡上畫了一道太極圖案!

等他快要湊近我時,便三步化作一步,直接衝到了我面前。乾坤鏡往我身後一照,剎那間,我只聽到轟隆的一聲,好像是啥東西燃燒了起來。

我見狀,連忙往前躥了一步。回頭一看,正好就看到我身後站著一個穿著黑袍的稻草人!這稻草人和之前站在阿狗身後的那個稻草人一模一樣,但之前我沒有看到稻草人的正臉,這一下我才徹底看清楚了!

只見這稻草人的臉上,竟然還清晰的畫著人的五官!特別是那嘴巴,雖然沒有動,但畫的太逼真了,如同是在咧嘴陰笑一樣。

而更邪門的是,這稻草人的眼睛,竟然在流血!

「九哥,這是薩滿教的巫術,攝魂術!薩滿巫師把邪術釋放在稻草人身上,這巫術雖然一般,但勝在出其不意。如果你剛才轉身,對上了稻草人的眼睛,你的魂魄就會被吸走!好在龍哥反應快,用乾坤鏡破了稻草人的眼睛!」楊老七好像對這薩滿巫術比較了解,解釋起來頭頭是道!

我還有點渾渾噩噩的,也沒聽進去幾句,只看到楊老七背上背著那具搶走野山參的屍體。還沒來得及問他們的情況,我就想到了阿狗的事情,當即一拍腦門,「壞了,阿狗!」

「九哥,阿狗……」我剛要去找阿狗,楊老七趕緊一把拉住了我。

我楞了一下,完全沒明白楊老七的意思。只見楊老七用眼睛掃了一下右上方,我連忙順著看了過去。

這一看,正好就看到阿狗已經再次爬上了那些圓木。他的身體有些搖晃,好像是喝醉了走不穩一樣。而且,他臉上的表情更奇怪,似笑非笑,眼睛更是麻木無神。

我一看到他這情況,當即暗叫不好,阿狗應該是被稻草人控制了。來不及多想,我只得朝楊老七喊道:「老七,幫阿狗招魂,快!子龍,我們去對付那圓木棺材里的東西!」

「嗯!」兩人點點頭后,我就和子龍迅速的沖了上去。同時,我也朝阿狗大喊道:「阿狗,回來,你快給我醒過來!快醒醒!」

可此時的阿狗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在走到那正中間的棺材后,僵硬的把他的手伸到了圓木棺材的上方。

我連阻止都來不及,他就用匕首在手腕上割了一刀,動作無比僵硬,如同機器人一般!而他這一刀下去,傷口上的鮮血頓時飈射了出來,剛好全都流進了圓木棺材中!

只是幾秒鐘的功夫,那些站在松樹背後的稻草人,竟然全都動了。那畫在臉上的嘴巴,根本沒有動,但卻是陰森森的笑了起來。

不光是感覺,我們更是親耳聽到了那陰森森的笑聲,正是從稻草人身上傳出來的!更邪乎的是,這些稻草人竟然全都跪了起來。

那動作,簡直比阿狗的動作還要僵硬。在它們跪下的剎那,更是在頷首磕頭。但他們磕頭的姿勢實在是太詭異了,脖子不能動,一磕頭就好像是用腦袋在撞地面一樣!

那玩意兒,真的是說不出的滲人。

「動手!」子龍率先喊了一聲,拿著乾坤鏡就沖了上去。這乾坤鏡的法力很猛,稻草人只要被照到,立馬就會被引燃,瞬間被火焰吞沒。

這些稻草人並沒有太大的攻擊,除了眼睛能攝魂之外,並沒有其他實質性的攻擊!但它們現在這樣的舉動,完全是在叩拜圓木棺材里的東西。

子龍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把這些稻草人全部燒成了灰燼!因為地上很潮濕,所以並沒有把周圍的樹木野草點燃。

但這幾個稻草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火焰,倒是徹底把這小山丘給照亮了!

我此時也是從另一頭朝阿狗的方向沖了過去,阿狗失血太多,臉上蒼白的不行,還時不時疼的抽搐一下。

但他的臉上,還是掛著那陰森森的詭異笑容,好像要把體內的血液全部放干。他的血液全部流進了棺材里,隱約間,我也是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看準了機會,猛的沖了過去,直接一記刀掌打在了阿狗的後勁上。力度剛剛好,不輕不重,阿狗頭一偏,當即朝地上栽了過去。

我順手一把抓住了他,慢慢的把他放到了地上,這才朝楊老七喊道:「老七,你把阿狗的魂魄招回來!」

楊老七此時已經擺好了法壇,嗯了一聲后,迅速衝過來把阿狗給拽了出去。

解決了阿狗的事情后,剛好我和子龍就站著圓木棺材的兩頭。我在看他,他也在看我,我們兩人同時點點頭后,這才再次靠近了這口邪門的圓木棺材!

「大膽賊人,膽敢擅闖我的神壇!今日,我就讓你們有來無回!」可誰知,我們剛一動,圓木棺材里突然傳來了一聲乾癟的嘶吼聲。

這聲音粗澀的有些刺耳,像是嗓子幹了幾天發出來的聲音一樣。而就是這聲音出現的同時,我便看到棺材里有一道血光沖了出來。

那血光猶如清風一樣,瞬間朝四面八方吹了過去。但消失的太快了,只是眨眼的功夫,這血光就完全消失了。

我和子龍愣在了原地,心裡也是疑惑,不知道這棺材里的東西,到底是活人還是死人?

並不是我們膽兒小,而是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后,我們變得沉穩了不少。不像是最初那樣,初生牛犢不怕虎,只知道橫衝直撞的蠻幹。

但也是因為之前那些九死一生的經歷,讓我們學會了沉著應對。這也是後來我想通的道理,那就是我們都成長了。

不再是最初那兩個剛入道門的愣頭青,算起來,我們現在也能稱的上道門的老江湖了!

子龍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先不要動。而他自己,卻是慢慢的走了過去。

我還沒來得及提醒他,突然間就聽到腦袋上方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猛烈聲響。這聲音動靜兒實在是太大了,那樹葉更是刷刷的落了下來,如同是下了一場葉子雨一樣!

光是聽這動靜,不用猜想都能知道,肯定是那傳說中的保家仙來了! 「出什麼事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54899/ 「這個小的也不敢問。只知道容景大人命小的拿著這個令牌來尋明堂大人你!明堂大人,事出緊急。你趕快過去吧!」

「這……」

月明堂遲疑看著月千歡。他又扭頭看向那小廝,「確定是容景找我?」

「明堂大人。這是真的!小的怎麼敢作假?」

的確。在這藥師塔里,誰敢假傳命令?若是敢這麼做,分分鐘被逐出藥師盟。連著也被整個滄淵的煉藥師拉黑,拒絕來往。

月千歡開口:「三叔你去吧,我自己逛逛就好了。」

囂張小姐萬能夫 「請問是靈醫大人嗎? 培訓班那些事 倘若靈醫大人不嫌棄,小的可以帶靈醫大人逛逛的。」

聞言,月千歡眸光閃了閃。不知道為什麼,小廝竟不敢對視月千歡的眼睛。他腦袋埋得極低,看似謙卑但另有不同。

月千歡微微勾唇,「行啊,就你帶路吧。」

「歡兒,你可以跟我一同過去的。容景也一直念叨著想再和你比較下煉丹術。」

「既然是有事。那三叔你趕快去過去好了。見容景長老,我已經來了藥師塔,什麼時候都可以的。」

「那這樣也好。三叔就先行趕過去了。你,好好為靈醫大人引路。不得有差池,知道嗎?」

「是是。明堂大人放心,小的絕不敢怠慢靈醫大人!」

月明堂一走,那小廝脊背彎的更下去了。見此,月千歡戲謔挑了挑眉。「你很怕我?」

「不不,小的十分仰慕靈醫大人。能見靈醫大人一面,是小的三生有幸,上輩子積來的福分!」

「哦,是嗎?前面帶路吧,走好了。可不要走到什麼岔路上去了。」

聞言,嚇得那小廝瑟瑟發抖。

他聽見腳步聲遠去,這才抬頭。看見月千歡的背影,小廝眼底閃過痴迷和驚艷。但很快又變成了惶恐和不安。

那可是四階武君!欺騙設計她,不會被掐死吧?可是……醫仙大人的命令,不得不遵從。

「你還愣著幹什麼,前面帶路。」

「是是!」

當即什麼都不敢想。徑直追過去,引著月千歡往他們之前算計好的地方走。

一路上,月千歡什麼都沒有問。也讓小廝鬆口氣,沒那麼緊張了。可忽然間,月千歡停下腳步。小廝介紹到一半,也因此卡在喉嚨里不上不下。

該不會是被靈醫大人發現了吧?

汗如雨下,小廝惶恐開口:「靈醫大人,怎麼了?」

「去那邊瞧瞧。這是賣什麼的。」

聞言鬆口氣。小廝抬頭看了眼,又立馬低下頭。畢恭畢敬回答:「靈醫大人,這是賣丹方醫書的。只是些凡品,大街小巷都有的。若是靈醫大人需要,六樓有書市。」

「不用。就先看看這裡的。」

月千歡走近書店裡。見此,小廝苦巴巴心慌慌的揣著手跟進去。

與此同時不遠處。一群人盯上了月千歡。「就是她嗎?」

「沒錯!靈醫月千歡,傾國傾城之貌。在這藥師塔,難道還有另外一個女人這麼漂亮嗎?」

「既然確定了。走吧,該我們上場了。」 這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彷彿是狂風暴雨襲擊了不老林一樣!那樹頂掉下來的樹葉和枯枝,瞬間在地上鋪了一層。

最明顯的一點,我們周圍的地面,正逐漸被黑暗吞噬。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晴空萬里的天空,忽然被黑雲遮住了,黑暗也隨之襲來。

我和子龍都停了下來,幾乎是同時抬頭往上看的!這一看,就看到一條差不多水桶粗細的巨蟒,正在我們頭頂上方快速的竄動著。

上面的樹枝縱橫交錯,無比密集,只能大致看到一道黑漆漆的影子在移動!我能感受的出來,這所謂的保家仙,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

但我相信,不管這巨蟒再厲害,始終也不會有太乙真人的九頭獅厲害!

子龍已經抽出了師父留給他的七星劍,輕輕在手掌心一拉,七星劍頓時沾上了鮮血。而下一秒,隨著他氣息的催動,七星劍瞬間發出了刺眼的金光!

子龍提著七星劍,怒視著上空,厲聲呵道:「畜生!給我滾出來,膽敢鬧事,今日我便剝你皮、抽你筋!」

子龍的聲音幾乎是嘶吼出來的,一時之間,整個林子里都回蕩著他那憤怒的呵斥聲。而那巨蟒在躥到我們的腦袋上空后,也是停止了移動。

只感覺周圍一陣地動山搖,巨蟒的腦袋就已經從上空躥了下來。在半空中的時候,就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嘴。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我也聞到了一股無比腥臭的味道!那大嘴,幾乎能一口把我吞下去了。

看到這巨蟒的攻擊,我和子龍同時往兩邊的松樹上躥。等攻擊距離夠了,我才一腳蹬在了松樹的樹榦上,握著龍淵劍就朝巨蟒的腦袋斬了過去。

我負責斬蛇頭,子龍負責斬蛇尾。

這巨蟒身上的蛇鱗實在是太厚了,就算是我的龍淵劍也只是勉強割傷了它的皮膚而已,並沒有一劍把它的蛇頭給斬了下來。

而這樣一來,我們也激怒了這巨蟒。那蛇頭一擺,直接朝我撞了過來。只感覺一道兇猛的勁風朝我臉上掃了過來,我根本不敢硬接,只得迅速往後一翻。

幾乎是同時,在我剛剛抱住松樹之時,這巨蟒的蛇頭就已經撞在了松樹的樹榦上。

砰!

只聽見砰的一聲沉悶聲響,整顆松樹都被被巨蟒撞的晃動了起來。連我的手都震麻了,根本抱不住這松樹,就這麼滾下了山丘。

子龍也是被顛了下來,朝我喊了一聲,「初九,這巨蟒的蛇鱗太硬了!我的七星劍傷不了它,看樣子,只能攻擊蛇頭了!」

我剛才就吃了虧,這巨蟒就是粗鱗黑蛇,只是從它的體格來看,應該是粗鱗黑蛇的蛇王。這粗鱗黑蛇的蛇鱗本來又厚又僵硬,而且這又是蛇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

一般的武器,肯定傷不了它。

但此時我心裡也是想不明白,這分明就是一頭快成精的巨蟒,怎麼會成了他們的保家仙?難道這頭畜生真的會保護他們,或者說還是嚇走其他的髒東西?

但保家仙的歷史悠久,能流傳到現在,說明這保家仙肯定還是有作用的!但我想不明白,它們怎麼會聽人的話?又如何是保護他們的?

我只得師父曾經說過一次,說的是狐妖的事情。說有一個小男孩上山撿柴,無意中撿到了一隻受傷的狐狸。

這小男孩心地善良,把這狐狸帶回了家,還治好了它的傷。後來這狐狸也沒走,就一直暗中保護小男孩。

好像說的保家仙,就是從這個典故開始的!

如此來推斷的話,保家仙應該是成了精的動物。可眼前這條巨蟒,應該沒有成精,可能是那圓木棺材里的人養大的。

重生之天價經紀人 我能這麼說,是因為巨蟒成精,只能化身成龍!而這條巨蟒,連四爪也沒長出來,就連頭上的龍角也沒有冒出來。

所以,我才能斷定,這並不是成精的巨蟒,只是一頭畜生而已!

而在我短暫沉思的剎那,這巨蟒已經落了下來!那半截蛇身鞠起來,起碼有四米的高度,那雙猩紅的眼睛,就這麼憤怒的瞪著我和子龍!

長長的蛇杏子,正不停的發出「嘶嘶」的聲響!好像是在警告我們,我們已經闖入了它的地盤!

子龍已經起了殺心,厲聲道:「初九,攻擊它的眼睛!」

「好!」我點了點頭,接著我們兩人又同時出手了。

我也沒隱藏實力,體內的玄真真氣全部釋放了出來,速度和力量頓時增加了數倍。

雙腳輕輕在地上一點,我便騰空而起,身體還在空中,當即就朝著巨蟒揮出了一劍。頃刻間,一道玄真真氣化作的劍氣脫劍而出,直接朝巨蟒的腦袋破空而去!

幾乎是同時,子龍也是跳上了巨蟒的後背!他的身手很敏捷,蹭蹭幾步就朝蛇頭躥了上去。

我們的出手速度很快,那劍氣直接割在了巨蟒的嘴巴上,只看到那嘴巴的地方留下了一條血線。跟著,這條巨蟒就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咆哮聲。

那血盆大嘴張開之時,猛的就崩開了一條傷口,鮮血頓時如注般的噴了出來。而巨蟒也開始瘋狂的掙扎了起來,那蛇身重重的倒了下來。

只聽見一陣轟轟的聲響,那松樹之間卡著的圓木棺材也全數落到了地上。棺材蓋一翻開,裡面也是滾出了一具具沒有腐爛的屍體。

而這巨蟒落到地上后,蛇尾更是瘋狂的擺動了起來。周圍的石頭和樹木,被他掃的四處亂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